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AMD另類發家史:曾以山寨為使命,寄生英特爾


老年的傑瑞.桑德斯,衣著奢華依舊,年輕時被打歪的鼻子依舊歪著。老年的傑瑞.桑德斯,衣著奢華依舊,年輕時被打歪的鼻子依舊歪著。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原標題:AMD另類發家史:曾以山寨為使命,寄生英特爾,創始人被稱銀色狐狸

  文/魔鐵

  來源:魔鐵的世界(ID:jiangpeiyu0916)

  近日,AMD交出了一份漂亮的財報,2019年全財年收入67.3億美元,淨利潤3.41億美元,暴漲3.5倍。手頭闊綽後,AMD不僅還了一些債務,眼裡的未來也晴空萬里,預計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約18億美元,同比增長42%。

  相比之下,老冤家英特爾擠下三星重回全球半導體第一王座的成績,只能算挽回顏面而已。

當初和AMD一道對抗英特爾的“革命戰友”,包括德州儀器、摩托羅拉、齊洛格、IBM等公司,要么化為歷史的塵埃,要么舉手認輸,唯有AMD這只CPU界的“小強”,和英特爾獨自纏鬥多年,不僅未被巨人踩爛,反而憑藉垂直分工的優勢,在工藝上反超英特爾。

  但很少有人去想,矽谷半導體企業的求生欲是很強的,為何只有AMD扛起了CPU界小強的旗幟?最初AMD的技術實力完全不能和德州儀器、摩托羅拉、齊洛格和IBM等相比,技術實力最弱的為何存活下來?

  答案是和AMD創始人傑瑞.桑德斯(Jerry Sanders)和英特爾聯合創始人羅伯特.諾伊斯(Robert Noyce)情同父子的關係有關。

AMD另類發家史:曾以山寨為使命,寄生英特爾 1

  英特爾聯合創始人羅伯特.諾伊斯曾任仙童半導體總經理,是集成電路共同發明人,被譽為“矽谷之父”、“集成電路之父”。

  這是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01

  好萊塢的傑瑞

  傑瑞.桑德斯出生於1936年9月12日,比英特爾的聯合創始人羅伯特.諾伊斯小近9歲。諾伊斯出生於普通的牧師家庭,家境普通,但桑德斯的家境完全可用貧寒形容,他的母親生下他時,只有15歲,沒有經濟收入,外祖母是寡母,靠著當警察因公殉職的外祖父的退休金生活。

大概在5歲時,桑德斯的父母離婚,弟弟被判給外祖母收養,他則被祖父母收養,所以整個童年和少年時期,桑德斯都缺少父愛,這也是他崇拜諾伊斯的原因,成熟而富於個人魅力的諾伊斯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扮演了桑德斯父親的形象。

  桑德斯從小的人生理想就夠直接:當好萊塢明星,掙大錢,找漂亮女人。

  但好萊塢明星夢想在上大學時遭受打擊。那是在足球賽后的一次晚會上,桑德斯的朋友吉姆.諾姆齊克調戲一位姑娘,沒想到她是當地黑社會頭目的女朋友。黑社會頭目醋意大發後果很嚴重,諾姆齊克被胖揍。桑德斯沒忍住,衝上去拉開諾姆齊克。但諾姆齊克扔下桑德斯一溜煙跑掉,結果桑德斯成為孤獨的出氣筒,腦袋被打破,鼻子、下巴和肋骨被打斷,臉還被混混們用開罐頭的刀劃傷。

  被送進醫院時,由於流血過多,醫生們都以為桑德斯必死無疑,叫來一個神父給他做最後的祈禱。雖然活了過來,他的鼻子卻被打壞了,醫生從他的前額取下一塊骨頭補上,但鼻子依然有點歪。

  鼻子的問題直接影響到他的好萊塢明星夢想。

  幾年後,桑德斯和一位擁有影視圈人脈的老太太吃飯。老太太也是心直口快,說桑德斯得花錢好好把鼻子整一整,否則會影響未來的星途。桑德斯還未回過神,老太太又潑給他一瓢冷水:即使他花錢整好鼻子,也整不出領袖的形象和氣質,最多是一個牛仔。

  好像還嫌打擊不夠,老太太又掏出一張年輕演員的照片給桑德斯看。照片上的人比他更英俊瀟灑,但老太太說,這人在好萊塢已經混了10年,至今只能演一些二三流角色。這句話嚇得21歲的桑德斯從好萊塢明星夢中醒過來,他根本不敢也不願意拿自己的青春去賭明星夢。

  不過,桑德斯對金錢的渴望從未改變過,在道格拉斯飛機公司工作期間,發現推銷員比工程師更賺錢時,他毫不猶豫跳槽到摩托羅拉當推銷員。從此,推銷員這個角色一直伴隨桑德斯,直到2002年他從AMD徹底退休。

  02

  “矽谷小丑王子”傑瑞

  1961年4月,仙童半導體從摩托羅拉挖來桑德斯。在這裡,桑德斯遇到了一生的偶像羅伯特.諾伊斯。諾伊斯當時任公司總經理,比桑德斯大近9歲,對這個爭議不斷的毛頭小子呵護有加。

桑德斯由於童年和少年時缺少父愛,一直在有意無意地尋找具備父親形象的人,而諾伊斯為人隨和、寬宏大量,是仙童半導體無可爭辯的領袖人物,希望被人擁護、愛戴,走到哪兒都是人群的中心,正好成為桑德斯感情投射的靶點。

  到仙童半導體一年後,由於業績突出,桑德斯很快升任銷售經理,負責西部11個州。桑德斯的脾氣是可以委屈錢,但絕不能委屈自己,掙一美元,一定要花出去兩美元。工資提高後,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像好萊塢明星那樣生活,不僅買了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敞篷汽車,還在好萊塢山上的國王路買下一幢漂亮的帶懸臂樑的房子。但他想在起居室的牆上建一個磚頭門面,讓起居室在山坡上伸展開來,以配得上他的審美品位。但是,磚頭門面建好後,重量太大,幾乎把房子拉倒,從山上摔下去。這種情況下,一般人就會來一句“去他的”,然後把磚頭門面推倒。

  但桑德斯的解決辦法是,保留磚頭門面,同時用混凝土支柱和鋼鐵橫梁加固房子,結果他得到一個最昂貴、最豪華的磚頭門面。多年以後,桑德斯接受記者採訪時談起這件事,仍然十分驕傲,自豪地說這就是他性格的寫照,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不怕折騰,也敢去折騰。

  不過,在仙童半導體同事的眼裡,桑德斯的形像沒有他自己認為的閃著耀眼而激勵人心的光芒:生活浮華,言行浮誇並且自吹自擂。大家都喜歡叫桑德斯為“矽谷小丑王子”,每一個仙童人都能講一個關於桑德斯的笑話,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他穿著粉紅色的褲子去IBM總部推銷產品,藍色巨人不僅讓他走進大樓,還和他簽訂銷售合同。

在仙童半導體,有人不僅僅把桑德斯當笑話看,研發部主管戈登.摩爾博士(後來英特爾的聯合創始人)直接表示輕蔑,摩爾的崇拜者、研發部職員安迪.格魯夫(後來的英特爾CEO)對桑德斯更是深惡痛絕,一生都成為桑德斯的死敵,即使三十多年後AMD和英特爾結束漫長的訴訟戰,兩人都沒有說話。

  唯有總經理諾伊斯不僅不嘲笑、討厭桑德斯,還一直捍衛、尊重他。諾伊斯早就從這個誇誇其談的年輕人身上看到了與眾不同的特質,所以不斷在公司內部提拔他,使他在仙童半導體從普通的銷售員快速升到銷售部主管。

而那些蔑視桑德斯的人後來痛苦地發現,桑德斯雖然喜歡自吹自擂,但絕對不笨,他其實是矽谷最聰明的人之一,在無人喝彩的情況下,使AMD比IBM、摩托羅拉和德州儀器這些大廠有著更強韌的生命力。

終其一生,諾伊斯都把桑德斯當作一個野孩子呵護,關鍵時刻總不忘拉他一把;桑德斯則對諾伊斯像父親般尊重,雖然嘴欠,但從未說過諾伊斯一句壞話。

  不過,隨著諾伊斯離開仙童半導體,和戈登.摩爾創辦英特爾,桑德斯馬上變得像激流中的一葉浮萍。

  03

  失業了,存款僅有50美元

1968年,專注於矽谷電子科技報導的《聖何塞信使報》推出一篇題目為《辭職潮震撼仙童》的報導,報導仙童半導體的靈魂人物、公司創始人羅伯特.諾伊斯將辭職創辦一家新公司。

這時的仙童半導體的骨幹員工早已流失殆盡,公司儘管有1.4萬名員工,年銷售收入近2億美元,是一家跨國公司,但已成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員工人心惶惶,諾伊斯和摩爾的出走不過是迫於無奈。

  而剛剛坐上銷售主管座位的桑德斯卻選擇留下。新來的老闆是摩托羅拉總經理萊斯.霍根,桑德斯考慮到自己過去在摩托羅拉做推銷員時,霍根就是他的老闆,以為憑藉這層關係可以高枕無憂。

  但這一次,桑德斯押錯了注,霍根不是諾伊斯。

雪上加霜的是,關鍵時刻,桑德斯犯了嘴欠的毛病,他竟然跑去對霍根說:“我想競選總經理。”他不知道,霍根是帶了一整套班子空降仙童半導體的,桑德斯說要競選總經理,等於表明自己將是霍根的競爭勢力。幾個月後,桑德斯被一腳踢出仙童半導體。

由於大手大腳花錢花慣了,桑德斯根本沒存什麼錢,失業之後立即陷入貧困,在馬立布科勤尼以每月600美元租了一座海灘房後,銀行賬戶只剩50美元,家裡有兩個孩子要養。老朋友和老同事突然變得陌生起來,不願與他說話,一開口就是拿他的缺點開涮。

  桑德斯曾考慮在其它半導體公司找一份銷售工作,但“穿粉紅褲子進IBM”的故事太有名了,誰會願意僱一個自由散漫的傢伙? “我仔細考慮過自殺。”桑德斯後來說,他感覺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踐踏。

  後來有被霍根掃地出門的仙童半導體同事找到桑德斯,慫恿說:既然給人打工沒人要,咱們不如自己當老闆成立半導體公司吧。桑德斯湊夠8個創始人,其中有5個還在仙童半導體上班。組成團隊後,桑德斯開始踏上漫漫籌資征途。

  他的第一個目標是阿瑟.洛克。

  洛克憑藉給諾伊斯和摩爾等八人成功籌資創辦仙童半導體,已經成為有名的風險投資家。當諾伊斯和摩爾再次出走,創辦英特爾時,在洛克的牽線搭橋下,諾伊斯僅憑隨手寫的一頁半紙的文字,甚至沒有寫明新公司要生產什麼產品,僅半天時間就籌集到250萬美元。

  桑德斯顯然沒這麼幸運,一方面他不是半導體技術專家,另一方面也沒有諾伊斯和摩爾在行業的影響力。不利因素倒是有一大堆,所以當他帶著厚達70頁的商業計劃書見洛克時,洛克撂下一句話:“太遲了。”他的意思是,現在市場上已經有好幾十家半導體公司,桑德斯再去創辦一家能賺到什麼錢呢?還沒等桑德斯這位營銷大師展示營銷話術,洛克隨即以一記精準利落的重擊結束了會談。

  洛克說,在他過去所有的投資中,賠錢的項目都是由推銷員經營的。

  從洛克那兒出來,桑德斯發現自己的霉運剛剛開始,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幾乎沒人願意投資。籌資進展遇阻,創始團隊隨之開始動搖,仍在仙童半導體領工資的5人中,已經有人開始考慮退出。為穩住隊伍,桑德斯向團隊保證:我們絕對能籌到創業需要的錢,絕對能!在接下來的幾週,桑德斯不斷重複這句話,來給團隊和自己打雞血。

  這時候,桑德斯能依靠的只有諾伊斯了。

  04

  英特爾創始人送的禮包

諾伊斯和摩爾創辦英特爾公司後,由於摩爾和安迪.格魯夫討厭桑德斯,所以英特爾僱傭了仙童半導體另一位銷售明星擔任公司的銷售主管,沒有把桑德斯列入招聘名單。但諾伊斯並沒有忘記桑德斯。

  在為新公司尋找法律總顧問人選時,桑德斯請求諾伊斯給以指導。諾伊斯的建議是,一個剛開業的單幹的律師,比同時代理幾十家公司法律事務的大型律師事務所更靠譜,更重視代理的業務。桑德斯根據諾伊斯的建議選中了斯科尼亞。在籌資遇阻後,桑德斯派出斯科尼亞再次向諾伊斯求助。

  諾伊斯在英特爾公司接待了斯科尼亞,還仔細翻看了被洛克不屑一顧的70頁商業計劃書。雖然諾伊斯看出桑德斯的AMD公司有無法掩飾的缺陷,而且未來很可能和英特爾公司競爭,但他還是決定投資。

英特爾創始人戈登.摩爾(左,摩爾定律發現者)與羅伯特.諾伊斯英特爾創始人戈登.摩爾(左,摩爾定律發現者)與羅伯特.諾伊斯

  諾伊斯對斯科尼亞說,雖然桑德斯年輕魯莽,但骨子裡隱藏著鋼鐵般堅硬強韌的勁頭,所以他願意支持其事業。

  諾伊斯的投資以今天的標準看,屬於小額天使投資,但英特爾創始人的支持給桑德斯團隊的士氣提振以及在業界的影響力卻是顯而易見的,找錢馬上順利起來。 1969年6月20日16點55分,離截止時刻還差5分鐘時,AMD籌集到150.5萬美元,比開業所需的資金多出5000美元。

很多年後,桑德斯回憶籌資的艱難時,總喜歡說一個仙童半導體時代的人才懂的梗:“鮑勃(諾伊斯的暱稱)只用5分鐘就籌到500萬美元,而我用500萬分鐘才籌到5萬美元。”

  05

  我們山寨吧

  AMD雖然開業了,但如何活下去依然是個問題:

  桑德斯的AMD公司籌集到的資金,比諾伊斯的英特爾公司少100萬美元,僅有後者的60%,資金實力弱小:

  成立時間比英特爾晚9個月,要知道英特爾進入半導體行業的時間已經較晚,比英特爾更晚的AMD將面對林立的對手,隨時有被踩死的危險;

英特爾的創始人都是頂尖的半導體技術人才,諾伊斯是集成電路共同發明人,摩爾提出了摩爾定律,兩人在行業的強大影響力,意味著不僅打下了公司技術驅動的底子,還可以藉此招攬到頂尖的技術人才,後來微處理器(CPU)在英特爾發明即是明證。相反,桑德斯帶領的AMD團隊,推銷員遠多於技術人才,像英特爾那樣走技術驅動路子,根本不可能!

  這時候,桑德斯展現出了聰明的一面,他老練地在AMD的規劃裡闡述發展目標:AMD公司長遠的宏偉藍圖是完全獨立地研製一系列絕對全新的產品。這都是套話,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讓公司如何活下去的近期業務規劃。桑德斯接著在近期規劃中寫道:AMD公司的業務途徑是作為一家“第二供應商”而從事經營。

  什麼是“第二供應商”?這個概念和模式最早起源於美國軍方,即肯尼迪政府時期的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麥克納馬拉此前在福特汽車公司工作,上任國防部長後,他認為軍方的部件採購自一家供應商浪費了政府軍費,因此改變政府採購制度,規定每一種部件都應採購於至少兩家供應商,通過兩家公司競爭,既能降低採購價格,也能提高生產效率,保證供應。

“第二供應商制度”很快在計算機行業得到廣泛推廣,並沿用至今,明顯的例子是,蘋果公司的供應商無論是組裝還是零部件提供,都必須至少兩家,iPhone所用的頂級小尺寸OLED屏幕儘管只有三星電子能夠生產,但蘋果想方設法培育了LG顯示和京東方作為第二供應商。

  成為第二供應商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非正式的,另一條是正式的。正式的比較好理解,是和原創發明企業簽訂許可證生產協議,向其支付一定費用後,可以拿到全套掩膜和生產工藝資料,產品和原創產品一模一樣。

  至於非正式的第二供應商,大白話就是“山寨”,通過逆向工程生產出仿製產品,缺點是要分析內部電路製作掩膜,耗時較多,好處是省下一筆授權費。

桑德斯的打算是讓AMD成為非正式的第二供應商,簡單說就是山寨,看起來不算光明正大,但由於《半導體保護法》要到1984年才通過,因此掩模版、芯片電路和指令集等還未列入知識產權範疇,因此只要AMD操作得當,“山寨”別人的產品是可以避免法律糾紛的,何況“山寨”是當時小公司相當流行的生存之道。

  06

  英特爾的“寄生蟲”

  最初,山寨英特爾和德州儀器的4K容量SRAM(靜態隨機存儲器)芯片,讓AMD過得十分滋潤,逼得這兩家公司不得不通過設計更好的產品想要甩掉AMD。但由於AMD的產品打入穩定的軍用市場,售價也遠遠高於民用市場,所以英特爾和德州儀器靠市場競爭的手段難以趕走AMD。桑德斯為此還驕傲地公開刊登廣告:“我們想要成為英特爾公司產品的第二供應商,但是我們等不了啦。”

  時任英特爾生產主管的格魯夫對AMD的行為深惡痛絕,稱AMD是寄生蟲。

不過,當AMD開始山寨英特爾利潤高昂的EPROM芯片時,桑德斯感到錢不那麼好賺了,一方面英特爾採用特殊方法使得AMD仿製的時間是預期的2倍,這就意味著獲利大幅減少;另一方面,英特爾決心一勞永逸地解決掉AMD,而且公司聯合創始人戈登.摩爾和頭號強人安迪.格魯夫態度堅決。

英特爾第4號員工、CEO安迪.格魯夫(右)一生都對AMD創始人傑瑞.桑德斯不感冒。英特爾第4號員工、CEO安迪.格魯夫(右)一生都對AMD創始人傑瑞.桑德斯不感冒。

這時的AMD雖然在1974到1975年的蕭條中存活下來,但股價低迷,剛剛掙扎著離開每股1.5美元的低點,山寨的生意眼看著走到了盡頭,英特爾又有條不紊地往AMD脖子上套絞索。 AMD等於一隻腳已經踏在了鬼門關上。

  桑德斯很清楚,只有諾伊斯還能給他一根救命稻草,於是,他找諾伊斯尋求解決EPROM紛爭的辦法。會談在英特爾聖克拉拉總部舉行。那天,桑德斯為會談準備的精心程度,可以媲美挑剔的姑娘花在妝容上的時間,他穿著名貴的意大利西裝,挺括的白色襯衣,皮鞋擦得錚亮,頭髮雖然已經變成銀白色,但發式新潮。桑德斯還特別吩咐隨從人員,沒有他的指示,不許隨便發言。

談判桌另一邊的英特爾人員卻輕鬆隨意許多,諾伊斯頭髮蓬亂,點煙時不用打火機而用香煙屁股,旁邊的格魯夫留著山羊絡腮鬍子,滿臉敵意,其他人也是劍拔弩張,隨時準備跳起來把桑德斯等人暴揍一頓的樣子。

  07

  諾伊斯遞來的救命稻草

會談的結果出乎AMD董事會的意料,由於桑德斯巧舌如簧說動諾伊斯,使英特爾不僅在專利侵權問題上放了AMD一馬,還慷慨地給了它一個特別的大禮包,讓它成為英特爾正式的第二供應商,正大光明地生產EPROM,同時還讓它生產8085芯片,以及後來的8086芯片。

  前面已經說過,英特爾的格魯夫和摩爾本來是打算利用EPROM侵權事件一勞永逸解決AMD這個潛在對手的,就像後來對其它對手那樣,但為何談判結果又大相徑庭呢?根據英特爾正史披露的信息,是諾伊斯干預的結果。

如果桑德斯知道諾伊斯這麼做的理由,他大概會感動到哭,因為諾伊斯原話是這樣的:“他們(AMD)不具備挑戰我們的統治地位的製造能力……我們可以應付傑瑞(桑德斯的名)。畢竟,他跟我們是一家人。 ”

可見,在諾伊斯的心裡,桑德斯仍然是仙童半導體時的那個毛頭小子,儘管桑德斯當時已年近不惑,但諾伊斯看他時的眼光仍然帶著家長的慈愛,兩人情同父子的形象並沒有被時間之河沖淡。

  諾伊斯送給桑德斯的這根救命稻草,對AMD的未來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當時,CPU的內部電路設計已經越來越複雜,僅8086芯片就有多達4萬個晶體管,沒有原版掩膜版,仿製不僅難度高,經濟效益低,還會帶來法律訴訟風險。而有了英特爾的授權,AMD積累了CPU設計、製造經驗,錘煉了實力。

  更為重要的是,當時日本的企業已經在DRAM領域向矽谷企業發起進攻,到上世紀1981年時,矽谷的DRAM芯片企業大面積虧損、倒閉,AMD的淨利潤下降了2/3。但有了CPU業務支撐,AMD可以像英特爾那樣調轉航向,進入日本人難以企及的CPU領域,順利存活下來。

  可以說,桑德斯的恩師兼“父親”諾伊斯不僅在AMD腳踩鬼門關時遞過來一根稻草,還用這根稻草幫助AMD積攢了後來轉型的家底兒。

  不過,1970年代末,也就是在送給桑德斯大禮包後不久,諾伊斯就漸漸淡出了英特爾的日常管理,成為一位活躍的社會活動家。英特爾公司的運作掌握在戈登.摩爾以及他的追隨者安迪.格魯夫手中。

  諾伊斯當政時,格魯夫不敢違背老闆意願收拾桑德斯。但隨著諾伊斯離開英特爾,格魯夫成為事實上的CEO(成為正式任命的CEO要到1987年),他終於不用再委屈自己,於是在80286芯片上市前,打算對AMD揮動屠刀,和桑德斯來個一了百了。

  08

  銀色狐狸

  桑德斯在創辦AMD過程中,鮮有好運眷顧,不過再背的人也有走運的時候,在“大福星”諾伊斯離開英特爾後,他終於被“餡餅”砸中。

  這次從天上往下扔“餡餅”的是藍色巨人IBM。

  IBM計劃在其個人電腦中採用英特爾的80286芯片,但反對格魯夫讓英特爾作為唯一供應商的要求。 IBM想要有一家能生產80286的第二供應商,既然AMD在8088芯片上的供貨做的不錯,IBM理所當然地要求AMD繼續當備胎。

  格魯夫只能忍氣吞聲,當時IBM還是最大的個人電腦生產商,其訂單對英特爾來說至關重要,因此他不願和藍色巨人發生爭執。格魯夫也不能撇開AMD另外尋找一家第二供應商,以免帶來有兩家公司仿製80286芯片的風險。

  就這樣,英特爾不得不再次和AMD簽訂授權協議,將80286芯片的編碼和設計與AMD共享。 80286和英特爾之前發布的芯片不同,它不是一款過渡CPU,而是一款旗艦CPU,所有的英特爾CPU都在它的基礎上保持兼容,這就意味著,AMD輕鬆進入了英特爾打造出的個人電腦CPU王國。

英特爾曾推出的經典CPU產品,其中80286是打造CPU王國的起點。英特爾曾推出的經典CPU產品,其中80286是打造CPU王國的起點。

上次諾伊斯讓英特爾和桑德斯簽訂授權協議,不過是讓AMD活了下來,而格魯夫時代的英特爾和AMD簽訂80286芯片授權協議,則實實在在把AMD培養成了自己的敵人。

到80386上市時,藍色巨人IBM在個人電腦領域已經成為泛泛之輩,再也沒有什麼力量能阻止格魯夫清除AMD這只寄生蟲了,他想要奪回被AMD吃下的15%的市場。此時的AMD也遍體鱗傷,虧損了3700萬美元,如果不能成為80386芯片的第二供應商,桑德斯將無路可走,所以他回應英特爾說,無論如何都要成為第二供應商,仿製80386芯片。

  英特爾提起了訴訟,而且從氣勢上看起來要把AMD輕鬆碾碎。

  但凶悍的格魯夫忘了,桑德斯雖然是“矽谷小丑王子”,但他還有一個外號“銀色狐狸”,大白話說就是滿頭銀髮的桑德斯的精明狡猾。很快,桑德斯就抓住了英特爾的一條小辮子,即以前協議中的一句話:AMD有權對英特爾銷售的英特爾微型計算機和周邊產品中所包含的微代碼進行複制。這句話中的“微型計算機”一詞,AMD認為是指“微處理器”,這樣它就可以繼續做英特爾的備胎,而英特爾認為是指“微型電腦”,這樣它就可以不讓AMD做備胎。

  隨後,桑德斯的律師團找到了有利於AMD的證據,最終打贏了這場官司。但AMD和英特爾之間的糾紛就此結下,雙發開啟長達數十年的訴訟戰,一直持續到21世紀。 2009年11月12日,英特爾和AMD達成全面和解協議,此時桑德斯已經退休7年,格魯夫也早在1998年退休。兩位宿敵只能在新聞中看到兩家公司握手言和。

縱觀桑德斯時代的AMD,成立之初即以當“備胎”為使命,靠“山寨”撐一段時間,如果沒有英特爾聯合創始人羅伯特.諾伊斯(Robert Noyce)熱心相助,AMD可能連當“小強”的機會都沒有,而AMD和英特爾關係的冷暖變化,也和諾伊斯在英特爾的地位變化直接相關。兩家公司就像兩個細胞,都是從仙童半導體分裂出來的,其間的微妙關係,恐怕只有雙方的創始人才能體會,這也從側面證明了仙童半導體能成為矽谷的“神”並非浪得虛名。而桑德斯和諾伊斯的這段特殊交情,在以冷血殘酷著稱的矽谷,是一抹難得的暖色,並最終影響了個人電腦CPU的發展格局,在IT發展史上實屬罕見。

  備註:文中圖片均來自互聯網,版權歸圖片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即聯繫刪除。

AMD另類發家史:曾以山寨為使命,寄生英特爾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