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2.7億學生宅家上課,家長有意見了


2.7億學生宅家上課,家長有意見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馬超   責編/胡巍巍

  來源:程序人生(ID:coder_life)

【程序人生編者按】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展,教育部日前發布了《關於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要求部屬各高等學校、地方所屬院校、中小學校、幼兒園等適當推遲春季學期開學時間。

  同時,多地暫停線下培訓活動,並利用互聯網和信息化教育資源為學生提供學習支持,“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

  目前,我國約有2.7億在校學生。數億學生跟著老師在線上課,是否會遇到問題?學生們的體驗如何?程序人生約稿CSDN博客專家馬超,就此事進行分析。此外,他本身也是一位二年級孩子的爸爸,那麼他是如何看待“直播上課”的?一起往下看!

2月11日,新冠的新增病例為2057例,創下了2月以來的新低,不過抗疫英雄鐘南山院士也在2月12日下午表示:“2月中下旬全國病例數應該會達到峰值或者平台期,但什麼時候會出現疫情的拐點,還要看後面返程高潮以後,人群中新發病例數來綜合判斷。“

可以說對於疫情依舊不能放鬆警惕,因此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很多學校都開始了遠程教育的授課方式,做為一個學生的家長,我收到的家長信當中,就赫然寫著:“凝聚全校師資力量實現家校無縫銜接和立體互動,為學生在家的學習與生活保駕護航。也請您帶領孩子保證出勤與學習質量。”不僅如此,還給我二年級的孩子下發了課表。

  可以看到學生一天的遠程課程是與在校時是完全一樣的,甚至連各種評比也都被安排上了。

  通過這點我們也可以體會教師群體的偉大,即使是疫情當前,也還是把學生的教育放在首位,希望孩子們在家中也不要耽誤學習進度,保證教學質量。

  01

  遠程教育效果幾何

  經過這一周的遠程教育,筆者看到老師們也普遍反應最近學生的作業質量明顯下降很多。

  作為一名家長和程序員,筆者認為這種非一對一的遠程教育模式至少存在以下幾大問題:

一、 教師群體尚不適應遠程模式:筆者聽到不少老教師笑稱:“這一周的遠程教育,硬生生把我們這些老師,逼成了網紅主播。”學習如何直播雖然不難,但是對於一些年長的教師而言還是需要有人指導的。

以筆者孩子的語​​文老師為例,她在教學生古詩的時候,第一個要求讀正確,她是把易錯字注上音的;第二個是理解大意,這個內容已經寫在講課稿上;第三默寫,學生手裡是有電子書的;第四每首詩做幾個填空題和選擇題。

可是在第一步教讀音時就卡殼了,因為之前在課堂上可以讓學生一起朗誦,這樣孩子有不會的地方可以從同學那裡學到,老師只要把握整體的情況即可,讓孩子們多讀幾遍也就都能掌握了,總體只需要10幾分鐘學生們就能結束這部分內容。

  但是集體朗誦在遠程教育中根本無法實現。教師只能讓每個學生逐個朗讀,一節課的時間根本不夠,效率低得嚇人。第二步同樣也有問題,老師在上傳板書圖片的時候,由於拍攝的手機有問題,有些圖片很模糊,有些甚至是倒著傳上來的,這個給她的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難度。

  筆者覺得這部分情況應該是遠程教育的產品經理們需要注意的,也是IT技術可以協助做的工作,提升圖片清晰度,判斷圖片角度,這都是圖像處理領域比較擅長的。

  很多老教師不是數字時代的原住民,他們對於IT技術理解與掌握和年輕人相比不能同日而語,直接使用遠程模式對他們來說難度很大。

二、 學生的對於電子產品的認識邏輯產生偏差:之前一般學生收到的信息都是手機、電腦都是家長工作才會用到的產物,學生盡量不要使用這些設備,如果想進行遊戲的話也需要嚴格控制時間。

  但是現在的實際情況卻完全將之前的結論推翻,甚至要連讓孩子連續用一天電腦,筆者真的非常擔心今後是否還能控制住孩子使用平板電腦等電子設備的時長。

  三、 低年齡學生群體不適合遠程教育模式:近日筆者的孩子在下午時就向媽媽反應眼晴不舒服了,就算是再高級的屏幕,長時間使用對於眼睛的傷害也不能低估。因此全天候的遠程在線教育並不適合低年級學生。

  四、 遠程教育缺乏互動環節:雖然在實際課堂上都是禁止隨意說話的,不過教師們一般都會從孩子們的表情及肢體語言中感受到反饋,並依此來決定教學的進度。

  不過遺憾的是遠程教育模式下,教師無法得到這樣的反饋,也難怪有很多有經驗的教師說,“讓我對著空氣講課,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正像之前那篇流傳甚廣的文章《孩子的時間是個常量》所講,“如果我們把孩子們無所事事,追逐蟲鳥的時間全部用來讀書,並不斷擠壓吃飯睡覺的閒散時間。如同這個世界,將所有的荒漠、沼澤、草甸開發出來種地一樣,也許增加了孩子的知識量,失去的將是他們的多樣性、豐富性、自主性和個體的獨特性。”

  我們應該對於教育懷有敬畏之心,目前遠程教育的初衷雖好,但是實施過程中需要考慮的因素其實還有很多。

  02 遠程教育系統的痛點與機遇

  與遠程辦公系統不同,遠程教育系統是典型的帶有中心節點的分佈式系統。而在這種帶中心節點的分佈式系統中的可用性A(Availability)完全退化為教師節點的可用性。

  那麼系統只需要在一致性(Consistency),也就是學生節點的延遲時間和分區容錯性(Partition tolerance),也就是不在線學生的數量之間做平衡即可。

  應該講遠程教育系統在設計難度上比去中心化程度更高的遠程辦公系統要低得多。

  目前遠程教育效果不佳的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我們的IT科技公司之前所面對的客戶群體幾乎都是年輕人,沒有為高齡群體做任何適配。

  而且我們也可以看到目前做為老師來說,對於遠程模式的最大痛點無外乎兩個,一是集體朗讀,二是學生的肢體語言反饋。

  但是這種需求對於傳統的多媒體技術來說難度太大,那麼筆者這裡也大膽預測一下,這輪遠程教育風潮會產生以下兩種趨勢。

  一、 VR(虛擬現實)技術重回視野:我們知道VR,就是虛擬和現實相互結合。從理論上來講, VR是一種可以創建和體驗虛擬世界的計算機仿真係統,它利用計算機生成一種模擬環境,使用戶沉浸到該環境中。

虛擬現實技術就是利用現實生活中的數據,通過計算機技術產生的電子信號,將其與各種輸出設備結合使其轉化為能夠讓人們感受到的現象,這些現象可以是現實中真真切切的物體,而這樣的技術恰恰可以彌補傳統多媒體技術在遠程教育方面的空白,打造真實的課堂體驗感。

一、 AI教學助理大行其道:AI教學助理本質上是通過AI技術為教師打造的教學輔助軟件,它可以進行語音識別、圖像處理和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協助教師修訂圖像質量,節約準備時間,甚至通過搜索技術幫助回答學生的發散性問題。從而為教師們使用遠程教育系統鋪平道路。

  以上為筆者對於疫情下的遠程教育的觀察,你對於這種授課方式有什麼看法?歡迎留言!

2.7億學生宅家上課,家長有意見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