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懸崖邊上的場景分期:租房、教育新增業務“幾乎為0”


懸崖邊上的場景分期:租房、教育新增業務“幾乎為0”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歐拉 棘輪

  來源:一本財經(ID:yibencaijing)

  最近的蛋殼公寓,深陷輿論危機。

  有知情人士曝光,稱蛋殼公寓“資金鍊斷裂”,但蛋殼對此進行了否認。

  實際上,目前的整個長租公寓行業,都陷入了困境。

  上海一家長租公寓的老闆林磊稱,疫情期間,自己每月損失幾百萬元。

  而線下教育行業更不樂觀,應監管部門要求,整個線下培訓行業基本處於停業狀態。

  2月6日夜,IT職業教育機構兄弟連教育正式宣告品牌“破產”。

  因為線下場景的重創,場景分期的逾期開始上升,“整個行業要上漲20%”,而部分平台停止放款,開始裁員,只保留催收團隊。

  有從業者表示,整個行業都意識到,“現金為王,現金流才是生命線。”而部分場景分期平台仍然決定堅守,此時此刻,“金融不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01 蛋殼風波

  2月3日,長租公寓蛋殼發布了致租客的一封信,稱要給租客減免租金。

  信中寫道,他們將為因疫情不能返回武漢的租客,返還一個月租金;為其他城市的租客,返還延遲復工天數相對應的租金,或免費延長其居住天數。

2月3日,蛋殼發布的致租客的一封信2月3日,蛋殼發布的致租客的一封信

  租客對此普遍覺得“貼心”,覺得蛋殼“自己出錢補貼租金,有責任,有擔當”。

  很快,事件就出現了反轉。

  “蛋殼哪裡是自己出錢,是讓業主們減免租金。” 蛋殼公寓的業主們表示,從1月下旬開始,他們就陸續接到蛋殼的電話,要求減免租金。

  北京業主沈復稱,他被要求減免一個月房租,“對方說,全國的業主都要減免,這是疫情期間總部的統一要求。”

  還有武漢的業主表示,蛋殼要求他們減免三個月租金。

  一份在網絡流傳的蛋殼內部文件顯示,蛋殼要求員工與業主溝通時,應當“態度明確且堅決,不可商量”。

網絡流傳的蛋殼內部文件網絡流傳的蛋殼內部文件

  蛋殼這一行為,遭遇了大批業主的抵制。

  “如果租客有困難,讓我們免沒有問題,但中介方強行讓我們免,這算什麼?”一些業主們覺得,這是蛋殼在“慷別人之慨”。

  緊接著,事情變得更為蹊蹺。

“蛋殼兩邊政策有差別,比如讓業主免1個月,卻可能只給租客免幾天,甚至不免,蛋殼難道在中間還要賺差價?”發現這一漏洞之後,業主們更為氣憤,認為蛋殼是在“發國難財”。

  而矛盾,在進一步加劇。

  根據蛋殼與業主簽訂的合同,蛋殼如果不能在約定日後的15個工作日內完成租金打款,合同將會自動解除。

  “不打款,就收房。”業主們準備收不到租金,就趕租戶們出門。

北京一位業主在房門上貼出告示,要求租客搬離北京一位業主在房門上貼出告示,要求租客搬離

  原本還覺得蛋殼“貼心”的租客們,開始變得憂心忡忡。

  蛋殼招股書資料顯示,2019年前9個月,接近70%的蛋殼租客均使用了租金貸支付房租。

  “一般貸款是一年期的,就算我們被業主趕出來了,也還要繼續償還貸款。”租客小王稱。

  本來是一件很正能量的事情,為何最終卻一地雞毛?

  “有傳言稱,蛋殼的資金鍊出現了問題。”業主沈复透露。

  不少業主猜測:“蛋殼是想通過這個方式,緩解資金困難。”

  近日,有認證ID為蛋殼公寓的員工在脈脈上透露,蛋殼資金鍊已經斷裂,員工1月的工資3月發放,2月只發基本工資。

    脈脈上有人透露蛋殼公寓拖欠工資、資金鍊斷裂的情況 脈脈上有人透露蛋殼公寓拖欠工資、資金鍊斷裂的情況

  “現在蛋殼有一半的員工遠程辦公,HR說2月工資發半薪。還有一半人處於待崗狀態,連半薪都拿不到。”蛋殼公寓一位員工透露。

  針對近期傳聞,蛋殼官方回應稱,“資金鍊斷裂”純屬謠言;受到疫情影響,蛋殼假期延長,財務尚未上班,部分業主因此暫未收到房租。

  02 場景重創

  蛋殼風波只是長租公寓行業的一個縮影。

  上海一家長租公寓的老闆林磊稱,春節後原本是租房旺季,很多平台都指望著這段時間提高出租率和客單價。

  “我們目前的招租情況幾乎為0,入住率也下降了5%左右。”林磊稱,“整個長租公寓行業,2月份都是虧損的”。

  “我們現在每月的損失,大概在幾百萬元。”他表示,一個月損失還可以承受,如果持續一個季度,“行業就危險了”。

  線下教育比租房行業還要慘。

  目前,政府要求一些線下機構停止開業,健身房、培訓、KTV都在此列。

  因此,整個線下教育行業都處於停業狀態。

  一些行業巨頭,已經撐不下去。

  2月6日夜,作為經營13年的教育機構“兄弟連”的創始人,李超發布了《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正式宣告品牌“破產”。

疫情突然到了,“這對資金儲備少、包袱重、一直虧損的兄弟連無疑是雪上加霜,”李超在信上說,“節前咱們勒緊腰帶,緩發工資,全體動員,壓縮成本,就是為了節後招生旺季打個翻身仗。哪知這次疫情來得如此兇猛、猝不及防,把我們的計劃全部打亂。”

2月6日夜晚,“兄弟連”創始人李超發布《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2月6日夜晚,“兄弟連”創始人李超發布《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

  相對來說,醫美行業的情況稍微好一些。

  “春節是醫美行業的淡季,與同期相比,業務量還未呈現出太大的差別。”上海一家醫美分期平台的業務負責人孫書源稱。

  但是,醫美醫院的開業時間也在無限延後。

  2019年下半年,醫美行業就迎來了洗牌潮,大量的醫美醫院被低價出售。

  而疫情無疑更加劇了洗牌。

  “有些醫院的員工開始無底薪休假了。”孫書源稱。

“年前我曾經放出收購醫美醫院的消息,現在已經有十幾家醫院找過來,說想出售。”一位投資醫美行業的老闆透露,很多醫美醫院賬上的錢,撐不過2個月。

  而場景方們,也在積極自救。

  1月30日,廣東省公寓管理協會發起了號召,倡導業主2月免租一個月,3月和4月租金減半。

1月30日,廣東省公寓管理協會倡導減免租金1月30日,廣東省公寓管理協會倡導減免租金

  “各方共同讓利,共同進退,誰也不佔誰的便宜,這個規則才能推行下去。”多位從業者認為。

  而各家教育機構,正在緊鑼密鼓忙著推出自己的線上課程。

“現在是倒逼教育行業從線下往線上走,對很多機構來說,很痛苦,卻是一次蛻變。”一位線下教育的負責人稱,最近幾天,他們所有的人都在加班,推出線上課。

  “轉型成功就生,轉型失敗就死。”目前,賬上的錢只夠他們堅持3個月,“現在才知道,什麼是現金為王,什麼是‘現金流是生命線’。”

  該負責人承認,他直到現在才意識到,金融機構的重要性。

  03 分期分化

  各大線下場景的重創,導致場景分期危機重重。

  逾期開始普遍上升。

  “我連工資都沒有了,怎麼還分期?”租房分期的一位催收員稱,最近聽到最多的逾期原因,就是:疫情之下,沒有收入。

  租房分期從業者林一男稱:“逾期要上漲,預計可能在20%左右。”

  各個場景分期開始緊急縮減放款量,一些平台甚至裁員蟄伏。

  “我們的業務量縮減了6到7成。”林一男透露。

  每年的二三月,也是教育分期的旺季。

  “過去這個時段,我們每月的業務量是2000單到4000單,但是,這個月我們下降到200單。”福建一家教育分期的業務負責人稱。

  也就是說,業務量縮水九成以上。

  一家醫美分期平台的負責人陳果透露,整個醫美分期行業基本處於停滯狀態,過年期間他們基本停止了放款。

  “這次線下場景重創,對場景分期來說打擊很重,半年之內都很難恢復。”陳果認為,疫情對場景分期行業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我們已經決定將隊伍解散,只保留催收人員。”陳果認為,半年到一年內行業無法回暖的話,他只得“壯士斷腕”。

  但陳果也不是完全退出行業。 “等行業回暖後,再殺回來。”

  儘管有一些場景分期平台離場,但還有一些平台堅守。

  一家場景分期平台的創始人徐曄最近調研市場,發現90%的平台已經不放款了。

  “場景方本來就難,這個時候金融再撤走,就真的是釜底抽薪了。”徐曄準備逆勢而為,他和一些機構承諾,依然放款,共同進退。

  2月10日,徐曄公司正式複工。

  “大家都說,資本是最功利的,我現在就是告訴合作夥伴,金融不止會錦上添花,也會雪中送炭。”徐曄說。

  當然,他也不是純搞“慈善”,而是有更深的考慮。

  目前,他只和最優質的機構合作,“現在重點是拿下過去不屑和我們合作的大機構”。

  “這輪疫情,一定會讓行業大浪淘沙,能活下來的,一定是好機構。所以,在危難的時候,和這些機構共同進退,未來就會深度捆綁。”他說。

  他的目的,就是圈住這些優質機構。

  顯然,還有不少場景分期平台,持同樣的觀點。

  在疫情較輕的地區,有的場景分期平台已恢復了進件,催收和財務已打卡上班。

  而其風控部門,也緊急調整了一些線上的風控策略,比如取消了業務人員和借款人的合影,等等。

  “現金流為王。”對於很多線下場景來說,這可能是最近最深的感悟。

  “經過這次震動,我們的供應商和客戶都會對現金流、回款有重新的認識。”齒科金融服務商美牙分期CEO劉明宇稱。

  對於金融機構來說,讓用戶進行一次深刻的風險教育,倒也不算壞事。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懸崖邊上的場景分期:租房、教育新增業務“幾乎為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