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螞蟻且慢


螞蟻且慢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胡八一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馬雲在外灘峰會上的演講,可謂“一字萬金”。之後不久,螞蟻集團實控人和高管馬雲、井賢棟和胡曉明被四大監管機構約談。監管約談信息出來24小時後,上交所暫停了螞蟻在科創板的註冊和發行事宜。 11月3號晚間螞蟻集團也在香港證監會網站發佈公告,暫緩赴港上市的相關進程。據騰訊科技消息,螞蟻集團再度上市可能要等到半年之後,3000多億美元的估值可能也要重新確定。

11月3日晚上22時24分,螞蟻集團發布《致投資者》一文回應“暫緩上市”。公告表明對由此給投資者帶來的麻煩,螞蟻集團深表歉意。將按照兩地交易所的相關規則,妥善處理好後續工作。

螞蟻集團還在公告裡表示,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會讓螞蟻集團經得起考驗和信任。螞蟻集團會堅持初心和使命,繼續用熱情、專業、擔當,致力於為廣大小微企業和大眾消費者做好服務。有關發行上市的下一步進展,螞蟻集團將與上海證券交易所及監管部門保持密切溝通,並及時披露相關情況。

就在周一54個字的監管新聞發布之前三天,也是五中全會閉幕之後,央行的喉舌《金融時報》連續三天針對馬雲炮轟金融監管的發言做了批駁性的評論。

第一篇是10月31日《金融時報》轉載刊發《關於金融創新與監管的幾點認識》;然後就是11月1日再次刊發的標題為《資深學者:大型互聯網企業進入金融領域的潛在風險與監管》。在監管約談新聞出來前幾個小時的1月2日下午,該報再次撰文《資深學者:在金融科技發展中需要思考和釐清的幾個問題》。

三篇文章作者分別是張非魚、週矍鑠、時雨,作者身份都被標註為資深學者,但網絡上查不到任何相關人物報導,也沒有百度百科的信息出現,都是首次以金融資深學者現身。

昨天晚上螞蟻暫緩上市的新聞出來之後,經濟日報發布了署名評論員文章,這幾乎已經是國內官方媒體能做的頂格表態。這樣的陣勢,在之前的市場監管過程中很少發生。

不過,這並非螞蟻集團第一次遭到嚴厲監管。

  A

網民津津樂道於馬雲那句霸氣名言:“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去改變銀行。”然而在此之前,馬雲還說過另一句分外沉重的話:“如果要坐牢,我去。”

當時是2004年1月。淘寶創辦未久,網購還是個新鮮事物,為了解決交易和信任問題,淘寶打算推出一種基於擔保交易的支付工具,也就是未來的支付寶。然而當時電子支付牌照還沒有放開,公司自建支付系統是開天闢地頭一遭,法律風險不小,照羅翔的話說,就是行走在犯法的邊緣。

據由曦《螞蟻集團:科技金融獨角獸的崛起》一書描述,馬雲曾經嘗試和銀行合作,但屢屢碰壁,直到2004年1月,他參加瑞士達沃斯論壇,為會場鼓勵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的氣氛所鼓舞,當晚就給國內同事打電話:“立刻,現在,馬上啟動支付寶。”

然後他說了那句話:“如果要坐牢,我去。”

由這句話可見,從支付寶孕育之時起,馬雲就意識到了金融創新需要面對政策、監管和法律風險,並展示了自己承擔和克服風險的決心。

螞蟻且慢 2

2010年,央行發布《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實行牌照制度,要求境內主體方可申請。這促使馬雲在2011年做出了一個“不完美但當時當刻唯一正確的決定”,對支付寶股權作出調整,斬斷VIE結構,將支付寶變成了100%的內資企業。

這一舉措當時備受非議,馬雲承受了很大壓力,不過,支付寶在2011年順利獲得國內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之後餘額寶橫空出世,網商銀行獲批,借唄、花唄成功推出,雖然過程坎坷,結果都算圓滿。

  B

隨著業務的不斷拓展,螞蟻面臨的監管壓力也隨之加大。

2017年,已經超過1.4萬億規模的餘額寶,遭遇了最嚴監管。

2017年有關部門通過並實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風險準備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10月1日正式實施《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央行下發《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指引》,要求2018年起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將由現行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較之銀行機構的20%左右的準備金率已經有質的提升。

時隔半年之後的2018年6月,央行又緊急發文《關於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規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實現100%集中交存。

這一輪監管初衷是希望沉澱資金安全流動,所以一方面根據相關的管理規定,餘額寶必須想辦法增加其流動性;另一方面,為了維持安全性,其保證金的規模也進一步擴大。

而用餘額寶資金為藉唄、花唄乃至網商貸放貸的苗頭,被嚴格要求杜絕。

根據多家媒體披露,2017年螞蟻集團小貸業務(借唄和花唄)利潤大致在95億元左右,佔當期稅前盈利的7成以上。 2018和2019年,這個數字還在不斷的攀升。

這意味著小貸產品已經成為螞蟻集團最核心的利潤源,所以迫切需要為資金找到一個新的穩定入口。

螞蟻且慢 3

螞蟻將目光投向了機構間融資市場的ABS債券,簡單說就是螞蟻集團以藉唄和花唄的利息收入為抵押標的,向資本市場發行的一種有價債券。

根據資產證券化分析網數據,2017年螞蟻集團小貸共發行3100多億ABS,當期優先級融資成本在6%左右,但在C端對用戶利率大致在15%以上。

依然是2017年,人民銀行相關的文件為這樣的融資方式踩了剎車。當年12月,央行和銀監會聯合發布《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通知裡明確表示,不能多次就相同資產發行ABS。

“以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併計算,合併後的融資總額與資本淨額的比例暫按當地現行比例規定執行,各地不得進一步放寬或變相放寬小額貸款公司融入資金的比例規定”。

這意味著接下來已經出表的ABS業務要重新回表計算槓桿率,螞蟻集團的小貸業務面臨天花板,給螞蟻集團帶了個緊箍咒。受其影響,2018年螞蟻集團的業務收入急劇減小50%,甚至出現了第一次的賬面虧損。

之後,螞蟻受到監管部門重點關注,不得越雷池一步。而螞蟻則“擁抱監管”,練就了隨時根據監管條件變化改變業務底層設計的能力。

例如“相互保”。 2018年10月16日,相互保上線,很快成為一代網紅產品,不到十天的時間裡收穫上千萬用戶。

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僅僅一個多月後,這款產品便遭遇監管危機。

當時,螞蟻集團的合作夥伴信美人壽被保監會約談,不能再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計劃”的名義繼續銷售《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相互保團體重症疾病保險》。

在保監會看來,螞蟻集團不能作為一個保險計劃的銷售途徑;禁止相互保模糊和傳統保險界限的宣傳。於是“相互保”在一天之內進行了轉型,技術人員加班寫出了8000多行代碼,將“相互保”改成了“相互寶”,徹底與傳統保險脫鉤,演變為一個眾籌式的大病救助計劃。

  C

有觀點認為,螞蟻被監管部門嚴防死守,部分原因是忽視了獲利形式的創新。

馬雲外灘峰會炮轟“當舖思維”之後,不少反駁文章指出,從根本上講,螞蟻依然是一個吃利差的傳統金融企業;既然是傳統金融企業,加強監管就是應有之義。

餘額寶起初是做利差生意,但從2018年中開始,餘額寶的備付金利差紅利逐步消失,直到2019年,這一收入徹底退出歷史舞台。也正是從2019年開始,餘額寶所帶來的利差收入不計入螞蟻集團的資產負債表。

由於ABS受到限制,為了解決資金缺口,螞蟻想到了新的方式——聯合貸款。

所謂聯合貸款,就是螞蟻集團利用風控、用戶規模等優勢,將花唄和借唄貸款導流給銀行。根據財新相關報導顯示,這種合作一般螞蟻集團方面出10%左右資金,而最後受益螞蟻將分得6%左右利息。雖然公開表述不多,但媒體曾報導螞蟻2019年度有1萬億左右的貸款規模。

螞蟻且慢 4

在合作過程中,螞蟻集團借風控和用戶優勢將分得利潤的30-35%,個別甚至是五五分賬。這對於缺少優質信貸個人消費貸用戶的各地農商行來說,正好屬於急需的發展機遇,雙方合作非常愉快。

螞蟻集團在2019年開始以此戰略為基礎進行金融科技的輸出,亦被稱為“金融賦能”。

這幾乎奠定了之後螞蟻集團所有業務的基礎。不管是小貸業務,還是後來逐漸拓展的其他的金融服務,螞蟻集團都是將獲得資金利息和支付資金利息之間的差額作為自己的收入最主要組成部分。

收入6成以上來自於傳統業務還是新經濟模式,這是國際投行判斷一家企業是否是新經濟企業的重要依據,螞蟻集團超過6成的收入都來自於傳統業務,從這點看,顯然會被國際投行劃歸到傳統投資基金的行列中。

再加上國際資本市場對投資基金上市的估值空間在10-15倍市盈率,螞蟻集團現在年過百億的利潤,所對應的差不多就是1000~1500億人民幣規模的估值。

這顯然不能滿足馬雲和其他機構投資人對於螞蟻集團上市估值的期望。這也是為什麼在2018年開始,螞蟻集團頻頻表示自己要轉型,將推出金融科技服務和金融賦能等不同的新業務。螞蟻集團招股書顯示,營收的半壁江山來自數字金融科技服務收入,2019年營收規模為677.84億元,比例約56.2%,截至2020上半年,這一數字更是升至63.4%。

2014年3月23日,馬雲在阿里旗下社交平台發了一篇文章,標題是《支付寶,請扛住》。在這篇文章裡,馬老師第一次為螞蟻集團提出了這樣一個改變銀行的發展前景。

“四大天王聯手封殺,支付寶雖敗猶榮,雖死猶生,但決定市場胜負的不應該是壟斷和權力,而是用戶”。

這句話在那段時間內,迎來了鋪天蓋地的掌聲。當時傳統銀行作為守舊的代表,被所有的新新人類所唾棄,而對螞蟻集團最大的支持就是支付寶中的餘額在迅速增加。

經過一番鬥智斗勇,螞蟻集團與傳統銀行終於找到平衡點:傳統銀行成為守閘人,而螞蟻集團定位為金融搬運工。

這被稱為互聯網時代新的金融服務格局。

但金融搬運工逐漸龐大起來,難免令監管心生警惕。畢竟創新伴隨著風險,而監管的職責就是將風險掐滅於萌芽階段。然而這又會碰到那個經典的悖論:倒髒水的時候,會不會把孩子也倒了?

雖然傳聞IPO要推遲半年,但螞蟻還有時間。這其實是一個推動中國金融業跨越式發展的故事,現在只是開頭,還沒到結尾。

參考資料:

《家庭收入越高越願意負債?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的博客2019-10-31

《從一夜爆紅到飽受爭議,螞蟻集團的相互寶如何闖關? 》 全天候科技 2019-07-12

《螞蟻集團的“相互寶”:互聯網保險的創新還是偽裝? 》 Bianews 2019-04-24

《螞蟻集團:金融創新超速監管的三年》 億歐網 2019-12-10

螞蟻且慢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