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螞蟻的“邊界”:個人數據屬於整個金融體系還是馬雲?


螞蟻的“邊界”:個人數據屬於整個金融體系還是馬雲?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姚蘭

來源:i黑馬(ID:iheima)

  導語:只要稍微懂金融的人都知道,金融的核心是風控,而風控的核心是數據,螞蟻站在數據的富礦上,但是這個數據的採集由我們每個網民完成,這個數據已經產生巨大經濟效益,我們是否授權阿里去使用我們的數據?

昨夜,央行、證監會等四部委約談馬雲以及螞蟻金服核心高管。馬雲最近在關於“傳統銀行就是當舖”等話語讓這個“退休”的企業家再次成為輿論中心,而他一手打造的螞蟻金服即將IPO,預估市值達2.4萬億,成為金融創新邊界最值得研究的案例。

1992年,馬雲創辦了一家小企業“海博翻譯社”,為了借3萬塊錢,東奔西走,發動了家裡所有的人,發票湊起來抵押,還是沒借到。那時馬雲就在想,如果有一家銀行能幫助像他這樣的小微創業者該多好。

之後,馬雲開始做電商。有了線上平台可以賣貨後,一個線上支付工具支付寶也順勢而生。

阿里以電商為核心的“經濟體”,讓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在阿里體系中,更多經營數據、交易數據被阿里所掌握。

銀行為什麼不給中小微企業貸款?不給一般的用戶做信用貸?其實並非傳統銀行天生就像做“當舖”給賺錢的大企業貸款,給有錢人做信貸,而是因為缺乏足夠的數據,無法做風控,而阿里天然有實時和全面的數據,這是馬雲的王牌。

圍繞著阿里電商掌握的全面數據,馬雲動作頻頻,佈局從十幾年前已經開始。

2008年12月,馬雲曾表示,“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改變銀行。”

2010年4月,螞蟻金服拿到小貸公司牌照後,就從支付進入到了真正的金融。

  01

  移動浪潮帶來的紅利

PC時代網民雖多,但數據不足以支撐做一個類銀行的金服體系,馬雲在等一個契機。隨著2011年之後,移動互聯網浪潮到來,移動支付快速滲透,支付寶用戶,以及用戶數據暴增,讓馬雲看到了希望,而從支付寶一個簡單工具過渡到“螞蟻金服”的概念,也是在此時誕生。

2012年2月份的網商大會上,馬雲稱“阿里做的金融業務不是改革,而是一場革命,一場金融的革命”。

大會僅10天后的3月7日,以支付寶為核心的小微金服(螞蟻金服前身)成立,並宣布馬雲佔股不超過7.3%。彭蕾被任命為阿里小微金融服務集團(籌)CEO,直接負責阿里系所有為小微企業和消費者服務的金融創新業務。

從這一天起,支付寶從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變成了一個互聯網金融服務集團。

“中國不需要再多一家金融公司,但中國缺一家真正專注服務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公司。” 馬雲在內部郵件中如是說道。

2014年10月,這家公司被正式命名為“螞蟻金融服務集團”,簡稱“螞蟻金服”。之後,螞蟻金服花了三年的時間,以巨額賠償為代價,完成去外資化和私有化。

CEO彭蕾在給員工的信中坦言,“從第一天開始,就沒有、也絕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人,如外界所描述的那樣,把支付寶裝進自己口袋裡!”

  02

  傳統銀行之外的巨大蛋糕

與美國商業信用體系完整不同,中國過去幾十年一直缺乏像樣的商業信用體系,很多銀行根本不知道一家沒有廠房的中小微企業靠不靠譜,哪怕這家企業營收幾千萬也很難貸款;傳統銀行也只敢給名牌大學,或名企的人做信用貸,因為沒有數據,只有通過個人背景去判斷。

但阿里不同,它可以通過大數據,知道一個小學文化的人經濟實力遠遠大於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生,從而給予他高額的貸款。

中國傳統銀行一直吃的是“頭部市場”,大客戶已基本被大銀行瓜分殆盡,但小額借貸長尾用戶潛力巨大。根據奧緯諮詢的研究,2019年15歲以上的中國人口中75%沒有信用卡,63%以上的中國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尚未被滿足。

螞蟻也非常“識趣”的從小微企業入手,螞蟻金服集團副總裁俞勝法曾經稱,網商銀行永遠不會去碰那20%的高價值客戶群,堅決服務“長尾”客戶,尤其是廣大的小微網商、個人創業者和普通消費者,特別是其中的農村消費群體。 “以貸款業務為例,網商銀行非常明確不會做500萬元以上的貸款業務。”

真實情況是,中國用戶的數據都掌握互聯網巨頭手中,而他們可以搭建起一套自己的金融信用體系。

對於長尾客群,央行徵信系統作用有限,螞蟻金服發揮了自己的技術優勢,於2015年1月上線中國公民首個個人信用評分“芝麻信用分”。目前,芝麻信用已經在酒店、租房、出行、婚戀、分類信息、學生服務、公用事業等近百個場景為用戶和商戶提供信用服務。

30歲的北京職員小周,想去歐洲旅遊,但聽說申根簽證手續很複雜,要準備很多材料,平時工作太忙一直沒時間去辦,直到有一天看到芝麻分750分以上的用戶,可以減免許多材料在飛豬上直接提交申請盧森堡簽證,果斷申請,運氣很好,順利獲得簽證,準備今年春天好好去體驗嚮往已久的歐洲文化之旅。

螞蟻金服副總裁、芝麻信用總經理胡滔很喜歡這個與芝麻信用有關的用戶故事。

螞蟻金服的護城河是科技和數據。在阿里的生態內,螞蟻集團在交易中獲取了海量的用戶行為及隱私數據,但這同時也對其保障用戶數據安全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03

  個人數據是否屬於阿里?

央行、證監會等四部委約談馬雲,莫種意義上是傳統金融和科技金融的博弈。阿里通過自己的電商體系,海量收集了全民數據,而這個數據難道只能為阿里所用?它是否該屬於民眾?或者說屬於整個金融業?

以解決信任痛點切入,憑藉龐大的阿里電商生態,螞蟻推出了多種場景化產品(如支付寶、餘額寶、花唄、借唄、相互寶等),其業務已延伸至信貸、理財、保險等傳統金融領域。

只要稍微懂金融的人都知道,金融的核心是風控,而風控的核心是數據,螞蟻站在數據的富礦上,但是這個數據的採集由我們每個網民完成,這個數據已經產生巨大經濟效益,我們是否授權阿里去使用我們的數據?

花唄和借唄是螞蟻集團信貸業務的兩大支柱,信貸業務是僅次於支付業務的另一大收入來源。 2019年上半年,螞蟻集團微貸業務花唄和借唄帶來287億元的收入,佔總收入的40%。

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認為,“花唄”與銀行信用卡業務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續費高於銀行,與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實際上是“普而不惠”。

年輕人(尤其是還款能力堪憂的在校大學生)對螞蟻花唄的使用率越來越高,螞蟻金服應承擔社會責任,引導消費者樹立正確的消費觀。

螞蟻的邊界,需要重新定義。

螞蟻的“邊界”:個人數據屬於整個金融體系還是馬雲?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