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在武漢做遊戲的人們: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在武漢做遊戲的人們: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文/托馬斯之顱

  來源:遊戲葡萄(ID:youxiputao)

  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火遊網絡CEO童洋放下游戲,把妻子叫醒:“還有8個小時,要不要現在出城?”

  問題來自武漢剛剛發布的公告:自今天10點起,武漢全市公共交通暫停運營。妻子覺得實在起不來,童洋也沒著急:公共交通停運,還可以開車嘛。

  然而等到早上,童洋出門給車加油,發現武漢市所有的加油站都在排隊,再看微信,很多開車出門的朋友也高速上被勸了回來。他們進入了另一條支線:成為這個城市900萬留守市民的一部分。

在武漢做遊戲的人們: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2

  在過去的幾天裡,葡萄君採訪了幾名像童洋這樣的,留在武漢的遊戲人,試圖記錄疫情之下,武漢遊戲圈的幾個碎片。

  1

  1月1日,看到訓誡造謠者的新聞之後,鈴空遊戲CEO羅翔宇覺得不太對勁,一口氣買了600個口罩。當時很多親戚都不重視,誰都沒想到,最終這些成了他們極其珍貴的資源。

  後來看到病例增加,羅翔宇警告家里人,什麼年夜飯都不要出去吃,什麼活動都不要參加。母親想出門打麻將,他說只要你出了這個門,我就報警,最後終於攔了下來。羅翔宇在廣東也有親戚,但考慮到很難讓老人突然離開武漢,又不知道自己在不在潛伏期,還是決定不出去添亂。

  童洋說,武漢的遊戲圈子不大,以往開年會大家喜歡”串門“,但今年好幾家公司取消了年會,串門的情況也少了許多。聽醫生朋友介紹情況之後,他不好公開消息,就給20多名員工挨個打電話,說一定準備口罩,不要出門亂跑。

  假期臨近時,微派網絡CEO唐路遙和公司各個部門開會,要求大家一定要勤洗手,佩戴口罩,測量體溫,讓體溫過高的同學提前回家休息。羅翔宇則把鈴空的放假時間提前了2天:”很多人上下班還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實在太危險。”

在封城之前,大部分公司都已經放假,很多人覺得自己做了足夠壞的打算,告訴大家節後不一定能回到武漢,可以考慮退票;如果有員工或直系親屬確診,公司會先墊付醫療費用。

  但事實證明,疫情和形勢比所有人想像中來得更加嚴峻猛烈,物資很快成了最大的挑戰。

  2

  正式封城前幾天,湖北各個互聯網公司在群裡交流,發現醫院急缺防護服和口罩,於是大家開始商量,怎樣用民間力量頂上這段物資的真空期。

像卓訊互動董事長劉亞卓就通過各個渠道,先後購買了10萬件口罩和3000套防護服進來:“N95的口罩挺貴的,我們的貨便宜的14塊,貴的18塊;防護服剛開始40多,後來漲到70-80塊。”

  因為電話太多,劉亞卓常常待在家裡,守在充電線旁邊。偶爾要出門發放和轉運貨物,他會戴著口罩和眼鏡親自上陣,回到家後再全面消毒。

  因為病毒的傳染性太強,他不願意給員工帶來風險,基本都是自己處理,只在一次搬運量太大時麻煩過公司的2名同事。直到後來防護服到貨,他才給自己配了一套。

在武漢做遊戲的人們: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3

  而得知封城消息當天,劉亞卓又決定,讓公司旗下的遊戲在湖北區域開放免費玩的活動,幫助更多的湖北人留在家裡。

  下這個決策不容易。春節向來是棋牌遊戲的高峰,而湖北的用戶和收入佔了公司業務的三分之一以上。在這個節骨眼,一旦推廣員賺不到錢,就很容易被競品用更高的推廣分成比例和收入挖走。 “預估損失幾百萬吧,直到後來用戶數量在增加,團隊意見才少了一些。”

  再往後,政府部門接管了醫療物資的生產,購買物資越來越難,於是遊戲公司們又開始捐款。像鬥魚捐了1000萬,卓訊、掌遊、快遊、微派等公司都各捐了100萬,童洋說光他身邊的捐款總額就超過了4000萬。

  武漢數字創意與遊戲產業協會則想到了一個更接地氣的捐助方法:給社區捐菜送菜,秘書長趙起也親自參與了貨物的搬運。童洋告訴我,他們也在一起努力幫助身邊的困難家庭。

圖源虎投財經的報導圖源虎投財經的報導

  劉亞卓說,直至現在,仍舊有醫院聯繫到他們,說自己缺少什麼物資——他在接受采訪的時候還一度掛斷電話,又幫助一批物資完成了對接。

  3

  復工還很遙遠。所有受訪者都覺得正式開工至少要推遲到3月,這還不算外地員工返回後在家隔離的14天。

劉亞卓說在家辦公的效率大概會折損30%-40%,前幾天技術部門剛剛解決了代碼安全開放的問題,他們還給200多名員工準備了20多台電腦備用,預估能把效率提升20%以上。

  卓訊的現金儲備依舊充足,但他擔心未來3-4個月的業務走勢——現在大家是很閒,但復工之後一定比往年更沒心思遊戲,用戶數據可能會大規模下滑。

  羅翔宇說團隊還算幸運,新遊戲的很多功能都已完成,正處在美術資源的量產階段,可以通過外包解決,不會影響進度。

  現在鈴空只有設計人員還在工作,大部分程序和技術美術都在拿著生活費休假,他準備和辦公場地談一談能不能減免地租。只是大家每天都在關注疫情的新聞,做遊戲的精力肯定會被分散。

唐路遙說微派還在摸索在家辦公的技巧,語音會議大家容易相互打斷,這讓溝通討論的效率受到了影響,可能會推遲產品調優和新項目推進的節奏,好在他們《貪吃蛇大作戰》的數據依舊穩定。

  童洋說火遊受到的打擊更大一些。他們承接了不少to B的VR項目,有兩個合作夥伴都推遲了項目週期,回款自然也要推遲。

  休假結束後,他一個人偷偷跑到公司,打開了服務器,帶著大家繼續做能做的項目(當然他說不到萬分緊急,還是別開車出去)。他也在想各種辦法,看如何扛到現金流好轉的時候。

  不過童洋說,現在群聊裡各個公司老闆討論的重點都不是項目進度,而是疫情和安全,那些平時低調的老闆,現在天天都在發朋友圈。唐路遙也說,投資人讓他們一定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公司,“他們都問候了一遍甚至幾遍。”

  4

  伴隨採訪我漸漸發現,在武漢做遊戲的人沒什麼特別的,他們不過也是這場事件的見證者。

  他們見證了不幸。童洋有幾個同事去了四川,結果因為酒店有一台鄂A牌照的車輛,直接被發現並趕了出去,吃住一度無法解決;羅翔宇的舅媽在確診後得到了收治,可沒有足夠的藥物,最終離世,丈夫和孩子也還是高度疑似,沒有排除風險。 “一旦直系親屬被感染,那和普通人就是兩個世界。”

  他們見證了醫護工作者的付出。童洋說他們小區有一個確診病例,“我住7棟,他住6棟,他就是在前線乾了14天的醫生,回來隔離的時候發現的。他們都是分撥上,上完回家隔離,沒問題再等一撥接著上……兒科的、骨科的,恨不得連整形科的都上了。”

  他們還見證了民眾的每一絲勇氣和惶恐,見證了小區樓下殯儀館的車輛,見證了身邊的朋友和大家一起開窗高唱的活動。 “大家都說你在二樓唱,Ta在三樓唱,這不就飛沫傳染了麼……雖然可怕,但也明白人要靠精神活著。”

  很多人都在引用武漢作家方方的話:“時代中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那裡,可能就是一座山。”我們當然會銘記這個冬天沉重如山的痛苦,銘記那些謊言與真相。但他們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話語,卻往往和痛苦無關。

唐路遙跟我講積極的心態會增加免疫力;劉亞卓講同事們辦公都很主動,“只要市場是公平的,我們就一定有機會”;羅翔宇講現在小區會找菜農批發食物,讓居民下樓去領,品種不能保證,雞蛋尤其難買,但好在他們家裡囤了幾千塊錢的肉和大量米麵,“再吃個半年都不成問題。”

  在採訪童洋的最後,電話那頭嘰嘰喳喳,鳥兒叫個不停。我說那邊春意盎然啊,他說是,剛剛還在編輯消息發給大家,連疫區都有這麼多喜鵲在叫,天氣也暖和了,病毒總會消散,肯定不是《生化危機》。

  那天是立春,一直陰雨連綿的武漢出了太陽。童洋說改天來武漢,我說我一定去,他說,希望是櫻花開放的時候。

在武漢做遊戲的人們: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4
在武漢做遊戲的人們:等待櫻花開放的時候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