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大視角下看馬雲“狂言”


大視角下看馬雲“狂言”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周浩

來源:阿爾法工場研究院(ID:alpworks)

  馬雲演講引發爭議,討論變得熱烈且割裂,但如果站在一個大視角下來看,也許會得到一個不一樣的結論。

已經退休的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近期的一次發言引發了高度的關注。儘管同場的多位演講者都是重量級人物,同時也透露出很多未來中國金融發展的新動向,但馬雲的演講卻仍然呈現出碾壓式的社會影響力。

這次發言的背景之一與阿里巴巴存在高度關聯的金融集團螞蟻金服將在香港和上海兩地上市,也因為此,馬雲的這次演講在某種程度上被人與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路演時的演講相提並論。

在當年那次著名的以”Everyone should have a dream”的一系列路演演講中,馬雲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演講天才,並在全球開啟了新的科技浪潮。

  01 爭議

毋庸諱言,與那一次廣受歡迎和好評的演講相比,馬雲在外灘金融論壇上的演講,引發的更多的是爭議、批評甚至懷疑。

在這次演講中,馬雲有這樣幾個主要觀點。首先他對接軌國際金融潮流的主流看法提出了異議。

他說:“巴塞爾協議比較像一個老年人俱樂部,要解決的是運轉了幾十年的金融體系老化的問題,系統複雜的問題。但是中國的問題正好相反,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風險,是缺乏系統的風險。”

由此引申,馬雲表示金融監管也存在著“過度”傾向和部門意志,導致“全球很多監管部門監管到後來,變成了自己沒有風險,自己部門沒有風險,但是整個經濟有風險,整個經濟不發展的風險”。

在上述的“破“之後,馬雲的關鍵立論包括以下幾個:第一,金融部門要建立信用體系,拋棄“當舖”理念——所謂的“當舖”,是指金融機構往往在藉貸時要求提供資產抵押。

第二,在現代科技下,信用體系的建立可以通過各種科技手段來實現,比如說各種電商的交易記錄。

第三,金融的未來是科技,數字貨幣的建立將十分關鍵——因為數字貨幣完美地將金融、科技以及信用體系結合起來。

作為科技浪潮的領軍人物以及演說界神一樣的人物,馬雲地講話經常會引發強烈的關注,更何況他批評了社會關注度高、影響力巨大的金融體系。

從很大程度上來說,他提及的問題也觸及了社會對於金融體系詬病的關鍵問題,並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

由於觸及太多宏大而又懸而未決的問題,相信市場的討論將繼續,但也很難在短期內給出明確的方向。

馬雲的批評者主要來自於金融界,批評的砲火集中在金融風險等議題上,很多業內人士認為金融風險並不像馬雲所描述的那麼容易控制。

馬雲的支持者則主要來自於企業界,拋開螞蟻金服是否已經過度龐大並可能進一步壟斷金融市場的觀點,企業界人士多數認為其深受金融系統拖累,應該有一個更加革命性的融資框架來幫助企業的快速發展,並有效提高金融配置效率。

  02 “確定性”和“不確定性”

多數人都站在自己本身的立場上來思考問題,這會讓這樣的討論變得熱烈且割裂。

然而,如果從一個宏觀的角度來看,馬雲的看法中存在著“確定性”以及“不確定性”,如果將這兩者區分開,那麼我們可能會有一個更好的思考角度。

什麼是確定的?科技進步和產業融合。無論是IT巨頭們、抑或金融巨頭,都在通過各種方式對對方進行滲透,其中的關鍵武器就是科技。

從這樣的角度出發,馬雲的演講並沒有脫離現實基礎和未來趨勢,事實上他給出的答案正是多數人心中所想的。

什麼是不確定的?監管體系的改變、是否要融入國際潮流、數字貨幣到底是否有主權特徵。相信這些問題的提出,在短期內都不會得到明確的解答。

金融監管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走入了一個怪圈,但如果沒有監管,即使拋開金融危機的風險(其幾乎無可預測),社會中的不滿聲音也會帶來巨大的成本和壓力。

是否融入國際潮流?這可能是一個經濟和政治兼具的問題,即使在“內循環”為主的大環境下,我們也很難得出一個壓倒性的答案。

數字貨幣到底由誰來發行並監管,是否會超越地域和主權的概念,在去全球化的大趨勢下,這個問題也難有標準答案。

如果將視角再擴大一些,我們會發現一些更多的“不確定性”,比如說疫情的到來是一個重要的外部變量,疫情衝擊之下,很多國家的金融監管機構要求商業金融機構為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提供近乎不考慮違約風險的大量紓困資金。

在某種程度上將金融機構的功能變得更加“公共化”,由此產生的金融風險應該如何對沖和抵消,或者最後只能通過協商和特事特辦的方式來解決?然而,這樣的狀態不是科技時代所期待的。

與此同時,宏觀經濟的“測不准”開始變得更加普遍,個體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比如說全球經濟預測已經成為一個難題,幾乎沒有機構能夠對未來數年的經濟表現作出準確的判斷。

這對於風險管控來說,將帶來新的“不確定性”——因為如果對未來的基本判斷存在巨大的不確定,那麼風險的管理將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即使是馬雲提出的“信用體系”,也同樣會面臨對於企業和個人未來信用判斷的難題。

從“確定性”和“不確定性”這兩個角度來看,儘管馬雲對於金融體系的一次“升維打擊”並不徹底,但卻會引發更多的對於金融與實體經濟以及科技發展之間如何實現平衡的討論,外部政經環境的變化也會被自然地融入這次討論之中。

馬雲的這次演講短期內會繼續提升螞蟻金服的話題熱度,但更可能成為中國金融發展歷程中具有重要意義的事件。

大視角下看馬雲“狂言”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