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三年前我對馬化騰提的這個問題,今夜才聽懂他的答案


三年前我對馬化騰提的這個問題,今夜才聽懂他的答案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翟文婷

來源/新芒(ID:new-daybreak)

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一個關於馬化騰點評螞蟻上市的視頻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傳播,被好事者解讀為騰訊將戰火引向阿里。作為視頻中的提問者,有必要做出解釋和澄清。

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年度最大規模IPO,螞蟻金服在A股和港股的上市計劃剛剛被暫緩。

10月23日,螞蟻金服在上海確定IPO定價。第二天的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針對金融監管的問題進行了火藥味十足的著名演講。僅僅過了48小時,螞蟻3000億美金估值、68.8元的發行價對外公佈。 11月3日,IPO暫停。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11天內。

背後的原因,指向諱莫如深的監管問題。

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一個關於馬化騰點評螞蟻上市的視頻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傳播,有人那這解讀為“馬化騰早已洞穿了這一切”,有人上升為騰訊將戰火引向阿里。作為視頻中的提問者,我有一些別的想跟你說。

當時,我供職於《中國企業家》雜誌社。視頻中的這段採訪發生在2017年兩會期間馬化騰答記者問期間。

我代表雜誌向馬化騰問了兩個問題,其中一個是關於金融的。 “螞蟻金服跟京東金融都可能會有這個動作,想爭奪互聯網金融第一股,騰訊金融在這方面有沒有一些動作,可能將來會獨立分拆,進一步對接資本市場?”

馬化騰的回復如下:

“金融方面,我覺得騰訊通常用“穩健”的一個思路去看。因為金融其實最核心的問題是穩定和穩健,就是拼誰的命長,而不是誰在短期內跑得多快。

對於騰訊的金融業務來說,我們其實一部分是在體外(比如說像微眾銀行)的我們投資的,但是我們核心的(包括支付、理財平台)都是在我們體內的。

所以我們這方面不是把它全部包在一個所謂的金融集團這樣來做,我們並不是這樣的思路,因為這些業務跟我們平台耦合非常緊,沒有必要為了分拆而分拆,這個不是我們的風格,我們也一貫不是這個思路,也不會去玩什麼“財技”(資本運作),顯得好像這塊兒資產有多少錢。

我覺得還是踏踏實實,就是你過兩三年,這個事情之前玩的花樣也就那回事,所以我們都是比較穩健地去看這個問題。有很多人說你們好像落後了或者怎麼,說別人家動作很多。我說我們從來都不想搞這類的動作,這是我們的一貫思路。 ”

三年前的這個問題,放在當下非常應景,也很有價值。但馬化騰的回复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多大關注,和其他問答一樣,被大家一帶而過,或隨手放進收藏裡再也沒有被打開。

但是在今天這樣一個敏感時刻被翻出來,冠以針鋒相對的標題,不合時宜,也不公平。

作為中國最大的兩個互聯網公司,騰訊和阿里業務佈局越來越相似,但企業文化和風格不同。珠穆朗瑪峰就在那裡,有人選擇北坡,有人心屬南坡。不是所有人都能到達,也可能誤判了彼時風向下的最優道路。但至少,他們都有過攀登的勇氣。

三年前我對馬化騰提的這個問題,今夜才聽懂他的答案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