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來源:新商業情報NBT(id:newbusinesstrend)

  文/黎佳瑜

  2003年,非典為電商與消費數字化埋下伏筆。 17年後,遠程辦公與企業數字化在疫情下迎來了“窗口期”。

  日趨嚴重的疫情、嚴重受阻的全國交通等因素促成了史上規模最大的線上復工潮,服務於線上協作的遠程辦公產品們敏銳地捕捉到了機會。

  出身於互聯網巨頭的釘釘、企業微信與飛書動作不斷,先後宣布限免與緊急迭代功能。除了新BAT,華為旗下華為雲WeLink也加入了戰局。而在垂直領域,石墨文檔、騰訊文檔等文檔協作工具,以及Zoom、騰訊會議、Webex等視頻會議工具同樣成為嚐鮮的對象。

  定位為集成式辦公套件的釘釘、企業微信與飛書,由於能夠提供包括IM、文檔協作、視頻會議等功能在內的成套解決方案,在這個特殊時期更加受到企業與教育用戶的青睞。

  企業數字化是新BAT不願錯過的浪潮。在流量逐漸封頂的互聯網下半場,遠程辦公產品成為互聯網巨頭涉足B端市場的重要觸角,擔負著將B端企業納入到自身生態的重任。阿里在打造社交產品失利後孵化出了釘釘,騰訊緊隨其後發布了企業微信,後來者字節跳動則選擇將內生工具飛書外化成To B產品。

  相較於成熟的海外市場,國內的企業數字化轉型與賦能服務還處於早期磨合階段。疫情防控客觀上加速了這種磨合,被動選擇遠程辦公的企業與用戶形成巨大的需求缺口,也為遠程辦公產品們提供了拉新與培養用戶使用習慣的機會。

  但窗口期的作用是有限的,疫情結束後的用戶留存與付費轉化將成為競爭的關鍵。面對可預見的漫長戰線與日益頻繁的正面碰撞,新BAT的競爭策略已然出現分野,字節跳動將飛書作為工具推廣,阿里將釘釘鋪設成To B的底層平台,騰訊則強化企業微信作為連接器的作用。

  但其最終目的是一致——迎接企業數字化浪潮,成為其中的基礎設施。

  01

  疫情下的供與需

  隨著疫情態勢的發展,以及各地對企業復工規定的出台,遠程辦公成了急於恢復運轉的企業的唯一可選項。

  信息及時流轉與保障工作效率是企業線上復工的痛點。物理隔閡客觀上造成溝通不暢,尚未適應遠程辦公的公司往往遭遇員工自驅力不足、管理者高度不信任的雙向影響。不少企業希望藉助工具提高管理的顆粒度,覆蓋多個工作流程的套件型辦公產品因此更為其所青睞。

復工首周,企業對辦公產品的需求集中在視頻會議、考勤打卡、任務通知發布與管理等功能板塊,支持多人協同的在線文檔次之,為防控疫情,企業大多藉助表單功能統計員工所在位置及健康狀況。此外,維持公司運轉的行政、人事與財務等功能版塊也發揮了用處。

  面對突然湧入大量企業用戶,以及特殊時期的複雜需求,以釘釘、企業微信與飛書為代表的遠程辦公產品們,開始了軍備競賽式的擴容與升級。

  釘釘宣布免費開放百人視頻會議功能,向1000萬家企業免費開放全套的“在家辦公”系統。在隨後發布的《在家辦公,在線辦公指南》中,釘釘表示將免費開放102方不限時視頻會議,根據企業需求最高可支持302方。

  針對疫情,釘釘緊急開發了“員工健康”功能,用於公司員工的日常健康管理與報備。 2月1日,釘釘聯合阿里雲IoT、阿里健康緊急上線“防疫精靈”機器人,實時自動推送疫情相關信息。此外,釘釘還與浙江省、湖北省襄陽市和隨州市等地方政府合作,陸續上線了疫情公共服務管理平台。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2

  企業微信的調整從服務疫情防控開始。 1月26日,企業微信推出“在線問診”功能,允許醫院為其醫生配置二維碼,發佈在醫院公眾號等渠道,讓患者可以用微信掃碼添加醫生,以文字、音視頻等方式在線問診。同時,“緊急通知”功能也作出升級,其在醫療系統內一次性通知人數增加至1000人。

  2月1日,企業微信緊急發布3.0.4版本,新版本在整合上述功能優化的同時,升級“在線會議”,並上線“群直播”功能。騰訊旗下遠程會議軟件“騰訊會議”此前宣布,將免費開放100人不限時長會議服務,在本次更新中擴容至300人,用戶可通過企業微信使用。值得注意的是,該功能支持跨企業開會。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3

  飛書於1月27日宣布,次日起至5月1日,免費為全體用戶提供飛書商業版的全套服務。這是其定價體系中的第二檔付費標準,提供商業版完整辦公套件、不限時長音視頻會議、無限量在線文檔與表格創作、每位用戶100GB雲儲存空間、遠程打卡及審批管理等功能。

  與釘釘、企業微信相同,飛書也緊急開發並上線了免費的健康管理服務,其中包括“健康報備”小程序與抗疫專用的表單模板。在地方幫扶上,飛書特別提及,湖北地區醫院、學校及公益組織在此期間申請,可獲商業版的三年免費使用權。

競爭者動作不斷,飛書於上週開始持續加碼:先是宣布推出“線上辦公室”功能,用戶可以創建自己的語音頻道,以此模擬真實的辦公室場景;此後,又宣布向所有用戶免費開放「 OKR」商業版功能。 2月9日,飛書CEO謝欣在直播時宣布,將三年免費使用權的受惠範圍擴大到全國中小企業與疫情防控組織。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4

  需求的暴漲反向倒逼著產品的快速升級。 2月3日,超過千萬家企業線上復工,多個遠程辦公產品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卡頓、網絡擁堵乃至系統癱瘓。釘釘在阿里雲緊急擴容網絡與計算資源,在2小時內新增部署了超過1萬台雲服務器。騰訊也表示對網絡進行了緊急修復,並做了擴容處理。

  巨大的需求缺口為遠程辦公產品提供了拉新的機會。無論是以限時免費的方式推廣服務,還是緊急擴容、提升基礎功能,除了面對重大社會議題時承擔作為商業力量的公共責任,還事實上達到了快速搶占市場份額的目的。

  從數據來看,這場供需之爭的最大玩家依然是處於行業頭部的釘釘,其在蘋果App Store下載量明顯高於企業微信與釘釘。 2月5日,釘釘首次超過微信,躍居蘋果App Store排行榜第一。

疫情期間的日下載量(數據來源:七麥數據)疫情期間的日下載量(數據來源:七麥數據)

  02

  工具,平台與連接器

  互聯網巨頭們對遠程協同辦公的佈局已久。

  阿里在社交領域的失利是釘釘誕生的契機。 2015年上線至今,釘釘逐漸佔據頭部位置,截至去年6月30日,釘釘企業組織已經超過1000萬,擁有2億用戶。這種先發優勢在抗疫期間得以延續。

  誕生於2016年的企業微信,在去年全年經歷了重大調整。年初,張小龍提出了“人即服務”理念。年末,企業微信3.0版本正式連接微信生態。

  飛書最初是字節跳動的內生工具。由於海內外協同工具無法滿足需求,字節跳動花費兩年時間開發了協作辦公產品Lark,並順勢對外推出,其先於海外上線,去年年底才以“飛書”之名登錄國內市場。這也是字節跳動第一款To B產品。

儘管三者的基本框架與功能板塊上頗為相似,但在服務企業數字化的策略選擇與產品定位上,卻選擇了截然不同的路徑——字節跳動推廣工具,阿里鋪設平台,騰訊強化連接器。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5

字節跳動擅長造工具,以服務五萬字節員工為第一優先級的飛書也是一款工具型產品,並且高度貼合字節的企業風格,高度扁平化、強調協同而非管理等特性都融入飛書的產品設計中。

  飛書的日曆功能頗具代表性。為減少溝通成本、提升協同效率,員工的日程表所有人可見,敲定會議時間時,飛書還提供一鍵對比多人空閒時間的功能。此外,飛書內置「OKR」管理工具,支持目標對齊、進度跟踪、數據看板等功能。借助飛書,字節跳動內部保持OKR彼此透明與部門對齊,每位字節員工都可以看到張一鳴的OKR。

  產品化思路使飛書十分注重對工具的細節打磨。比如,IM功能增加了“已完成”、“稍後處理”等標籤,幫助用戶快速過濾與整理信息;通過IM分享在線文檔,會自動顯示文檔的部分內容作為預覽;而即將上線的“線上辦公室”,則是基於對用戶需求的把握,用工具打輔助。

  張一鳴曾構想過從C端往上游進入B端基礎設施,依賴於字節跳動體系內龐大流量生存的內容公司是這一構想的根基。從2017年陸續投資併購石墨文檔等多款寫作產品開始,到內部孵化飛書,字節跳動對B端生意的試探一直延續著“提供工具”的思路。

  飛書的出路或許在於工具的極致化。但一方面,飛書無論在開發者生態還是重要功能版塊上,都還有很大的優化空間——當企業微信與釘釘都將視頻會議功能緊急擴容至300方,飛書最高配置的旗艦版仍僅支持50方;另一方面,面對打法更豐富的競爭者,只做一款好用的工具還遠遠不夠。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6

  與飛書形成強烈對比的,是貫徹“管理者”思維的釘釘。通過考勤打卡、“DING一下”消息必達等核心功能的持續迭代,釘釘通過提高全流程管理的顆粒度,提高企業內部運轉效率。

  這種“老闆思維”頗受職場人士苛責,釘釘也在調整中尋找平衡,例如更新彈性打卡、個性化打卡等功能。基於先發優勢,釘釘的企業服務率先從軟件向智能硬件邁進,旗下智能硬件以考勤機、智能門禁智與智能前台等產品為主。

  釘釘切入企業數字化服務的策略是為企業用戶搭建平台。阿里巴巴釘釘CEO陳航稱釘釘如同“汽車的通用底盤”,在近日接受媒體36氪採訪時,陳航表示,去年釘釘最大的變化在於從產品化到平台化思路的轉變,“上面做什麼是別人的事情,我們這個底座怎麼能夠更好的支撐各種需求。”

  通過開放平台生態、聚集ISV(獨立軟件開發商),釘釘不斷加強自身“底座”的延展性。釘釘公開數據顯示,其入駐開發者數20萬,企業應用數30萬服務企業組織數500萬,優秀ISV業務增長800%。

  陳航曾表示,釘釘幫助1000萬家企業數字化轉型,堪比淘寶在消費領域的影響。平台化的釘釘,能為阿里連接海量企業用戶,是阿里集成與落地各項業務的端口,也是其向B端輸出商業操作系統的閥門。

  去年6月,釘釘被併入阿里雲智能事業群後,阿里曾對外表示,這將“更好地為企業提供一體化的基礎服務”。

企業微信2019年度發布會企業微信2019年度發布會

相比於聚焦企業內部管理的飛書和釘釘,企業微信更像是企業與外部連接溝通的工具:一是連接B端合作夥伴,支持互聯企業跨組織溝通,如經銷商、上下游間可關聯通訊錄,發起溝通與會議;二是連接C端用戶,支持與微信溝通,員工可用企業認證身份添加客戶微信,以聊天、群聊、朋友圈等方式觸達用戶。

  張小龍曾判斷,只有當企業微信延伸到企業外部時,才會產生更大的價值。騰訊也已意識到,與微信生態的互通能力是企業微信最大的競爭優勢。在2019年度發布會上,企業微信宣布進一步強化與微信生態的互通能力。其近日的廣告投放也以此為宣傳重點。

  騰訊一直試圖打造C2B2C閉環。在C端掌控微信與QQ兩大流量池後,騰訊需要打造連接器以向B端輸出能力與經驗。正如曾經的公眾號與小程序,在與微信生態互通的過程中,企業微信也將發揮連接器的作用。

  從這一點看,企業微信打通微信,與釘釘打通手淘的側重點截然不同。企業微信賦予了B端在前端連接C端的能力,使企業可以自行搭建生態與工具包,服務於C端用戶,而釘釘則更多在於實現後台數據與信息的打通。

  03

  長遠之爭

  2月11日,國家發改委秘書長叢亮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從全國情況看,除湖北外的各省(區、市)正在逐步復工復產。早在2月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釋放復工信號後,各地就已相繼發布引導企業復工復產的策略。

  然而,受疫情不明朗化的影響,完全做到線下復工依然充滿難度。阿里、騰訊、快手、字節跳動等多家互聯網公司相繼宣布推遲復工時間,維持在家辦公模式。遠程辦公產品們依然有著拉新的機會。

  為了打贏“拉新戰”,釘釘與企業微信都試圖突出自身的開放生態優勢。企業微信的第三方應用市場上線了疫情專區,提供從防疫直播、配備物資到出行健康記錄等多方面支持。釘釘則在其“遠程辦公指南”中詳細介紹了金智CRM、在家算薪幫手家、e簽寶、售後寶等工具。相比之下,飛書的平台化能力與ISV體系還稍顯弱勢。

  沒有人知道這個由疫情帶來的“窗口期”還將持續多久,但新BAT圍繞遠程辦公的戰線一定是漫長的。 “窗口期”的被動使用很難讓人養成使用習慣,當社會秩序逐漸穩定、疫情防控迎來拐點,這些或被迫選擇、或主動嚐鮮的用戶們很可能回流到線下。

  因此,對於遠程辦公產品們而言,疫情之間直至結束後的半年到一年時間將是一段關鍵時期,如何進行後續部署、實現用戶留存與付費轉化,將至關重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在解決疫情帶來的特定難題之外,遠程辦公產品們要抓住客戶的痛點。

  不同行業對於遠程辦公的適配程度截然不同。智聯招聘數據顯示,復工首周,互聯網、商業服務、文化傳媒、金融等行業遠程辦公佔比更高,而一些傳統行業,如農林牧漁業,其在家辦公的比例不足10%。

  面對即將到來的企業數字化浪潮,協作軟件的未來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其對不同行業的適配能力。這不僅在於通過開放平台、搭建生態提供定制化解決方案,還在於如何跳脫固有的產品功能框架,尋找新的行業結合點。

限制這種可能的因素仍然存在,既有行業本身特性與產品使用門檻的限制,也有國產的遠程辦公產品在功能結構上的相對模式化,這使其未能完全貼合各個行業對於數字化的訴求。因此,遠程辦公產品們在與傳統行業真正建立連接的過程中,必然要經歷陣痛。

  與教育行業的結合是一個代表案例。受疫情影響的除企業外,還有推遲開學的全國高校與中小學,這也成為釘釘與企業微信集中發力的一個場景。但在使用過程中,也出現了教師無法恰當使用產品,學生紛紛去應用商店給產品“打一星”的情況。

  釘釘對於教育行業有著更深的佈局,早在2018年就推出了可用於線上教學的群直播功能。去年3月,釘釘發布“釘釘未來校園”解決方案,並啟動“千校計劃”,上線班級圈、家校通訊錄等功能。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7

  在疫情期間,釘釘也成為最早提供在線教育解決方案的遠程辦公產品。早在1月27日,釘釘就宣布,聯合優酷發起“在家上課”計劃。此後,釘釘宣布其“在線課堂”功能免費向全國大中小學開放。除此之外,102方視頻會議、群連麥直播等多種工具都可用於線上教學。

  採取與地方教育局合作的方式,釘釘在本次疫情期間擴展了眾多學生用戶。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月2日,已有20多個省份的220多個教育局加入阿里釘釘的“在家上課”計劃,覆蓋超過2萬所中小學、1200萬學生。

  企業微信則在3.0.4版本更新中緊急上線“群直播”功能,用於在線培訓與授課,讓學生“微信群裡就能上課”。 2月10日,企業微信再次升級群直播等功能,PC端支持雙屏看教案,支持家校微信群一鍵發起與觀看直播上課,並可隨時回看過往課程。

企業微信“群直播”企業微信“群直播”

  與此同時,大量中小學生湧入蘋果商城給釘釘打低分,並且在評論中表達不滿,這讓釘釘在躍升榜首的同時,評分下滑至2.6分。企業微信、騰訊會議的評分也出現了下滑,騰訊官方公眾號為此發文,除了感謝小學生給騰訊會議打一星,還表示將“再接再厲”。

在上課過程中,教師也因為對產品功能不熟悉出現了諸多不適應:有老師忘了關直播,導致線上課堂變成了線上吃播;一位四十多歲的男性數學老師開著美顏、情緒飽滿地講課時,被家人的畫外音打斷;也有年齡較大的爺爺奶奶被各種操作弄的焦頭爛額。

在社交平台流傳的網課相關表情包在社交平台流傳的網課相關表情包

  這種混亂中同樣孕育著可能。在一向被視作“螞蟻市場”的教育行業中,學校是最重要的戰略節點,而針對學校的推廣往往仰仗於一城一地的逐步拓展,依賴於當地的關係與門路,使得互聯網教育公司難以實現更大範圍內的市場統一。

疫情帶來的迫切需求弱化了地域保護,為動作更為迅速、產品研發能力更強的互聯網公司帶來了一個為更多學校提供一體化解決方案的機會,讓釘釘與企業微信成為連接家庭場景與校園場景的工具。

  在疫情加速普及在線教育的大背景下,借助這種連接,阿里與騰訊系的在線教育資源獲獎者可以由此滲透到更多區域性市場中。一種可能性是,從這種連接、協作工具著手進行的突破,會推動教育市場“大一統”到互聯網巨頭的生態中來。

  疫情下的線上復工潮是一個開始。一方面,在此期間的嘗試與所暴露的問題,將促使更多傳統行業進行管理策略和方式的反思與變革。另一方面,借助擴大的需求缺口,策略各一的新BAT及更多玩家們,得以快速推進產品的迭代升級與市場鋪設。

  但難點也同樣在於此。以釘釘、企業微信與飛書為代表的協作軟件,終究只是企業數字化浪潮中的一個分支,如果不能實現包括協同意識、組織方式在內的整體性推進,協同辦公的進化效果將大打折扣。

  在去年的阿里釘釘未來組織大會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陳春花教授就曾表示,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最根本的改變其實是組織自身的改變。新BAT圍繞協同辦公的漫長戰爭被裹挾在企業數字化的巨大洪流中,“釘釘”們的生存空間有多大,最終還得看數字化市場環境的整體成熟度。

  可以預見的是,在5G+IoT時代來臨的大背景下,遠程辦公產品與不同行業都將實現深度適配與再連接,這會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新BAT”的遠程辦公之爭 8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