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參加音樂節無望,我們去B站“雲蹦迪”吧


參加音樂節無望,我們去B站“雲蹦迪”吧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線下演出“被迫”上線。

  文/語境   編輯/石燦

  來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2月4日,線下演出被取消的音樂人們在B站直播裡“碰面”了。

  低苦艾樂隊主唱帶著兒子溫馨彈唱《初八下午的歌》,獻給在疫情一線“戰鬥”的醫護人員。涼粉樂隊的5位成員,完成了一次線上“雲阿卡貝拉”合唱。黑撒樂隊的主唱曹石在自製視頻中彈唱《藍調情歌》。萬萬沒想到,他穿的毛衣引起了直播網友的集體注意,從B站彈幕裡追到微博求淘寶鏈接。

參加音樂節無望,我們去B站“雲蹦迪”吧 2

  這些樂隊的彈唱視頻來自摩登天空的“宅草莓不是音樂節”(以下簡稱“宅草莓”)。

  2020年,草莓音樂節的主題是“Hi,我也在”,武漢一直是草莓音樂節每年的首發站。疫情突襲,草莓音樂節無法如期舉行。摩登天空與B站合作,“草莓音樂節”變身為“宅草莓”,主題也巧妙地增加了一個字,變為 “Hi,我也在家”。 “宅草莓”活動連續直播5天,每天直播時長在6小時左右。

在這裡不僅能看到音樂分享,你還能看到音樂人宅在家的千姿百態:“炸雞少女”阿肆開班跳宅舞,16層樂隊成員4位成員進行廚藝比拼,音樂人大喜教男生如何在家理髮……

參加音樂節無望,我們去B站“雲蹦迪”吧 3

  自下而上的雲狂歡

春節在家發霉的搖滾樂樂迷,按捺不住寂寞,在一個名為“24小時搖滾聚會”的樂迷群裡,“燥起來”了,人們開始自發地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喜歡的樂隊現場視頻。

  “剛開始的話大家覺得會很新鮮,但是從我的角度看,聊天記錄看起來沒什麼秩序,一兩天之後,其實體驗感很差。”音樂RSS負責人之一小文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音樂RSS是一個從2019年11月正式運營的音樂節資訊平台,提供現場演出匯總,有自己的微博和微信小程序。小文自己也是一位樂迷,和“24小時搖滾聚會”樂迷組織的發起者是朋友,了解到“24小時搖滾聚會”群內動態後,圍觀了狂歡“現場”。

  第一季度的演出全部取消,而樂迷對於線上互動的熱情很高。“我想是不是能用更好的形式,找到一些樂隊,把他們的演出做成一個集合,讓樂隊跟粉絲也有交流的機會。 ”小文希望能提升大家“雲狂歡”的體驗感。

  1月31日晚上七點半,第一期“臥室POGO線上雲音樂節”在B站雲上線。

  “Pogo”一詞通常指現場活動中隨音樂節奏蹦跳搖擺的動作。 雖然是雲蹦迪,主辦還是溫馨提示大家,特殊時期“戴好口罩提前入場”。

1月31日 “2020臥室POGO線上雲音樂節”海報1月31日 “2020臥室POGO線上雲音樂節”海報

  線上音樂節的內容均為各個樂隊過去的現場演出,所以也被主辦方戲稱為“太糊音樂節PPT舞台”。

  音樂RSS聯繫到一些演出視頻的拍攝者、樂隊以及音樂廠牌,向他們申請授權。拿到視頻後,小文和其他成員會進行視頻剪輯和簡單的海報宣傳。直播免費觀看,由於涉及到版權的問題,不設置回放。

“我們開始也沒有想到反響會那麼大。”小文說,最開始小群體自娛自樂的第一場直播,在B站吸引了1.5萬人氣值,從第2期開始,不少樂隊開始主動聯繫小文參與進來,人氣最高的一場人氣值達到11萬,是最開始的7倍多。

  “線上音樂節”的形式也受到摩登天空的關注。摩登天空有自己強大音樂人資源,決定與B站合作舉辦這場雲演出。

  “宅草莓”項目由摩登天空的副總裁沈玥發起,和其他同事在線上配合完成,遇到最大的問題也是“雲辦公”帶來的。

因為要放以前演出的視頻片段,視頻部的員工不得不回到公司去取視頻資料;家裡的設備不夠專業,直播推流時用的是員工家裡的寬帶,有斷網的風險;由於在線上遠程辦公,平時在辦公室配合的工作,比如視頻剪輯,分工後增加了溝通成本和文件傳輸問題,效率會降低很多。

  項目從籌備到上線只用了不到4天時間,除了藝人經紀到配合,核心參與項目的同事只有5人。

  沈玥告訴刺猬公社,他們的出發點偏向於公益性質,希望能在疫情的特殊時期發揮價值,帶動整個產業去做一些事,也為被“禁足”的、有文化娛樂需求的年輕人解解悶,在線上營造一些輕鬆的氣氛

  “宅草莓”聯合了新褲子、海龜先生、盤尼西林、曾軼可等70餘組音樂人。和音樂節SRR的“臥室POGO”不同的是,“宅草莓”的直播中不僅有音樂現場,還加入了較為開放的音樂人自製內容。

“我們希望提供一些讓大家能夠輕鬆愉快的內容,幫助大家度過難熬的時間,包括唱歌、即興音樂,寵物類,遊戲類,烹飪類的內容。大家都覺得在家怎麼吃是一個特別困擾的問題,所以誰要是有這方面的天賦,也特別歡迎。”沈玥說。

  宋冬野在自製視頻裡就“表演”了在家做飯擼貓,放鋼琴曲吃春餅,紅酒杯裡倒啤酒,“就是這麼與眾不同”。

截自宋冬野自製視頻截自宋冬野自製視頻

  線下演出的斷崖式延期

  隨著2019年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播出, 樂隊文化走出了擴圈的第一步,也提供了向大眾流動的商業出口,演出市場增長勢頭正盛。

  據刺猬公社了解,2019年年底,國內各地的live演出場館已經預定到2020年7~9月。近期有的場地方發布消息稱,可以開始聯繫12月的排期了。

  這也意味著,如果第一季度或半年內的演出延期,在今年很難再找到合適的時間和場館舉辦。

  摩登天空在2019年11月曾宣布,將在2020年落地50場音樂節。現在第一季度的活動已確定全部取消,而第二季度和後續的演出情況仍是一個未知數

  據鏡像娛樂估算,如果在未來半年內,摩登天空的音樂節始終無法落地,受到影響的音樂節預計在20場~25場左右。按每場2萬人、每人票價300元計算,公司損失的營收粗略估計在1.2億~1.5億之間。

  2019年相關數據顯示,80%以上的音樂節都在虧損,但是摩登天空的音樂節項目整體處於盈利狀態,音樂節也是摩登天空現場演出比重最高的一部分。

  版權、藝人經紀和現場音樂是摩登天空的三個核心板塊。音樂節本身是一個內容髮動機,不僅會影響藝人經紀,也牽涉到宣發、媒介、票務等整個演出產業鏈的其他環節。

  “我們內部常說,別的公司可能是要燒錢來養音樂節,而我們是靠音樂節來養公司。”沈玥說。但即使是對於“燒錢”養音樂節的公司來說,音樂節更像是資本孕育的一個產品,即使不賺錢或者利潤較少,整體的效益還是很高的

  特別是對於規模相對較小的廠牌和名氣不大、剛剛起步的音樂人,演出取消、曝光機會減少對他們造成的壓力會更大。

  同樣受到困擾的還有在劇場演出等各類戲劇。

  有網友自製了演出行業各個職業的2020年第一季度“職業規劃”,調侃大家就要失業了。

圖源:微博@顧易Grey圖源:微博@顧易Grey

據“走起GO”平台統計,上海地區取消或延期的項目共計51部,包括開心麻花出品的《烏龍山伯爵》《莎士比亞別生氣》、浸入式戲劇《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韓雪主演的音樂劇《白夜行》等。

費元洪是上汽·上海文化廣場(以下簡稱“上海文廣”)的副總經理,也是資深音樂劇策劃人、製作人,《劇院魅影》《悲慘世界》《巴黎圣母院》等多部世界經典音樂劇都是由他策劃引進。

  他告訴刺猬公社,劇目演出取消對於創作方和製作方的影響相對較小,特別是在項目還未啟動的情況下,對於編劇、詞曲作者,是一個難得平靜的時光,可以積蓄力量創作。

  “但是一旦到了市場運營階段,如果項目沒有產出,製作方、營銷端、劇場方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費元洪說。

  上海文廣正處於原創華語音樂劇展演季,第一季度有6部原創音樂劇受到影響,其中《毛毛帶你飛》和《九色鹿》兩部劇已經取消演出。

上汽·上海文化廣場近期演出活動宣布取消演出上汽·上海文化廣場近期演出活動宣布取消演出

  “因為都是親子類項目。”費元洪解釋了的演出直接取消的原因。親子類的演出受眾主要是兒童,在疫情的狀態下,考慮到家長出於對孩子的小心謹慎程度,這類劇目很可能在半年內不會有人再關心了。

  其他的4部劇,上海文廣能做到就是去調整排期時間,讓有價值的演出還能在劇場恢復日常運轉後,填補一些場次。

  相比國內劇目,引進國外劇劇要付出高昂的的版權和演出費用。

  七幕人生在2019年成功引進了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並在北京和武漢演出持續總計超過半年,場次達到200場以上。 2019年12月武漢場已開票43場。

  1月24日,為防止疫情擴散官方微博發出聲明,決定延期在2月19日首演的《獅子王》。

  此前有媒體報導,在七幕人生與迪士尼合作時,迪士尼提出了近乎“苛刻”的劇場改造要求,在北京的劇院改造上就投入接近1000萬元。

  據費元洪介紹,國外劇引進劇單場的演出費在30~70萬,法國和德奧劇價格更高,百老匯劇目相對較低。而且演出費用通常會預先支付,如果演出突然臨時取消,這部分成本可能很難收回。

  儘管目前並未通知演出取消,七幕人生無疑是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公司之一。

  在2019年底,音樂劇《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結束了上海站的演出,製作方一台好戲因為在第一季度沒有演出計劃而在這次“疫情”中暫時倖免於難。

音樂劇《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音樂劇《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

  一台好戲目前有11位成員,業務主要分為服務製作和服務劇目觀眾兩部分。由於體量較小,受到的影響也較小。今年,《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5月北京站的巡演是他們最早的演出計劃,如果第一季度結束,演出計劃就不會受到影響。

  雖然演出行業協會發文建議去做線上的觀演或VR觀演,但對於商業機構來說是需要慎重考慮的。

一台好戲的創始人漢坤說,“我們的劇目製作以版權劇目為主,還涉及到與版權方的協調,線上是否能產生收益,會不會對線下演出產生影響,對我們來說比較難實現。”

  線下演出能在線上走多遠

  疫情橫行之下,音樂公司、廠牌、live house主理人、獨立音樂人紛紛開始行動起來。

  音樂節RSS在3、4期“臥室POGO”直播前,主動報名的樂隊已經排起了長隊。從1月31日到2月9日,音樂節RSS共舉辦了5場直播,“演出”陣容從第一場的8組音樂人升級到最後一場48組。

2月9日2020臥室POGO雲音樂節音樂人陣容2月9日2020臥室POGO雲音樂節音樂人陣容

  B站對“宅草莓”直播提供了官方入口、站內引導和宣發支持。在“宅草莓”上線之後,多家音樂公司或廠牌、live house主理人都在與B站溝通音樂節、音樂會、live house演出的線上化,音樂人直播節目等內容合作形式

2月6~8日,赤瞳音樂旗下9組音樂人採用了“宅草莓”的形式,在B站直播分享音樂,即興創作,擼貓做飯,彈琴嘮嗑;北京小有名氣的live house School也B站開設賬號,攜6組音樂人在2月8日進行第一場線上live試播。

  除了從公益性出發,摩登天空也在思考,是不是能將這樣的項目延續下去,向精細化和商業化的方向長期運作下去。

  “我們從2015年直播風口開始,曾經嘗試做了3年直播,但由於投入產出比的變化做了轉型。”沈玥告訴刺猬公社。

一方面直播對服務器帶寬要求高,供養服務器的成本高;另一方面,音樂節在不同城市演出的變化不是特別大,有幾組特別熱門的藝人,可能在每場音樂節裡都會出現,內容也會大同小異,沒有太多突破。

  雖然沒有堅持做直播,但是通過免費的直播和錄播音樂內容,摩登天空把用戶全都聚集到直播App平台裡,後來向用戶運營和票務平台轉型,也就是現在的“正在現場”App。 “正在現場”App也是這次“宅草莓”除B站外的另一個直播平台。能夠快速地籌備這次直播項目,視頻團隊5年前的經驗也派上了用場。

  這次疫情無意中為線上直播又創造了一次機會,也引起了其他平台的關注。

“宅草莓”首場直播過後,線上的視頻、直播、短視頻相關的頭部平台,幾乎都在聯繫摩登天空商談合作,討論接下來“線上音樂節”方向還會有怎樣的商業化空間。

  “接下來我們希望能針對不同平台的用戶的需求和玩法,去和平台方聯合打造一些線上產品。”摩登天空和平台的合作又邁出新的一步,合作不僅是在特殊時期的緊急救援,還能夠發展為長期的新項目形式

  想要在線上做文章,劇場演出要比音樂節更難。

  音樂節通過音樂人和觀眾建立感情連接,音樂的傳遞也基於音樂人,而戲劇則通過劇目作品和觀眾建立感情連接。

  以音樂劇為例,國內的最具流量、票房更高的音樂劇多數是國外引進劇。

  國內的原創劇和中文版音樂劇中,有一半多是靠明星或是小明星帶動流量,例如韓雪參演的《白夜行》。在話劇演出中,也有類似情況,例如由黃磊、何炅參演的明星版的《暗戀桃花源》。

  對於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明星演員的原創劇,基本是需要靠戲撐起票房,吸引觀眾。費元洪說,上海文廣製作的《我的遺願清單》和《拉赫瑪尼諾夫》都可歸為此類。

  非明星戲劇的優勢在於能夠保證長期持續的演出,但在突破小眾圈層上有很大的考驗。綜藝節目《聲入人心》一、二兩季的播出讓音樂劇逐漸走向大眾,但在行業內部看來,國內音樂劇的破圈仍然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劇場是小眾的,而互聯網是大眾的,把戲劇“搬”到線上,不一定能夠“取悅”更多人。

  演出行業依賴線下票房,目前更可行的線上“自救”是增強戲劇、演員以及觀眾之間的互動。把幕後工作、演員生活、劇目分享及科普,融入到線上內容,通過直播或短視頻的形式拉近觀眾距離。

  漢坤最近關注到湖南衛視的《嘿!你在幹嘛呢? 》和《天天雲時間》兩檔節目。 《天天雲時間》由主持人汪涵坐鎮長沙,其他“天天兄弟”和明星嘉賓各自在家云連線,以前所未有的直播連線形態,完成一檔“雲”錄製智趣類公益節目。

“雲”錄製綜藝《天天雲時間》“雲”錄製綜藝《天天雲時間》

  受“雲”錄製的啟發,他有了新的想法。 “在宣傳期的時候,我們會在線下舉辦一些獨創分享會、演員見面會和mini concert。我們正在討論是不是可以在恰當的時機,在線上舉行這些活動。”

  一台好戲官方微博的轉發中,有劇迷朋友為表達自己對劇場的思念,發出一份“雲觀劇流程”。

如果你看懂了,恭喜你成為一名入門級劇迷如果你看懂了,恭喜你成為一名入門級劇迷

  “流程”轉發過千,在劇迷圈算是收穫了不錯的關注度。有人在評論補充,“在家坐1排1座享受1080元的快樂”。

  音樂RSS組建了30個左右的樂迷地區。因為從去年11月小程序正式發布屬於音樂節的淡季,多數音樂節都已經收官了,今年的音樂節又因為疫情延期,團隊暫時很難去拓展用戶。

  他們希望等到演出恢復後,有朝一日能把平台做大,甚至做成獨立App,滿足每個期待現場的樂迷的資訊需求。

  不論是音樂節、live house還是各類戲劇,現場呈現有它本身的魅力和價值,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有人想念現場。

參加音樂節無望,我們去B站“雲蹦迪”吧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