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從未缺少誤解,馬雲還是那個馬雲(視頻)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馬雲早年挺身阻止偷井蓋視頻曝光
play
馬雲早年挺身阻止偷井蓋視頻曝光

向前向後

從未缺少誤解,馬雲還是那個馬雲(視頻)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由曦

來源:看懂經濟(ID:KANDONGJINGJI)

  《螞蟻金服科技金融獨角獸的崛起》作者

  導語:面向未來,當中國經濟的增長從要素驅動變成創新驅動的時候,我們已有的東西,恐怕並不足以支撐我們未來的發展。

  對於馬雲,從來不缺少誤解。

  如果我們了解的更多,也許會有不同的觀感。

  讓我們先說一個十年前的故事,兩個當時看起來都很小的業務,今天成為了阿里和螞蟻的支柱,它們的壯大,來自於馬雲基於未來的思考。

  2010年,當時阿里金融的負責人孫權。對,他就是現在螞蟻的CEO,帶領團隊想做一個金融貸款類的產品。當時,孫權只有十幾個人。那時,他手下資源很有限,連一個數據分析師都沒有。那時,阿里的中台能力還沒有建成,數據呈現分割狀態,阿里小貸跑一次計算,整個淘寶的系統就有可能癱瘓。

  當孫權代表阿里金融在向馬雲匯報時,馬雲給出了他的拷問,馬雲覺得貸款金額上限太高,同時也沒有完全用數據和技術去解決問題。在馬雲的心中,小企業也有信用,而阿里金融就是要服務小企業。

  當時在場的還有王堅博士,對了現在叫院士。那時主導阿里雲的他,急於找到阿里雲的第一個客戶,他用了一個非常形象、後來流傳很廣的比喻,“直升飛機不是飛機”,以此勸說孫權用新的技術架構。

  別看後來幾年孫權成了阿里雲的CEO,口吐蓮花般向金融企業安利雲上的好處。但是,在那個當時,孫權對雲計算心裡也沒有底。

  最後,馬雲一錘子拍板。

  1)阿里的小微金融貸款戶均貸款規模不能超過20萬;

  2)這個貸款業務要跑在雲計算上。

  一窮二白之時,馬雲讓阿里小貸的左手和阿里雲計算的右手相互取暖。這兩個當時還都在襁褓中的業務,就這樣相互依偎的發展壯大。今天,這兩個業務,一個成為螞蟻集團最大的利潤來源;另一個構成了今天阿里集團最有價值的業務。

從未缺少誤解,馬雲還是那個馬雲(視頻) 2

  所以,我們今天再去看,雖然螞蟻微貸業務展現形式,也是貸款,但是這種貸款,是基於數據去判斷信用,它第一次讓數據產生了商業價值。它是貸款,也不是貸款。所以,後來馬雲總結出五新,其中就包括新金融。當時很多人看不明白,但其實是別人的實踐沒有到阿里那個地步。

  這時,我們再看馬雲提的互聯網金融三個核心要素:數據、基於大數據以及基於大數據信用體系,是不是就豁然開朗了?

  不能在創造問題的同一層面解決問題

  在螞蟻上市之前,按理說馬雲沒有必要Diss傳統金融系統,但是他還是做了,在引來金融圈的一片撻伐之聲的同時,人們不禁要問,他為什麼這麼做?

  馬雲現在是中國首富級別的人物,螞蟻也在他演講之前剛剛拿到了上市的路條,並且完成了上市的定價,按照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這時候“悶聲發大財”是最好的。所以,馬雲這樣做很多人看不懂,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麼?

  作為一個長期觀察螞蟻集團,還算比較了解支付寶的人,在認真看完了馬雲的演講視頻之後,我並不感到意外。相反,我覺得這才是那個馬雲,這麼多年來,他一點都沒變。

  信息不對稱是絕對的。對馬雲的內部和外部認知,具有巨大的信息不對稱。所以,我想,作為一個相對擁有更多資料的人,我有責任寫下這篇文章,講一講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我不期望說服誰,而是希望用我所具有的信息,去減少這種信息不對稱,因為誤解和隔閡往往就由此產生。

  大家也許看過一個馬雲最早的上鏡視頻,在杭州夜晚熙熙攘攘的馬路上,電視台設計了一個拿走井蓋的局,杭州當時經常丟失井蓋,電視台就演了一場戲,看有沒有市民能夠挺身而出。這時候,站出來的是馬雲。

  還有一段在網絡上流傳甚光的視頻,馬雲在北京創業時,去政府機關拜訪遭遇閉門羹,大家還記得他怎麼說的吧。中國在開放,外國人到我們網站上看,中國的Internet上什麼都沒有,這就不好了。我相信,那時候的馬雲,在說這些話時,周圍的人會覺得他不是瘋子就是傻子。但是二十多年後,馬雲讓這一切變成了現實。

  郭廣昌曾經公開場合說,在不了解馬雲的時候,老覺得這個人在說大話,但是後來知道,馬雲是一個知行合一的人,他說的是自己相信的話,並用持續的努力,帶領團隊把願景變成了事實。

  彭蕾還說,馬雲很好玩,早年在阿里巴巴,馬雲還說過我們去坐船去保釣吧,從杭州這裡去還近,雖然聽起來不著邊際,但是這個人愛折騰。

  馬雲現在不缺錢,本已退休的他其實可以頤養天年,他出來說這樣得罪人的話,背後一定有一種他認為對的,他作為一個公司創始人必須要履行的責任和擔當。

  今天,在阿里巴巴梳理的新六脈神劍中,“此時此刻、非我莫屬”的擔當精神,是阿里六條核心價值觀之一。如果你去問阿里和螞蟻的員工,他們為什麼會服膺於這樣價值觀,他們會告訴你,是因為周圍的人,包括最高層的Leader也是這樣做的。

從未缺少誤解,馬雲還是那個馬雲(視頻) 3

  2020年,在螞蟻即將上市的今天,馬雲依然這樣做,我們就可以推測,螞蟻在做業務時,依然會這樣,依然會保持他們十六年來的行事方式,這些人構成的組織,依然具有持續創新的能力。

  就像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所說,作為公司的創始人,整個公司所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都會蒸餾上升至他的層面。馬雲也是,雖然他已經退休,但是阿里的事情他不能不管,螞蟻的事情也不能不管。在“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之際,他出來說話這個事情本身,就是對局面巨大的推動。

  作為公司創始人一,馬雲這麼說一定是為了螞蟻爭取更好的發展空間,但是,馬雲的話,絕對不是單純只為螞蟻而講,他講的是一個社會問題。

  愛因斯坦說過,你從來不能在創造問題的同一層次解決問題。馬雲清楚的知道,他需要從更高的層次出發,只有在更高層次解了局,當下公司的問題才能解決,這就是他所提到的新的金融體系,這就是他所說的信用體系,這就是面向未來的監管體系。

  這不是馬雲的第一次

  關於新金融,馬雲不是第一次發聲。

  2004年1月,馬雲在達沃斯年會的會場上,受到了企業社會責任的啟發,感覺到中國電子商務要發展,就必須解決支付的問題,於是當晚就給杭州大本營打了一通電話,要求迅速啟動支付寶。

  末了,他還說了這樣一句話,“如果需要坐牢,我去”。

  在當時,無牌照企業涉足支付行業是有法律風險的。馬雲不是沒有過猶豫,但是他知道,中國的電子商務支付問題,最終要有人來解決。

  支付寶由此誕生。

  2010年初杭州人民大會堂,支付寶年會,在公司為支付規模迅速提升而高興時,馬雲卻給大家潑了頭冷水,他提到了客戶體驗的問題,提到了要支付寶人要更有擔當。

  最後,他說,“2010年我希望大家為客戶去承擔責任、為客戶去冒險、為中國金融界去創新。只要你說,我這個是對客戶負責任、對社會負責任,大膽勇於創新、往前走,要是坐監獄我跟大家一起去坐。不會有問題的。”

  隨後,彭蕾帶領支付寶重回客戶價值,支付寶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 2010年末,快捷支付推出。中國因此迎來了移動支付的時代。

  2013年,在年初的高管戰略會上,馬雲再次督促大家要勇於承擔社會問題、加大創新力度。為了擔心支付寶因為外界的質疑和爭論而畏手畏腳,他說, “今天我們已經沒有辦法躲在角落裡”。

  當時,馬雲並不知道,一個在2012年12月22日啟動的、代號為2號項目的創新業務已經悄然潛行。幾個月後的2013年6月,餘額寶橫空出世。

  隨後,它改變了中國互聯網理財的版圖。

從未缺少誤解,馬雲還是那個馬雲(視頻) 4

  十六年前的2004年,在馬雲的辦公室,當討論支付寶為何要成立時,他對當時在場的彭蕾等人說:“未來支付會成為所有互聯網的基礎設施”。

  十六年後的今天,螞蟻在招股書上這樣寫道,“我們為服務小微而生,普惠是我們的理念。我們相信開放技術平台能夠創造公平的環境,讓服務提供者和金融機構能夠觸達之前不能覆蓋的客戶。我們堅信專注於客戶需求並為其提供解決方案,最終將引領我們的業務走向成功。我們的決策以長期使命為指引,而非著眼於短期利益。”

  有人說,螞蟻已經成為帝國,擠壓了小企業的創新空間,但是,當計算和數據的能力已經被阿里雲變成公共產品的時候,我們這樣的小公司,也可以做互聯網創業,我們的服務器就在阿里雲上,今天,我們的系統集成了阿里雲+騰訊雲+科大訊飛,這些巨頭並沒有把我們踩死,他們技術開放所形成的形態,給與了我們成長的空間和水分。

  今天,支付寶要讓這件事情在服務業發生,在全中國發生,在全世界發生。

  這是馬雲眼中的未來。

  技術面向未來,我們還缺什麼?

  當然,馬雲的這番表態,也有偏頗之處。

  金融體系當然有它的專業性,中國的金融體係是中國幾代金融人通過汗水和辛苦搭建起來的。巴塞爾體係作為全球公認的風險資本管理標準,在吸收損失、保持金融穩定方面當然有巨大的功效。這個誰也不能否認,也不該否認。當然,沒有中國金融體系,沒有央行的支付牌照的發放、沒有周小川、郭樹清等領導的開明與包容,也肯定不會支付寶今天的成功。

  但是,馬雲的表態不是否定這些東西,我覺得他是想提醒所有人,面向未來,當中國經濟的增長從要素驅動變成創新驅動的時候,我們已有的東西,恐怕並不足以支撐我們未來的發展。

  馬雲的批評,當然可以更柔和些,可以更考慮到聽話者的感受,可以更加中道全面,但是有的時候,如果沒有人這麼直接的說出來,聽者的體感不會那麼強。如果馬雲選擇了中道柔和,馬雲也就不是馬雲。就像那句讓銀行記了十年的話,“如果今天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

  客觀的說,馬雲所指出的金融系統的問題今天確實存在,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不暢一直是監管的心病,這就是他說的“大江大河”和“沼澤”所要闡述的問題。不可否認的是,今天,銀行的小微貸款還是依賴於房產擔保,還是基於傳統的抵押方式做事情,這是“當舖思維”的那部分想要說明的。這裡,我們可以理解說,這種情況與銀行建立的背景與傳統有關,與過去的經濟增長方式有關。但是,如果面向未來的話,我們應該能聽明白馬雲為什麼這麼說,以及金融體系甚至整個金融市場化改革的正確方向。

  馬雲做了他該做的事情。設置了一個引發爭議的話題,讓所有人能夠去思考這樣一個問題,

  “面向未來,我們的金融體系還缺什麼?”

從未缺少誤解,馬雲還是那個馬雲(視頻)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