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 秦朔

來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去年馬雲也有一個說法產生過類似效應,即“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報”。

996+1024,剛好是2020,一個魔幻的數字,磨難的年份。

從996到1024,馬雲引發的爭議越來越多,無論是來自年輕的碼農還是年長的處長。這個財富頂端的人,在一些社交媒體上實際處在鄙視鏈下端。

如若不信,可以去看看他每次演講後的跟帖或彈幕。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2

其實馬雲1024演講的主要內容,過去基本都講過。

不妨重溫一下去年8月26日,他在重慶出席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時的演講:

1、技術是發展出來的,不是監管出來的。我們現在出了大量文件,文件是不許幹嘛、嚴禁幹嘛、不能這樣做、不能那樣做,政策應該是激發人的積極性、激發人的努力,鼓勵新生事物的發展;

2、中國的金融缺乏毛細血管。 21世紀必須找出適應21世紀的金融體系,互聯網金融就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創舉。互聯網金融和傳統金融最大的區別就是它像滴灌技術一樣,能幫助很多個人和小企業生存和成長。

3、真正的互聯網金融並沒有那麼大的風險。不是說發展一定會帶來風險,監管就沒有風險。有時候不恰當的、落後的監管本身就是巨大的風險。

4、現在很多政府都在設立數據局,我們最擔心的是數據局未來也變成監管局,數據局應該是發展局。二十多年以前,杭州的女裝發展得非常好,為了鼓勵它發展得更好,杭州成立了女裝辦,還派來一個副市長當頭,本來好好的女裝,從那一刻開始就變成了“沒有杭州女裝”。本來是市場的行為,後來變成了政府的行為。

馬雲最後說,未來三十年是智能的時代,我們需要在Smart Time的時候有Smart的Policy。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3

聽一下,和1024是不是很相似?

為什麼類似的內容和類似的金句,去年波瀾不驚,今年石破天驚?

因為時間、地點、背景不同。

這一次,是螞蟻集團即將A+H兩地上市,成為全球自有資本市場以來最大規模的IPO。萬眾矚目的高光時刻,螞蟻的實際控制人突然來了這樣一篇好像壓抑很久、劈頭蓋臉的講話。

當然會引起很多來自傳統金融界的詬病,比如:

“披著高科技外衣,本質是超高槓桿的信貸,尤其是次級消費貸”;

“只鼓勵客戶消費,不提醒客戶的償債與利息承受力,是把隱患交給社會”;

“通過一個支付入口疊加大量金融活動,不按傳統金融機構的監管標準,卻可以開展傳統金融機構在監管之下無法開展的業務”;

“既做自營金融業務又做金融產品平台,很難保持平台公平”,等等。

馬雲說自己是“金融的外行”,這話深具諷刺意義,讓傳統金融從業者五味雜陳。因為誰都聽得出弦外之音——內行和過去在一起,外行才和未來在一起。

我向多位銀行業者詢問對馬雲演講的看法。他們都承認銀行存在弊端,特別是坐擁龐大資金,卻讓資金在金融體系內空轉,自彈自唱,無助於實體經濟發展。即使資金最後流到實體一端,由於鏈條過多,也加高了資金成本,加劇了借款人負擔。

他們也認可螞蟻的價值,即藉助阿里的生態優勢和技術的優勢,能夠更精確地識別借款人的風險特徵,從而幫助合作的銀行放款給很多需要錢、有還款能力、但以前得不到服務的借款人。這樣也有助於他們提高儲蓄資金的使用效率,增加銀行的收益。

他們更希望通過和螞蟻的合作,實現自身的數字化轉型,提升智能化的獲客、產品設計、營銷和風控能力。

但幾乎​​所有人都說,馬雲的講話很不聰明,缺少智慧,“後遺症”會很久。

他談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但選了一個錯誤的時間,而且用了並不那麼明智的方式。這就是馬雲的1024演講。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4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讓馬雲重講一次,他該怎麼講?

我的建議是三講。一講感恩;二講太極,也就是金融與科技、監管與創新、銀行與螞蟻之間如太極一般的融合相濟關係;三講初心,也就是螞蟻究竟在做什麼,為什麼。最後再釋放一點敬畏感,儘管螞蟻如日中天,但鑑於金融的全局性、外部性、週期性、波動性影響,如履薄冰是必須的態度。

先說為什麼感恩。

我在三年多前寫的一篇文章中曾預言,“以中國市場之大和持續的高成長性,阿里系、騰訊系的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可能也就是十年內甚至更短的事。”

現在看,當時過於保守。

截至上週收盤,阿里巴巴市值為8200多億美元,螞蟻即使按發行價估值也超過3100億美元,合計11300億美元。考慮到螞蟻上市的價值抬升以及菜鳥網絡、阿里雲等資產的潛在價值,幾乎可以斷定,用不了多久(比如兩三年),阿里係將成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經濟體。

目前世界市值第一的公司是蘋果,上週收盤市值18600多億美元。

如果將阿里系的市值按1.5萬億美元估計算,大致等於中國年度GDP的10%。

阿里系的源頭,是1999年在杭州一個小區的三室一廳誕生、由18個普普通通的中國年輕人創辦的公司。 15年後,完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IPO(阿里巴巴上市);19年後,完成了當年全球規模第二的IPO(香港上市);21年後,完成世界規模最大的IPO。然後,再幾年,成為世界最大市值的公司。

這是全球商業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蹟。超越之前一切記錄。再怎麼驕傲也有理由。

但英雄造時勢的另一面,也是時勢造英雄。

時勢之一:互聯網。在互聯網世界,縱然不能說絕對是贏家通吃,但網絡效應和支配性影響力的正循環加強,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時勢之二:中國。這裡包括了中國製造,中國的基​​礎設施,中國網民的數量等等因素。

時勢之三:制度與政策。包括資本市場的製度改革,創業創新的政策推動,私人數據管理的相對鬆弛。用螞蟻董事長井賢棟的話,“螞蟻是中國大環境的受益者,這個環境也包括監管環境。”

我問的銀行和國有支付機構的管理者說:“和螞蟻比,我們才叫嚴格管制;和我們比,螞蟻才是網開一面。”

一家外資資管機構高管對我說:“馬雲成功的一個原因是政府給了他探索的空間。也許是監管部門一開始不懂,所以不管不顧,也許是他們有意識留出縫隙,給創新一定的包容,也許是雙方博弈的結果。總之,美國不可能出現阿里和螞蟻這樣無邊界擴張的巨人,華爾街已越來越’律師化’,美國的民意也對大資本、數字科技巨頭越來越警惕。”

感恩,至少首先是感恩,這不可缺少。在如此的巔峰時刻表達感恩,更不多餘。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5

接下來說說太極。馬雲一直打太極,但這次演講很不太極,他講的核心可以概括為“四不”:

不要用治老年人的病的辦法治年輕人。針對的是國際的巴塞爾協議(資本充足協議)。

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針對的是監管的條條框框。

不要用搞當舖的思想搞金融。針對的是銀行。

不要從監管角度去找數字貨幣的方向,要從市場找,從需求找,從未來找。針對的央行數字貨幣。順帶說一句,如果央行數字貨幣未來大行其道,支付領域從雙寡頭到三足鼎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四不”有沒有道理呢?都有道理。但太極是以圓化直,不是硬梆梆直來直去。

太極並不掩蓋問題,但太極的說法大致是這樣的——

巴塞爾協議很重要,但國際金融界也一直在研究監管的成本問題,以及可能帶來的金融體系信用創造能力下降、流動性水平降低等問題,有研究就顯示巴塞爾協議3可能推升各國信貸成本約60-80BP。

此外,巴塞爾協議是基於傳統風險計量的方法,而數字金融模式在風險識別時,主要依靠的是全場景的行為數據和關係數據,使借款人的畫像更豐滿和精準。比如螞蟻的AlphaRisk智能風控系統,通過風控模型的自學習、自進化分析,能在沒有人工干預的情況下自動分析欺詐企圖,並迅速制定對策,成效非常明顯。對這樣的系統所支持的金融服務,是不是可以考慮更加動態靈活的監管方法,而不是簡單照搬巴塞爾協議的資本充足率要求?

關於被作為“當舖思維”代表的銀行,太極的說法可能是——

銀行在中國金融服務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螞蟻和銀行一直有著各種合作,在自身發展中也得到了銀行的很大支持。

比如2010年的快捷支付,使得用戶不用開通網銀就能在支付寶頁面完成支付,讓支付成功率一下子從不到70%提升到95%,這就要感謝當時建設銀行的領導。通過與銀行合作,讓用戶的支付寶賬戶直接關聯自己的銀行賬戶,用戶輸入支付寶密碼後,能直接從綁定的銀行卡扣款。當時建設銀行率先支持了這一創新機制。可以說,快捷支付起碼讓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發展加速了幾年。

今天,螞蟻和銀行有更廣泛的合作,共同服務中小微企業和個人。目前與螞蟻合作開展信貸業務的金融機構已有約100家,螞蟻微貸平台上98%的資金也都來自銀行等合作夥伴……

經濟和社會的進化,往往都是由增量創新先推動的。但這種進化不像一個人換手機,有了新款就拋棄老款。社會是高差異的,因地因人而異,因此增量和存量之間會是長期並存、帶動互動、各有其位、漸變演化的複雜過程。

所以,離不開太極的精神。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6

馬雲的1024演講,最該講、已經做了卻沒有講的內容,是螞蟻到底是什麼,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或者說是第一性的原理。

如果說實現史上最大規模IPO的公司,商業模式就是監管套利和高利貸,那就完全搞錯了基本事實,“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在螞蟻旗下,支付寶有10億用戶,有差不多5億用戶和超過2000萬的小微經營者用過阿里小貸、花唄、借唄和芝麻信用分,有超過6億人用過餘額寶、幫你投和螞蟻財富,3000多萬人用過好醫保,1億多人用過相互保。

在無比龐大、表面樣樣俱全的傳統金融服務業之外,竟能長出這樣的大森林,眾人拾柴火焰高,萬類霜天競自由,只能說明,原來我們自以為完備的金融體系,其實際覆蓋能力、真實服務能力,太殘缺不全了。

你是一個銀行行長,明知家裡的保姆收入穩定,但當她為了給女兒交學費,找到你要貸幾千元錢時,你只能說“我們愛莫能助”。

又或者,你的親弟弟開了一家小五金加工廠,因為訂單增加,要多買些原材料,需要一筆短期周轉金,你對他說“你們廠的用地不合規範,抵押不了”,他只能去借年息百分之四五十的高利貸,至少要藉半年。

無數經常被忽略、不受“正規金融”待見的草根人群,那些如同螻蟻的沉默的大多數,匯聚成螞蟻的堅實底盤。在他們無數次的“掃一掃”之中,螞蟻積累了數據,對他們建立了信任,當他們需要時毫不猶豫地給予信用支持。

因為有螞蟻,普通人可以擁有和銀行行長享受同樣服務的權利,每個街邊的夫妻店、小攤主可以和大企業一樣靠信用輕鬆得到貸款,他們做生意的時候也不用買POS機,只要在支付寶申請一張收錢碼,打印出來貼在店裡、攤上,顧客就能用手機付錢,假鈔也從此消失了。

因為有支付寶和螞蟻,整個社會的數字生活越來越觸手可及,無論是坐公交車、買高鐵票、繳水煤電費、訂外賣、預約醫院掛號、打車或共享單車。而且差不多有一半左右的交易,主要是和民生相關的交易,支付環節都是免費的。

這就是螞蟻。為無數用戶提供的服務和解決的問題,定義了螞蟻的價值。

因為阿里和螞蟻,帶動了千萬級規模的相關就業,無數人通過就業和創業找到了尊嚴、光榮和時代感。在貴州銅仁的萬山區,從山里遷出的貧困人口,通過一根網線,每天在電腦上做數據標註,加入到人工智能視覺識別的行列中。也許這是很初級的工作,但他們也在努力地和時代銜接。

因為阿里和螞蟻,中國的網購在社會零售中的佔比比美國高10個百分點,這意味著C2B的反饋速度更快,供給側的效率更高;通過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供應鏈金融中的“蘿蔔章、假合同”迎刃而解,金融機構基於真實合同也敢於放款了。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7

在我的記憶中,關於螞蟻印象最深的兩個小故事是這樣的。

一是2009年,阿里金融開戰略研討會,籌備組匯報,講了很多大道理。馬雲突然爆發了:“(當初)為了三萬五萬塊錢的貸款,我把我們店裡所有的東西都拿出去抵押了,還託了很多關係,就是拿不到錢。(現在做) 100萬元的貸款,市場上是有解的,幾萬塊的貸款是無解的。沒有人願意蹲下去。我們要做的是真正的微貸款,一定要做到今天銀行不願意做、做不了的事情,你就殺出來一條血路,這才叫創新,這才是你們的使命,我們這幫人活著,Fight for this,不是把銀行規模做小了,而是完全創造一種新的東西。沒有大企業、小企業,只有誠信的企業。我們就是不做100萬元以上的生意。要死守這條線。”

第二個故事是2010年支付寶年會,馬雲大發雷霆:“爛,爛,爛到極點!如果再不重視,這就是支付寶的追悼會!”他講到一個叫阿蓮的用戶,在雙十一為了買兒童相冊,付錢時要U盾,要電子口令卡,7個步驟走完,還沒有付成款。她給客服打電話:“我但凡有別的選擇,絕對不會選擇用支付寶。”

馬雲說:“我們自己把很多路給封起來,這個不能幹,那個不能幹,這要犯錯誤,那要犯錯誤,這個體驗你說好得起來嗎?”此後一年,支付寶幹掉了U盾,馬雲出面遊說銀行實現綁卡支付,即快捷支付。後來支付寶有一間會議室就取名“聽阿蓮的”。再往後,通過反向掃碼、雙離線支付等技術的突破,移動支付在中國迅速發展,成為互聯網商業閉環的基礎。

當螞蟻在做這些苦活累活的時候,大銀行在幹什麼呢?靠豐厚的息差,躺著賺錢。他們的習慣是貸款要抵押,調查要見面,還款有固定期限,喜歡大客戶。螞蟻全部反其道而行之,無抵押,在線上,隨借隨還,1塊錢也行。

因為沒有天生當貴族的命,所以把自己的命和無數一模一樣的人的命,關聯在一起,融合在一起。盡可能降低一切門檻,做生意的門檻、貸款的門檻、理財的門檻,讓一切人在一切可能的方向上得到幫助和成長。

所有覺得監管就是天經地義的人,請多多傾聽被監管者的心聲,特別是他們服務的對象的心聲。

幾乎在中國所有行業,都充滿了三六九等的不平等,長期如此,習以為常。很多人在某些領域可以高昂著頭,一旦切換領域,也只能摧眉折腰。但是對公平、平等、自主、自由的渴望是人的天性,所以一旦有比較——你要排隊他不要排隊,你要房產抵押他只要信用記錄,你有諸多限制他提供諸多自由便利——人心所向,浩浩蕩盪,自然不可阻擋。

螞蟻的世界,就是這樣的更加普惠、便利、更加以人為本、尊重和善待人的世界。

這不是說螞蟻沒有問題,沒有風險,但只要用戶有選擇的權利,他們最起碼不願意再回到以前那個沒有螞蟻的世界裡。

我們都是小小的螞蟻,幸好身邊還有一個願意為我們服務的螞蟻。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8

馬雲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是一個不完美的巨人。有時像安徒生童話裡的孩子。他不掩飾對某些東西的譏諷,自然也常常變成眾矢之的而被譏諷。

人生苦短,毀譽本是身外物。責任永在,創造價值為人間。

2019年5月,一次務虛會上,阿里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問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停車場一定要有桿呢?”

停車桿的存在影響著車輛進出的速度。但幾乎​​所有的停車繳費方案中,前提都是停車桿天經地義的存在。若沒有桿,若不停車,如何收費呢?最終的答案是:只要停車場的入口安裝有攝像頭,記下了車牌號,車牌號又和支付賬號綁定,便可以自動實現扣款,停車桿就毫無意義了。

從馬雲創辦阿里巴巴開始,他一直在打破。這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案例。

打破過去的路徑依賴,打破依賴著過去路徑的既得利益,打破常規思維的習慣,不容易;做出用戶真正歡迎的好產品好服務,證明“打破”的價值,更不容易。

無論破還是立,馬雲和阿里、螞蟻都努力去做了,借互聯網之天時,借中國之地利,以人為本,敢破,能立。最後讓每個人自己去選擇。

阿里和螞蟻能成為獨一無二的壟斷者嗎?這是一個很大的擔心,但市場經濟下永遠有競爭,有老對手,有新一代的挑戰者。更重要的,監管是永不消失的電波,無論你想與不想,它都會向你發出聲音。

馬雲,這個偉大的,有著無限思維的改變者,和我們同在一個時代,也改變了我們的時代。這是我們的幸運。儘管他那不遮不掩也遮掩不住的殘缺,總是讓人留下遺憾。

假如讓馬雲重講一次螞蟻 9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