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創始人稱只能活六個月 新潮傳媒高調裁員背後


創始人稱只能活六個月 新潮傳媒高調裁員背後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裁員蓄謀已久?

  文/海星

  來源:大摩財經(ID:damofinance)

  電梯廣告運營商新潮傳媒借疫情之際高調裁員,真的是因為疫情影響嗎?

  2月10日,新年後復工第一天,新潮傳媒CEO張繼學在內部宣布裁員10%,即裁員500人左右,其中包括20名管理幹部。張繼學解釋裁員理由時指出,一方面是2019年績效考核末尾淘汰10%,另一方面是由於業務減少、人員相對冗餘。

  張繼續表示,新冠病毒對企業也是一次大考,新潮傳媒儘管有10億現金,但在無收入的情況下,只能活六個月。

  除了裁員外,新潮傳媒還將降薪,其中高管帶頭降薪20%,危機期間不拿績效工資,每月只領不超過5萬元的生活費;未來三個月全員不拿績效工資。

  張繼學隨後又發布了一封公開的“家書”,稱“儘管新潮是估值過百億的獨角獸,一年有20億的收入,但我們還沒有盈利,隨時有死亡風險”。

  張繼學表示,此次疫情對廣告業的影響很大,二月業績下降了70%,而這種局面會延續到二季度。

  新潮傳媒高調裁員迅速引發熱議。過去一年,資本寒冬、融資銳減的背景下下,新潮傳媒作為電梯媒體的後來者,本就經歷了與死亡賽跑的一年,此次裁員是否借疫情之名遮掩其經營早已陷入困境的事實呢?

  裁員背後

  新潮傳媒由四川人張繼學創辦於2014年,進入早已有絕對領先者分眾的電梯廣告市場。 2015年,新潮傳媒引進舒義、龐升東二人為其股東,後者為新潮傳媒帶來了江浙資本,顧家家居、紅星美凱龍、歐普照明等上市公司或其創始人紛紛入股;2018年4月,新潮傳媒宣稱獲得了成都高新區產業引導基金20億融資(成都高新投資集團2018年報披露,其投資新潮傳媒等三個項目共11億元),2018年11月,新潮傳媒獲得百度領投的21億融資,投後估值120億;2019年8月,新潮傳媒又獲得京東領投的10億元E輪融資。

  資本助力下,新潮傳媒近兩年迅速擴張,以行業第二自居。 2018年,新潮傳媒更是掀起電梯廣告的價格戰,激進作風下,新潮傳媒營收從2017年的2億跳躍式增長至2018年的10億。

  新潮獲得百度融資後,外界傳言其在2019年面臨25億收入的對賭。對此,新潮傳媒曾野心勃勃地宣稱2019年目標營收40億。但據大摩財經了解,由於2019年廣告行業整體環境下行,受宏觀經濟影響廣告市場需求疲軟,新潮傳媒去年上半年營收僅6至7億左右,這也意味著2019全年很可能並未完成原定目標。事實上,到2019年底,張繼學已改口稱全年營收目標是20億,假設刨除關聯方投放、產品置換等收入,實際營收及回款數還要低於這一數字。

  市場遇冷只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新潮傳媒的真正優勢並不像其宣傳的那麼強。

  作為電梯行業後來者,新潮傳媒的梯位資源主要覆蓋大城市周邊郊區,這也意味著其資源價值不高,致使新潮一直難以得到大中型品牌的認可。新潮傳媒在2019年曾宣稱有2.6萬客戶,按照2019年營收15-20億推算,新潮傳媒的客戶大多為年投放6、7萬的中小客戶。

  不完全數據統計,過去幾年,新潮傳媒獲得了約50-60億融資,但2017年至2019年的總收入不到30億,且虧損巨大。新潮傳媒股東顧家家居此前曾披露數據,新潮傳媒2017年淨虧損為2億,2018年淨虧損擴大至10.74億。鑑於2019年市況更為糟糕,其“出血”可能進一步加大。

  這也意味著,新潮傳媒的投資回報率堪憂,靠燒錢擴大市場份額的商業模式很難持續。融資受阻之後,自有現金流就再難支撐其擴張。

  2019年的糟糕市場情況下,新潮傳媒在與前一年估值不變的情況下募集了來自京東的近10億資金,可謂救命錢。但在本輪融資中,百度並未跟進。外界推測,可能是新潮的營收遠低於百度預期,此前與百度聚屏的合作並沒有實際效果。此外,原來百度方主導此輪融資的副總裁向海龍也已經辭職創業。

  新潮從D輪融資21億元,到京東E輪融資不足10億來看,此輪融資很可能是其仍在持續的資本寒冬期的最後一輪。據大摩財經了解,新潮曾考慮到香港或美國上市,但假若虧損連續加大,資本市場接受的機會較為渺茫,即使強行上市,市值較E輪130億的估值也將大打折扣。

  上述原因恐怕是新潮傳媒在新年伊始就大幅裁員降薪、退出巨虧城市的關鍵。從以往財務數據推測,新潮傳媒一年成本支出當在20億左右,假設未來沒有新的投資進入,再加上疫情影響,正如張繼學所言,新潮傳媒距離死亡只有半年時間了。

創始人稱只能活六個月 新潮傳媒高調裁員背後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