Categories
創造力

有線台締造的美劇黃金時代,大幕開始落下


儘管《使女的故事》已經為Hulu爭取了一座艾美獎最佳劇集獎杯,但在近幾年的艾美獎最佳劇集提名中,進入名單的,並未完全被流媒體作品霸榜,其中還有大量有線台劇集作品,例如長年陪跑命運的《絕命毒師》衍生劇《風騷律師》,BBC的《殺死伊芙》,以及HBO在《權力的遊戲》完結後殺出的新黑馬《繼承》,這些有線台的劇集作品依然有實力與流媒體作品進行抗衡,甚至就算在目前的階段,這些劇集在媒體上的口碑都要高於流媒體平台上的作品。

然而,也不得不承認,有線台締造的美劇黃金時代在技術變革面前,要不可避免地落幕了。 《西部世界》第三季第一集開播的收視率僅僅90萬,這個數字與第一季開播時的收視率打了個對折——當然,更多的年輕人會選擇在HBO的互聯網訂閱服務上觀看這部劇集。 AMC在2018年播出第四季《風騷律師》時,還沒有和Netflix建立緊密合作的關係,電視劇要在播出一段時間後才會上線Netflix,而今年開播的第五季,Netflix在電視台播放完畢後,就會立即上線。如今就算身披“台劇”的外殼(周播制),“台網同播”也是有線台需面對的必然命運了。

然而,更值得探討的一個情況並非是“台劇轉網”這麼簡單。熟悉美劇史的人都知道,以《黑道家族》《六尺之下》等劇為標記,大家普遍認為美劇迎來了一個史無前例的黃金時代。這個黃金時代下,創作人具有空前的自由度,有線台不再像公共台那樣完全“收視率至上”,而是更看重為訂閱用戶提供優質的原創內容。由此許多小眾題材或主題表達晦澀深刻的劇集得以有機會問世。包括後來播出的《絕命毒師》《廣告狂人》《國土安全》等劇,無不是受益於有線台在嚐到點頭後日漸開明的風氣。自2000年的艾美獎開始,除《白宮風雲》《24小時》等少量公共台美劇贏得艾美獎最佳劇集外,這個榜單上的大部分都被HBO
、AMC、Showtime等有線台作品所壟斷。但是這種維持了近十幾年、由有線台劇集締造出的美劇黃金時代恐怕即將一去不復返了。

今年,一大批經典有線台美劇開始落下帷幕,Showtime的《清道夫》在第七季劃上句號,另一部旗艦劇《國土安全》今年也將播出最終季。 AMC這邊,《風騷律師》儘管到明年才會完結,但隨著AMC

旗下另外一部大熱作品《行屍走肉》不可避免的走向權遊式的爛尾命運,AMC至今的新作品無論在收視和口碑上都不復昔日的輝煌。而有線台老大HBO的劇集作品誠然能維持作品熱度,但我們也看到了它更加年輕化的流媒體品牌HBO
Max,一個更加強調與年輕人互動、熱衷於對經典熱門IP進行持續開發,越發淡化其品牌辨識度的平台應運而生。

有線台的隕落是技術變革大趨勢下的必然,與其相伴的也是有線台劇集風格的逝去。 Netflix可以買版權上線播出《風騷律師》,但自身卻不可能製作出這樣一部“慢”劇,流媒體從來沒有太強的耐心——亞馬遜至今播出的季數最長的劇集是《博思》,一部偵探犯罪系列劇——還多虧有邁克爾康奈利的熱門原著系列小說加持。其他劇集則多數都在三、四季之後就匆忙完結。而Netflix最近則將原來預定為六季的旗艦劇《王冠》縮減為五季,儘管編劇承認不進行第六季製作有自身原因,但透過Netflix的熱門劇集榜單中都無處尋覓《王冠》的影子,我們也能窺見,這部前兩季製作成本過億劇集顯然沒有承載起Netflix在“數據”上的野心。

除了技術性的大勢所趨外,有線台劇集落幕一個更直接的原因是,那些曾經為有線台製作劇集的創作人,如今許多都開始紛紛投入流媒體的懷抱,畢竟,天價的簽約費是落寞的有線台所給予不了的。

特別聲明:本文為DoNews簽約作者原創,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DoNews專欄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