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悟00000空

來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原標題:數據戰爭

數據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今天10月29日,是螞蟻集團A股新股申購的日子,發行價格為每股68.8元人民幣。根據這個價格螞蟻集團的總市值達到2.1萬億,衝擊貴州茅台A股總市值第一的寶座。螞蟻集團也將在港交所掛牌上市。

此前10月24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2020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表示:“前天晚上我們在上海確定了螞蟻金服的定價,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融資定價,發生在美國市場以外,也是五年來第一次在紐約城外完成如此大體量的定價。在五年前,甚至三年前我們想都不敢想。”

螞蟻集團IPO將融資345億美元,這個規模打破了去年12月在沙特證交所上市的沙特阿美創下的290億美元的紀錄。沙特阿美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上市兩週市值就超過微軟、蘋果,成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今年8月,蘋果以1.86萬億美元的市值反超,重返“世界之巔”。

不過,再往後,一個掌握大量數據的公司成為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是大勢所趨。之前美國政府表示考慮限制螞蟻集團和騰訊在美國的支付業務,理由是數據安全。

數據好比是信息時代的石油。農業時代,土地是最重要的資產,政治鬥爭是為了控制土地,部落、國家之間的戰爭是為了爭奪土地。到了工業時代,機器和工廠等生產資料的重要性超過土地,政治鬥爭、國與國之間的鬥爭是為了控制生產資料。第二次工業革命後,石油成了最重要的資產,政治鬥爭、國與國之間的鬥爭是為了控製石油。

現在進入信息時代,數據成為最重要的資產,政治鬥爭、國與國之間的鬥爭將圍繞爭奪數據展開。等到太多數據集中到少數人手中時,人類就會分裂成兩個階級,有數據的階級和無數據的階級。當然也可以稱為有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因為這個“產”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有不同的定義,在信息時代就是數據。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2

  數據大戰:誰在用我們的數據?

爭奪數據的比賽已經開始了,目前領跑的是臉書、谷歌、亞馬遜等,對應的在中國是騰訊、百度、阿里等。臉書、騰訊是社交平台的代表,谷歌、百度是搜索平台的代表,亞馬遜、阿里是電商的代表。

社交平台為大家提供社交的場所,本質上線上平台和線下平台沒有區別,臉書、微信和人民公園、茶館一樣,是給大家提供一個社交的場所。人民公園以前有著名的英語角、股票角,現在則有相親角。人民公園收門票錢,茶館收茶錢,支付運營成本,並獲得一定利潤。然而,臉書、微信卻不收錢。

那麼它們靠什麼維持運營和利潤呢?靠注意力。和賣實物商品的商人不同,“注意力商人”(attention merchant)賣的是注意力:他們給人們提供免費的場所、信息、娛樂等服務來獲得人們的注意力,再把這些注意力賣給別人,即需要做廣告的人,稱為廣告主。這些公司被稱為“注意力商人”,我們已經進入所謂“注意力經濟”時代。

社交平台和搜索平台的收入主要來自廣告主,銷售廣告是他們的主營業務,或者說銷售注意力是他們的主營業務。你是他們的用戶,但你不是他們的客戶,而是他們的“商品”。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因為你沒有付費就獲得了場所、信息、娛樂等服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其實付出的是你的數據,他們免費為你提供服務,換取他們獲得併使用你的數據的權利。這就是你註冊登錄時沒有時間看就打了勾的合同的對價。

然而,就算你有時間看,估計也不會不打勾,因為不打勾就無法使用這些服務。而在信息時代,不用臉書、谷歌的生活是難以想像的。好比在工業時代不用電、不用車、坐馬車、點蠟燭的生活是難以想像的一樣。在信息時代,要當嚴格意義上的“摩門教人”是越來越難了。

也許你願意改變合同的對價,不是以數據來換取社交平台、搜索平台的服務,而是用貨幣。不過目前並沒有這樣的選項,也許將來會有。臉書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2018年因“劍橋分析公司事件”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接受質詢時表示不拒絕付費產品的可能性,臉書可能會試驗社交平台付費的想法。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3

如果真的這樣,以後付了費的用戶的數據就不會被濫用,而沒有付費的用戶就沒有這樣的待遇了。現在一些視頻應用就是這樣做的,會員可以跳過廣告,非會員就跳不過廣告,廣告放完才能看內容。廣告的針對性越來越強,所謂精準營銷就是這樣。在一個微信群裡討論想去西藏,馬上就有西藏旅遊的廣告推送過來。不過微信獲取數據推送定向廣告的這個功能是可以關掉的,只是藏得很深,要操作一陣才能找到關掉的開關。

和社交平台一樣,搜索平台的主要收入也是廣告。有的時候,他們甚至為了廣告而犧牲搜索的客觀性、真實性。如果你搜索一種病的情況,往往首先跳出來的是各種並不十分正規的醫院所提供的被包裝成解答的廣告。你必須訓練出在大量垃圾干擾信息中找到真實客觀信息的能力,這種“淘寶”的能力,不管是淘商品還是淘信息,對於目前階段在中國生存十分必要、重要。

交易平台和社交平台、搜索平台有些不同,收入主要是交易佣金,就是收取賣家在平台上達成的銷售收入中的一部分;其次才是廣告收入,首焦、海景房等在大促期間的坑位費相當高。首焦、海景房這些是電商的術語,是在平台上展示的不同位置,好比線下商場進門的橫幅、堆頭之類的。除了大促期間,平時的各種廣告推廣費也少不了。

交易平台的廣告部門是個重要的部門,他們用最先進的技術收集、分析數據,設計廣告組合方案,推薦給商家。阿里巴巴的廣告部現在叫阿里媽媽,已經從單一的淘內電商營銷平台全面升級成以阿里大數據為核心的全網營銷平台。現在雙十一將至,商家紛紛向阿里媽媽購買資源包,以求在淘寶天貓乃至全網露點頭角。

電商平台的廣告收入佔比越來越高了。或許有一天,電商平台不收商家平台使用費和佣金,也照樣能夠賺錢。因為商家必須做廣告,不然無法生存。到那時候,交易平台和社交平台一樣,賣注意力成為主業。

各大電商平台爭奪數據的手段越來越激進。據外媒報導, 亞馬遜日前推出了一項新計劃,直接向消費者支付費用以獲取他們在亞馬遜網站以外購買的商品信息以及對簡短調查的回應。這個名為“亞馬遜購物者小組(Amazon Shopper Panel)”的項目要求用戶每月發送10張在非亞馬遜零售商購買商品的收據,這些零售商包括雜貨店、百貨公司、藥店和電影院、主題公園和餐館等娛樂場所。參與者可以獲取10美元的獎勵。此外,用戶每月完成的每項調查都可以獲得額外獎勵。調查將詢問參與者可能感興趣的品牌和產品、他們購買產品的可能性以及對廣告的看法,等等。

除了社交平台、搜索平台、交易平台之外,諮詢公司特別是政治競選諮詢公司也正在悄悄地挖空心思地利用我們的數據。人們此前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一直到特朗普當選上台後,為他的當選立下汗馬功勞的競選諮詢公司劍橋分析公司曝出了特大醜聞,人們才大吃一驚。

有英國記者裝扮成“潛在客戶”拜訪了這家公司。暗訪記錄顯示,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亞歷山大·尼克斯介紹了他們是怎樣利用掌握的個人資料數據,分析人們的偏好,投其所好,定向投放使得人們對特朗普產生好感和信任的信息,操縱他們的情緒,左右他們手中的選票。他聲稱,沒有劍橋分析公司的服務就沒有特朗普的當選。他還介紹了另外兩個樣板項目,肯尼亞2017年的總統選舉和脫歐公投。該公司暗中參與了世界各國超過200場競選,每每得手。

這個暗訪記錄公開後,引起軒然大波。特別是在美國,希拉里簡直氣瘋了,然而也不可能怎麼樣,總不能再重新選舉。劍橋分析公司的選民個人資料來自臉書,是一個和臉書合作的第三方公司洩露的。美國國會對扎克伯格進行了兩天的聽證,44位議員每天連續拷問十幾個小時。 2019年7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批准對臉書進行50億美元的處罰,理由是這家社交網站對用戶個人信息處理不當。這是迄今為止美國聯邦政府對科技公司開出的最高罰單。

人們細思極恐,數據時代,有人利用我們的個人資料數據,分析、左右我們的偏好,我們的決策是我們自己做出的,還是我們已經成了別人的傀儡而不自知呢?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4

  沒有什麼自由意志,一切只是算法

我們現在正處於兩次巨大革命的交匯中。一方面,生物學家正在揭開人體的種種奧秘,特別是大腦和人類感受方面的奧秘;另一方面,計算機科學讓人類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數據處理能力。

對於人腦和人體運作方式的科學研究顯示,人類的種種感受既不是什麼人類獨有的精神靈性,也不代表什麼“自由意志”。 “感受”是所有哺乳動物以及鳥類都擁有的生化反應而已,用來快速運算生存和繁殖的概率。人是萬物靈長,因為人的算法最先進。

人的各種感受情緒,恐懼、憤怒、內疚、愛等等其實就是大腦的生化機制算法,這套生化算法經歷了數百萬年的進化打磨。如果某個古代祖先的一種感受犯了某個錯誤,塑造這個感受的基因就不會再傳給下一代。因此,感受、情緒並非與理性背道而馳,感受、情緒是進化意義上的理性,是你覺察不到的理性。

當然,你可能會問,那麼為什麼大多數一見鍾情的情侶最後都離婚了?其實這個真不能怪基因、進化,它們根本不知道婚姻這件事,它們的目的只是讓你盡快找到一個差不多合適的人盡快繁殖你的後代。所以愛情一般在認識對方18個月後消失,18個月剛剛好夠墜入愛河、受孕、生產、哺育後代到後代理論上可以活下去的時間。

你可能還會問,我們為什麼意識不到我們的感受其實是一種運算呢?這是因為這些快速的運算遠遠超過了我們意識的閾值範圍。我們感覺不到大腦裡幾百萬個神經元在怎樣運算著生存和繁殖的可能性,於是錯誤地以為我們對毒蘑菇的恐懼、對伴侶的選擇、對歐盟的看法是出於神秘的“自由意志”。其實沒有什麼自由意志,一切只是算法。當然你也可以說是有“自由意志”,如果你把“自由意志”定義為算法的話。

當人類破解了自己產生情感、情緒的生化機制算法,就可以操縱情感和情緒了。所謂的直覺、靈感、靈性、自由意志,不再是虛無縹緲、不可捉摸、神乎其神的東西。

好比以前人們以為閃電雷鳴是天神發怒,後來知道那隻是放電現象。現在人們可以人工製造閃電,用“特斯拉線圈”變壓器的高頻共振原理製造出各式各樣令人眩目的雷電現象。 “特斯拉線圈”使用變壓器使普通電壓升壓,最高電壓可達50萬伏,然後經由兩極線圈,從放電終端放電。

知道了天神發怒的原理,我們就可以隨時讓天神發怒。如果我們知道了人發怒的原理,就可以隨時讓人發怒。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知道了人的各種感受、情緒產生的原理,我們就可以操控人的決策。

在劍橋分析公司的暗訪記錄中,一個高管說,給我們足夠的數據,我們可以讓任何人當選。選舉和理性無關,一切都是情緒,只要能夠操縱人們的情緒,就能操縱他們的決策。

當年尼克松和肯尼迪競選總統,收音機演講的時候,顯然尼克鬆比肯尼迪思路更清楚,邏輯更嚴謹,表達更精準,事後民調顯示支持率更高。可是後來電視辯論的時候,支持率就完全反過來了。肯尼迪的魅力征服了所有女選民和大多數男選民,剩下的男選民,肯尼迪千嬌萬媚的妻子杰奎琳幫他爭取了過來。尼克松再高明、表達得再清楚的政治綱領都無濟於事。肯尼迪與尼克鬆的辯論是史上第一次總統競選人電視辯論。可以說,尼克松敗於電視機的發明。政評家說,如果林肯在電視機時代競選,是完全沒有當選總統的希望的。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5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6

  當算法比我們更了解我們的時候

假設有一天,我們可以問臉書、谷歌、亞馬遜,根據你對我的所有了解,哪個品牌的車是我最好的選擇?他們根據我的社交言論、搜索記錄、購物記錄的數據分析出我的偏好,然後告訴我,是特斯拉的SUV。那麼汽車廣告就失去了作用。

算法比我們自己更了解我們,代表我們做出更符合我們需求的購買決策。到那時候,理論上,臉書、谷歌、亞馬遜可以跳過廣告商,直接向消費者推薦產品和服務,他們自己就是最大的廣告商。他們現在的商業模式是把注意力賣給廣告商,廣告商再通過銷售產品和服務把注意力變現;而在將來,他們可以直接把注意力變現。

在更遠的將來,也許生物傳感器將植入我們的大腦和身體,無時無刻不向智能的機器傳輸有關我們的一切數據。掌握數據和算力的企業和政府將更容易了解你、操縱你,為你做出決定。有史以來,政治人物依賴的就是了解、操縱人類情緒和生化機制的能力,這是他們動員大眾的武器。

他們發表演說,激起人們的恐懼和仇恨,有人就把猶太人送進集中營。他們發推文,激起人們的恐懼和仇恨,有人就上街毆打其他種族的人。人們的喜怒哀樂是政治人物的玩具,他們按下人們情緒的按鈕,人們就像留聲機一樣唱起歌來,像木偶一樣跳起舞來。

現在有了數據和算力,政治人物這種了解、操縱人類情緒和生化機制的能力就增強了無數倍。人們無處可逃了。以前,如果你對政治人物不滿,只要你控制好自己的言行,不表露出來,危險總是可控的。然而,當你的大腦被植入芯片後,你的思想就完全暴露了。你看到一個政客的標語,儘管沒有任何反感、憤怒的表示,然而你的心跳加速,血壓升高,腎上腺激素分泌猛增,數據傳到秘密警察那兒,他們就知道你真正的想法,後果很嚴重。你的大腦芯片會出賣你。

政府的監控目前當然還沒到這個程度,不過已經相當厲害了,特別對外的監控。 《今日簡史》裡講了一個悲哀而荒謬的故事。 2017年10月,一個巴勒斯坦工人在臉書上發了一張他在工地的自拍照,站在一台推土機前面,還發了阿拉伯文的“早安”一詞。結果立即被以色列安全部隊抓捕。以色列安全部隊懷疑他是恐怖分子,打算用推土機衝撞軋碾人群。原來阿拉伯文字中“早安”這個詞的拼法和“殺光他們”很相似,算法自動翻譯阿拉伯文字時搞錯了。

巴勒斯坦人看起來好像佔有約旦河西岸一些城鎮和村莊,但其實以色列人控制著那裡的天空、電波和網絡空間。所以雖然巴勒斯坦人口有大約250萬,但只要用少得驚人的以色列士兵就可以有效控制那裡。這都多虧了大數據和算法。

巴以沖突當然是很現實的、真實的問題,然而數據安全、國家安全也被某些政客用來做為製造假想敵人、製造危機的手段,以操縱國內民意,謀求執政、連任。這些政客以維護數據安全與國家安全為名,讓整個世界變得越來越不安全了。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7

  世界大同還是同歸於盡?

數據的歸屬問題可能是這個時代最重要的政治問題,得數據者得天下。有關我們的數據是屬於我們自己?還是為我們提供服務的公司?還是各國政府?還是全人類?

《今日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提出建議:“能不能把算法形成網絡,支持全球人類社群,讓所有人共同擁有所有數據,一同監督未來的生活發展?”

這種世界大同的烏托邦不知會不會來臨。就算是來臨,也是在遙遠的未來。在此之前,個人、企業、政府、國家這些潛在的數據所有者之間爭奪數據的衝突將持續不斷,個人與企業、個人與政府、企業與企業、企業與政府、政府與政府、政府與國家、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數據戰爭將是未來最重要的戰爭。如果這個戰爭處理不好,變成真正的戰爭,那麼世界大同就是同歸於盡。

數據戰爭:數據就是信息時代的石油 8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