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螞蟻還是“金服”


螞蟻還是“金服”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饒霞飛編輯| 林文龍

來源:燃財經(ID:chaintruth)

昨晚的螞蟻,團團轉。

11月3日晚間,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螞蟻集團”)發布致投資者信稱,螞蟻集團於今日接到上海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上交所”)通知,暫緩在A股上市計劃。受此影響,其H股同步上市的計劃也將暫緩。 “對由此給投資者帶來的麻煩,螞蟻集團深表歉意。我們將按照兩地交易所的相關規則,妥善處理好後續工作。”

消息一出,螞蟻集團最大股東阿里巴巴股價應聲大跌。截止北京時間11月4日美股收盤,阿里巴巴下跌8.13%,從昨日的310美元/股跌至285.57美元/股,總市值蒸發近700億美元。

來源/ 老虎證券 燃財經截圖來源/ 老虎證券 燃財經截圖

騰訊新聞《一線》通過螞蟻集團相關人士獲悉,11月3日晚間螞蟻集團暫緩A股和H股上市的消息宣布,螞蟻集團執行董事長井賢棟當晚召集集團內部中高管召開緊急會議。一名接近螞蟻集團的人士透露,參加緊急會議的為螞蟻集團P9級以上。會議上提及到“暫緩”之後,保守估計螞蟻重新上市的時間要被推遲半年左右。

受此影響的不僅僅是阿里巴巴的市值。按此前的步伐,如果螞蟻集團能夠順利上市,A股將迎來市值最大的巨無霸,隨之誕生的,是批量造富的螞蟻集團內部員工和持有螞蟻集團股份幕後投資者。據媒體報導,僅螞蟻集團內部,按照其員工激勵計劃,螞蟻集團員工及顧問的獎勵共計約1377億元,平均每名員工分到大約830萬元。

參與這場盛宴的,還有龐大的公募和私募基金群體,據媒體此前的統計顯示,A+H兩市合計有666萬戶、超20萬億元的資金參與螞蟻打新。

暫緩上市計劃後,螞蟻集團還將迎來更多挑戰,打新資金如何退回?基金公司已發行螞蟻相關上市基金如何處置?螞蟻集團是否還將再次上市?如果上市,估值將受到多大影響?互聯網金融行業又將迎來哪些改變?

這一切,都成為螞蟻集團,乃至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需要面對的問題。

據騰訊新聞報導,井賢棟在緊急會議上表示,此次螞蟻IPO打新的的資金會退還給投資人,包括戰略投資者與通過支付寶進行投資的散戶投資者。在螞蟻集團重新申請上市時,重新進行“打新”。

多位分析人士表示,螞蟻還是會上市,但估值等有可能受影響。爭議的焦點是,螞蟻是金融公司,還是科技公司?如果是金融公司,去年淨利潤3123億的工商銀行,總市值才1.76萬億,而螞蟻集團去年的淨利潤只有169億,按發行價計算,市值就超過2萬億了,明顯偏高。

在上市前夕,螞蟻換掉已沿用6年之久的“螞蟻金服”簡稱,並將工商註冊名變更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試圖去掉金融標籤,加強科技標籤。此次選擇在科創板上市,也是重要的一步。

但是,監管部門認為,螞蟻還是要回歸“金服”。

據騰訊新聞報導,一名接近螞蟻集團的人士稱,井賢棟在會上表現相對樂觀。井賢棟向參會人員解釋稱,監管主要是徵求意見,螞蟻需要盡快滿足征求意見中涉及的具體要求。

在致投資者信中,螞蟻集團也表示,“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會讓螞蟻集團經得起考驗和信任。”

  螞蟻暫停

螞蟻集團原計劃在11月5日同步在A股和H股掛牌上市。為了迎接這家全球最大的IPO,自其公佈招股文件之日起,資本市場已經躁動了數月。

從8月25日公佈招股文件,到10月29日A股火熱打新,螞蟻集團以超乎尋常的速度推動著其上市的步伐。

根據10月29日公告,螞蟻集團在A股發行新股192131.15萬股,發行價68.80元/股,募集資金總額近1322億餘元。在港股的發行價為80港元/股,按當前匯率計算,基本與A股持平。其證券代碼非常“吉利”,A股代碼是688688;H股代碼則是6688。

出人意料的是,只需要等著敲鐘的這支大螞蟻會在上市前夕迎來緊急剎車。

11月3日晚,上交所發佈公告稱,由於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及董事長、總經理被有關部門聯合進行監管約談,且公司也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螞蟻集團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決定暫緩集團上市。

來源/上海證券交易所 燃財經截圖來源/上海證券交易所 燃財經截圖

隨後,香港聯交所(以下簡稱“港交所”)也發佈公告稱,暫緩螞蟻H股上市。

在此之前的11月2日晚,據證監會官方發布,當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約談後的同一天,中國銀保監會會同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以下簡稱“新規”)。新規從原則上禁止跨省開展業務;同一投資方及關聯方、一致行動人參股數據不得超過2家,以及聯合貸款出資不得低於30%等多條規定對小貸業務加強監管。

這一新規的出台,被業界解讀為對螞蟻集團的小貸業務造成了重壓。

貸款類業務在螞蟻集團的細分收入中佔據了絕對地位。其招股書顯示,螞蟻集團營收的增長主要來源於數字金融科技平台,該平台又由微貸科技平台、理財科技平台、保險科技三大塊構成,其中,微貸科技平台以39.41%的佔比居首。

暫緩上市的消息發出後,議論紛紛。 《經濟日報》在11月3日晚發表評論指出,此前,螞蟻集團經過各方批准,按相關程序走到現在,正在靜候上市。螞蟻集團啟動上市以來,也廣受市場關注。近期,有關方面經過進一步了解,發現了相關問題。本著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一切從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廣大投資者利益的角度出發,監管層決定讓螞蟻集團暫緩上市。

據《21世紀經濟報導》稱,有投行人士隨後指出,以重大政策變化的會後事項為由,畢竟屬於對公司經營和投資者投資有重大影響的事情,有必要認真研究充分披露。 “補充披露後可以再上市。”

證券分析師賀錦對燃財經表示,相關監管文件不可能是最近才制定的,很可能是半年甚至1-2年前就已經開始醞釀,“所以只是暫緩上市,應該是要重新估值。”

實際上,在螞蟻集團的招股書中,曾對相關風險作出提示,包括“公司的微貸科技平台無法維持高速增長的風險”、“公司的微貸科技平台業務依賴與金融機構合作的風險”等。

《21世紀經濟報導》的報導顯示,這並不是第一家在上市前夕被臨停的IPO。在2010年4月,湖南勝景山河公司在即將登陸深交所的前夜,因有媒體發文稱其招股書披露不實,涉嫌虛增銷售收入等情況,被監管緊急叫停,公司申請暫緩上市。而在此之前,還有寧波立立電子和蘇州恆久在“募集資金到位後,IPO最終被否”。

  相關受益者無眠

螞蟻暫緩上市的消息發布後,迅速登上各大社交平台的熱搜。而螞蟻員工、參與打新的中籤者和配售基金的投資者等相關受益者,心情要復雜的多。

在過去的數月時間裡,螞蟻集團上市的“致富”神話是業界茶前飯後的談資。最引入津津樂道的是螞蟻集團員工人均可分到超800萬元的巨額財富,這筆錢可以在房價高企的杭州購入一套超200平米的豪宅。

招股書披露的信息顯示,按照螞蟻集團的“經濟受益權”計劃,截至2020年9月30日,經濟受益權激勵計劃項下的經濟利益所對應發行人股份合計30.79億股,授予螞蟻集團的員工及顧問的比例約為65%。如果以68.8元人民幣的發行價計算,螞蟻集團的員工及顧問共計可獲得約1376.9億元的經濟收益,人均可攤到826.47萬元人民幣。

此前媒體的報導稱,因為螞蟻集團的上市,有員工已經開始看房,甚至導致杭州房價上漲。

在脈脈上,有ID為阿里巴巴員工的員工吐槽稱,“樓道裡吸煙的人都多了。”下面部分跟帖則表示,暫緩上市問題不大,因為早晚都會上。 “只不過是估值重估的問題,如果真的按照金融企業來估值,那手裡的期權大幅縮水,還是有巨大心理落差。”

燃財經試圖通過在阿里工作的朋友聯繫到螞蟻集團的員工以了解更多情況時,該朋友對燃財經表示,螞蟻集團的員工不可能接受采訪的,公司明令禁止,如執意接受采訪是觸犯公司紅線的行為。

除了螞蟻集團內部員工者,還有一批曾經的“幸運者”也在今晚注定無眠,那就是大量參與螞蟻集團打新的中籤者和購買了螞蟻戰略配售基金的投資者。

螞蟻集團此前披露的信息顯示,螞蟻集團在A股發行不超過16.7億股的新股,其中初始戰略配售股票數13.4億股,供機構和個人投資者“打新”股票數3.34億股。 10月29日,螞蟻集團披露發行申購情況及中籤率公告顯示,在回撥機制啟動後,網上發行最終中籤率為0.12670497%,網上發行有效申購戶數約516萬戶;申購金額合計超19萬億元,刷新A股紀錄。

圖/ 微博螞蟻金服圖/ 微博螞蟻金服

10月30日,螞蟻集團公佈了其港股配售情況,螞蟻H股獲得近150萬人認購,凍結資金近1.3萬億港元,雙雙打破H股紀錄。

11月1日,螞蟻集團公佈科創板網上搖號中籤結果,中籤號碼共有701696個,每個中籤號碼認購500股股票。此前36氪的報導顯示,按照目前已上市科創板股票上市首日算術平均漲幅為161%,中一簽大概能賺5.54萬元。

部分中籤者在11月1日在社交平台上曬出了自己的中籤“幸運單”,並自喜道“500股,34400元,可以翻倍嗎?”

《證券時報》此前的報導稱,多數公募參與了螞蟻的打新,其中,易方達、南方、匯添富、招商、嘉實、華夏、中歐、鵬華等8家基金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合計獲配1.74億股,獲配金額119.72億元。

數據顯示,以公募基金為主的A類投資者,此次合計獲配股份數量為1.94億股,合計獲配金額為133.57億元;如果剔除企業年金、保險、券商集合理財、社保基金等,公募基金大約獲配1.15億股,獲配金額為79億元左右。

不少明星基金經理掌舵的基金產品也參與了螞蟻集團的網下打新,且獲得網下初步配售,其中不乏張坤、劉格崧、馮明遠等人的身影。

胡明便是購買了螞蟻配售基金的投資者之一。此前,他通過支付寶購買了螞蟻的配售基金,在他看來,螞蟻打新是穩賺不賠的事。他甚至並沒有去了解產品的詳細規則,也沒有考慮風險,直接便購買了超10萬元的資金。

“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胡明現在極為忐忑,因為購買的基金協議中明確註明了“本基金不提供任何保障,投資者可能損失投資本金。”他擔心自己竹籃打水一場空。

e公司報導稱,11月4日,針對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對於計劃參與戰配新發基金的影響,支付寶客服就相關問題答復稱,“目前基金均已成立,基金運作不受影響。”支付寶客服還稱,“基金公司將始終審慎、負責地管理您的資金,精選優質標的,致力為您帶來長期回報。後續如有任何更新,基金公司和螞蟻集團會通過公告披露。”

王麗也同樣經歷了由喜到悲的過程,她雖然沒有購買配售基金,但她曾經是中籤的“幸運者”之一。王麗是一位老股民,她熱衷於打新,先後有過5次中籤經驗,但螞蟻集團是她截至目前中籤金額最大的一次。中籤後,她興奮不已。 “有種一夜暴富的感覺。”為此,她還好好地慰勞了一下自己,甚至計劃要外出旅遊一次。

“現在只能安心等後續處理的結果出來。”王麗並不確認打新的資金最終是否能退款。

一位互聯網從業者在脈脈上說,“之前各大平台都分析螞蟻肯定漲肯定賺,然後就把全部家當梭哈進去了,原本以為打到新股就萬事無虞可以坐等暴富,根本想不到配售以後還能暫緩發行。現在正在到處求助。”

螞蟻集團公告稱,將盡快公佈退回申請股款的進一步詳情。最新消息稱,香港公開發售的申請股款(連同1.0%經紀佣金,0.0027%香港證監會交易徵費以及0.005%香港聯交所交易費)將不計利息分兩批退回。

對於投資者擔心的問題,賀錦告知燃財經,暫緩上市並不代表不能上市,“但是如果不能上市,中籤的打新資金最終都會返還。”

  還是螞蟻金服

從時間線上,很多人把螞蟻集團的這次意外,歸因於阿里巴巴創始人、螞蟻集團實控人馬雲10月24日在外灘金融峰會上的發言。

和十多年前喊出“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一樣,馬雲在會上認為,監管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好的創新不怕監管,認為全球通行的銀行資本和風險監管標準是一個“老年人俱樂部”,不適合中國金融這樣的“年輕人”,認為中國金融最大的風險是“沒有風險”,而創新一定要付出代價。

而在銀行業的問題上,他還是認為“抵押思維”、“當舖思想”過於老舊,而基於豐富數據的大數據風控技術和大數據信用體系,可以真正解決金融信用問題,而新金融體系,“不管我們高不高興,一定會起來,不管我們做不做,一定會有人做”。

11月2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四部門聯合約談馬雲等螞蟻集團相關負責人,同日,《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公佈,公開徵求社會意見,各官媒密集發聲加強金融監管,隨之而來的就是螞蟻集團要對監管意見作出整改,由於監管環境發生重大變化可能影響到具體業務,螞蟻集團暫停上市。

事實上,馬雲的一番話並不是連鎖反應的起點,真正的起點是螞蟻集團的業務本身,究竟是不是屬於金融範疇,是否適用於現有的金融監管標準。相關業內人士稱,《徵求意見稿》不可能一夜之間出來,馬雲等相關人士是全程參與的,而馬雲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喊話監管,無疑是想為螞蟻集團爭取空間,從博弈的情況來看,監管承認了螞蟻集團的合法性,但代價是將螞蟻集團納入和銀行一致的監管標準。

一直以來想要撕下“金融”標籤,加深“科技”印象的螞蟻集團,最終,還是不得不回歸到“金融服務”上來。

招股書顯示,螞蟻的收入分三塊,分別是“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數字金融科技平台”以及“創新業務及其他”。簡單來說,就是支付寶的支付業務,以及以螞蟻花唄、借唄和余額寶為代表的金融業務,包括微貸、理財和保險,以上業務加起來貢獻了螞蟻99%以上的收入。

目前,螞蟻是中國最大的線上消費信貸和小微經營者信貸平台,截至今年6月末,螞蟻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和小微經營者信貸餘額合計超過2.1萬億元,這使得螞蟻的微貸業務今年上半年收入285.86億元,佔總營收的39.41%,超過支付成為螞蟻最核心的收入來源。

所謂微貸業務,螞蟻就相當於“金融中介”,促成銀行等金融機構與以前並不具備貸款資質的個人和小微企業之間的信貸,螞蟻可以按照合作的金融機構獲得相應利息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術服務費”,因此收入與其促成的信貸規模息息相關,在螞蟻所促成的貸款中,有98%以上貸款由金融機構合作夥伴進行實際放款或已實現資產證券化。

圖/ 微博螞蟻金融科技圖/ 微博螞蟻金融科技

翻譯一下就是,這2.1萬億的信貸餘額,反映在螞蟻自身的資產負債表中僅有400億元左右,同期螞蟻旗下兩家主要提供微貸服務的小額貸款公司實收資本合計160億元,淨資產合計358.24億元,槓桿率超過50倍,如果以銀行業的標準來看,用這麼小的體量和這麼低的資本金撬動如此高的貸款額度,基本是不可想像的。

從功能上說,螞蟻微貸並不是放貸人也不是擔保人,主要負責產品設計等技術問題,以及催收,而獨立風控、放貸並收取利息都由其背後的銀行等持牌機構負責,這就解決了自身信貸規模和風險問題。

“借錢放貸,還能吃利差,又不用擔風險,這世界上沒有比這更好的買賣了。”一位金融從業者感慨。

招股書顯示,統計期內,螞蟻分別實現淨利潤82.05億元、21.56億元、180.72億元和219.23億元,今年上半年更是日賺1.2億元,這主要就是高毛利的微貸業務帶來的,加上支付寶10億用戶,消費貸的廣闊前景,共同支撐起螞蟻2.1萬億的市值。

但新規一出,螞蟻和銀行一視同仁,直接卡死槓桿率,這意味著要想合規,螞蟻集團要么降低貸款規模,要么提高出資額,如果按照規定將出資比例提升至30%,那麼意味著螞蟻要驅動1.8萬億的聯合貸款,需要自身資本金擴充到1400億,按目前400億來算,要補充1000億。

這幾乎是螞蟻集團在A股的募資總額,也就是說,融資來的錢啥也別乾了,都拿來補窟窿了,這勢必影響到螞蟻集團的未來,重新估值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有專家認為,監管釋放的信號就是,不要試圖打著科技的幌子游離於金融監管之外,金融創新是有邊界的,金融科技再怎麼包裝,本質上還是金融,那防風險就是第一位的,否則,一旦螞蟻集團暴雷,就需要整個社會來為其埋單。

有媒體點名批評花唄和借唄,“往往形成過度授信,與場景誘導共同刺激超前消費,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輕人深陷債務陷阱,最終損害消費者權益,甚至給家庭和社會帶來危害”,這一套對螞蟻集團組合拳式的動作,意味著此後,不管是京東數科,還是騰訊金融,一切的互聯網金融、金融科技,只要涉及到高風險的槓桿業務,就都要被納入一視同仁的監管中。

從長期來看,監管也一定程度上肯定了現狀,即螞蟻集團的市場地位和既得利益,因為嚴格的監管同樣限制了後來者,這也意味著,螞蟻集團之後,再難有人達到這樣的高度,做互聯網小貸的抖音、美團、滴滴等一眾小弟,都只能眼巴巴的望著一個“好時代”過去,螞蟻集團熬成了監管認證的金融機構,熬到了上市,其他公司卻不一定有這樣的機會了,僅是募資額度和同省經營的規定,就卡死了他們的生存空間。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應採訪者要求,文中賀錦、胡明、王麗均為化名。趙磊、閆俊文、曹楊、鄧雙琳、朱曉宇對本文亦有貢獻。

*免責聲明:在任何情況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螞蟻還是“金服”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