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從富士康“廠妹”到立訊掌門人王來春憑什麼讓郭台銘忌憚?


從富士康“廠妹”到立訊掌門人王來春憑什麼讓郭台銘忌憚?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鐘微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這不是人們所熟知的企業與掌舵者。

  相比立訊精密在商業上的成就、在科技企業中的地位,人們對其創始人王來春這個名字及其故事有些陌生。不過,這樣的情況持續不了多久。

  自立訊幾年前完成幾樁大收購後,早已引起外界的關注,同時隨著立訊版圖的擴張,市值不斷上升,王來春的關注度也水漲船高。

  “小富士康”立訊與富士康的火藥味則越來越濃,而外界對於兩家公司之間的討論越來越多了。

  就在10月26日,路透社報導稱,富士康的母公司鴻海集團已成立工作組,以抵禦中國大陸電子製造商立訊精密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對此,富士康集團回應:不實消息。

  無論真假,這則消息已經透露了近年來立訊的乘勝追擊之勢。

圖源立訊精密官網圖源立訊精密官網

  二十多年,外界一直將立訊當作“小富士康”:創始人王來春從前是富士康員工;立訊早期依賴富士康的代工訂單,上市時股東名單中也有富士康的身影;同時,立訊在後期的商業模式、發展路徑,也與富士康十分相似。

  如今,立訊已經成功攻克蘋果這一重要客戶,並向富士康發起挑戰,競逐蘋果全球供應鏈市場。高速發展的立訊,收穫了資本市場的認可,市值已經超過了富士康。

  郭台銘曾說,“富士康在中國大陸創造出很多個億萬富翁,王來春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王來春這位曾經的富士康工廠女工,登上了福布斯排行榜。當她再次出現在流水線上時,是帶領蘋果公司CEO蒂姆•庫克參觀立訊的廠區。

  不過,曾經的伙伴變成敵人、曾經的合作方變成了競爭方,這也許是郭台銘不曾料到、也無法忽視的事。

  1

  “小富士康”誕生

  電視劇《打工妹》中的一個場景曾讓許多人印象深刻:

  模範女工趙小雲要離開康樂廠。離職時,她的香港老闆林生彎下腰,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小雲小姐,你在康樂廠辛苦了,謝謝你。什麼時候想回來了,我等著你。”

  趙小雲離開後,林生的下屬走進來告訴他,門口有幾百位女工走上了其競爭對手江生的車。

  如趙小雲一般,在富士康度過了11年的王來春,最終選擇了離開。不同的是,王來春選擇了自己單幹。

  時間回到32年前,富士康進入大陸建立了第一家工廠。當時中國電子產業正處於騰飛的起點,而郭台銘正是抓住了機遇的那個人。如今作為全球第一大代工廠,富士康的霸主地位無人質疑。

  就在富士康邁出這歷史性的一步時,無數打工者躍躍欲試。他們成為了富士康在大陸的首批員工,也迎來了一次人生挑戰。當時貴州日報曾刊登了一則《正安300 娘子軍“出師”廣東番禺》的新聞,可見年輕女孩正是其中不可忽視的主力軍。

  王來春是其中一員,那年她21歲。她只讀到初中,畢業後一直在家務農,作為從農村趕到大城市的無數打工者之一,她的選擇並不多。

  富士康工廠環境惡劣,集體睡大通舖,洗澡只能去工地的小木屋,時常停水停電,甚至水質差到煮出來的米飯都發紅。流水線上的工作也不輕鬆,為了不延誤工期,加班熬夜工作都很正常。

  在永不停歇的流水線上,許多工廠女工就這樣過了一生,而王來春的故事是一個非典型代表,亦是具有傳奇性的:用11年的時間,王來春從一名女工,升至當時富士康內部大陸員工最高職級的課長。最終她離開富士康,成立了立訊精密,而這家公司2010年在深圳交易所上市,已經成為富士康不可忽視的競爭對手。

從富士康“廠妹”到立訊掌門人王來春憑什麼讓郭台銘忌憚? 2

  在王來春的故事裡,郭台銘是不可缺少的人物。王來春鮮少接受采訪,這讓外界很難追溯其與郭台銘的淵源。不過,當時富士康剛進入大陸市場,郭台銘常常下一線、開講座,王來春身為最高職級的大陸員工,不可避免會與郭台銘碰面。

  而王來春創立立訊的過程,也屢屢出現郭台銘和富士康的身影。

  1998年,王來春31歲,她與哥哥王來勝拿出所有存款加借款,買下了香港立訊公司。而外界曾一度有數個版本的傳言:郭台銘曾提供資金幫助,立訊是富士康的“馬甲”,或是郭台銘以王來春的名義建立第二個富士康,對此王來春未有做過回應。

  不過,之後立訊首次IPO的招股書中,出現了郭台銘的弟弟郭台強治下的正崴精密。招股書中,發行前主要股東持股情況為:香港立訊持股89.17%,資信投資7.75%,富港電子3.08%。其中第三大股東富港電子,隸屬於郭台強任董事長的台灣正崴集團。

  富士康在大陸成立的第一家工廠是深圳海洋精密電腦接插件廠,而立訊早期便是一家只能做連接線、連接器的小企業,富士康早期便成為了立訊的重要客戶。其所在廣州東莞、江蘇崑山、山東煙台,也是圍繞富士康設廠佈局。

  立訊早期的大部分訂單都是來自富士康。立訊精密招股書顯示,2007年至2009年,公司向富士康銷售產品的收入佔當期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47.73%、56.46%、45.38%,富士康是第一大客戶。

圖源富士康官網圖源富士康官網

  某種意義上,立訊的崛起是郭台銘與王來春各取所需的最終結果。如果富士康缺少產能與人力,那麼立訊會為其提供。如果王來春想要讓立訊活下來,富士康的訂單必不可少。

  對於立訊在商業模式上與富士康的相似性,王來春曾向媒體表示,富士康的工作方式和經營理念對她影響很大,立訊發展過程中經歷過許多挫折,但她堅持用在富士康學到的一套管理模式來經營。

  在很長一段時間,立訊都被稱作“小富士康”,這可能是作為門徒得到的最佳褒獎,但也可能是未來立訊成長的阻礙,而王來春必須為此展開行動。

  2

  擺脫依賴

  如果讓年輕時的王來春說出庫克在蘋果的位置,她可能很難做到。但在多年後,他們站在了一起、相談甚歡。

  2017年底,庫克結束了在烏鎮舉行的第四屆互聯網大會,而後去往各地的蘋果供應鏈公司,其中立訊的崑山基地是重要一站。

  這一天,庫克和王來春身穿藍色工服,走在立訊工廠裡,觀看整個生產線的運作。庫克時而停下,坐在女工身邊細看其如何將一個個零部件放入耳機中,王來春則站在他們身後。兩人的臉上都帶著微笑。而後庫克將照片分享到了微博上。

  這時,立訊已經是蘋果無線耳機AirPods的生產工廠。 AirPods在2016年面世後,引爆了耳機行業,成為了蘋果自iPhone以後最大的爆品。一時之間,銷量成倍增長,蘋果急需緩解產能壓力,而立訊在這一時間點抓住了機遇。

右二為王來春,圖源立訊精密官網右二為王來春,圖源立訊精密官網

  如果回溯富士康的成長路徑,從連接器起家,到垂直整合、併購擴張,同時從始至終與蘋果密切合作,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成功模式。而立訊作為後來者,必定不能一直依賴於原本的業務,以及來自富士康的訂單。

  立訊繞過富士康去攻克蘋果,是在8年前。王來春曾回憶,當時她看到了內部連接線這個產品供應線有機會,便帶著方案說服蘋果,一步步從被觀察的供應商成為蘋果的主力供應商。

  王來春輕描淡寫講完了這個故事,但對於立訊而言,走到這一步並不容易。

  為了拿下蘋果的訂單,王來春先後收購了數家科技公司:2011年,立訊耗資10.77億收購崑山聯滔60%的股權,後者是蘋果連接線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又收購聯滔電子踏入平板電腦連接器領域,切入蘋果平板電腦連接器產業鏈;收購科爾通電子科技,進入智能手機行業。

  那幾年,立訊通過併購從消費電子,又擴張到通訊、汽車等領域,“集郵式”地進行技術、行業領域、客戶的佈局。

  與蘋果的合作,也從iMac的連接線材開始,拓展到平板、手錶、耳機、充電器等品類上。立訊依賴的最大客戶,不再是富士康,而是蘋果。

  AirPod的生產工藝並不簡單,精密程度高,模組集成難度較大。庫克曾誇讚立訊的製作工藝,這被認為是對其良率(產品合格率)的認可,這也考驗著企業的生產流程和員工執行力。

  為此立訊投入了大量成本改善生產線,同時目前立訊管理著14萬員工,東方財富證券曾提到其生產設備周轉率達到11.1,這意味著立訊的設備利用率、管理水平要高於同行。

  當時立訊精密將11條AirPods生產線拓展為15條,超越了此前蘋果的重要供應商英業達,並取而代之。

圖源蘋果官網圖源蘋果官網

  在富士康成為蘋果全球供應鏈中最大的一部分時,這家台灣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郭台銘)一直關注著鮮為人知的中國供應商——立訊精密。 《日經亞洲評論》如此寫道。

  十年裡,立訊的業績增長了60倍。 2010年上市當年,立訊精密營業收入10.11億、淨利潤1.16億。到2019年,公司營收已經超過625億,淨利潤47億。

  同時它在資本市場的被認可度也在逐步提高,截止2020年10月28日,股價由上市時的1.48元/股左右上升到如今的59.36元/股,市值4145億元人民幣。在科技股中,立訊的市值已經僅次於寧德時代。

  王來春曾說,“我相信那句話,能與鳳凰同飛的必是俊鳥。”立訊走到了與蘋果並肩的位置,這值得讓王來春在很長一段時間保持自信。

  不過,更難做到的是如何將這種關係​​保持下去,畢竟當蘋果不需要時,也會被拋棄。只有不斷提高自身在精密製造商上的能力,並形成壁壘,才能成為對方不可或缺的部分,從而打敗其它對手。

  3

  對壘富士康

  在王來春推著立訊繼續擴張版圖時,不免屢屢與富士康正面交鋒。

  在蘋果iPhone的代工工廠中,有緯創、和碩和富士康三家公司,它們均設在中國台灣,並在中國大陸設有工廠。其中富士康佔據iPhone代工份額的半數以上。

  而立訊從半路殺了出來。 2020年7月17日,立訊精密及控股股東立訊有限聯手收購了緯創旗下的緯創投資(江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緯創”)和緯新資通(崑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崑山緯新”)100%股權。

  江蘇緯創是一個投資控股平台,旗下主要資產是崑山緯新,後者是緯創在中國大陸唯一的iPhone代工生產基地。

  立訊對緯創的收購,將產品代工擴展到iPhone產品上,相當於直接與富士康進行對壘。過去立訊每一次收購之後換來的訂單,都是從競爭對手手中搶來的,而如今爭奪的對像變成了富士康。

  郭台銘也很難忽視這一宣戰的信號。據台媒《經濟日報》報導,立訊收購案引起了台灣相關產業的震動,郭台銘大為震驚,高度關注後續發展。而郭台銘掌管的鴻海集團,也表示要積極應對立訊精密獲得緯創資產後帶來的產業風險。

郭台銘,圖源網絡郭台銘,圖源網絡

  不過,此前緯創並未打入蘋果高端機的代工業務,還曾因質量問題被迫停工。立訊需要進一步擴張,但也要改造緯創才能進一步與富士康競爭。

  而為了避免發生富士康歷史中曾經出現過的“員工十四連跳”等惡性事件,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立訊要尋找到更合適的方式,而不是一味壓榨員工。

  立訊還在成長,但其發展速度已經足以讓郭台銘和富士康十分警惕。目前,立訊精密市值約4024億元,超越了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以及富士康A股上市公司工業富聯。

立訊精密生產線,圖源其官網立訊精密生產線,圖源其官網

  儘管外界期待“小富士康”能赶超、取代富士康,不過目前看來,兩者差距依然十分明顯。

  剛上市時,立訊精密的營收只有10.11億元,利潤也只有1.16億。其財報顯示,2019年立訊精密的營業收入是625.2億元,毛利潤121億元,資產總計493.8億元。

  相比之下,富士康在A股的上市公司工業富聯拿出的數據分別是:4087億元、336億元、2056億元。立訊與工業富聯相差數倍,更比不上更大體量的富士康的母公司鴻海精密。

  “立訊就像早期的鴻海……鴻海不擔心任何挑戰,會跑得更快,拉大差距讓對手追不上。”5個月前,鴻海董事長劉陽偉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其中有警惕、有來自強者的高姿態,也有一絲宣戰的意味。正如如今的富士康與立訊之間的關係。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王來春也必定是郭台銘忌憚,並密切關注的競爭對手。王來春還會有什麼突襲之舉,而郭台銘又將如何應對?

從富士康“廠妹”到立訊掌門人王來春憑什麼讓郭台銘忌憚?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