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最強打工人王力:給不出陌陌未來答案?


最強打工人王力:給不出陌陌未來答案?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喬雪

來源:Tech星球(ID:tech168)

  陌陌CEO交接:王力扛住當下,唐岩找尋未來。

王老闆又上了一次熱搜,上一次是敢於打破“霸道總裁”的刻板印象,這一次是順利接過陌陌CEO的權杖;比起創始人唐岩的低調歸隱,他似乎更樂於活躍在大眾視野中。

比如唐岩的微博id是非主流名字“蒍you變乖”,而他則是赤裸裸的“王老闆”三個大字,更為清晰地宣誓著自己對陌陌的大權,宣布接棒CEO的第二天,王力在微博上立馬把自己的簡介從“liberals”改成了“暴發戶”。

與那些公司上市後就關閉社交賬號或刪除言論的大佬們相比,王力熱愛分享生活,愛看書看電影,愛自黑,比如“聽到《什麼都不會的人只能當領導》 ,我羞愧的低下了頭……”, 甚至肆無忌憚地在社交媒體吐三字經。

王力接棒唐岩之所以備受關注,不僅僅因為陌陌是一家自帶熱搜的互聯網公司,還因為作為掌權者身上附帶的一些奇妙的底色。

38歲的王力“新王上位”,10歲的陌陌遇到社交+直播業務雙下滑的危機,又會造作出怎樣的未來呢?

  稀里糊塗入職的王老闆

2011年的一天,王力正在打遊戲,唐岩的一通電話打斷了他。

你什麼時候再創業啊?

“為什麼創業啊?現在不太想,我還是先在網易做幾年混上個主編再說。”

在此之前,王老闆還是牛博網上的紅人。而牛博網,是羅永浩在遠古互聯網時代就萌生“交個朋友”夢想的產物。

王老闆文筆生猛,左手坦蕩狂野,右手真誠深刻,在牛博網圈粉無數,這些名言名章還被集結成冊,書名是牛博網頭號才女柴靜起的,劉瑜為之作序,稱“別人的文字是寫出來的,王老闆的文字是從血管裡衝出來的。”

最強打工人王力:給不出陌陌未來答案? 2

王老闆是羅永浩的迷弟,跟著羅老師折騰了幾年看不到希望之後, 決定重返媒體,而其供職的媒體,正是唐岩的老東家網易。

“當什麼主編呀?你來我給你看個東西。”

當唐岩拿著智能手機給王力展示陌陌初代產品的模型,王力大吃一驚,好神奇啊,居然還能顯示距離,你們怎麼做到的?你們的科技很牛啊。

王力還沒有iPhone。兜里揣著的還是諾基亞E71——一款街機小王子,擁有全實體鍵盤,這大概是媒體人的最愛,他使用手機的全部需求就是接電話,發短信。

而當時在互聯網的江湖里,基於LBS的應用已經不少,他壓根一個都沒見過。於是,他迅速被這種,看起來高大上實則科技含量並不高的東西鎮住了。

當時但凡自己懂一點,可能就不會加入陌陌了,王力後來回想。

陌陌新任CEO王力陌陌新任CEO王力

在唐岩的連哄帶騙下,北京霞光裡15號的民房裡,陌陌迎來了他的第6號員工。

當他來到陌陌霄雲中心的辦公室時,他發現:就仨瓜倆棗在那,很山寨。桌上還擺著《iOS30天速成》。

這種場景,中國互聯網社交的另一位巨頭也似曾相識,馬化騰當初創立QQ時,令手下的程序員寫加密軟件,有一天想看看進度如何了,發現程序員打球去了,不在座位上,桌上倒扣著一本《加密原理》的書,馬化騰翻過來一看,頁碼還停留在第一章第一節,幾個大字寫著“什麼是加密”。

和唐岩去樓下上島咖啡的路上,王力碰到了剩下幾個,也是唐岩從網易拉來的前同事,產品經理雷曉亮與技術人員李志威,他們之前都沒有開發過手機軟件,正惡補自學。而第一名技術工程師,是他們在QQ群裡貼小廣告招來的。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頭的樣子,灰頭土臉的,非常屌絲”。

陌陌第一年公司年會上,唐岩喝醉了,拉著王老闆說:“你知道嗎?我最大的夢想,其實是當個古惑仔。”

古惑仔講情講義,那一刻,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惺惺相惜,匪氣與匪氣在空氣中碰撞,被點燃了。

王老闆的直覺認為,眼前的男人能做出點名堂。 “就像所有女朋友可以敏感覺猜出男朋友和別的女人一起吃飯了一樣,儘管並無準確證據。”

“壓根沒想這個公司能怎麼樣,要是做出一點成績,那就是賺到了。”

  什麼都不會的人只能當領導

2011年6月,初入陌陌的王老闆問創始人唐岩:“這個產品有什麼競爭對手?”唐岩回答當時還屬於菜鳥的王力:“沒有。”王老闆信了。

從技術層面上講,王力的確是個菜鳥,“什麼運營啊,根本不懂。”所以,初創期的陌陌是並無運營策略可言。

王力曾分享過如何找到陌陌的前一百萬個用戶,微博、人人網、QQ空間、開心網一個個的試,“沒有KPI,不怕丟臉,但最重要的就是快。”

而唐岩的管理哲學只信奉三件事,一是正確融資,二是在關鍵位置找到關鍵的人,三是定好大戰略。

事實證明,唐岩都做到了,而王力就是那個被安插在關鍵位置的人。

王力是和唐岩又是截然不同的兩面。

王力講過陌陌內部的分工,他負責商業化,產品由唐岩把關。

唐岩則說,“我本人在公司裡面氣場比較強,想明白的事兒要去推動的話,很少有人擋得住我。”

王力偏保守,而唐岩卻激進。他們倆更像是一半像海水,另一半像火焰的存在。

在陌陌員工眼裡則看得更為實在,假如在公司走廊與他們倆正面相對,唐岩會用眼睛直視對方,王力卻不會,他的目光是躲閃的,有些羞澀。

這也在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採訪陌陌前員工口中得到證實,唐岩易怒,性格有衝勁、果決,遇到不爽的事情,髒字脫口而出;而在外總以“霸總”著稱的王力,其實性格軟糯,柔和,遇事猶豫不決。

王力骨子裡有柔軟的部分。陌陌前員工回憶說,“那時候,活多人少,他雖然是老大,但是他居然總會給大家買咖啡、定盒飯,想的很周到。”

一名陌陌前員工向Tech星球回憶,在陌陌上市前夕,自己曾想要離職,王力一直苦口婆心勸他留下來再等等,再等等公司馬上就要上市了。

相比資本家跟下屬的公私分明來說,王力又顯得溫情。但互聯網的記憶短暫,似乎只能記得殺伐決斷,記不住鐵漢柔情。

而唐岩,性格分明,雖和員工們距離較遠,卻是公認的為陌陌打下如此江山的帝王。如果認真分析的話,陌陌的基本面只有一個,那就是唐岩。

陌陌五週年時,團隊在泰國有個小規模的慶祝會。在回顧過去五年團隊做對了什麼時,第一是他們抓住了信息端從PC到移動互聯網的遷移。未來,則要把握從文字圖片向視頻傾斜的趨勢。這是唐岩創造性思維的結果。

直播對陌陌而言,就像一根救命稻草,被唐岩搖身一變成搖錢樹的過程。

直播是唐岩首先做起來的。 2014年時,唐岩就想做視頻,2015年3月找到合適的人選,6月初步組建團隊,9月做陌陌現場,2016年1月開始引入個人主播,4月放開全民直播。

後來,競爭對手“一直播”挖陌陌的頭部主播,唐岩又做了三件事,守住了自己的陣地:將主播結算從月結改為日結,“附近的主播”功能融入產品主場景,大力推薦素人主播,拉高主播數量。

陌陌從此攥住直播的大手一路扶搖直上,陌陌股價也由2015年的十幾美元,上漲至2017年的40美元左右。如今,發展依舊火熱,成為陌陌的現金奶牛,2020年Q2仍貢獻26.029億元營收,直播收入在總營收佔比超過67%。

有媒體曾形容,唐岩之於陌陌,影響力甚至超過張小龍之於微信。而相比之下,王力的存在感不那麼強。但是否真如王力自嘲所言,什麼都不會的人,只能當領導?

  上市公司看攤兒的

2014年底,紐約華爾街,唐岩和他的投資人經緯中國的張穎,在納斯達克囂張地豎起了中指。

“房東”潘石屹激動得發了一條微博,“又出現了一家上市公司,這裡(望京SOHO)風水好,適合互聯網企業發展。”

5年過去,陌陌等聚集的望京SOHO早已不是互聯網發展的風水寶地。

觸控科技以前有13層,後來裁員裁掉五分之一,搬走了。 18和20層,上家租戶是熊貓直播,已經宣布破產,同樣風光不再的還有鄰居小藍單車。

如今的互聯網聖地在西二旗,在五道口,只有陌陌還一直堅守在此。陌陌也不是曾經的陌陌了,營收下滑,股價腰斬,用戶橫盤,上市6年的陌陌正在默默失速。

10年過去,王力早已不再是那個業務能力平平的男青年,他歷經運營總監、COO、總裁等多個職位,陪著陌陌一起成長。正如他在接任陌陌CEO後的公開信中所說,“幾乎經歷了公司裡所有的頭銜和職能”。

同時,他也非常清楚,陌陌現在所面臨的是一條怎樣的坎坷前路。

向左的大道上,是熟人社交的巨頭騰訊,最近又將直播裡的虎牙鬥魚收入囊中;行業傳聞曾經的對手YY即將委身於百度。賽道的另一邊,抖音、快手迅速崛起,他們正在漸漸吞噬著陌陌曾佔據的領地,俘虜年輕群體的眼睛和錢包。就連與社交和直播完全不搭邊的阿里,都已經為淘寶找到了直播帶貨這條精準的商業化路徑。

在玩家越來越多,賽道越來越擁擠的同時,整個行業似乎也快要伸手摸到天花板,數據機構iiMedia顯示,國內直播用戶增速持續放緩,預計2020年中國直播用戶為5.3億人,同比增速放緩至中低個位數。

最強打工人王力:給不出陌陌未來答案? 3

不變的原因或許是老了,或許是因為船大難移。

陌陌快十歲,上市已有六年。相比互聯網裡不怎麼能見不到40歲的程序員,陌陌已經是老之將至。

疫情期間,本是社交直播發力的黃金期,陌陌卻交出Q2增速放緩、營收下降的難堪財報。以約會交友起家的陌陌,顯得乏力,在國內市場,陌陌先後推出芒西、赫茲、閃配、對對等多款交友App,然而都未能掀起太大水花。

在海外,承載陌陌第四次出海希望的Olaa,現在已經查無此App。

王力曾說,“五年是一個斷代,2011年陌陌開始做LBS,2016年則開始做視頻化,兩次都是對現有陌陌的重構,收益亦與風險呈正比,做早了是先烈,做晚了是炮灰。”

又一個新的五年來到,陌陌所面對的是,“商業模式不健康、收入結構和業務生態隱患”的中年危機。

王力顯然意識到了。正像他在公開信中所說,“我們要面對一個屬於中年人的新時代。“

互聯網已經來到中年,用戶像青春痘一樣噌噌往外冒,估值像身體一樣節節高的年齡早已西去。

就像他自己在微博自嘲的那樣:“雖說是個總裁,但其實也是打工仔,給資本家看攤的。”

而留給王力這輩還想要有所作為的打工人,只有兩件事:賺錢和健康。 “Internet需要找到它後綴的正確含義:net(淨利)”。剩下的事在公開信裡都說的很明白了,唐岩會去繼續探索邊界,陌陌影業和熟人社交都是他需要去操心的事。

在任期間,健全“身子”,守住一方領地和用戶,照顧好陌陌和探探兩個“孩子”,看好這一攤子,給資本好好賺“票子”,才是王力主要去做的事,王力肩扛的不是陌陌的明天,而是陌陌的當下。

這又似乎印證了那句王力最喜歡的,克爾凱郭爾的名言:生活只能倒著被理解,但必須正著被經歷。

最強打工人王力:給不出陌陌未來答案?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