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快手遞交招股書,港股終於迎來第一家視頻社交巨頭


快手遞交招股書,港股終於迎來第一家視頻社交巨頭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C叔

來源:IPO早知道(ID:ipozaozhidao)

  克制的社區網絡,以及高效的變現效率。

  最近一段時間,移動互聯網最受關注的兩家公司,無外乎就是螞蟻和快手。

  前者的暫停上市讓無數翹首以待的A股股民操碎了心,而後者於11月5日突然遞交的招股書,則讓港股股民終於又發現了一家新的互聯網社交巨頭。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個月,快手的中國應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躍用戶及平均月活躍用戶分別為3.02億及7.76億。全球範圍內,快手是以平均日活躍用戶數計第二大的短視頻平台。

  收入方面,快手2019全年營收391億元人民幣。 2020年前6個月,快手總收入為25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8%。

快手遞交招股書,港股終於迎來第一家視頻社交巨頭 2

  近幾年來,如果說還有哪個板塊的增長是在無限超過投資人預期的,短視頻絕對算是其中之一,根據QuestMobile的《中國移動互聯網2020半年大報告》,截至2020年6月,中國短視頻行業月活達到8.52億,用戶時長份額近20%,是僅次於即時通訊的第二大互聯網應用。其中,抖音和快手又是市場裡的絕對兩級,遙遙領先市場的其他玩家。

  兩年前,有投資人曾預判過,短視頻直播產品的日活,天花板大約也就是微信的三分之一,至多不會超過3億,而現在,無論是快手還是抖音,其整體日活都已經超過了這一數字,且仍在不斷增長。

快手遞交招股書,港股終於迎來第一家視頻社交巨頭 3

  而今年以來,也有越來越多的巨頭開始將短視頻和直播視為自己產品的一項基礎功能,無論是社交平台還是電商平台,如果產品裡沒有點短視頻和直播功能,彷彿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一家互聯網巨頭。

  短視頻和直播,就這樣成為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繼算法推薦之後的第二大產品基礎設施。

  中國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視頻社交平台

  時間撥回九年以前,剛剛在天通苑創業的程一笑可能不會想到,多年後,自己會成為一家估值幾百億美金的社交公司的創始人。

  彼時,4G尚未完全商用,移動互聯網方興未艾,一個來自東北鐵嶺的年輕人感受到了當時在各大社區裡表情包、動圖極大的傳播力。於是離職做了一款GIF動圖生成工具,打算以此加入創業大軍。

快手聯合創始人程一笑快手聯合創始人程一笑

  他就是快手如今的聯合創始人程一笑,而由他開發的這個名為GIF快手的小工具,就是快手的前身。

  相比後來的快手,GIF 快手一直都是靠微博傳播內容的,流量不掌握在自己手裡,產品的天花板一眼就能望到頭。所以,在獲得投資後的第一個董事會上,投資人提的第一個建議就是,一定要做社區,形成自己的流量和用戶的交互。

  當時,Facebook和微博已經非常成功,這充分證明了一個形成了網絡效應的內容社區價值有多大。程一笑也認可這一點,事實上,他一開始就想做視頻社交,只是2011年的網絡條件無法支持這件事。

  2013年底,4G網絡剛剛開始商用,很多大公司都認可短視頻是一個值得佈局的新賽道,在此背景下,阿里投資了趣拍,新浪微博投資了秒拍,而騰訊也推出了自己的短視頻產品微視。

  程一笑也認為這是自己必須要嘗試的方向,所以,即使內外部壓力巨大,2013初,GIF快手開始轉型。

  轉型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日活跌落,此外,當時公司第一輪融資的錢也花的差不多了,GIF快手面臨成立以來最低谷的時刻。

快手CEO宿華快手CEO宿華

  而就在程一笑在天通苑為了融資一籌莫展時。距離他15公里外的另一邊,已在五道口生活多年的另一位程序員宿華,也正在思考自己人生的下一步將去向哪裡。那時,他剛剛關掉了自己的上一個創業產品圈圈,想要找到下一個創業方向。

  在投資人張斐的搭橋下,二者見了第一面。程一笑是非常優秀的產品和前端工程師,而宿華則是先後就職於谷歌和百度的後端大牛,二者一見如故。程一笑後來曾在一次採訪中回憶——

  “我本是個不善言辭的人,但和宿華一起話匣子就突然打開了。”

  兩個人從下午一直聊到凌晨。最終,程一笑帶著自己的4人小分隊搬到了五道口華清嘉園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裡,宿華做CEO,負責整個公司的戰略和後端架構,程一笑則負責產品和前端開發。

  最初的兩年裡,宿華和程一笑都跟著團隊一起做了很多具體的工作。有員工回憶稱​​,快手最早版本的熱門沒有採取推薦算法,而是依靠一個計算作品熱度的算法,這個算法的每一個函數和參數的設置,都是宿華和程一笑討論後的共識。而再之後的推薦系統架構,也是宿華帶著幾個後端同事封閉開發從0寫出來的。

  再後來,推薦算法上線,快手的日活躍用戶也逐漸從1萬漲到了2015年1月的1000萬。

  宿華認為,在快手的發展史上,有兩個重要決策:第一,從工具轉向短視頻社交;第二,採用人工智能,用算法推薦。其餘的,都是小步的迭代優化。

  而踩中了移動互聯網時代這兩個最重要變革方向的快手,也順勢成為了國內第一個以短視頻為主要信息傳遞媒介的社交平台。

  克制是社區網絡效應形成的前提

  對任何一家致力於孵化社交產品的公司來說,生態裡網絡效應的培養過程都是漫長的。

  快手的做法是通過平等普惠的分發邏輯和不打擾的社區運營政策讓用戶自發的形成使用習慣。沒有轉發,也沒有正向運營,那麼所有人被看到的機會就都是平等的。

  而且,快手的頁面設置也極其簡單,只有關注、推薦、同城這三個板塊。到後期,推薦反而變成了關注的啟動器,當用戶越來越習慣在關注頁和其他用戶頻繁互動,用戶之間網絡效應也初步形成。

  剛剛轉型那幾年,每年都會有非常強勁的玩家進場,但快手一直保持了克制,在2016年之前,快手從來都沒有做過品牌推廣,甚至都沒有公關部門。

  自媒體人潘亂認為這樣的克制反而是快手形成社區氛圍的基礎,“13、14年市場上出現了很多視頻產品,只有快手走到了現在,這和快手沒有一開始就找來大量明星名人入駐沖刷社區氛圍,而是穩紮穩打的做產品體驗有很大關係。”

五源資本(原晨興資本)合夥人張斐,快手最重要的早期投資人五源資本(原晨興資本)合夥人張斐,快手最重要的早期投資人

  張斐在給快手研究院出版的《看見的力量》一書作序時也稱,快手早期並不投放市場廣告,更多依賴用戶自主傳播。當初之所以能爆發,是因為快手滿足了年輕人表達和拓展自己交際圈的需求。

  “微博是明星、大V的天下,這和普通人的現實生活並沒有太多關係,他們很難在上面去拓展平級的關係;QQzone裡是相對熟悉的人,無法滿足他們拓展自己交友圈的需求。而快手不僅解決了拍攝難的問題,也能夠讓他們創作的內容被更多人看到並且得到喜歡,結識更多有共同愛好的人,這對於年輕人來說是很強的動力。所有新的應用都是由年輕人來突破的,而短視頻代表著的就是更高的效率和更充分地自我表達。”

  正如你不能說微博是簡單的圖文分享平台一樣,快手也並不僅僅是一家短視頻分享平台,無論是出於娛樂、社交、遊戲還是購物目的,用戶每天都在與這個平台深度連接。據招股書,截至到2020年6月30日,快手月均活躍用戶中約26%在平台進行內容創作,主應用日活躍用戶的日均使用時長超過85分鐘,日均訪問次數超過10次。而這樣的高用戶活躍度也構成了快手最核心的競爭力。

  突破圍欄,視頻社交將跨入全新時代

  目前,快手已經是一家成立九年的公司。

  借助平台的網絡效應,過去幾年,快手已經先後發展出了直播、電商、廣告、知識付費、遊戲等相關業務。

  和其他社交平台不同的是,快手的許多業務都既是商業化產品又是用戶產品。例如直播,它的內容展現形式和短視頻類似,插入到用戶的內容流裡也不會違和,且本身也能產生內容。更重要的是,它的變現效率也絲毫不弱於信息流廣告,還能讓龐大的用戶通過快手賺到錢。

  電商也同樣,這一功能的上線既滿足了平台用戶想要購買主播推薦產品的需求,也讓平台上的商家用戶賺到了錢。

  這些業務,某種意義上來講,都是依托平台的網絡效應而發展而來的。

  這也是社交產品最具有想像力的地方,通過在網絡上鍊接服務,從而滿足更多用戶的需求。過去,微信通過這種方式成長為了一個超級App,而現在,快手也在往這個方向發展。

  在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歷史上,每一次網速的升級,都對人們的社交工具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3G時代人們主要通過短信、電話等方式交流,4G時代則湧現出了微信、快手等以圖文和視頻為主要內容媒介的工具,而現在,我們又將進入到“5G時代”。

  相較於4G,5G的帶寬要提升幾十到上百倍,且具有具有更高速率、更廣覆蓋、更大規模連接、更低時延、更可靠等優勢。

  前OPPO副總裁沈義人就曾表示,“5G時代,視頻最有可能先火”。也因此,去年以來,各大手機廠商也一直在圍繞視頻拍攝、觀看、編輯等一系列特性上做升級。

  而站在這樣一個歷史時刻,視頻社交無疑也將跨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上市也只是一個開始,宿華曾經說過,他希望把快手做成一個十億用戶的產品,這就要求快手這個平台的開放度要足夠大,不會給自己設很多的圍欄。就像微信一樣,它不會說只接納某一類人,不接納另外一類人,微信向任何一個人開放。

  快手已經邁出了第一步,未來,以超高清視頻為主要媒介的新互聯網時代也即將來臨,當人們越發習慣新的媒介和新的交互方式,又將孵化出哪些新的浪潮?

  世界滾滾向前,讓我們拭目以待。

快手遞交招股書,港股終於迎來第一家視頻社交巨頭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