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雙十一快到了,快遞不干了?


雙十一快到了,快遞不干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魏婕

來源/ 深燃(ID:shenrancaijing)

  伴隨著李佳琦的敲鑼和尖叫,雙十一大幕熱熱鬧鬧地拉開了,然而支撐電商運轉的快遞行業,則沒有那麼喜氣洋洋。

  國家郵政局公佈,雙11期間預計日均快遞業務量達4.9億,約為日常2倍。數量上去了,但整個快遞行業卻瀰漫著焦慮的味道。

  與雙十一剁手戰報一併發酵的,還有快遞業罷工的傳聞。截至10月28日,新浪微博上,#快遞罷工#話題下有1300萬閱讀,1.3萬討論。在百度貼吧以“快遞罷工”為關鍵詞搜索,相關帖子有124174篇,10月以來的相關帖子約有500篇,涉及公司涵蓋四通一達。

  雖然百世快遞、韻達、中通、圓通、申通等快遞公司公開回應稱,整體運行正常,但多名消費者表示,自己近期遇到了快遞延誤、甚至快遞到了家門口被退回的情況。淘寶商家也證實,一些區域快遞停發。

  快遞員因派費降低罷工甚至改行,基層網點受困於不斷提升的攬件指標甚至發空包充數,這些問題的背後與快遞行業愈演愈烈的價格戰不無關係。為了爭奪更大的市場份額,快遞公司紛紛選擇低價衝量。

  消失的快遞

  “買了一箱水果,快遞走到距離我不到3公里的地方竟然被退回了,聯繫了賣家,賣家並沒有攔截或者要求退回”,消費者小陳告訴深燃,自己買的東西到了眼前卻又退回了發貨地,快遞客服告知是因為當地快遞網點停運

  深燃在微博上看到,不僅中通出現了類似情況,僅山東泰安地區,申通、天天、郵政、圓通、韻達、百世等品牌下的網點均出現了停運。

  泰安地區和小陳有著類似經歷的消費者業不在少數。有人下了單之後,被商家告知無法出單,稱“該區域物流公司總部設置為停發,不支持派送”,建議等物流恢復後再下單;有的快遞長達半個月沒有配送, #泰安快遞罷工#已在微博上建起話題。

  不止泰安,全國多地快遞都出現過或正在經歷快遞撤退。

  河南登封一名本地博主稱,10月26日,由於自己一個中通的快遞信息多日遲遲沒有更新,就直接去了快遞分揀中心,到了之後發現快遞堆積如山,現場有不少用戶和她一樣等不到快遞就自己上門尋找,發現該網點僅剩1名工作人員,有很多已經轉行去做外賣員了。

  江蘇蘇州的林先生稱,9月27日起,自己的2個韻達快遞五天沒有更新物流信息,快遞員電話無人接聽。後來看新聞才知道,是因為網點拖欠快遞員工資,快遞員罷工了。

  10月12日,三湘都市報報導稱,湖南長沙韻達快遞觀沙嶺服務站因經營不善,大量快遞延誤、丟失,員工工資被拖欠數月,大量快遞票件積壓。一快遞員表示,該服務站已拖欠二十餘名員工共計三十幾萬元工資,自己從4月到現在只拿到5000元工資。

  中通快遞前加盟商老牛從中通內網上給深燃“搬運”來了最近的網點關停信息:“湖北武漢竹葉海網點自2020年10月11日開始暫停攬派業務”、“江蘇南通下屬部分網點自2020年10月9日開始暫停攬派業務”、“湖南省永州市區二部網點下屬鄉鎮永州珠山鎮、永州石巖頭鎮、永州水口山鎮、永州富家橋鎮自2020年10月7日起暫停攬派業務,何時開通另行通知,請各網點知悉!”

  老牛說,近兩個月中通網點關停數量明顯增多。 9月份共有7個網點停業,10月份至今共有15個網點停業。範圍遍及全國,從海南三亞到新疆烏魯木齊都有。

  快遞行業在悄然上演一場“罷工潮”。有媒體報導稱,百世快遞深圳龍崗區二部的業務員近期集體辭職,百世快遞瀘州多個快遞網點三個月沒發工資,網點”癱瘓”近半個月。

來源/ 百度貼吧來源/ 百度貼吧

  在黑貓投訴上,因快遞罷工延遲配送的投訴共有95條,品牌涉及韻達、圓通、EMS、百世快遞等。

  網點虧損,快遞員出走

  “想過可能不掙錢,但沒想到會虧這麼多錢”,中通快遞前加盟商老牛在雙十一之前把自己的網點低價轉手出去了。

  去年6月,老牛看到了快遞業的紅火景象,花了100多萬元轉讓費,從上一個加盟商那裡獲得了一個一級網點的經營權。實際開始經營之後,老牛發現,網點平均每月虧損20多萬元,累計虧損達300多萬元。

  老牛說,虧損的主要原因是虧本收件和各種罰款。如果總部把發件指標訂得高於網點實際能力,網點沒有完成,不僅面臨罰款,而且發件成本會上升,導致虧損。

  自從接手以來,月月都虧本收件、交罰款”,老牛稱,自己網點每天收上來的快遞數只有800-900件,每個月不到3萬件。但總部會把任務訂得高於3萬件,網點為了完成任務只能低價、虧本收件。比如總部把每月任務量定為5萬件,正常攬收上來的包裹費用是一件5元,剩下的2萬多件就得壓到3元或4元才能完成。

  他給深燃算了一筆賬:如果一個快遞的攬件費是10元/件,快遞員的收入是6.5元/件,中轉部收的費用在1.2元–2.5元之間,留給一級網點的毛利潤在1元-2.3元之間。減去包裝費、每天固定費用,算下來就是虧本的。如果任務量不達標,管理中心還會收取每單0.5元的罰款。

  多名快遞加盟商都反映,如果沒有完成網點制定的攬件任務,就會有罰款。任務量越定越高,網點如果實在沒法完成,為了避免罰款就“想法兒糊弄”。 4月底,一位河南鄉鎮快遞代理點曾向媒體爆料稱,省區給各分公司製定了階梯發件目標,發件量從不低於當月派件量的5%一直增到15%,未達到指標的按照未完成票數處以3元每票的處罰。有的網點為完成收件考核,只能發“空包”應付,表面上完成任務量

來源/ Pexels來源/ Pexels

  老牛曾向公司反映了網點經營困難的情況,但公司9月份還在繼續調高任務量——保底任務6萬件,衝量任務11萬件,包裝費還從每天700元漲到了1200元。連續虧損之下,老牛的網點資金鍊斷裂,快遞員紛紛離職,網點無法正常派件運營。區域內3萬多票到件積壓無法派送,網點“癱瘓”十余天。

  在最近泰安快遞罷工現像出現後,泰安市快遞協會出面解釋稱,受全國快遞員派費下調等因素的影響,致使快件投遞延誤。目前在通過提高派費的形式適當增加快遞員的數量,快遞公司通過“串聯”的方式對快件積壓區域進行聯合派送。

  “罰款的理由,除了任務量不達標,還有顧客投訴”,老牛告訴深燃,中通要求“規範派件”,就是要收件人本人在簽收單上簽字,但老牛說,實際操作過程中,快遞員不可能把每一個包裹送到每一個客戶手上簽字,因為那樣包裹就送不完了。

  如果因為沒有規範派件,客戶投訴到中通總部的客服,網點不僅要賠償消費者的損失,總部還會對網點有大約500元的罰款,罰款如果轉嫁給快遞員,“快遞員被罰得多了就罷工,網點損失更大。”

  某快遞公司客服江悅告訴深燃,快遞員罷工的常見原因一是降派費——幹得越多,錢變少了;另一個原因就是消費者投訴到總部,網點讓快遞員承擔罰款。而且很多時候,即便是消費者打電話到總部詢問快遞情況,總部有時也會將這種“詢問”作為對網點的罰款依據。如果消費者直接聯繫國家郵政局投訴,對網點的罰款會更多

  老牛說,如果有消費者投訴到國家郵政局,第二次投訴罰網點1500元,同時KPI扣分。

  快遞罷工,誰的鍋?

  基層網點虧損、快遞員出走背後,既有快遞品牌加盟模式固有的不足,也與快遞企業之間愈演愈烈的價格戰分不開。

  如今,快遞企業在價格戰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已是不爭的事實。央視財經9月20日報導,快遞員更忙了,收入反而降了,原因就是快遞行業競爭加劇,導致收件價和派件費降低,末端網點和快遞員的收入相應降低。一位快遞員稱,今年7月,到手派件費已降至0.4元/件,扣除短信費、電話費後,一單只能賺0.25元。微博上,#快遞價格戰壓縮快遞員收入#話題下有8584萬閱讀,4224討論。

  而企業們參與價格戰的目的就是奪取更大的市場份額,擁有更大的話語權,結束價格戰。

來源/ 中通招股書來源/ 中通招股書

  9月16日,中通快遞董事長賴梅鬆在客戶開放日上稱,未來中國快遞業將從全面競爭轉為龍頭競爭,中國一定會誕生市場份額30%乃至超30%的快遞企業。言外之意,中通想成為快遞業的龍頭。中通方面向深燃表示,隨著快遞行業的高速發展,這幾年價格戰不斷。短期內價格戰是有效的。

  就目前而言,調低派費的確是提高市場份額的有效方法。以中通為例,中通2020年第二季度業績顯示,從包裹量來看,中通已經是行業第一,完成業務量46億件,市場份額提升至21.5%,成為第一家市佔率超過20%的快遞企業。

  但實際上,市場份額的提升是用低價收件換來的。價格戰反映在具體的業務環節上就是單票收入和單票淨利潤下降。中通2020年二季度財報顯示,單票收入降幅創2018年以來新高,同比下降20.9%至1.29元;第二季度單票淨利潤0.32 元,同比下降28.6%。

  四通一達,無一例外,紛紛降低攬件費換取包裹量的增長。 9月業績報告中,圓通、申通單票收入分別同比下降20.38%、下降22.70%,同為2.18元。根據韻達2020年半年報,單票收入下降31.31%到2.15元。

  降低攬件費,反映到末端網點上就是降低收件費,調高基層網點收件指標。一旦無法完成指標,網點將陷入惡性循環——收件少→收入降低→罰款重→虧損加劇。

  除了降價,四通一達搶占市場份額的“利器”就是加盟模式,加盟像把雙刃劍,一邊幫助企業快速搶占市場,一邊可能會傷害到自己。

  中通在其2020年二季報電話會議上稱,加盟商模式的快遞公司正在從直營模式的快遞公司奪取市場份額,而中通快遞在加盟商模式的快遞公司之中不斷獲得更多市場份額。

來源/ 中通官網來源/ 中通官網

  佔據了中國快遞市場總收入半壁江山的“通達系”均以“兩端加盟,中間自營”的模式經營,“兩端”是攬件和派件,“中間”指的是運輸。一個快遞從收件到派件,過程可以劃分為加盟商攬件→總部通過自營總幹線運輸→加盟商派件。總部負責運輸,控制干線,加盟商只負責收件和派件。

來源/ 中通官網來源/ 中通官網

  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邵鍾林分析稱,加盟體系先天的製度缺陷是:網點公司和總部企業利益重點不一樣,網點公司重視利潤不重視業務量,總部重視業務量但不重視網點公司的利潤。

數據來源/ 央視財經報導製圖/ 深燃數據來源/ 央視財經報導製圖/ 深燃

  “加盟式快遞企業要擴大市場份額,就需要給末端網點提高任務指標”,物流行業專家楊達卿向深燃表示,隨著加盟模式的快遞企業加大價格戰競爭,部分快遞企業把投入重心放在上游客戶訂單的爭奪,對加盟商的支持弱化。當總部遭遇外部競爭衝擊,或難兼顧末端網點。

  邵鍾林認為,目前這種狀況下,價格戰不會停止,快遞每單價格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這種價格戰可能要等市場上大部分企業都不能生存才會停

  雙十一快到了,快遞網點卻趕在狂歡前“逃跑”,我們今年還能愉快地剁手嗎?

  *題圖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老牛、江悅為化名。

雙十一快到了,快遞不干了?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