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監管螞蟻,呼嘯而至


監管螞蟻,呼嘯而至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雷慢

來源:新金融洛書(ID:FintechBook)

在上市前大膽嗆聲監管,而被約談的,馬雲大概是第一個。

三年前的羅敏,和現在馬雲有點像,一番“你不還錢,就算了,當作福利送你了”的話,引發群嘲,監管打臉來得也很快,一個多月後,銀監會等整頓現金貸,而後股東退出、螞蟻金服終止合作,趣店股價一路狂瀉……

馬雲的報應來得更快,11月2日,在馬雲於外灘金融峰會一番辛辣發言後7天,央行等四部委約談馬雲等螞蟻集團一眾高管。更直切命門的是同一天發布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

2017年,螞蟻集團用30億資本金撬動60億銀行貸款,90億元放貸資金40次ABS循環融資3000多億元放貸規模的故事一去不復返了。

2020年上半年,螞蟻集團用430多億元自有放貸資金,撬動1.8萬億銀行資金放貸的日子,也要一去不復返了。

這次的網絡小貸管理辦法意見稿,對螞蟻集團和整個助貸市場,條條都是刀子。

1、網絡小貸業務要屬地經營,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准,不得跨省展業。網絡小貸實行牌照制,牌照有效期3年。

2011年和2013年,馬雲兩次找到時任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分別獲批了“螞蟻商誠小貸”和“螞蟻小微小貸”,兩家小貸公司都可以開展全國貸款業務。

按照這次網絡小貸監管辦法要求,兩家螞蟻小貸公司要在監管辦法生效1年內完成監管合規。監管部門再重新審批。

3年的牌照期限,實際是一個牌照管理紅線,任何違規行為,在下次申請牌照時,都將成為攔路虎,而這一期限,比如網絡支付許可證的5年期限更短,展業周期更緊迫。

2、主要作為信息提供方與機構合作開展貸款業務的,不得故意向合作機構提供虛假信息,不得引導借款人過度負債或多頭借貸,不得幫助合作機構規避異地經營等監管規定。

螞蟻集團和銀行的合作貸款中,螞蟻是信息提供方,銀行是資金放貸方。由螞蟻提供獲客、信審及催收,但壞賬仍由銀行承擔。這本就意味著雙方利益不一致,螞蟻集團這類助貸平台可以無限追求放貸規模,存在用燒錢、廣告的形式、誘導借款人過度負債或多頭借貸的可能性,規模越大,它從銀行那獲得合作服務費就越多,而無需承擔風險。 11月3日,新流財經即報導一家城商行和螞蟻集團等互聯網巨頭的合作後,因為壞賬風險飆升,最終選擇了終止合作。

往後,螞蟻集團也“不得幫助合作機構規避異地經營等監管規定”;這一意思,在今年7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中也曾提到,“地方法人銀行開展互聯網貸款業務,應主要服務於當地客戶。”這意味著,城商行、農商行、村鎮銀行和螞蟻集團這類平台合作的可操作性基本堵住了。

3、網絡小貸公司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註冊資本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跨省展業的不低於人民幣50億元。小貸公司通過銀行借款、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1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4倍。

按照這個5倍槓桿的要求,今天兩家螞蟻小貸160億元資本金,可以放貸規模在800億元左右。

但這一條款,或將被時間再次證明,贏家是可以通吃的。螞蟻集團上市後,融資345億美元,作為補充資本金,仍可以繼續愉快地放貸,但中小玩家,將在註冊資本金要求提高,槓桿率限制中規模受限。

4、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

前幾日,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丁安華曾分析,通常所說的助貸機構都只是幫助銀行獲客以及幫助客戶準備申請資料,規模較小而且主要是區域性經營,不掌握流量入口也沒有大數據風控能力。而螞蟻集團的助貸和聯合貸款的區別只是螞蟻集團出資與否,貸款的獲客、信評、定價以及貸後跟踪等環節主要掌握在螞蟻集團手中。因此他將螞蟻集團的貸款統稱為聯合貸款。

我們來看數據,2020年上半年,螞蟻集團信貸餘額達到2.15萬億元,其中消費貸款1.73萬億元,小微貸款4217億元。螞蟻自有資金放貸餘額約佔2%,即430億元左右。與螞蟻兩家小貸公司5倍槓桿上限的800億元左右還有一定空間。如果將聯合貸款中小貸公司出資比例提高到30%以上,意味著2.15萬億元規模,螞蟻集團的資本金將要補充到6450億元。如果以現在的資本金為基礎,螞蟻集團要合規,放貸規模則要壓縮到2666億元。

黃奇帆曾透露,2013年前後,螞蟻兩家小貸公司的註冊資本金是30億元,並用了2倍槓桿向銀行貸款了約60億元,形成了90億元資本金。花唄、借唄用這些錢放貸,按照重慶市2.3倍的槓桿率要求,只能放出200億元左右貸款,而螞蟻集團將花唄借唄資產打包成ABS資產包,在資本市場反复融資,由於ABS循環融資沒有次數限制,三年多時間裡,螞蟻集團用發行ABS循環融資了40餘次,形成3000多億元的規模。

按照新要求,資本金不增加的情況下,螞蟻的放貸規模將回到3年前。

5、對自然人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30萬元,不得超過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該兩項金額中的較低者為貸款金額最高限額;對法人或其他組織及其關聯方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100萬元。

貸款限額和借款人資質要求,將會是螞蟻集團等助貸的一個大殺棒。

“該兩項金額中的較低者為貸款金額最高限額”這句話意味著,當一個借款人年收入1.2萬元的時候,他一次最多只能藉4000元,而不是30萬元。

李總理在今年5月說,中國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也意味著有6億人年收入是1.2萬元,最多貸款不過4000元。

那麼“不得超過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這個條件怎麼操作呢?銀行房貸的操作思路是,個人須提供銀行近期資產流水證明,如果照此方法審貸,借款人的效率將大大降低。

這版網絡小貸監管辦法意見稿,很多人意識到,這一管,將小貸管成了城商行,沒有吸儲的命,卻隨了銀行的管。

對正在上市的螞蟻來說,按規則行事並沒太大問題,最大的限制仍在槓桿率限制,但這一限制也能上市融資解決,螞蟻集團這次上市融資2300億元,將補充不少資本金。

每一次監管收縮整頓,打擊最深的通常都是弱者。一個沒有規則的市場,弱者能通過各種路徑提升競爭力,而一旦規則確立,被最先玩死的都是小平頭,所以這麼看,市場風險即將遠去,但螞蟻的機會或許正在來臨。

若干年後,馬雲還會記得他在外灘金融峰會上的那句“中國金融沒有系統”。 7天后,監管約談、網絡小貸監管辦法初稿降臨、金控公司高管任職監管意見發布,銀保監會發文指責“花唄”“借唄侵害消費者權益”……

這一系列的“系統”性監管,他大概會永生記得。

監管螞蟻,呼嘯而至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