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三言財經

來源:三言財經(ID:sycaijing)

長租公寓的負面新聞一直未斷,作為行業龍頭的蛋殼公寓也不例外。

  近日,不少租戶反映蛋殼公寓出現了斷網,保洁也消失不見,另外返現活動也未能即時到賬,甚至客服也聯繫不上。

  其實,從年初開始,蛋殼公寓就被爆出多月未發工資、變相裁員、App下架整改以及多起消費者投訴事件。再到6月CEO高靖被調查,近日蛋殼公寓COO顧國棟被曝離職。

  而日前,關於蛋殼公寓“跑路”的傳聞四起,不禁讓人發問蛋殼到底怎麼了?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活動不到賬

  租戶深受困擾

  近日,在社交網絡上,關於蛋殼的投訴屢見不鮮。

  有不少租戶反映蛋殼突然斷網,且時間長、地域廣,讓人無可奈何。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2

  從區域上來看,不止一地的租戶遇到這種情況,杭州、廣州、上海等地均有發生,時間不等。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3

再往前追溯,從今年8月底就開始有租戶反映蛋殼出現蛋殼情況,時間長的已達兩個月。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4

  找蛋殼維修也沒有那麼順利,有租戶表示打蛋殼電話、提交投訴訂單均未有回應。即使有人得到了官方客服的承諾,但卻被一次次的推遲,至今仍然沒有解決。

還有租戶指出,管家給出的說法是更換設備運營商,但遲遲不解決斷網,自己也擔心接下來會不會斷電斷水。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5

  不過,也有部分杭州地區租戶反映網絡昨天剛剛修復,但仍有很多人處於斷網狀態。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6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7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8

除了斷網以外,租戶們還遇到了保洁不來打掃的情況,從網友的反饋來看,斷網和保洁問題往往同時存在。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9

  客服同樣存在聯繫不上的情況,租戶也很無奈。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0

  當然問題還不止上面那些,蛋殼的返現活動也被指責未能到期收到返現。

  據悉,蛋殼與租戶簽訂年租合同後,會承諾每月返還一定的租金。一般是承諾返兩月租金,分10​​個月發放。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1

  但是近期反映收不到返現的投訴增多,尤其是9月份和10月份的返現,類似的情況比比皆是。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2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3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4

  租戶想在線諮詢,卻只能面對著排隊的界面,無奈到想要放棄。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5

  對於以上情況,蛋殼方面暫時還沒有正式的回應。不過,三言財經發現蛋殼官方微博點讚了一條租戶的微博,該租戶稱網絡、保洁已經恢復。

  曾陷“跑路”風波

  隨後COO顧國棟離職

  10月14日,據相關媒體報導,蛋殼在北京的辦公處遭到了維權人士的包圍,據悉從工程合作商、保洁,到業主、租戶,維權人群幾乎涉及蛋殼公寓上下游業務的合作方。

關於蛋殼“跑路”的聲音四起,很快蛋殼作出回應。

  對此,蛋殼公寓官方微博發布回應稱,近期,部分合作方因與本公司存在商業糾紛,採取了過激行為。散佈“蛋殼跑路、倒閉”等相關不實言論、視頻、圖片,公司已報警處理。同時,蛋殼公寓再次重申“目前,公司經營活動一切正常,請大家放心!”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6

  值得注意的是,僅僅幾天后,有消息傳出蛋殼COO顧國棟已於近期離職。

  對此,蛋殼公寓方面表示,COO因個人原因離職,屬於正常的人事變動,不會對公司運營產生影響。但目前蛋殼方面並未對外宣布具體接替人選,“具體人選以公司對外發布的消息為準”。

這距離其加入蛋殼才過去16個月。而此時蛋殼正在討債、跑路風波中備受煎熬。

  今年6月,蛋殼公寓稱CEO高靖正在接受有關部門的調查,並宣布任命聯合創始人、董事和總裁崔岩擔任代理CEO。但蛋殼方面解釋稱,高靖所涉調查與其之前參與的個人商業投資有關,與蛋殼公寓無關。

  截至目前,消費者維權平台《黑貓投訴》數據顯示,與蛋殼公寓相關投訴條目高達21831條,涉及押金、返現、斷網、客服等方方面面。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7

  蛋殼成立三年多虧損63億

  長租公寓行業暴雷不斷

  據悉,成立於2015年的蛋殼公寓是提供租住生活的資產管理和居住服務平台。

  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殼公寓進入全國13個城市,運營公寓數量為41.9萬間,同比增長46.8%。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個城市運營的公寓數量為20.7萬間,其它城市為21.2萬間。

  今年1月17日,蛋殼公寓在紐交所正式掛牌上市,股票代碼“DNK”,成為國內長租公寓第二個赴美上市的品牌。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8

  但是,業績虧損的情況卻並未改善。財報顯示,2017至2019年,蛋殼公寓營收分別為6.57億元、26.75億元、71.29億元,虧損則分別為2.72億元、13.66億元、34.35億元。今年僅發布的一季度財報也顯示,虧損了12.3億元。

  截至發稿前,其股價已經跌至2.02美元,不到一年的時間,較發行價已跌超八成。

  大規模擴張的經營策略是蛋殼虧損的主要原因。 2017年到2019年,蛋殼運營的房源數量暴漲近30倍。

裁員、拖欠工資以及一系列負面消息正是蛋殼資金短缺的真實寫照。

  事實上,今年以來長租公寓暴雷的事已經見多不怪。

  據貝殼研究院統計,截至2020年上半年,媒體公開報導陷入經營困境的長租公寓就多達84家;此前,2019年已有52家長租公寓面臨不同程度的資金鍊斷裂、跑路或倒閉。

從今年7月的品程優居、優客逸家等,到8月的友客公寓、嵐悅公寓、沃客公寓等,再到9月的寓意公寓、適享公寓,以及不久前的小鷹,長租公寓品牌中僅有名可考的“爆雷”名單就多達二十餘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財務問題的長租公寓品牌由小及大。

  而長租公寓暴雷的癥結在於“高收低出”經營方式,這種市場競爭下,極易出現資金鍊斷裂的情況,就連蛋殼這樣的頭部玩家也不能倖免。

  據統計,2020年上半年,有七成經營不善的長租公寓,都是因為此種“高收低出”模式。

  而今年在疫情影響下,資金鍊鍛煉的問題更是被急劇放大。

  對於長租公寓市場的亂象,有關部門已經介入。

  今年9月,住建部發布《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其中監管措施多達60餘條,將長租公寓“高收低租”“長收短付”“租金貸”等高風險經營行為納入監管。

這樣的市場環境下,誰能堅持到最後,還要交給時間去回答。

斷網、保洁消失、返現不到賬,蛋殼公寓不行了? 19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