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由盛轉衰的YY難“救”,國外業務能撐起歡聚時代嗎?


由盛轉衰的YY難“救”,國外業務能撐起歡聚時代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森語 編輯/葉麗麗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喜愛海釣的李學凌,深知身處海洋中心的滋味。

  作為歡聚時代的董事長兼CEO,李學凌這些年出現在公司的次數屈指可數,更多時候他會選擇在世界各大洋中進行海釣。海釣不同於垂釣,前者需要忍受等了兩三天后空手而歸的痛苦,也能體會到“等待五到十個小時之後,突然釣上一條魚帶來的快樂。”李學凌對媒體表示。

  雖然不知道李學凌是否讀過《老人與海》,但他卻遇到了和小說主人公聖地亞哥一樣的困境——需要將釣上的大魚帶回岸邊,但在其周圍佈滿鯊魚,不得不一邊與鯊魚戰鬥,一邊捨棄大魚的魚肉來保證安全返回岸邊。

  為了歡聚時代這條“大魚”能活下來,李學凌選擇捨棄虎牙和YY直播兩大塊“魚肉”。

  10月26日,多位接近歡聚時代的人士對《財經》表示,百度收購YY國內業務的談判已接近完成,收購價格為30-40億美元。而在更早之前,就有其內部員工爆料稱,YY將要“賣身”百度。

由盛轉衰的YY難“救”,國外業務能撐起歡聚時代嗎? 2

  賣掉YY,對於李學凌而言,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YY直播曾在PC時代經歷過輝煌時刻,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卻沒能打開局面。歡聚時代的財報顯示,從去年Q2到今年Q2,YY直播的付費用戶同比增速為19.1%、14.4%、9.8%、-3.6%、-2.2%。

  營收方面,財報顯示,YY直播的收入在下降,2019年Q4、今年Q1、Q2,其收入分別為33.46億元、26.31億元、27.77億元。

  從行業發展來看,目前秀場直播已經過了最高光的時刻,而在這個領域,YY也已經落到了第二梯隊,聲量漸低。 YY也曾嘗試帶貨直播,但並沒有起色。

  而賣身於百度後,YY的秀場直播屬性,與百度的知識直播、帶貨直播發展戰略並不相符,未來,YY很可能會失去姓名。

  李學凌在今年4月,將虎牙以2.626億美元的價格“賣身”給騰訊,再賣掉YY直播,歡聚時代將只剩下海外業務:直播平台BIGO LIVE、短視頻社交平台Likee和視頻通訊平台Imo 。

  相比於YY國內業務的頹勢,YY海外業務雖然目前還保持著增長,但隨著字節跳動、快手旗下短視頻應用的出海和受到近期封禁風波的影響,整體業務依然面臨著威脅。

  現在來看,歡聚時代的未來仍倍具挑戰。

  1

  由盛轉衰的YY

  “以前專注於戰鬥,總想著贏。今後要專注於給別人提供價值,把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做成。”

  就在百度收購YY國內業務開始談判的前幾天,李學凌在自己的朋友圈裡寫下了這段話,這也成為了業內認為百度將會收購YY的最大信號,一度成為討論的焦點。

  對於李學凌來說,在手指點擊“發表”那一刻時,或許並不知道這段話發布後會產生什麼影響,但他應該想起了23年前自己的模樣。

  當時,在《中國青年報》實習的李學凌盯上了剛成立10年的金山軟件,經過一番研究後,寫了一篇有關金山軟件的負面報導,文章發出不久,一位姓雷的金山員工找到了他,二人聊著聊著就成為了朋友。

  許多年後,當媒體向雷軍問起當年那段經歷時,雷軍曾表示,“李學凌喜歡琢磨,還是個技術愛好者和發燒友,他批評我們的東西還是講到了點子上的,很有深度。”

李學凌與雷軍在金山門前合照,圖源小商幫李學凌與雷軍在金山門前合照,圖源小商幫

  隨後,李學凌相繼擔任搜狐的IT主編和網易總編輯,就當他在媒體圈混得風生水起的同時,國內市場中也掀起了一陣移動互聯網的創業浪潮。

  於是,在2005年李學凌離開媒體,開始創業。

  創業之初,李學凌想要做用戶貢獻內容的web 2.0社區,但雷軍認為這個賽道潛力太小,商業化空間也比較窄,不如考慮從房產、汽車、科技和遊戲這四個領域來做垂直門戶更有潛力。

  最終,李學凌選擇了遊戲領域,並創辦了遊戲資訊為主的多玩遊戲網,好友雷軍也用100萬美元表達了祝福之情。很快,多玩遊戲網就成為了國內游戲門戶的門面之一,並針對遊戲場景研發出了一款名為“YY語音”的遊戲語音即時溝通工具。

  由於彼時該市場還處於空白,YY語音一經推出就備受關注。 2010年YY語音用戶數量就已超過1億人,增長率高達823.1%。就在這樣的好勢頭下,兩年後多玩改名為歡聚時代,並以“YY”為股票代碼成功登陸納斯達克。

  就在同年,國內游戲市場趨近於火爆,以DOTA、LOL(英雄聯盟)為代表的MOBA類游戲開始擁有巨大的用戶規模,同時與遊戲相關的比賽直播行業也應運而生,但國內當時還沒有一個渠道能滿足玩家看遊戲直播的需求。

  李學凌看到了這個機會。

  於是,在2012年3月,虎牙直播的前身——YY遊戲直播正式上線,由於填補了這個需求缺口,業務飛速增長,據相關數據顯示,到了2013年底,YY遊戲直播的MAU接近3000萬,由此在2014年,YY遊戲直播正式更名虎牙直播。

  隨後,在2018年5月虎牙直播成功登陸紐交所,這也是繼YY上市後,李學凌的第二家上市企業。

虎牙直播在紐交所上市,圖源虎牙直播官方微博虎牙直播在紐交所上市,圖源虎牙直播官方微博

  然而,就在那幾年,這條賽道上不只有虎牙直播,像鬥魚TV、龍珠直播、熊貓直播和戰旗直播等遊戲直播平台也相繼出現。

  於是,“千播大戰”在2014年底拉開了序幕。

  經過挖人和燒錢大戰後,歷時兩年的“千播大戰”落下帷幕,虎牙直播雖然成了為數不多活下來的平台,但在遊戲直播行業的優勢地位也被“後來者”鬥魚TV所奪走。

  據易觀千帆發布的《2017年11月移動APP TOP1000排名》顯示,鬥魚月活躍人數1856.1萬,虎牙月活躍人數1224.4萬。此外,虎牙直播在遊戲版權上受制於騰訊的控制“遊戲直播遲早是騰訊的主場,自己並不排斥出售虎牙控股權。”李學凌早在前幾年已經認清了這一點。

  於是,在今年4月,虎牙發佈公告稱,騰訊正式向虎牙和歡聚集團發出通知函,以約為2.626億美元的總收購價收購虎牙,成為其最大股東。至此,YY國內業務僅剩YY直播。

  然而,隨著短視頻行業的興起,給映客、YY直播為主的娛樂直播行業按下“減速鍵”。除此之外,由於秀場娛樂直播門檻低的特性,在2016年吸引了眾多效仿者的加入,比如花椒直播、九間房等平台相繼出現。

  因平台眾多、內容單一,以至於很多平台為了脫穎而出,開始依靠打“擦邊球”等直播來吸睛,就此在當年11月,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了《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給整個行業帶來沉重一擊。

  據映客公開數據,2017年開始映客的月活數出現斷崖時下滑,一度從3000萬的水平掉到2200萬。

  身處同一領域,YY的日子也不好過。據2017年全年財報顯示,2017年四個季度中,公司淨利潤同比增幅分別為160.7%、67.1%、59.0%、29.4%。可以看出是淨利潤增幅是逐季度遞減,由此在財報發布後,YY股價暴跌至每股117美元的最低點。

  於是,李學凌不得不想辦法挽回頹勢。

  2

  難救YY直播

  “騰訊的敵人都是我的朋友。”

  2012年,李學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出了這句話。就在兩年前,由於YY語音在國內游戲市場的大獲成功後,騰訊看上了這個產品,並提出要出1.5億美金收購其業務,並給李學凌40%的股份。

  當時,在外界看來,這是幫助李學凌收穫人生“第一桶金”的最好捷徑,但彼時李學凌與公司高層討論後,拒絕了騰訊拋來的“橄欖枝”。隨後,騰訊就此暫停了與YY的所有合作。

  “騰訊剛停掉合作,就召開了開放平台大會,說什麼合作共贏,真是可笑。”李學凌連續發了兩條微博表示憤怒。

  然而,讓李學凌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拒絕騰訊騰訊收購的4年後,在短視頻行業興起和國家政策管控的兩種衝擊下,YY直播遭遇到了“滑鐵盧”。

  李學凌不得不為YY尋找出路。

  2017年6月,YY開始在社交領域開始發力,而它盯上了探探。當月,陌生人社交平台探探宣布完成7000萬美圓的D輪融資,由YY(歡聚時期)、眾為資本等多家投資機構跟投。

探探D輪融資信息,截圖自企查查探探D輪融資信息,截圖自企查查

  但不到一年,YY的那次投資最後成為了探探的“嫁衣”——2018年2月,陌陌發佈公告稱,正式收購探探,交易構成包括6億美元現金及530萬股新發行的A類股票。

  社交領域失敗後,YY看上了短視頻行業。 2018年後9月宣布與短視頻平台快手進行合作——快手為YY 提供流量,YY 直播則幫快手充實內容。但隨著快手的快速“長大”,在快手成立五週年之時,上線了直播功能。

  自快手推出直播功能後,YY頭部主播開始向快手傾斜,據坊間傳聞, 當時快手紅人榜裡,幾乎有一半以上的主播之前都來自YY直播。而在彼時,快手也不再是五年前的那個小平台,YY直播在其面前只能算“小朋友”,YY悔之晚矣。

  到了今年年初,由於疫情的發生反而帶動了帶貨直播的熱潮,屢戰屢敗的YY再次聚焦在這個行業。雖然YY直播很快上線了古玩之類的直播購,但最後也反響平平。

  而在電商方面,YY也在去年9月做出過嘗試,上線了獨立App“一件”,但對於電商團隊的具體規模、分工和選品方面YY均沒有做過多透露。最終這個APP也沒能突出重圍。

  從社交、短視頻,到電商和帶貨直播,YY做出這一系列的轉型,但並沒有改變YY的頹勢。據歡聚時代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YY總付費用戶數較2019年同期同比下降2.2%至410萬,YY淨收入較2019年同期同比下降18.0%至2.323億元。

  相比於抖音、快手等新晉直播短視頻平台,YY直播對於時代的追逐並沒有那麼強烈。

YY直播,截圖自YY直播官網YY直播,截圖自YY直播官網

  就在其他平台加速追趕帶貨直播等風口時,YY直播還在用秀場直播的思維來適應這個時代,其結果就是被這個時代所拋棄。

  眼看著轉型也無法拯救YY直播的頹勢,賣一個好價錢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根據談判協議,百度收購YY直播後,YY客戶端將繼續保留,但內容、技術和直播團隊都將劃歸給百度一方。雖然此收購案在外界一些人看來,是可以起到互相彌補的作用,但在業內看來,這對於YY的幫助或許很小。

  首先,從協議中就可以看出百度的強勢,只將YY客戶端留了下來,而其他關鍵的部分全部拿走,這就意味著YY即便能夠獨立運營,前景也堪憂。

  除此之外,YY和百度的業務是否可以契合,也是另一個關鍵問題。

  早在今年5月,百度CEO李彥宏在直播中就已表示,百度未來會加碼直播業務,尤其是知識信息方面的直播,此外也會在電商直播方面佈局。反觀YY直播,其主要業務是秀場直播,這與百度的直播方向有著很大出入。

  這麼來看,YY直播的技術和團隊或許能對百度直播有所助益,但百度難救YY直播。

  這樣的結局,李學凌或許也能預料到,但他目前的精力目前已經聚焦在YY的海外業務上。

  3

  YY國外業務能否撐起歡聚時代?

  YY的海外業務,真正詮釋了什麼叫“無心插柳柳成蔭”。

  早在2016年,李學凌就開始向海外市場佈局,對此推出了一款名為“BIGO”的產品。這款產品的前身其實是2014年YY內部推出的移動通話應用”微會”。

  當時為了讓其快速佔領市場,微會推出了“免費電話”服務,這項服務無需任何條件、無需完成任何任務,用戶每月就可獲得100-400分鐘免費通話時間。正因為“無門檻”的免費,很快該業務就因太過於燒錢而被剝離YY,讓其轉為直播平台推向海外任其發展。

  2016年,直播行業雖然在國內呈現群雄紛爭之勢,但在海外市場卻是“無人之境”。

  由此,自當年開始,BIGO旗下的BIGO LIVE就在海外市場意外成長了起來,如今已是海外最大的娛樂直播平台之一。此外,在海外短視頻業務方面,也針對性的孵化出短視頻社區Likee和短視頻直播應用Imo,這兩款應用在增長表現上同樣亮眼。

歡聚時代全部業務App,圖源美股研究社歡聚時代全部業務App,圖源美股研究社

  據歡聚時代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截至第二季度,BIGO LIVE移動端月活用戶為2940萬,同比增長41.3%;此外,Likee平均移動端月活躍用戶同比增長86.2%至1.503億

  不可否認的是,BIGO LIVE和Likee等YY海外業務已成為歡聚時代主要的增長點。據最新財報顯示,歡聚時代全球平均移動端月活躍用戶同比增長21%至4.571億,其中91%來自海外市場。

  然而,在看似平靜的“海面”之下,各種暗潮也開始湧動。

  在看到YY海外業務的成功之後,國內短視頻賽道的眾多玩家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字節跳動的TikTok最先登陸海外市場並獲得成功,截至今年8月TikTok在海外擁有8億月活用戶。

  而在今年6月,快手打造的短視頻產品Zynn在海外市場也一鳴驚人,憑藉”撒錢”拉新的野蠻擴張手法,12天就衝上了美國iOS總榜第一。除了字節和快手之外,騰訊阿里也在暗自發力。

  2017年1月,騰訊宣布與泰國數字內容平台Ookbee展開合作並成立數字內容公司Ookbee U,將專注於打造集漫畫、小說、短視頻在內的社交分享功能的產品。同年,阿里內部也孵化出一款面向印度年輕人的短視頻UGC內容社區產品VMate,以普通人的生活記錄和分享為內容。

  一時間,YY這一海外市場“拓荒者”陷入到激烈的競爭中。

  除了眾多對手的威脅之外,還需要面對政府的刁難。今年6-7月,印度政府以“出於國家安全”為由,發布了59款應用的封禁名單,其中不僅有TikTok,同時歡聚時代的BIGO LIVE、Likee等應用也包括在內。

印度政府封禁59款應用名單,圖源印度政府電子信息技術部官網印度政府封禁59款應用名單,圖源印度政府電子信息技術部官網

  就印度封禁歡聚時代旗下應用一事,彭博社對此認為,由於印度是歡聚時代海外最大的市場,在被封禁之後,勢必將影響其海外業務的發展。

  說完外界威脅,自身的內容審核也是YY繞不過的一座大山。

  2016年12月,據新加坡媒體Techinasia報導,歡聚旗下的BIGO LIVE直播軟件在印尼因涉黃受到當地IT部門處罰,並封閉了BIGO連接的域名服務器。到了今年7月,BIGO LIVE再次因平台上存在“不道德”內容,被巴基斯坦電信監管機構封殺。

  除此之外,儘管BIGO已經能夠貢獻一定的收入,但據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BIGO仍在虧損,未能覆蓋其較高的運營成本,歡聚集團仍在燒錢換市場。

  現在來看,海外業務仍面對著各種威脅,而在此時李學凌賣掉了YY國內業務,將所有的籌碼壓在海外市場,這意味著他的命運將不同於《老人與海》中的聖地亞哥。

  後者在將殘破的大魚拖回岸邊後,可以在自己的房子裡沉沉睡去。而對於李學凌而言,他還要繼續握緊魚叉,時刻盯著“海面”上的動靜,來保護只剩海外業務的歡聚集團。

由盛轉衰的YY難“救”,國外業務能撐起歡聚時代嗎?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