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奢侈品直播,是怎麼套路你的?


奢侈品直播,是怎麼套路你的?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魏婕

來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上一秒還在直播試衣服,下一秒就被警察逮捕——淘寶百萬粉絲主播揭開了奢侈品直播的陰暗一角。

8月28日下午,位於浙江杭州的某服裝公司直播間內,主播廖某在試穿女裝時,當場被警方帶走。 10月15日,上海市公安局公佈,廖某通過直播帶貨的形式銷售假冒奢侈品牌箱包、服飾,每天收入3-4萬元,年入千萬。

這只是奢侈品直播亂像中的一個案例。多名消費者向深燃表示,在直播間買奢侈品,走過重重套路也不一定能買到自己滿意的商品。

進入抖音、快手等平台的直播間,以“斷碼清庫香奶奶”、“不到專櫃一折的巴寶莉”為標題的直播比比皆是,在被問及是否是正品時,有的主播會將仿貨模糊地說是“大牌同款”、“大牌尾單”,有的主播會直接說是正品,但直播結束、消費者收到貨後,因為無法看到直播回放也無從與商家對質。

奢侈品直播,是怎麼套路你的? 2

還有的商家會從義烏小商品城以50多元的價格批發手錶,在直播間說成是“香港原裝進口”,標價兩三千元。奢侈品鑑定師Kevin表示,從數量、價格、大牌代工流程等方面來看,如果在直播間以“原單”、“尾單”、“大牌代工”等名義銷售低價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斷是假貨。

即便是在專業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上,省去了識別假貨的煩惱,也未必能有良好的購物體驗。目前存在諸多爭議的包括:主播未對瑕疵進行充分展示,消費者認為貨不對板;商家稱“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無理由退換貨”,消費者反映退款困難等。

  “代工”、“原單”的售假陷阱

“代工廠出品”、“原單進口”、“專櫃最新同步新款”……這些隱晦的描述背後,都可能指向一類商品——俗稱“高仿、A貨”的仿冒商品。

被上海警方逮捕的主播廖某也是以極低的價格銷售奢侈品,比如官方售價13萬的“綠水鬼”(勞力士腕錶),直播間售價1290元。在展示商品的時候,這些商品有著奢侈品專有設計和圖案標識,但在直播過程中,廖某不會提及這些商品的品牌名稱,而是用一些具有極強指向性的奢侈品品牌或款式的代號進行介紹,比如將香奈兒稱作“香奶奶”。展示時,商品商標會貼上膠帶,商品鏈接的圖片上也會有遮擋,售價是正品價格的幾十甚至幾百分之一。

深燃發現,除了主播在直播間裡“賣力吆喝”之外,這類直播通常還會用公眾號文章引流。

一個名為“男友會”的公眾號發文章稱,“奢侈品代工廠直播,188-399元就能買到萬元輕奢品質”,內文稱,奢侈品包包的代工廠遍布世界各地,其中一家就在廣州,代工的國際大牌有MK、范思哲、小CK,從這家代工廠拿貨,沒有中間環節,幾百塊的價格就有上萬元的品質。因為是大牌尾單,均有微瑕疵,直播不能說品牌名,有的打了logo,有的沒打。主打特點就是“1:1愛馬仕”、“不到1折的價格,同款高定”。

來源/ 微信截圖來源/ 微信截圖

上述主播在直播間稱,“不用問這是不是正品,我們現在就在代工廠”。

多年從事外貿生意的Katy從大牌商品生產的流程方面質疑了其真實性。 Katy稱,國際大牌並不會把所有環節集中在一個工廠,所謂的“代工廠”也是零件的代工廠,不太可能流出成品。

而且,品牌給代工廠的原料是有嚴格計劃的,比如代工廠代工100個包的部件,品牌只給110塊相應的“材料”,僅剩下10塊用作備用。

有人又在這個規則上想出了奢侈品低價的另一個理由——“原單”。原單也叫餘單、尾單、尾貨,意思是和大牌正品出生於同一個工廠,但是質檢不合格的成品。

今年8月,江蘇常熟市場管理局揭露了直播間“超低價”奢侈品的套路:直播間內持續優惠大促,主播展示假冒“古馳”、“阿迪”等醒目商標,卻不口播具體品牌,顧客詢問時以“庫存尾單”等名義回應。而在進貨記錄裡,執法人員發現“紀梵希”外套、“古馳”包包、“阿迪”褲子、“冠軍”衛衣,進貨價僅15元。

在直播間內,也有不少以“原單”名義低價銷售奢侈品的主播。 Katy說,從數量上來看,原單的數量遠低於正品,大部分都是藉著原單的名義炒作假貨。如果品牌在中國有代工廠,品牌會與代工廠簽署保密協議,有嚴格的出入攜帶管理篩查制度。不排除極個別有渠道的人能拿到這些原單,但真正的原單一批貨也就能剩下十幾個,價格一般在正品價格的2-3折左右,比如愛馬仕鉑金包的起步價是十萬,原單價就是2-3萬。

“公開拿出來以原單的名義銷售,還只賣幾百塊,不可能是真的。而且一些品牌在中國壓根沒有代工廠,比如LV、Gucci、CHANEL等,如果打著’原單、代工廠’旗號的低價奢侈品就更是無稽之談。”Katy對深燃表示。

來源/ 快手截圖來源/ 快手截圖

奢侈品鑑定師Kevin提醒道,如果在直播間以“原單”、“尾單”、“大牌代工”等名義銷售低價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斷是假貨了。

“一般國際大牌的正品會在三個方面受到法律保護,分別是商標、外觀設計和質量”,北京今是律師事務所主任吳萌向深燃表示,仿冒產品的廠家有可能在這三個層面涉嫌違法。比如LV包包的仿製品,印有LV的LOGO,涉嫌違反《產品質量法》和《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如果廠家沒有打LV的商標,但在宣傳中稱這是LV包或LV包的高仿,會涉嫌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相關規定。

  低買高賣,成本20賣500

低買高賣也是奢侈品直播的常見操作。

今年6月,南京警方端掉了一個售假團伙,一家直播帶貨平台謊稱取得了Champion (美國運動潮牌“冠軍”品牌)的授權,通過偽造授權證書、直播間Logo、海關報關單等方式,摸准了消費者以價格高低論真假的心理,將進價20-35元/件的套頭衫,以400-500元、接近正品的價格銷售,利潤翻了幾十倍,涉案金額2億元。

奢侈品直播,是怎麼套路你的? 3

除了仿冒大牌,還有主播“自造大牌”、低買高賣。深燃進入了一個名為“丸子表妹”的直播間,該主播以“衝10萬粉絲,全場1折”的名義賣表,表的售價在2、3千左右,主播講解中的款式卻是“秒殺價、188米都不要,666扣起來,直接給到128米!”(“米”指代“人民幣單位元”)。

深燃在直播間詢問,表是什麼牌子的?主播一開始回答道,香港哥弟。深燃追問:這幾個字怎麼寫?主播又說,“香港歌迪,原裝進口,支持專櫃驗貨,覺得不值1千多塊錢給我退回來,只有3個庫存,趕緊去秒”。深燃再次追問主播:哪個專櫃?主播又給出了不同的答案:“歌拉迪、 歌浪迪,只要是我們在的專櫃都支持驗貨”。對方又讓深燃聯繫客服,稱“直播間不能說,讓客服回答你的問題”。

與深燃對話的工作人員名為“客服.浙江豪姐好物”,對方確認道,手錶是香港歌浪迪品牌,在國內有專櫃。

來源/ 義烏購網站來源/ 義烏購網站

不過,深燃在義烏購(義烏中國小商品城官方網站)上看到,一家名為“義烏市美格美手錶”的店鋪主營商品正是“古歐迪米希詩頓歌浪迪等品牌、適合各大平台直播、專供抖音/快手/團購/微商”。

深燃將“丸子表妹”直播間一款售價為1980元的表發給該店,該店回復稱,“歌浪迪”正是該店工廠自己的牌子,售價55元/只,批發200只還能更優惠。並且,深燃也並未查到歌浪迪在國內設有專櫃的相關信息。

來源/ 作者與廠家對話截圖來源/ 作者與廠家對話截圖

將義烏進貨價55元的手錶包裝成香港品牌,標價兩千,全場一折賣200元,這波操作可謂賺了吆喝還賺了錢。

在廖某的案件中,上海市公安局公佈稱,廖某的直播間場均觀看人數在20萬以上,場均銷售額突破7位數,日收入可達三四萬元,年收入上千萬元。僅一場時長2小時的直播就為售假廠商帶來了近30萬的銷售額,其中假冒奢侈品飾品佔比10%。

  主播隱瞞瑕疵,商品貨不對板

深燃注意到,奢侈品直播過程中,消費者和商家容易產生糾紛的一大原因就是“貨不對板”——消費者認為主播在直播過程中沒有說清楚或者未對瑕疵進行充分展示,導致到手的商品不合心意。

而這一現像出現最多的場景是二手奢侈品直播。

喵喵9月30日在抖音“想享奢侈品直播平台”上購買了一個5399元的Gucci小包,她說,主播介紹時說是全新,不需要看細節,就直接裝起來讓消費者下單了,但喵喵收到包後發現,這個包有明顯的使用痕跡。

另一名消費者小諾也因為同樣的原因和商家陷入了糾紛。小諾覺得,主播會為了盡可能多地賣包而隱瞞瑕疵。

9月初,小諾在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紅布林的直播間里花13986元拍下了一個紅色Dior戴妃四格包。小諾說,因為直播間的氣氛就是“手慢無”,每款包一般只有一個,直播對一個包的介紹可能只有幾十秒,之後就會上鍊接,讓大家搶。消費者對於商品的了解程度,完全取決於主播短短幾十秒的介紹。如果在直播間詢問細節,一是可能會搶不到,二是主播也不會因為自己的不斷提問而耽誤上貨速度。

小諾想著,拍下包並付了款之後,客服應該可以提供一些包底部的細節圖,但紅布林客服稱,只有頁面中展示的圖片,暫時無法聯繫到商家,無法拍照查看,如果有問題,簽收後聯繫客服處理。

“當時主播展示商品時再三承諾:商品是99新、完全無瑕疵、完全沒有使用感、沒有任何問題的全新包包,結果收到後發現根本不像主播描述的那樣!”小諾向深燃發來照片稱,包包四角發黑,有指甲印,肩帶周圍還有掉屑。

喵喵說,和線下專櫃購買以及電商購買不同,直播間裡,確實更有衝動下單的氛圍,而且對商品的展示有限,本想著先拍下再說,想當然地以為,客服能按照自己的要求對包的細節進行拍照,結果沒想到的是,買包成了一件碰運氣的事。

在黑貓投訴、聚投訴等網站上,存在大量因“主播隱瞞瑕疵”發起的投訴,涉及平台有心上、胖虎、小花、紅布林、妃魚等。

消費者稱主播隱瞞瑕疵來源/ 黑貓投訴消費者稱主播隱瞞瑕疵來源/ 黑貓投訴

  “不退不換”,售後維權難

不管是仿冒奢侈品還是二手奢侈品直播,主播最開始都會開門見山地說一句“非質量問題不退不換”。這給消費者帶來了另一個頭疼的問題——退款難。

深燃在抖音上看到一個名為“KEAY KELY高端輕奢穿搭”的主播以“斷碼清庫香奶奶”的名義進行直播。主播在試穿過程中還提醒道,因為是超低價,不接受七天無理由退換。

小諾說,發現到手的包包和主播說的不一樣時,去找了紅布林的客服,經過再三溝通,客服才同意讓小諾把商品寄回,但收到商品之後客服又稱,商品沒有問題,只能轉賣。最後小諾在黑貓投訴上發帖,商家才同意退款。

而且,不少訂單還未發貨就不支持退款。

趙女士曾在胖虎二手奢侈品店的直播間拍下一隻售價8999元的“Celine(賽琳)水桶包”,次日商品未發貨時,趙女士就申請了退款,但商家以“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無理由退換貨”為由,拒絕退款。

消費者反映退款難來源/ 黑貓投訴消費者反映退款難來源/ 黑貓投訴

北京今是律師事務所主任吳萌認為,商家以“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無理由退換貨”為由拒絕退款並不合理。直播帶貨作為電子商務的一個環節,應當適用於“七天無理由退貨”的規定。在網絡直播模式下,消費者能了解的商品信息依然與傳統銷售方式有相當的差別,知情權存在先天不足,“七天無理由退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商家與消費者之間的信息失衡。

另外,商家和抖音拒絕退款之外,喵喵覺得不合理的是,抖音方面不提供當時直播的回放。喵喵告訴深燃,跳轉到購買鏈接頁面之後,上面寫著“以直播間介紹為準”。因為拿不到回放視頻,向其他部門投訴時就沒有證據。

刪鏈接也是一些主播人為減少糾紛的常規操作。上海市公安局稱,為逃避監管和追查,直播結束後,廖某的直播團隊會刪除所有涉及假冒產品的購買鏈接、回看視頻等。警方將其所有涉嫌售假的直播活動錄製了下來,才收集到廖某及其團隊知假售假的證據。

“哪個消費者會想到一邊看直播一邊錄屏呢?”喵喵無奈地說道。

“如果不具備回看功能,就會讓消費者的舉證過程變得非常困難”,吳萌向深燃表示,平台讓消費者同步錄像有悖常理,從交易成本及技術合理性角度看,由直播平台提供“回看功能”是最現實和簡便的做法,有助於直播產業的健康發展。

10月20號,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佈了《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辦法明確:網絡直播帶貨應當提供回看功能。

處於萌芽階段的奢侈品直播雖然存在諸多問題,但仍然是一塊具有想像力的市場。經歷過疫情之後,也有更多的消費者選擇在直播間購買奢侈品。波士頓諮詢公司(BCG)發布預測報告稱,今年中國消費者對奢侈品的消費需求將增長30%,是全球奢侈品市場在今年的唯一增長市場。根據艾瑞數據2月份披露的數據,二手奢侈品交易APP迎來了月度獨立設備數的大規模增長,只二達到82.4%,紅布林達40.4%。

正如《中國二手奢侈品市場發展研究報告2020》所說,由於中國奢侈品行業暫時未建立完善的行業準則,引起了假貨氾濫等行業亂象,成為阻礙行業發展的“天花板“,但是,合理的售後保障、仿品排查機制、完善的商家認證體系、定期的自檢抽查將是電商平台爭奪萬億級奢侈品市場胜負的關鍵。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喵喵、小諾均為化名。

奢侈品直播,是怎麼套路你的?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