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 AI藍媒匯(ID:lanmeih001),文:韓小黃 編輯:顧盼

在“網課”這件事上,全球中小學生終於成為了“命運共同體”。

來自聯合國的“安利”一時間將全球中小學生都拉下了水。針對因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全球範圍停課問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近日發佈公告,建議使用遠程學習來防止教育終端。

其中,中國學生的兩大“噩夢”——釘釘和飛書,因支持直播、視頻會議、即時溝通等功能,光榮登上推薦榜單,並被“貼心”地直接附上了下載鏈接。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1

這樣一來,全世界都要復制中國學生的網課“噩夢”了。

來自聯合國的安利

外國人對新冠疫情能“心大”到什麼程度?

遠在德國的留學生大洋吐槽,班上同學剛一接到停課通知,當天就開起了狂歡大party,完全沒有一點對病毒的“敬畏之心”。

遺憾的是,叛逆少年們尚未狂歡兩天,就接到了學校將開啟遠程教學的通知。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3月16日公佈的數據,受新冠肺炎影響,全世界範圍內73個國家宣布關閉教育機構。其中56個國家關閉了學校,影響了5.166億兒童和青少年的學習進程。另有17個國家實施了本地化的停課政策,或將還有數億學習者遭受教育中斷。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2

好在,科技改變生活,更能改變學生的“放養”狀態。當釘釘和飛書得到了聯合國的官方推薦,一切都將變得不一樣。目測,全世界的學生都“不得不”投入到這場轟轟烈烈的網課大潮中。

對於國內用戶來說,釘釘絕不陌生。

由於此前小學生們,為逃避上課而組織大規模差評的“壯舉”,這個背後站著阿里的辦公軟件莫名出圈、紅極一時。

而同樣是知名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旗下的飛書,也憑藉強大的遠程辦公、視頻直播等功能被聯合國選定推薦,成功出圈。

正所謂躲得過釘釘,躲不過飛書。國內疫情蔓延期間,釘釘、飛書、騰訊會議等遠程辦公軟件,成為了企業和學校的及時雨,為遠程復工、復課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支撐。

其中,飛書憑藉簡潔的UI設計,友好的交互邏輯和使用體驗,在遠程辦公“三巨頭”脫穎而出,成功頂住了小學生的圍攻,截至目前在App
Store保持著4.8分的好成績。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3

高分自有高分的道理。

在此之前,飛書是字節跳動內部5萬員工的效率工具。據了解,自成立起,字節跳動用過Skype,接著是企業微信號,後來是Slack、釘釘。但隨著公司的發展,這些工具都不能完全適應和滿足企業對協作效率的要求,於是才自主開發了飛書。

起初,飛書只是一款為滿足員工需求而打造的溝通工具。經過三年的打磨和產品演化,逐漸成為一套完整的辦公套件,承擔起了字節跳動全球協同的任務。

在這次疫情期間,全國范圍內對於遠程辦公和遠程教學的需求大幅度提升,飛書極速上線了健康報備、線上語音等功能。之後,飛書還宣布向全國所有企業和組織全面免費開放,不限規模、不限時長。

這也正是飛書得到聯合國官方”安利“的原因所在。

制服熊孩子的底氣

當然,吐槽歸吐槽,能夠被聯合國官方“安利”,自然證明飛書本身俱備不小的產品優勢。

舉例來說,遠程教學最大的困難點,即在於龐大的用戶群體同時使用音視頻功能,而造成的網絡延遲、卡頓等情況,嚴重影響用戶使用體驗。

相信有過網課經歷、或有過陪伴孩子上網課經歷的用戶都能體會,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與老師分割屏幕內外,而是明明已經可以視頻通話,卻永遠聽不清老師在講什麼。

“我家兩個孩子,一個幼兒園一個小學,都要上網課,有時候趕上老公也要視頻會議,家裡的網速完全帶不動,這個時候就只能分開有的用WiFi,有的用流量。”一位用戶告訴AI藍媒匯。

這並非個例,全國范圍內開啟遠程教學的期間,#XX崩了#的話題成了熱搜常客,原因多為用戶量暴增導致的服務器重壓。

但飛書的體驗效果只有一個字——爽。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4

以聯合國推薦的直播功能為例,飛書作為一項辦公軟件,除了能夠滿足100人同時在線的視頻會議功能以外,還能一鍵發起百萬人在線的直播功能,而這個操作則更適合1vN的講課模式。

老師可以一鍵生成直播鏈接并快速分享,學生可以在手機或電腦端便捷加入,而百萬量級的觀眾在線也完全能滿足普通班級授課需求,即便是大學數百人的公開課,也能輕鬆滿足。

眾所周知的是,相較於視頻會議功能,直播只有一方有音視頻的輸出,而觀眾是“閉麥”狀態,非必要的情況下無需更多信息交互,極大地減小了服務器的壓力,保證網課穩定、順暢、不卡頓。同時飛書視頻直播支持在線錄製,自動生成回放,方便事後回顧。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5

當然,視頻直播僅僅是飛書充當教學軟件的優勢之一。對於多數學校的遠程教學任務來說,網課之後的信息溝通、提交作業等環節也對老師和家長考驗不小。

目前在AI藍媒匯隨機採訪的用戶中,大部分學校和老師都選擇在微信群中發布通知、提交作業等,但由於微信本身的社交屬性大於辦公屬性,難以承擔大規模文件傳輸壓力。

“有的時候音樂、美術、體育老師會要求用視頻、圖片交作業,但是微信對時長和大小都有限制,還會壓縮文件。”上述家長覺得這種交作業的方式太不方便。

面對類似的問題,老師們也有怨言:“網課第一天,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和學生確認有沒有卡頓、沒聽清的問題,好不容易磕磕絆絆上完一節課,學生告訴我上傳作業的系統又崩了。”

這個時候,“誰用誰香”的飛書優勢就顯現出來了。其包括視頻、雲文檔、在線協作等一體化操作不僅能夠無障礙地完成聽課、提交作業等多項需求,對於主講人,也就是老師的使用也更加友好。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6

在直播及視頻會議的投屏共享功能中,飛書可以隨時切換畫面和文檔,且支持協同編輯,能夠達到線下授課場景中邊講課邊板書的效果;視頻模式中,主講教師還能利用協同編輯進行“隨堂測驗”,效率堪比線下筆試。

全球的小學生再也無法用網卡、看不清、聽不見等理由逃避網課了,甚至還能邊上課邊考試。

遠程辦公的新勢力

誠然,“噩夢”僅僅是調侃,小學生們的天然抵觸,不過是因為飛書等辦公軟件優秀的功能,讓孩子們偷懶的可能性趨近於0。

既然必須要上網課的事實已經無法改變,能夠使用更加便捷高效的軟件終歸還是能讓學習的過程更加輕鬆一些。

況且這類軟件本身就有很多“趣味”玩法,也算是為枯燥的學習生活填了一些樂子。畢竟線下場景中,學生們永遠無法體會給老師集體刷彈幕是一種怎樣的樂趣。 “上課上出了刷B站的感覺,也算‘苦’中作樂。”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7

相對於微信生態下老師家長們萬年不變的玫瑰、微笑、拇指點贊,飛書的快捷表情回复顯然多了幾分生趣、少了一些“驚悚”。

回歸到軟件本身,“得罪”了全球熊孩子不過是一個偶然。飛書本身,其實是一款為解放員工生產力而誕生的辦公軟件。

能夠拿來上網課是個意外,飛書強大的協作功能,原本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於企業的辦公場景。

以學生們拿來充當課程表的日曆為例,其能夠解決的最大痛點在於避免工作期間的無效干擾。每位用戶都可以將自己一天的行程安排公佈在日程表中,“有沒有空”一目了然,再也不用接收同事和上司的“在麼”拷問。

即便是最簡單的即時溝通功能,也盡可能做到了便捷、高效。

眾所周知,和朋友的群聊才叫聊天,工作群不需要灌水,只需要精準地傳遞信息。飛書的即時溝通功能就符合這樣的邏輯,群成員可以對某一條信息進行樓中樓的精準回復和討論,不會分散注意力。

而想要讓所有群成員都看到某一條消息,也不需要所有人刷屏“收到”,直接關注“已讀”人數即可,省去諸多不必要的重複信息。

聯合國親自種草,飛書、釘釘這兩款產品憑什麼被安利? 8

以及被老師拿來做隨堂考試“折磨”學生的協同編輯功能,本質上也是為小組討論、共同處理文件而誕生的。協同辦公最大的難點,就​​在於難以實現面對面會議討論的場景,飛書的視頻會議+遠程共享+協同編輯,恰好能夠解決這一痛點,尤其是對於像AI藍媒匯這樣的內容生產團隊來說,隨時能夠完成討論選題、批改稿件、討論修改意見等流程,免去了文件傳來傳去造成的存儲負擔。

雲文檔的功能自不必多說,隨時編輯隨時保存避免文件丟失。而再穩定的軟件也難免遇到網絡不暢的情況,所以相對類似平台,飛書還多了一層雙保險,即便遇到網絡傳輸錯誤,也能一鍵複製內容至剪貼板,最大限度地保證了文件的安全。

正如上述所言,與孩子們“結緣“純屬意外。

飛書的潛力,不止於服務學​​生群體,更不止於字節跳動的內部。從其對外開放的那一天起,外界就直面了解到字節跳動快速擴張、高效運轉背後的秘密,而飛書也逐漸成為了遠程辦公行業內的新勢力。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