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半佛仙人

  來源:半佛仙人(ID:xrtiaotiao)

  1

  一段視頻最近上了熱搜,拍攝者為梨視頻拍客。

  視頻的內容其實說穿了也很簡單,就是大病眾籌平台在推廣過程中,存在一些疑點。

  “梨視頻拍客還發現,一段時間以來,水滴籌在全國40座以上城市招募大量正式和兼職“收款顧問”,他們常自稱“志願者”,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

  梨視頻拍客臥底發現,地推員們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 ”

  ——人民日報公眾號

  水滴籌則快速進行了回應:

  “針對此事,水滴籌今天回應稱,已成立緊急工作小組,在全國范圍內尤其是寧波、鄭州、成都等地,開展相關情況排查。

  水滴籌表示視頻報導中提到的部分地區個別線下人員的違規現象,調查清楚後將給以嚴懲。同時自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組織重新回爐學習,再次加強平台紀律培訓和提升服務規範,培訓通過後方可重新提供服務。 ”

  這段視頻出現後,大量網友開始對這個行業進行了各種各樣的嘲諷。

  這個新聞,我其實並不意外,實際上大病眾籌這個行業出現什麼么蛾子我都不意外。

  因為只要是商業行為,都一定是要賺錢的,不賺錢用愛發電嗎?

  但是大病眾籌這個行業,魔幻就魔幻在,其業務模式如果老老實實做的話,就是不賺錢的。

  就是需要用愛發電。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2

  我並不認為問題出在具體哪個公司身上,問題其實出在這個行業的身上。

  這個行業目前有點野,和這個行業比,羅老師真的只是小野。

  互聯網大病眾籌這件事兒,到底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剛需?到底是不是一個利用愛心的流量生意?人們的愛心到底能不能被合理的保護?

  我個人其實是持懷疑態度的,因為真的一切做到完美,成本會高到突破天際,而且這裡面的標準是存在大量問題的。

  我曾盡調過這個行業,也為他們算過一筆賬,結論不是很樂觀。

  完全盡職盡責,就成了公益,企業不是做公益的。但是不盡職盡責,又涉及欺騙愛心。

  哪哪都不是人。

  任何一家商業公司涉及公益為核心商業模式,尤其還是需要融資的,最後大概率是既不能商業,又不能公益。

  從個人角度而言,我並不希望大病眾籌平台這個行業消失,因為他們確實是幫到了很多人,這是不可否認的。

  但同樣的現實是,這個行業同樣存在著很多待解決的邏輯問題,黑產問題,以及權責問題,邊界問題,需要理清,需要監管。

  不然只會傷害到更多人。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3

  2

  大病眾籌這件事情本身,毫無疑問,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善事。

  大傢伙一起幫助有需要的人,錢也不在乎多少,重要的是獻愛心,這個世界已經夠魔幻了,找點溫暖真的挺好的。

  但現實教育我們,從來不是說懷著好心就一定能辦好事兒的。

  好的想法在落地執行的過程中,需要經歷無數的坑。

  歡迎來到現實世界。

  大病眾籌的坑,多到數不勝數,還總有敗類在偷井蓋,還開著挖掘機偷。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4

  這個行業的第一個核心問題是,到底誰,有資格申請眾籌?

  客觀上講,只要是病人,只要生病了,只要是符合要求的大病,理論上都可以申請開通眾籌。

  但這裡邊還有一個細分主觀問題,那就是富人到底能不能申請眾籌?

  嚴格來說,這是個人自由,人家愛申請,別人愛捐,那自然誰都管不著。

  但是實際情況下,很少有人這麼Real,富人也不會告訴你他有錢的。

  大家都是消費時裝X,籌款時瘋狂裝弱雞。

  公開說自己有錢,還舔著臉說自己生病了請大家幫忙給捐錢的,不是行為藝術家就是吐沫收集愛好者。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5

  人性是利己的,也是自私的,大多數人都本能性的知道在募捐的時候賣慘。

  即使不是說謊,也起碼不會說出所有的事實。

  上一次一個相聲演員搞眾籌,結果後來被發現人家北京有車有房收入不低社會地位也不低,絕大多數捐錢的人都沒他有錢,頓時大傢伙都炸了。

  還有一次深圳那個羅爾,羅一笑她爸,一篇文章讓網友愛心炸裂,然後被扒出其實還要好幾套房並且治病根本沒有花太多,又是一次爆炸。

  人的愛心是有嚴格限制的,最起碼,在面對比自己經濟能力更強的人的時候,這個愛心往往是欠費狀態。

  哎呀這個富豪家裡5套房但是現在住院要消耗1套房好可憐,雖然我還沒房沒車但是給他捐一下吧。

  這不是愛心,這是神經病。

  有這種認知的人才需要被獻愛心,而且要掛精神科。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6

  所以問題來了。到底有什麼標準,可以確認這個人可以有資格申請眾籌呢?

  當然家破人亡全家就剩一個了那種不用討論,這個大家都認可。

  但這種人其實也是少數,絕大多數申請眾籌的人,都是家裡還有點點積蓄,最起碼房子還在不是睡大街。

  那麼到底怎麼區分他們有沒有接受大病眾籌的資格呢?

  是資產高於10W全都滾蛋?還是按照花錢佔家庭資產的比例來算?還是要去街道辦拿出貧困證明來?還是一點點保險都不能有?還是全家吃鹹菜饅頭白開水?

  你會發現,這是一個無法切分的點,永遠無法讓所有人信服,永遠會受到挑戰。

  而且,是不是真的只有到家破人亡才能請求援助?憑什麼人只能到最後一口氣才能接受捐助?

  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尖銳的社會學問題,每個人的理解都不同。

  所以,大病眾籌這個行業的基礎邏輯問題都沒有被解決。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7

  3

假如,我是說假如,社會上對於一個人申請眾籌的標準,破天荒的達成了一致,這個條件我們假定為A,符合A條件的人,大家差不多不太會從經濟層面來質疑他們有沒有資格申請大病眾籌了。

  那麼這時候,會出現第二個問題。

  就是如何通過審核來確保這個人確實符合這個A條件?而不是偽裝或者虛假造出來的?

  是看他的收入?是看他有沒有房車?是看他的社保和商業保險?看他的銀行流水?

  看他家人的一切?看到旁系表親的一切?派私家偵探打聽他/她的一切?

  這是一個現階段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徹查一個人的所有財產並準確估值。

  別說你一個商業公司做不到(何況誰授權商業公司能做這個?),就算是法院執行的時候,老賴們的各種騷操作都要飛起來。

  社保還算簡單,房產寫了誰的名?固定資產怎麼折算?應收賬款倉單質押,轉賬到老同學老朋友,藏到一張不以自己命名的銀行卡,以欠條形式折給第三方。只要想隱藏,有一萬種方法,市面上還有專門的包裝公司。

  這年頭花錢不好說,但是說到藏錢,大家都是專業的。

  信息不對稱是這個行業的天塹。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8

  假如,我們再說假如。

  假如出現了神蹟,解決了個人財產不透明的問題,也解決了公司權限問題,每個申請的人只需要一個簡單的授權就能公開所有信息,大家就和淘寶買東西一樣可以發起捐獻比價。

  那麼這時候,又出現了第三個問題,就是到底該募捐多少錢?

  首先,病症本身就是不同的,就像世界上很少有完全相同的2個人一樣,世界上也很少有像素級一模一樣的病症。

  這些病症的治療方式和價格都會有區別。

其次,即使是相同的病症,按照嚴重程度,醫院的收費標準,醫生的用藥標準,病人的住院標準,病人本身的身體素質以及對應的治療方案,出院後的康復標準,不同地區的消費情況,家人的生活標準等等等等等,能分出幾千上萬種可能性。

  然後就是指數級暴漲的定價標準。

  病症的募捐定價,同樣是一個玄學。

  你覺得你能算清?誰敢說自己比保險公司能算?就連靠著精算起家的保險都算不清這個數字,所以重疾採用的賠付方案就是一刀切,頂多住院費和一些無關痛癢的補貼裡面多一些少一些。

  但是保險公司其實也不需要算清這些,只要算清楚自己的盈利和虧損線就好了。

  而眾籌平台不一樣,這個賬是得算的,如果不能做到一個明確的分層和限制,按照人性就是報價的時候往最高報。

  愛心是非常珍貴的,珍貴的東西更需要精打細算,但是這確實又是一筆算不清的糊塗賬。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9

  4

  假使,我們再假使,問題123都不存在或者已經被爆炸的技術手段給解決,雖然我覺得近10年是沒戲了,但是夢想還是要有的。

  那麼就出現了第四個問題,那就是市場競爭的問題。

  要知道市場上是不止有一家搞重病眾籌的公司的,大家其實是競爭關係。

  競爭什麼?實際就是競爭投資人和資本市場的注意力,從他們手裡能夠融到錢。

  畢竟單靠自身的業務是不太能賺到什麼大錢,這個生意如果老老實實做,真的不是賺錢的,這甚至都不是個生意,我強調第二遍。

  那麼如何從投資人那裡拿到錢?

  沒錯,必須要有更好的數據。

  要有流量。

  流量是一切商業模式的基礎。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0

  當所有參與競爭的大病眾籌公司都需要流量的時候,愛心的空間就必須會被壓縮。

  不是說他們一開始就沒良心,也不是說他們就是來幹壞事兒的。

  而是商業競爭和慈善公益本來就是對沖的。

  慈善公益需要有人買單!而商業競爭是要拼命幹掉對手,邏輯就不一樣。

  你說你成熟體面收取適當的管理費,成熟的慈善基金是這麼做的。

  但是你的競爭對手反手就是TMD一分錢不收,全額給到病人,流量一下子就跑到競爭對手那裡去了。

  最後人家融了好幾輪,還能上市,你還在這裡吆喝著體面實際喝西北風呢。

  你說你嚴格審核病人的一切,投入大量的成本。

  結果到後面,大量病人被刷掉了,你的業務規模根本跑不起來。

  這時候你的競爭對手瘋狂放水,拼命招攬病人,不僅不攔著病人,還幫病人包裝資料,編故事,瘋狂吸收流量和資金,數據好看。

  最後你又喝西北風了。

  西北風才是你最終的歸宿。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1

  實際上現在的狀況是,各家都看清楚了,病人數量,就是流量,就是金錢,就是核心競爭力。

每一家,注意我說的是每一家大病眾籌平台,都安排了大量的地推在掃醫院的樓,在推銷自己的產品給病人,甚至出現了大量病人出現在多個平台的情況,當然理論上人家愛在幾個平台是人家的自由。

  那麼如何才能讓地推賣力工作呢?

  給錢呀,反正這個錢最後是投資人買單的。

  如何才能快速拉到更多的病人呢?如何才能有更多的標的物掛在平台上吸引捐款呢?

  給地推更多的錢,招更多的地推,降低培訓標准或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降低資料審核標準。

  現在搞大病眾籌的地推,價格普遍都不低,當然,KPI也不低,拉人頭也有數量要求的。

  那麼這些地推一邊面臨著高薪誘惑,一邊是KPI考核,一邊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審核標準,他們會做什麼?

  並不難猜,對吧。

  而且,你們有沒有發現這樣鋪地推實際上和超市收貨物入場費形式差不多呢?

  那麼問題來了,憑什麼讓你在醫院裡肆意拉病人?

  為什麼不能收點入場費呢?不交的不讓你的地推進來拉人。

  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中,這個事情,就變質了。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2

  5

上面講的還僅僅是正規的大病眾籌公司,就是說大家不管怎麼競爭,燒錢也好,撒幣也罷,降低標準也算,但是主觀情況下還算是在幫助病人,無非是存在了一些力有不逮以及監督不嚴的情況。

  可以算是一顆好心的同時,給自己稍微賺點油水。

  下面我再講講這個行業當前最嚴重的問題,就是黑產包裝。

  如果刨除道德枷鎖,單純從投入產出比來看,醫療眾籌是一個天然適合黑產存活的行業。

  首先成本不高,不需要很重的設備投入,幾個人就可以開始撈,各種APP和網站都有成熟解決方案,支付層面甚至各種收款二維碼就夠了。

  其次收益高,騙來的錢就是純收益,而且現金流好。

  接著是風險低,覺得情況不對直接跑路換個皮再乾就行,只要適度偽裝,沒人能快速抓住他們。

  而且大部分捐款人都是懷著愛心和同情心的,多數人不會一開始就懷疑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並且也沒太有能力分辨。

最後,這個產業鏈的基礎設施是很成熟的,收錢二維碼很成熟,水軍包裝很成熟,甚至很多二三線的正規眾籌平台也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領導,打通起來並不費勁,大家一起分賬便是。

  成本可控,收益可觀,風險有限,基礎設施成熟,黑產就來了。

  你們只管騙,大家一起分。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3

  這些黑產團伙的手段說穿了其實也不是很複雜,畢竟大家都是網絡對網絡,騙你一個屏幕後面的人,沒有那麼困難的。

  第一步是要有一個足夠吸引人的案例,這裡有個公式,非常好用,正規平台也在用。

一個原本幸福or勤勞的家庭,後來遇到XX困難,再後來戰勝困難(這個過程中包裝人格閃光點)​​走上美好生活,正當幸福的時候,然後突然遇到大困難(疾病,意外等,籌錢的目的),然後與困難持續鬥爭(強化人格閃光點)​​,然後實在沒有辦法,才尋求幫助,還非常不好意思,說的特別誠懇。

  當然,這裡面非常考驗煽情功力,感謝大量情感類博主,為這些故事提供了充足的養分。

  第二步是要有一個相對可信的資料,完全造假的騙子也不多了。

一般最主流通行的做法是,資料並不完全是假的,P圖只P患者資料部分和證件照(因為病床照面積比較大不好P),包括醫院科室甚至主治醫生等都是真的,只有患者資料有點點問題。

  這樣的做法由於成本可控,經得起最基礎的查驗(百度查醫院科室醫生之類的),但經不起本地人的線下拜訪。

  高端一些的做法,則是患者本身都是真實存在的人,病也是真正的病,直接接觸患者,許諾幫助其募捐,收取多少多少比例費用,需要患者來配合演戲。

  當你許諾足夠高的時候,什麼資料都能做。

  這樣做的好處是所有資料都經得起核驗,也支持簡單的線下走訪乃至採訪。

  造假,也要有工匠精神。

  最高級別的造假,是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大家都是演員。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4

  當你有了包裝好的故事,和包裝好的患者後,你要做的就是想辦法上架這些人。

  一般就是上架到眾籌平台,大平台小平台都有。

  因為眾籌平台轉化率最高的,用戶本身就是精準用戶,對於捐款的抗拒感較低,願意為陌生人付費的意願較高。

  平台當然越大越好,越大越有背書。

  從原理上,和上市是一個概念,你上了馬家堡第二菜市場和上了納斯達克,肯定是不一樣對吧。

  在這個流程中,擁有眾多精準流量的眾籌平台才是比較強勢的一方,他們當然也會進行資料審核,只不過這裡面可以人為操作的點有點多。

  而且大部分平台的審核專員是沒有能力分辨真假的,隔著屏幕,你能怎麼審核?

  專業的包裝團隊是不會被你兩通電話驗出問題的。

  你說依靠線下地推去審核?別鬧了,線下地推們從來只對自己拿到手的錢負責。

  另外利益分配,不需要我多講吧?

  就算是正規IPO,也需要給承銷商一些費用吧。

  即使是平台原則上沒動力這麼做,但是架不住一些關鍵管理者被腐化。

  平台老闆不想做,他下面的總監想做,teamleader想做,總有各種方法的。

  很多時候不需要造假,真話不說全,模棱兩可的標準不執行,就好了。

  金錢面前,人們保持本心是有難度的,你得承認。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5

  當然,稍微有野心一點的人,直接自己搞眾籌平台,不僅可以接自己的案例,還可以接同行的案例,賺的更多。

  這樣的平台現在非常多,畢竟其實是沒啥成本的。

  更有野心更硬核一點的,直接多頭吃,吃了直接消失。

  某雨籌,今年的提現就各種問題,搞得大家一起傻眼。

  所以不是熟悉的大平台,不捐,就對了。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6

  6

  設計故事,包裝案例,上架推廣,然後就到了收穫的季節。

  這需要足夠的資金歸集渠道,俗稱洗黑錢。

  他們主要採用的方式是收款碼,然後收款碼後綁定大量的其他人的信息,隨機商戶,單筆不超過2萬,螞蟻搬家。

  要實現這個功能本身需要支付通道的大力支持。

  如果嚴格按照國家規定,支付通道是不允許做這種資金二清處理的,尤其是隨機商戶,更是直接違法。

  但是常識是,只要有錢賺,就有的是人提頭來見。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真實。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7

  如果你是一個專業的醫學領域的人(我老婆),或是像我這種專業做風控的,那麼每一個朋友圈轉發出來的XX平台賣慘案例,你都會覺得對方有所隱瞞。

  不是說他們說謊,而是有所隱瞞,這個隱瞞都未必是故意的。

  因為一眼看下來,所有的案例究其核心都是,我,很慘,打錢。

  然後就是講故事和比慘大賽。

但是我到底是誰,現在有什麼,身邊有什麼,身邊所有人的具體狀況,現階段所有資產的管理情況,到底怎麼證明這些是真的(大部分醫院是不太會寫個證明信蓋個章的),都是未知。

  大量的要素都被忽略(不一定是刻意的,很多時候客觀上確實做不到這麼細緻),導致你無法判斷真實狀況。

  當你無法判斷真實狀況的前提下,你的愛心未必是真的到達了真的需要幫助的人那裡。

  當然自我感動除外,這個建議加大力度。

  千金難買你高興。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8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不反對大家獻愛心,這真的是一個好事。

  我真正擔心的,是人們的愛心被人利用,懷著好心被騙了錢,這會導致善良不再敢於聲張。

  當善良的人們發現自己被騙了,信任的背叛會迅速使人從一個極端變為另一個極端,最後所有人都變得極端又敏感。

  一個眾籌騙局的揭開,消費的是整個社會的善意。

  大病眾籌這個行業,目前最需要的是嚴格的監管和提高作惡者違約成本。

  尤其是需要加大追責,讓失信者(騙捐者)收到懲罰,而審核不嚴或者明顯失職的平台,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當前所有平台都有一個免責聲明,要求上傳案例的用戶承擔一切責任,確保都是真實的,如果有虛假,個人願意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及相關損失。

  這其實等於推脫責任。

平台利用了這些案例獲得了流量,拿到了融資,流量還變了現(很多平台同時在賣保險,尤其是賣給捐款人,利用他們對重疾的恐懼),平台說真假自己不負責,這是人話麼。

  宣傳的時候可不見你宣傳這個,都是宣傳各種背書以及自己風控多麼吊,搞到最後還不是丟包袱?

  我知道這麼做不違法。

  但是,這是人話嗎。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19

我一直建議的是,大家如果要捐愛心,去捐給官方,以及阿里騰訊這種巨頭的公益平台,不要盲目去各類眾籌以及朋友圈投錢,你真的不知道你的錢有沒有幫助人。

  有人說獻個愛心整這麼麻煩煩不煩,怎麼這麼較真?

  對不起,在我看來獻愛心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事情,必須要用最嚴格的的標準和最透明的信息,給大家保證。

  不怕較真過度,只怕沒有調查清楚。

  因為信任和愛心,是這個時代最奢侈的珍寶,容不得隨意損耗。

  信任一旦沒有了,就再也沒有了。

  而善良的心,更需要強大力量的守護。

一手捐錢,一手圈錢,大病眾籌愁更愁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