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齊介崙

來源:海克財經(ID:haikecaijing)

  這一次,大力能否出奇蹟?

  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原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20201029日下午,有了個官宣的新身份:大力教育CEO

  業內人一望便知,這裡的“大力”,來源於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多曾對外提及的一個重要創業方法論——“大力出奇蹟”。

  大力教育,好記,有勁,象徵著遠大前程,可謂粗獷又美好,而這樣一個有著鮮明標籤化特徵的名字,其實來自陳林本人的貢獻。據說他是想都沒想,這個名字就在腦子裡蹦出來了。

  陳林對海克財經表示,大力教育的推出,並不涉及組織架構調整,它只是一個新稱謂。

  作為一個全新的獨立品牌,大力教育接下去將承接此前字節跳動旗下所有與教育相關的產品及業務,這當中便包括大力教育官宣當天高調發布的一款硬件產品——大力智能作業燈。

  大力智能團隊負責人陽陸育對海克財經表示,他經常跟團隊講,希望構建一個巨大的在線教室,而它的書桌分佈在每位用戶家裡。

  大力智能作業燈首先借鑒了手術室無影燈靈感,利用雙翼燈頭設計,解決了孩子們寫字時燈下陰影的問題。表面看,這是一款高標準的護眼燈而已,但它還配備了AI攝像頭,借助AI及相關技術,可以實現智能指尖查詞、智能英語跟讀、智能計算題講解等,兼具了作業輔導、作業檢查、坐姿監測、語音交互、視頻通話等多種功能,事實上是個家庭場景下的智能學習助手。

  如果我們一定要套用互聯網公司基因論的說法,那麼字節跳動委實並無教育基因;如果我們再向前一步談教育賽道實戰經驗,那麼即便截至當下一刻,字節跳動自20197月嚴格意義上啟動教育版塊,也不過1年零3個月。兵分多路最終全部集結於大力教育陣營下的字節跳動教育業務,如果能夠像其兄弟產品抖音後來居上橫掃短視頻行業那樣重塑教育行業,那必須要說,這是個奇蹟。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2

  這當然也是字節跳動將教育設定為新的業務方向並持續加碼的原因之所在。簡單說,字節跳動大力做教育不是個跟隨式動作,而是在確認了教育的巨大社會價值及商業價值之後,認定憑藉其技術、產品、流量等多方面優勢及不斷創新,可為行業帶來突破性變化。

  陳林在1029日所做的題為《大教育•大責任》的演講中說,大力教育要做的是“大教育”,所謂的“大”,指的並不是大而全、什麼都做,而是說要建立一個完整的教育生態系統並不斷予以優化;他認為大教育是與時代同步的教育,是關注“人”成長的教育,它不應只滿足於教授知識,而應有新的方式和認知去培養人,關注他們的整體素質。

  在陳林看來,教育行業責任重大,不能投機取巧,大力教育希望長期投入,不求短期回報,不會一味追求那些看上去漂亮的數據,而是真正把它當成一項事業來打磨。

  01

  多產品並進

  教育方向被字節跳動寄予厚望,這可從產品側的全面進擊窺得一斑。

  能夠看到,目前大力教育旗下已擁有涉及多學科多種課程的豐富產品矩陣,這些產品能夠分別面向Pre-KK12、成人等不同年齡層用戶,提供專業而優質的教育服務,GOGOKID、瓜瓜龍、清北網校等是其中已形成較大市場號召力的教育品牌。

  就產品的誕生背景來說,大力教育旗下產品大致可分為自主開發、全資收購、投資合作這三類。

  字節跳動自主開發的教育產品,在英語學科已有包括GOGOKID、開言英語、瓜瓜龍英語等多款,在數學學科已有瓜瓜龍思維和你拍一,在K12賽道則有清北網校。

  To B方面,有極課大數據、曉羊教育及原學霸君B端業務Ai學。

  硬件方面,在前述已推出的大力智能作業燈之外,字節跳動未來還將有更多創新型硬件產品陸續亮相。據陽陸育透露,2021年上半年還將有一款非常創新的教育類智能硬件產品與公眾見面。

  從授課形式看,字節跳動教育產品涵蓋了在線一對一、雙師大班課、AI課等多種,其中英語類產品GOGOKID採用的是北美外教在線一對一模式,類似VIPKID;主打清華北大名師教學的清北網校,採用的是雙師大班課模式,即一位老師負責課堂直播授課,另一位輔導老師負責學生及家長的課前課後對接,包括答疑解惑及批改作業,這與當下作業幫、跟誰學、網易有道精品課等類似;瓜瓜龍系列啟蒙產品,包括瓜瓜龍英語、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語文,採用的都是AI課的模式,與猿輔導旗下斑馬AI接近。

  在線一對一模式對於孩子們來說,學習體驗及學習效果相對更好一些,但它同時存在著“規模不經濟”的難題,也就是說,它的邊際成本隨著用戶規模的擴大不降反增,這對平台方來說挑戰尤大,而這也是VIPKIDGOGOKID等一直以來共通的壓力。但顯然字節跳動在這個方向上仍在著力推動,從未放棄。如今放眼全行業,雙師大班課和AI課的模式,已漸漸成為主流。

  20207月,陳林在演講中提到,字節跳動會嘗試將GOGOKID瓜瓜龍聯動,直播與錄播兩個產品混合學,或者從錄播轉化用戶到直播課上去,這些都有很大機會。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3

  3個月後,陳林再度談及業務協同的話題,他說,其實每塊業務都有著很大價值,要不要將業務連通,更多是從用戶需求出發,是錦上添花的事,重點是要把用戶體驗做得更好一些,把學生成長做得更系統一些。

  各同類產品在通過廣告營銷等方式搶生源的同時,對優質教師資源的爭奪戰也在不斷升級。

  20205月,為延攬一流教師加盟,清北網校開出了“年薪兩百萬、上不封頂”的優厚待遇,而該招聘啟事一經推出,便迅速引發熱議。

  陳林轉發了這則招聘啟事,同時說,好的老師,能夠帶給學生的不僅是知識,更是好的思維方式,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清北網校持續招聘中小學老師,待遇不是問題,因為足夠優秀的老師所創造的價值,一定大於平台給出的回報。

  02

  戰略有定力

  張一鳴在2020312日即字節跳動成立8週年當天發出了一封全員信。他在信中除了宣布一項組織升級,另提到他會從公司日常運營中騰出精力,重點關註三件事:研究如何更好地改進超大型全球化組織的管理;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思考和規劃教育等新戰略方向。

  張一鳴將教育確立為公司跨界嘗試的新業務方向。他提到2016年有段時間曾拜訪上海交大ACM班俞勇老師,上海交大ACM班的成材率以及後來他對Minerva Project的調研,讓他直接認識到教育對激發人的潛力何等關鍵,而且教育本身還有著巨大潛力。他說他對字節跳動相關教育業務不焦慮有耐心,現在還是很早期,必須要有更根本的創新,當然前提是要有更深刻的認知。

  這為字節跳動教育業務發展定下了基調。

  陳林在2020722日面向字節跳動教育團隊的一次全員分享中說,字節跳動做教育的最大優勢不是流量、產品和技術,而是戰略決心和組織文化;未來3年,教育業務持續大力度投入,不考慮盈利。他同時說,字節跳動做教育的使命是,“創新教育,成就每一個人”。

  1029日陳林再被問及教育業務盈利問題,他說,3年不盈利是個決心的表達,字節跳動教育業務很有可能會更長時間不盈利,因為教育產品短期都很難跑得出來,包括產品打磨也好,認知也好,都需要更長時間。至於為什麼之前談的是3年不盈利,他的回答是,因為公司內部做BP都是3年的BP

  更為重要的是,大力教育是字節跳動全資子公司,字節跳動的戰略支持,特別是對資金、技術、流量等多種資源的調動補給,是能夠隨時幫助到大力教育的,衝鋒在一線的業務團隊不存在動作變形的風險。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4

  字節跳動的組織文化也可為大力教育的發展提供底層支撐,比如字節跳動追求人才密度和內部信息流量,追求context not control;比如鼓勵不同的職能線進行碰撞、跨界、協作,在更大範圍內產生創新;再比如堅持用戶導向、不自嗨等。

  陳林曾任今日頭條CEO,對於一項新業務如何實現開拓挖掘,有著一套或可複用到大力教育的策略。而且陳林的舅舅和母親都是老師,他從小耳濡目染,形成了對教育不同於很多人的深刻認知,而且他自己從湖南農村考入北大,是教育改變命運的典型,他深知教育的極端重要性,而且對如何做好教育,一直有真知灼見。

  團隊意志力及戰鬥力也是其中重要一環。陳林在談到20197月推掉其他手頭業務,專注做教育時,用到了一個詞:“All In”。這是一個接近於破釜沉舟、使命必達的詞彙。

  03

  或可創造新可能

  從趨勢看,國內教育行業仍有廣闊發展空間。

  據市場調研機構艾媒諮詢《後疫情時代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研究報告》,預計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到4858億元;受疫情特殊影響,大眾在線教育消費進一步提速,在線教育市場迎來發展關鍵節點;在用戶習慣不斷養成的背景下,預計到2021年年底,中國在線青少兒英語市場滲透率將達到37%2022年將達到51%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5

  這裡需要談到字節跳動業務擴張邊界的問題,也就是說,它為什麼要做教育,而且將教育確立為未來重要戰略方向之一?

  張一鳴2016年年底在央視《對話》節目中及在接受《財經》雜誌專訪時對此分別有過不同程度的提及。他說,就業務擴張來說,字節跳動盡量不做別人已經做好的事,如果自己不能比別人做得更好,那就不做,除非它是業務防禦關鍵點。

  把這句話拿過來放在教育行業,那麼大可理解為,字節跳動認為教育領域還有一些創新的機會。

  這是一件難而正確的事,一旦基於足夠創新的模式做出壁壘,價值是巨大的。而這與張一鳴的“延遲滿足感”理念相契合。秉持長期主義立場的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曾在他的《價值》一書中,盛讚張一鳴的“延遲滿足感”,同時基於這一點,評價稱,“我們無法想像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邊界”。

  就國內教育賽道當前狀況看,它還有很多問題尚待解決。

  陳林曾分享過他在這方面的觀察:比如說在社會層面,優質教育資源仍分配不均,有些農村孩子連課桌都沒有,學生要走很遠的路上學,而且沒人輔導,全靠自學;比如說學校層面,老師們經常陷入大量重複機械性工作,他們的時間精力往往被瑣事佔滿,很難將更多心思用於教學生;再比如家庭層面,很多家長其實是缺乏輔導孩子的工具甚至是知識的。

  目前看,這些問題,其實很多是可以通過技術手段找到答案的。而字節跳動大力教育的機會,或許就潛藏在這些未被攻克的難題和障礙中間。

  “我們在爬一座很高的山,關於爬山,我相信會有一些竅門,但斷沒有任何捷徑。我不知道要爬多久。但等我們爬上去以後,山頂一定會有最好的風景。”陳林說。

字節跳動,如何大力做教育? 6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