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張康陽接棒王思聰背後,中國電競的路已越走越寬


張康陽接棒王思聰背後,中國電競的路已越走越寬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洪雨晗

來源/資本偵探(ID:znkedu)

誰也沒想到,在今年雙十一即將到來之際,率先在社交網絡刷足存在感的竟是蘇寧。

10月31日晚,2020年英雄聯盟S10全球總決賽迎來了堪稱最激烈的一場對決。經過四局比賽,LCK(英雄聯盟韓國冠軍聯賽)的一號种子DWG戰隊以3比1的比分擊敗LPL(中國大陸英雄聯盟職業聯賽)的SN戰隊,繼S7之後LCK戰隊再一次在中國奪下召喚師杯,DWG打野Canyon成為FMVP。

SN戰隊的背後站著蘇寧體育,這也是為什麼蘇寧能夠借S10收穫一波關注的原因。公開資料顯示,SN成立於2016年12月,擁有《英雄聯盟》《爐石傳說》《穿越火線》(PC/手游)等多個分部。

SN戰隊介紹,圖源AZ電競網SN戰隊介紹,圖源AZ電競網

雖然遺憾惜敗DWG,但一路闖進決賽,並在決賽第二輪由上單Bin上演的五殺依然成為了比賽中最吸引人關注的時刻。

網友為上演五殺的SN上單Bin點煙,圖源網絡網友為上演五殺的SN上單Bin點煙,圖源網絡

賽后,蘇寧控股集團副總裁、國際米蘭足球俱樂部主席、蘇寧電競董事長張康陽也發布微博表示,“各位真不用再安慰了……第一次進入世界賽,代表LPL殺入決賽已經是我們電競團隊非常優秀的表現了。”

張康陽微博,圖源微博張康陽微博,圖源微博

在進入決賽前,可能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到SN這支隊伍,而年輕的SN也算得上絕對的黑馬。雖然SN最終1比3輸掉比賽,但是與一場比賽的輸贏相比,中國電競產業的路越走越寬才是更為值得關注的事情。

SN不留遺憾

在中國的電競版圖中,蘇寧算不上一位先行者。

2016年12月,蘇寧控股旗下文創集團正式進軍電子競技領域,並選擇了當前電競專業化最強的英雄聯盟項目組建SNG戰隊,隨即加入LSPL(英雄聯盟甲級聯賽)。

不過,相比於2011年在國服上線的遊戲英雄聯盟,和聯盟之初在LPL大放異彩的老WE、IG、OMG、皇族(現RNG)等戰隊來說,SN、JDG、TES等一眾戰隊都是2016年後入局的新玩家,背後有著蘇寧、京東、滔搏等雄厚的資本站台。

SN戰隊隊標SN戰隊隊標

自S4賽季LPL的皇族戰隊與韓國SSW戰隊在決賽相遇,直至今年的S10,時隔六年,LPL與LCK戰區首度在決賽相遇。

對過去LPL的中國戰隊而言,LCK是一個讓人充滿壓力的名詞,LCK賽區曾在S3至S7賽季霸榜英雄聯盟總決賽冠軍位置,其中,LCK僅SKT這一個戰隊便奪得了四連冠,在韓國各戰隊五連冠期間,LPL各戰隊屢次沖擊冠軍卻留下遺憾。

LPL賽區雖然在S8、S9奪得冠軍,但當時IG和FPX總決賽的對手都不是LCK戰區隊伍,LPL的隊伍從來沒有在S賽決賽中贏過LCK的隊伍。如今,六年後,中韓兩隊在S10總決賽再次相遇,使這次決賽充滿了使命感。

對SN打野選手Sofm而言,這場決賽的意義不止於此。 SN是一支三賽區選手戰隊,隊內huanfeng、Angel和Bin來自於LPL(中國賽區),輔助蛇蛇SwordArt來自於LMS(中國港澳台地區頂級聯賽,2019年合併到PCS賽區),Sofm來自於越南職業聯賽Glorious Arena。

在之前的歷屆世界賽中,越南籍選手的最好成績是十六強,此次SN奪得亞軍,Sofm成為第一位獲得英雄聯盟S賽亞軍的越南籍選手。

SN戰隊上單Bin和中路Angel則背負了更多。 LPL賽區在S8、S9賽季奪冠時,IG戰隊和FPX戰隊的上單、中路等C位都是外援選手,因此有人質疑這些隊伍的“含華量”不夠,無法證明中國選手實力已成為世界頂尖水平。而SN戰隊除了越南籍外援Sofm,其餘四人皆為中國隊員,此次,上單Bin通過劍姬完美的五殺證明了自己。

  SN戰隊上單Bin使用無雙劍姬五殺 SN戰隊上單Bin使用無雙劍姬五殺

進擊的網吧戰隊

對LCK而言,曾經統治全球總決賽五年,是過去毫無爭議的英雄聯盟第一賽區,如今,S8、S9賽季已經有兩年沒有拿到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冠軍,甚至沒有獲得決賽的門票,因此,DWG身上背負著眾多壓力。

在淘汰賽上,DWG展現出了強悍的實力,在小組賽中就擊敗了DRX,之後在半決賽中也是成功復仇G2,奪冠呼聲一直很高。 DWG在S賽上看似一路順風順水,但在隊伍成立初期,隊伍也經歷了不少困難。

據外網論壇Reddit整理的消息,2017年6月創始人micro自掏腰包帶著五個少年組建了戰隊MiraGeGaming(DWG戰隊前身),當時的教練毅然簽下了CK聯賽墊底並且死亡數最多的上單牛寶Nuguri和中單skowmaker。 2018年夏季賽他們在CK聯賽排名第一,成功躋身LCK舞台。

此後,DWG成功簽下canyon、鬼皇和教練zefa,到2020年DWG迎來爆發,在LCK決賽以3:0橫掃Drx,在進入LCK的第二年,以LCK頭號种子選手的身份第二次進入世界賽。

這支“網吧戰隊”直到來中國參加總決賽,居住條件還和那支網吧隊沒什麼區別,據網友上傳的圖片顯示,DWG成員們住的還是上下舖的宿舍,訓練生活條件艱苦。

DWG成員訓練時的宿舍DWG成員訓練時的宿舍

LCK賽區的選手向來以恐怖的訓練量著稱,“007”是家常便飯,為了這個冠軍,DWG已經準備了一整年。 DWG的中單ShowMaker在賽后採訪中表示:“去年世界賽我們輸了,從那個時候到今天,我們始終處在不懈的努力中,我認為去年我們沒有發揮出水平,所以一直在堅持,今年終於獲得了一個好的結果。”

賽后,SN戰隊在其官方微博上表達了遺憾。 “在剛剛結束的2020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最終決戰中,我們不敵對手,遺憾結束了本次世界賽之旅。”

此次SN雖然沒有獲得冠軍,但SN能在一場場硬戰後走到決賽位置,實力已經得到證明。在系列賽中,SN擊敗了EU賽區一號种子,NA二號种子,LPL一號二號种子,LCK一號种子,輪輪晉升,熬過“死亡排位”。

近年來,LPL賽區的進步有目共睹,DWG在賽前視頻中表示,2018年年以前是各賽區向LCK的戰隊學習比賽運營和打法技術,而近兩年,DWG在不斷研究LPL頂尖戰隊的打法技術。

能在短短數年內取得如此成功,除了離不開選手們下的苦工,各路資本入局推動LPL背後整個產業鏈快速佈局、完善,才是更為深層的原因。

成為資本寵兒

根據艾瑞諮詢發布的《2020年中國電競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電競整體市場規模突破1000億元。未來,電競商業化發展將進一步助推電競生態市場的增長,預計在2021年時達到553億元。

電競市場能擁有如今過千億的市場規模並不容易,中國電競產業的井噴期始於2013年,彼時,直播平台進入電競市場,助力電競傳播,將電競這一相對陌生的賽事推至更多人面前。而此後,伴隨手游市場的快速增長,移動電競也開始爆發,各路資本爭相進入,推動了行業規模的整體躍升。

圖源艾瑞諮詢報告圖源艾瑞諮詢報告

在中國電競發展的歷史中,王思聰是一個繞不開的人物。

早在2011年8月,王思聰便在微博上宣布“強勢進入整合電競”,並收購了當時面臨解散的CCM戰隊,組建iG電競俱樂部。

除iG以外,王思聰旗下普思資本還投資了多家遊戲公司,包括雲遊控股、創夢天地、ImbaTV、鈦度科技、網魚網咖等。 2012年,王思聰組織發起“中國電子競技俱樂部聯盟(ACE聯盟)”,2015年10月,中國移動電競聯盟成立,王思聰任第一屆聯盟輪值主席。通過一系列佈局,王思聰圍繞電競產業上下游構建了完整鏈條。

2018年,iG戰隊以3:0的比分擊敗了Fnatic戰隊,奪得了LPL賽區的首個S系列冠軍。這是《英雄聯盟》電競項目的最高榮耀,讓王思聰和他的電競帝國賺足了眼球。

張康陽接棒王思聰背後,中國電競的路已越走越寬 2

王思聰的強勢入局是國內電競產業進入發展快車道的標誌,隨著電競逐漸被“正名”,其所受到的大眾關注也吸引了更多關注,行業因此迎來了各路資本持續加碼的階段。

2016年前後,電商巨頭京東、零售巨頭蘇寧先後收購戰隊,此後,華碩ROG、滔搏運動、Bilibili以及FunPlus又分別注資LPL戰隊,將戰隊納入公司化運營體系,成為市場推廣的組成部分。與此同時,鬥魚、虎牙等遊戲直播平台的快速發展,也在不斷推動行業影響力更上一個台階。

得益於資本加註LPL,俱樂部的商業化運營有了更多機會,選手、教練的培養以及整個聯盟的比賽模式都逐漸走向專業化,此時更優秀的戰術打法和更科學的電競選手培養方式才會慢慢出現。

因此,如阿Bin這樣的年輕血液越來越多,畢竟,僅憑熱血和理想的“李莊白肉”難以走到最後。

根據遊戲博主遊戲肥宅回憶,在資本大舉進入電競圈之前,大多數電競選手工資大概只有1500元左右,“王思聰投資創立iG之前,整個電競圈也就War3選手能賺個生活費?當時最牛皮的sky,即使是得了那麼多冠軍,收入也並沒有好多少。你們聽說過狗哥撿煙頭的梗麼?狗哥王兆輝原來是一名Dota選手,2009年和zhou在TM戰隊,贊助商只給他們一個月1300的工資,不包吃住有時候只能住網吧,狗哥煙癮大隻能撿煙頭抽,就是有這麼慘。而狗哥的經歷是那時大多數電競選手的縮影。”

而資本加註帶來的良性轉變最終得以在戰隊成績上體現,優異的戰績繼而會吸引眾多的玩家和粉絲,俱樂部的商業價值開始凸顯,行業進入正向循環。如當前LPL二號种子JDG便獲得11家企業的讚助,俱樂部獲得的資金越是充足,便有足夠的實力邀請強力選手和教練加盟。可以預見,奪得S10冠軍的DWG商業價值必然會再上一個台階。

可即便在這樣一個商業邏輯下,電子競技作為競技體育的那一面依然不會改變,戰隊取得好成績的前提是選手們強烈的勝負慾和對極限的孜孜追求。

決賽FMVP,DWG打野Canyon說:“我賽前的目標就是獲得冠軍,同時拿到FMVP,真正實現了自己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但我必須說,我們全隊上下從教練到每一個隊員都非常努力,甚至可以說,我們的努力超越了任何對手。“

冠軍是對他們最好的獎勵。

張康陽接棒王思聰背後,中國電競的路已越走越寬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