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潘亂

來源/潘亂(ID:luanbooks)

字節突然傳出融資1%新聞的目的是:狙擊快手IPO。

昨晚十點半我又進行了一次視頻號直播,聊快手新發的招股書和字節跳動在同一天爆出來的融資新聞。

直播在12點過後同時在線人數超過了1000人,這說明了兩個問題:第一是字節和快手的同學的確那會才剛下班才有時間看。第二就是微信給了視頻號直播朋友圈置頂的超級權重,很多新觀眾都是從在灰度測試的朋友分享的直播這個固定位入口進來的。

朋友圈加入視頻號直播固定位,打開了朋友圈的新邊界,一方面表示微信全力做成視頻號的決心,另外可能也是一個預告,面世8年來基本沒怎麼變過的朋友圈,可能會迎來一輪新的更加面向開放的改版。

說回主題。

在快手發布招股書這天,赶巧不巧字節跳動也發布了自己的融資消息。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2

“據彭博社報導字節跳動尋求1800億美金的估值進行一輪融資,額度是20億美金。”緊接著36氪又發布了一條獨家,“字節跳動尋求推動包括抖音、今日頭條和西瓜視頻在內的部分成熟業務在香港上市。”

20億美金只是去年底字節跳動一個月的營收數字,以今天字節跳動的賺錢效率,肯定不缺這20億美金。首先之前字節融資的消息都是低調處理,其次這筆融資相對字節體量相對較小,肯定不是主體公司要IPO,IPO不可能只發1%的股份。 OK,既然排除掉自家的IPO,那答案其實就非常清晰了。

字節跳動在這個時間點主動放出這個讓人一頭霧水的融資新聞,目的應該只有一個:狙擊快手IPO。

類似操作在資本市場其實並不罕見,去年鬥魚IPO前,虎牙也緊急發了幾億美元的債。

昨晚直播的時候我跟二級同學開玩笑說,這條新聞原本是給你們這群投資人發的定向push,只是為了求完整覆蓋才推給了所有人。這個push至少有兩層意思:第一是你們投資機構別著急,等等看我這還有更好的。第二就是我先給市場來個定價,我抖音6億DAU,Tiktok全球還有7-8億月活,再把西瓜頭條遊戲各種都裝進去字節跳動才定價1800億美金,投資人們出價的時候悠著點。

因為市場上的錢就跟流量一樣,都是公司需要去爭取的核心競爭資源,誰能夠拿到更多的錢可能就意味著誰會在日後的發展中佔據相對有利位置。尤其是在螞蟻上市暫緩的時刻,機構們空出的錢需要一個好的標的來承載,快手字節此時不論誰上市時間都剛好。

字節都沖你們喊話了,二級同學你們咋看?

再來看快手的招股書。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3

招股書上說,快手是全球最大直播平台、全球第二大短視頻平台、全球第二大直播電商平台。 APP+小程序,3.02億日活,7.76億月活,直播平台的計算口徑是以虛擬禮物打賞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費用戶計最大。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4

快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直播公司這個頭號賣點,其實我在2019年3月份就已經給總結出來了,《快手已成為世界最大直播公司》。因為快手2017年直播業務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高達95.3%,到了2018年快手的主要成績依然出在直播,主要靠直播的PK功能和帶貨驅動。

另外還有一個巧合是,我在2017年7月在公眾號發表了一篇《快手不是短視頻》的文章,宿華在2018年底接受鈦媒體採訪也是用的同樣表達。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5

太偏商業模型的數據我不熟,這裡挑幾個印象較深的數據來聊。快手26%的月活用戶都是創作者,80億對人互相關注,以及單列和雙列跟商業化的關係。

百分之26的月活用戶都是創作者,這跟快手最初的產品理念有關,記錄世界記錄你,擁抱每一種生活,其實是更偏向為表達服務的。快手追求的是公平算法,而非更多的VV,這就決定他會浪費一些VV去做無效內容的展現,會把更多位置留給更多普通人。快手的算法框架裡會有基尼係數這個概念,這是用來平衡貧富差距的。

月活裡面有26%的用戶都是作者,這數據在規模體量產品中是罕見的牛逼。如果沒有抖音這個更大規模體量神話的話,不知大家看到這個數據作何感想。我猜,在過億日活產品裡,能超過快手這個數據的產品,可能只有微信朋友圈。

這張圖能夠解釋很多東西這張圖能夠解釋很多東西

80億對人互相關注,其實是說快手不止是一個內容平台,更是一個社交平台,很多人是在將快手當做日常記錄溝通工具的。這個生態的角色包括讓用戶、創作者、商家,他們還通過直播、營銷和電商等產品進行連接互動。之所以抖音頻繁問用戶能否開通訊錄權限,就是因為其缺乏社交關係維度的數據。

“快手的核心競爭力在於強互動、高粘性、可信賴的社區生態系統,形成與抖音的核心差異性。”抖音強媒體,快手強社區這塊我之前討論很多,但是僅僅做好這些是不夠的。

因為當下最高效的用戶增長手段既不是社區氛圍也不是普惠分發,核心還是要靠擴大消費規模拉動。抖音偏向內容消費的推薦算法可能不利於私域流量沉澱,但抖音在做大規模後正加大好友內容的分發佔比,增強用戶粘性,也在產品層面取得了較大的正反饋。歸根結底可能網絡效應和規模效應不同的產品信仰有關,到底在什麼階段該把哪個指標排在第一位?

2016年老道消息寫過篇文章,《天通苑的張小龍》,說程一笑做快手的產品理念跟張小龍很像。除了都是非常成功的做成社交的產品經理外,兩人另外一個大的共同點就是不知道怎麼賺錢:

當時日活兩千萬的快手還沒有實現商業模式。 2000 年張小龍還在做Foxmail 的時候,人民日報寫了一篇《免費軟件餓著肚子揮灑衝動》,說張小龍“知名度越來越高,用戶越來越多”,但是就是不知道怎麼掙錢, “是個悲劇人物”。

這幾年天通苑的張小龍經常跟宿華去廣州微信園區拜訪真正的張小龍,當然聊的更多都是產品,因為不管是微信還是快手,賺錢的問題都是隨著更好服務用戶的過程中找到解決方案的。

快手賺錢找到的第一個突破口就是直播。今年9月份快手做流量重新分配的8.0大改版後,商業化有望成為第二個營收引擎。

就是未來快手的直播收入還會增長,但營收佔比會降低,因為線上營銷這塊會增長更快。招股書裡的數據是,直播業務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從2017年全年的95.3%降低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68.5%,在線營銷業務收入佔比則由2017年的4.7%增加至2020年上半年的28.3%。

單列全屏產品用戶無限下劃瀏覽,不能選擇是否能看到某個視頻,廣告可操作空間就是個確定的數字,有多大的消費體量就意味著有多少的廣告位。另外單列全屏流量壯大之後,一個必然會發生的結果就是,快手的廣告收入相較之前會有個較大的增幅。比如會有更多的品牌廣告投放和明星入駐,而在2018年之前,不管是周杰倫還是寶馬廣告,快手的產品都是接不住的。

想到一個可能不那麼貼切的比喻。

快手的基本盤在玉米地和鐵鏽帶,快手像能夠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的富士康,可以讓更多人不那麼窮。比如招股書披露,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與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個月,分別有600萬人、1800萬人、2300萬人及2000萬人在快手獲得收入,其中很多在偏遠地區。當然今天快手也在往更大範圍的用戶覆蓋努力,要走向華好矽(華爾街好萊塢矽谷)。

我的朋友金葉宸在即刻發了一條動態,

全球最大直播平台,全球第二大直播電商平台,全球第二大短視頻平台。

疫情期間各種數據都表現良好,即便短期失去了辛巴,直播電商的gmv增速也沒有落下。

有人說成就快手的是短視頻,有人說成就快手的是推薦算法,但我覺得成就快手的是中國人。

半年1096億的直播電商gmv,19年的314億直播收入(平台),意味著幾百萬最最普通的中國人在通過快手平台賺到了錢,過上了好日子。這裡不僅是幾千萬中國人展示自己精神世界與生活樂趣的地方,也已經變成了他們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地方。

這是比財報數字更動人的東西。

所以,今天應該怎麼看待快手呢?

快手是直播公司?社交媒體公司?社交網絡公司?

YY(80億刀)-Twitter(350億刀)-Facebook(8400億刀),十億級百億級千億級,不同類別公司的市值都差著0。

延伸閱讀:

2017.07《快手不是短視頻》

2017.12《推薦是利器,關注是鈍器》

2019.06《宿華run產品,一鳴run公司》

2019.10《刷抖音,玩快手》

2020.09《單列雙列,內容生態》

聊聊快手招股書,和字節的融資新聞 6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