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被流言籠罩的火幣創始人,和隱秘的交易所江湖


被流言籠罩的火幣創始人,和隱秘的交易所江湖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丸子

來源/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

幣圈迎來了多事之秋。

11月2日,有消息稱,火幣“二號”人物已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坊間猜測,“二號”人物指的是火幣首席運營官朱嘉偉。

對於朱嘉偉,幣圈中人並不陌生——他關於數字貨幣的講座錄音《從0到1,全面學透區塊鏈》,曾經在幣圈小白中流傳一時,被認為是啟蒙教材。

“聽說朱嘉偉被帶走,是因為涉嫌洗錢和幫助資金外逃。但現在沒有確切證據,大家都在猜測。”一位熟悉幣圈的人士表示。震盪已經蔓延開來,火幣的平台幣HT應聲大跌,當天最大跌幅超過了5%。

“如果只是謠言,平台幣不會跌這麼多。”有圈內人稱。

火幣最近不太平——作為頭部數字貨幣交易平台,成立七年以來,除了整個幣圈遭遇嚴打的2017年“9·4”,它從未如此動盪。

10月26日,有傳言稱火幣集團創始人李林被警方帶走。恐慌之下,有玩家開始提幣。澄清的聲音隨後而至,第二天,有媒體報導某場行業峰會時,提到了李林講話。 11月1日,他在另一場大會上的發言,再次被媒體報導。

當然,說什麼並不重要。這些消息組合起來想要傳遞的信號無非是:李林是安全的。

流言、暗號、宮鬥、權力更迭,這些關鍵詞從未遠離幣圈。畢竟,在這個隱秘的世界裡,有太多東西讓人欲言又止。

  01

“宮鬥”?

2013年9月,在創辦人人折三年之後,李林創辦了火幣網(以下簡稱火幣)。

這一年,比特幣迎來一輪大牛市。年初,一枚比特幣的價格還是13美元,到年底時,價格已經超過800美元,漲幅逾6000%。

天下再沒有什么生意能有這樣的暴利。很快,大批淘金者聞訊而來,蜂擁進入幣圈,交易所也成為了香餑餑。

火幣就是其中之一。打著“免交易費”的口號,它很快成為中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到2014年左右,它已經佔據全球比特幣交易市場50%以上的份額。

李林也成為了幣圈響噹噹的“大佬”。

圖:李林圖:李林

李林在這個行業掘了多少金?從2020年3月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20胡潤全球少壯派白手起家富豪榜》可見一斑——李林的名字出現在其中。和他一起出現的,還有OKCoin的創始人徐明星。

這個富豪榜的“門檻”,是40歲以下、身家10億美元。這一年,李林38歲。

李林曾經任職於甲骨文,朱嘉偉是李林在甲骨文時的同事。後者之所以加盟火幣,很大程度上是源於和李林在一起喝的一次大酒。

“Robin(朱嘉偉的英文名),你要記住,你今天是在和區塊鏈屆的教父級人物在喝酒。”區塊鏈媒體“金色財經”曾報導,2014年,李林和朱嘉偉一起喝了幾杯之後,有點飄飄然的李林拍著朱嘉偉的肩膀說。

那年2月,火幣網單日生意業務量超過26萬個比特幣,單日生意業務額達10億人民幣。 4月,火幣獲得了紅杉資本的A輪1000萬美元融資。

那正是李林意氣風發之時。那句玩笑話讓朱嘉偉很受震動,他自此開始研究區塊鏈,並對這個領域真正產生了興趣。

2015年,朱嘉偉應邀加入火幣。此後,他歷任火幣CEO助理、運營總監、首席運營官。

不過,兩人關係再難以保持甲骨文時期的單純。外界對此眾說紛紜,其中就有“宮鬥”一說。

一個未經官方確認的版本是,李林一度患上神經衰弱。此後一段時間裡,朱嘉偉就成了火幣的實際控制人。等李林回歸後,大量的新進員工只認識朱嘉偉,而不認識李林。

“財經網·鏈上財經”採訪到接近李林的人士,後者評價,“李林是一個控制欲很強的人,他要把整個火幣都掌控在自己手中。”

李林也沒有掩飾自己的不滿。

接受“Odaily星球日報”專訪時,他這樣評價自己缺席時期的火幣:“在戰略擴張期,戰略上過於粗放,決策過於草率,讓公司走了很多彎路。”

據“財經網·鏈上財經”報導,李林回歸後,朱嘉偉帶的市場、渠道、運營老大全都被裁了。為重新掌控大局,李林找來了清華校友、曾就職於借貸寶的翁曉奇(七爺)。

後者逐漸掌握了火幣集團的所有核心部門,朱嘉偉被架空。

而最近,關於火幣人事變動的另一則重磅消息是,幣圈大佬杜均回歸了——這是圈內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曾是火幣的聯合創始人兼CMO 。

10月21日,李林發布全員內部信,宣布了這一消息,稱杜均將全面參與到火幣的日常工作。 “我非常熱忱地數次邀請杜均先生回歸火幣,並得到了他的應允。”

或許因為上述原因,在朱嘉偉被帶走的消息傳出後,一篇在網絡流傳的文章稱,朱嘉偉“被邊緣”,已經不是二號人物。

11月2日晚上,杜均在朋友圈表示:火幣一切正常。

  02

危機

火幣、OKEx、幣安,是中文世界最有名的三大數字貨幣交易所。它們的創始人,都堪稱人中精英。

火幣創始人李林,是清華大學自動化系碩士。 OKEx創始人徐明星,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物理系。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小時候隨全家移民加拿大,曾在彭博社任職。

火幣、OKEx、幣安,在幣圈是怎樣的存在?有人戲稱,它們就是“三座大山”。

中本聰在2008年發布了比特幣的白皮書。兩年後,一個程序員用1萬個比特幣買了兩個比薩——這些比特幣,現在等於1.37億美元。同年,最早的一批比特幣交易所出現了。

被流言籠罩的火幣創始人,和隱秘的交易所江湖 2

其中一家位於東京,名叫Mt.Gox。它一度佔據了全球比特幣交易總量的八成,也很快成為幣圈臭名昭著的存在——2014年,Mt.Gox宣稱被盜65 萬枚比特幣,申請破產。

2011年,中國出現了第一家數字貨幣交易所:比特幣中國。 2013年,李林創辦了火幣網,徐明星創辦了OKCoin——儘管徐明星極力撇清OKCoin與OKEx的關係,但幣圈中人普遍認為,它是OKEx的“前身”。

2017年,OKCoin前員工趙長鵬創辦了幣安。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句話用來形容幣圈,再合適不過。

炒幣如同賭博,有人一夜暴富,更多的人傾家蕩產。 “在幣圈,感覺錢不是錢。”有玩家感慨。在這場遊戲中,他們就是那個“兵”。

但作為送水者和鐵打的營盤,火幣、OKEx和幣安三大交易所,是幾乎穩賺不賠的莊家。它們居於幣圈食物鏈的最頂端,俯瞰著下面的芸芸眾生。

交易所的利潤是驚人的。

除了收取交易手續費,它們還可以收取ICO(初始代幣發行)項目的上幣費,還可以發行自己的平台幣,一魚多吃。而發起ICO的項目,大都是騙局。

《中國經營報》曾報導,不同的交易所收費標準不同,有收取幾百萬元人民幣的,也有收幾百個比特幣的,但多在百萬級以上。該文還指出,僅2018年1月1日至1月24日期間,火幣上就上線了超過20種新的數字貨幣。

常規生意裡,大概再沒有什麼,是比這更快的“空手套白狼”。

實際上,在ICO最為猖獗之時,監管部門已經出手。

2017年9月4日,中央七部委發布了《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ICO,將其定性為非法金融活動。

“代幣發行融資中使用的代幣或’虛擬貨幣’不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公告指出。

由此,所有境內數字貨幣交易所被勒令限期關閉,並停止新用戶註冊。

重拳嚴打之下,幣圈人心惶惶。 “嚇得屁滾尿流。”一位交易所從業者表示。各大數字貨幣交易所紛紛宣布停止國內業務,將業務轉移到海外,並宣稱將屏蔽中國大陸的IP訪問。

被流言籠罩的火幣創始人,和隱秘的交易所江湖 3

在這一階段,火幣開始了全球佈局,在韓國、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地設立站點。財經網稱,在這個時期,朱嘉偉就是操盤手。

然後,風頭過去不久,走掉的交易所又“回來”了。

2018年7月,《新京報》調查發現,十大交易所中,有五家對中國用戶開放了註冊。

利益太誘人,它們走不開。

火幣2017年11月的月度報告稱,新用戶增幅為2055%。

區塊鏈媒體“鏈得得”曾綜合公開數據估算,2018年,幣安淨利潤約為4.46 億美元,火幣收入為約4.5億美元,OKEx手續費收入約為4.24億美元。

更多後來者盯上了這樁掘金生意。

2019年,MXC抹茶、Biki等新交易所,因為仿資金盤的共振幣開始崛起。

2020年,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概念在幣圈大火。很多用戶會將自己的幣從三大傳統交易所提出來,投入到DeFi生態的新型交易所中。

這些衝擊,顯然讓三大傳統交易所都時刻警惕。

它們在試圖找到應對之法,比如幣安推出了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Binance Liquid Swap,火幣宣布成立DeFi實驗室,提供從現貨、槓桿到合約的DeFi投資服務。

面對新晉交易所的咄咄逼人和部分老用戶的流失,李林應該是有壓力的。

畢竟,在資本市場,火幣的表現並不算好。

2018年8月30日,火幣集團完成了對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的收購交易,成為其實際控制人,李林獲得了桐成控股大股東轉讓的73.73%的股份。

2019年的9月10日,桐成控股發佈公告,稱將正式更名為火幣科技。第二天,其股價曾達到最高點7.21港幣,最高漲幅超過了130%。

但很快,其股價就開始下跌。儘管李林在2020年9月和10月間多次增持,但截至11月4日,火幣科技的收盤價只有3.55港幣,較一年多前的股價最高點跌去了一半多。

更尷尬的是,在這一天,火幣科技的總成交額只有105.9萬港幣,其股票成交欄長期一動不動。

  03

不能見光的生意?

即使在全球經濟受到疫情重挫的2020年,從數字來看,三大所的地位也尚未被真正撼動。

“鏈茶館”統計得出,估計2020年第一季度,幣安、火幣、OKEx的收入,分別為2.62億、1.33億和0.5833億美元。而MXC抹茶和Biki的收入,預計分別為181萬和150萬美元。

大山雖高,但也不得不“匿名存在”。

火幣入駐了海南自由貿易港區塊鏈試驗區。但從“9·4”之後,數字貨幣交易所在國內基本就是“不能見光”的存在。很多此類公司會隱匿真實辦公地址,以免暴露,惹來事端。

在“天眼查”搜索可見,李林名下有22家公司,由他擔任法人的公司有6家。 “天眼查”顯示,這些公司的預警提示為146條,周邊風險提示為63條——在周邊風險提示中,很多是因為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繫,而被工商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來源:天眼查來源:天眼查

在各大投訴網站,關於火幣的投訴也不少。

比如,10月29日,有用戶在聚投訴上稱,在火幣網交易,充值的11萬資金被凍結,他去找客服,卻被各種推脫。 2月,還有用戶曬出了自己的賬戶截圖,稱懷疑遭到了火幣的定點爆倉。

通過藏身海外,幣圈變成了一片灰色地帶的野蠻叢林,沒有足夠的監管,沒有基本的敬畏,人性的貪婪很容易被放大,鐮刀收割韭菜,韭菜想利用鐮刀,二者關係糾纏不清。

對鐮刀來說,宣傳利誘、卷錢跑路、被抓判刑的標準流程,似乎每天都在上演。

對韭菜來說,見利動心、初步試水、深度投入、驚覺被騙、維權報警的流程,也似乎每天都在上演。還有的韭菜,一開始就知道對面是鐮刀,卻仍想火中取栗,“只要我不是最後一個”。

最新的一個例子,就是Wo Token資金盤案。

10月底,這起案件的二審刑事裁定書公佈,4位主犯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6個月、7年、7年、2年6個月。

這個資金盤模仿的是幣圈第一資金盤PlusToken,它對外虛假宣稱有“阿波羅智能機器人”搬磚功能,讓會員繳納數字貨幣,開啟“阿波羅智能機器人”搬磚獲得高額靜態收益,同時鼓勵其拉人頭,賺取高額動態收益。

Wo Token平台實際吸收的數字貨幣,在2019年10月8日案發當日,價值合計超過77億元人民幣。

而就在不久之前的9月22日,發展會員200餘萬人、涉案金額500多億元的PlusToken重大傳銷案,也有了一審判決。 16名被告人被分別獲刑2年到11年。

資金盤案件之外,還有更多的幣圈風波,尚未平息。

2020年2月,曾經在幣圈名噪一時的黑馬交易所Fcoin崩盤,不久,FCoin創始人張健的岳父母和小姨子被憤怒的維權者圍堵。

6月,RenrenBit(人人比特)創始人趙東也疑似被杭州警方帶走協助調查,有媒體稱,原因是因為OTC(場外交易),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

10月16日,OKEx發佈公告稱,近日公司部分私鑰負責人正在配合公安機關調查,目前正處於失聯狀態導致無法完成授權。圈內有人稱,這指的是徐明星。

圖:徐明星圖:徐明星

當日上午,OKEx暫停用戶提幣,OKEx的平台幣OKB一天暴跌超過17%。

“這次徐明星因涉嫌洗錢被山西警方調查,由其控制的私鑰無法授權操作,導致整個交易平台的提幣業務停擺。”針對此事,一位幣圈人士告訴投資者網。

而此前,很多幣圈人士對徐明星印象最深的事是,2018年9月10日晚間,OKEx爆倉的維權者找到他住的五星級酒店,隨後,他被帶到上海市濰坊新村派出所接受調查。當時徐明星的視頻在網上流傳,傳為笑談。

目前,針對幣圈的新一輪嚴打,還在進行中。

11月4日,比特幣攀上了1.4萬美元的高點。同一天,火幣的平台幣HT再度大跌,跌幅一度超過5%。圈內人士認為,這或許與“二號人物”被帶走的傳言有關。

幾年前,曾有政府監管層人士在一次金融峰會上說,幣圈ICO的項目,99.99%都是騙局。

對此,很多人心知肚明,卻故作糊塗,甚至推波助瀾。

有網友曾經做過一個實驗,用家用電腦建立了自己的代幣,他發現,整個過程只需要花費100元,成本極低。

“有很多人問我數字貨幣到底是什麼?我的答案是:錢莊自己發行的票據而已(只不過包裝成了大家聽不懂的概念而已),沒有政府信用背書,都是廢紙。莫碰!莫碰!”針對此次的火幣風波,網友“博弈論者”在微博上這樣表示。

但在暴利誘惑面前,在高科技的忽悠之下,又有多少普通人能夠保持理智?

如果真的被帶走,不知道朱嘉偉會不會後悔當年和李林喝的那一頓大酒,恨李林對自己吹過的牛。

參考資料:

1.《“幣圈大佬”徐明星被調查 OKEx炒幣還安全麼》 投資者網

2.《內外交困火幣大撤退》財經網

3.《從小白到區塊鏈專家他用了3年怎麼做到的? 》金色財經

4.《數字資產交易所分羹ICO“暴利”》 中國經營報

5.《九四兩週年:李林復出火幣“回國”》 財經網

6.《出海的交易所們又悄悄回來了》新京報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

被流言籠罩的火幣創始人,和隱秘的交易所江湖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