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螞蟻還是被高估了


螞蟻還是被高估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方浩

來源:接招(ID:itakethat)

昨晚,螞蟻科技終於確定了發行價,A股每股定價68.8元,估值2.1萬億人民幣,約合3000億美元。

過去兩個月,隨著螞蟻科技上市招股書的發布,坊間對於其定價與估值也是一路飆升:從最初的1800億美元一直漲到最高4600億美元。

今年上半年螞蟻科技的淨利潤是210億人民幣,如果今年全年實現400億人民幣的純利,目前市盈率應該為52。此前各大投行給出的市盈率都超過100,現在確實打了不少折扣,但不得不說,依然虛高。

螞蟻到底值多少錢?

  1、先和傳統金融機構的估值比

十多年前,馬雲為了螞蟻能夠與銀行合作跑斷了腿,最後氣得撂下一句話: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

先來看看中國主要商業銀行的基本面:

建行目前市值1.6萬億人民幣,去年淨利潤接近2700億人民幣,當下市盈率不到6;

工行目前市值1.7萬億人民幣,去年淨利潤3100億人民幣,當下市盈率6.2;

招行目前市值約為1萬億人民幣,去年淨利潤約為930億人民幣,當下市盈率1.7。

也就是說,各大商業銀行賺錢能力遠遠高於螞蟻,但市盈率卻遠遠低於螞蟻。

有人說國有商業銀行靠政策紅利活著,螞蟻靠喝湯做到這個體量簡直就是奇蹟。問題是,如果現行政策一直不變,螞蟻接下來靠什麼扛起這麼高的估值?

  2、再和金融科技賽道的上市公司比

目前國內幾家主要的金融科技上市公司,包括趣店、樂信、360數科等。

樂信目前市值14億美元,去年淨利23億人民幣;如果今年螞蟻全年的利潤達到400億人民幣,將是樂信去年淨利的20倍,但估值是樂信的接近214倍;

360數科目前市值18億美元,去年淨利27億人民幣;如果今年螞蟻全年的利潤達到400億人民幣,將是360數科去年淨利的14倍,但估值約是360數科的166倍。

趣店上市前曾獲螞蟻金服巨額投資,IPO時市值超過百億美元,目前還剩不到4億美元,可謂出道即巔峰。趣店IPO的市盈率是98,遠遠高於樂信和360數科的市盈率。利用IPO把股票價格定的奇高、盡可能多地融資,一個結果就是提前透支成長空間。

雖然金融科技賽道依然離不開流量為王、贏家通吃的魔咒,但壟斷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傳統金融業無法做到壟斷,互聯網金融就更難了,儘管大家現在都不願意提“互金”兩個字。

  3、用現金流折現法估值

所謂現金流折現法,就是用一家公司的利潤除以長期國債利息(一般是10年或者30年)。這種估值方法其實就是你把一筆錢用來投資最安全(也可以叫無風險利率)的金融產品,每年的利息也就相當於一家公司每年的利潤。

根據招股說明書,螞蟻今年上半年的利潤是210億人民,照此推算今年全年完成400億的利潤應該不成問題。目前國內十年期國債利息在3%-3.5%之間,取個中間值3.25%。

400億除以3.25%等於1.2萬億人民幣,接近1800億美元。換句話說,如果螞蟻金服未來十年想要保持每年400億人民幣的穩定利潤,就需要把1800億美元的資產用來購買國債,這個過程每年獲得的利息收入就相當於公司利潤。

現金流折現估值的方法主要適用於具有長期經營歷史的傳統行業,當然也包括金融業。螞蟻從阿里分拆獨立已有6年時間,如果算上支付寶的創立時間,都已經十幾年時間了,而且就生意模式(怎麼賺錢)而言,與傳統銀行並無本質區別。可能唯一的區別就在於獲客方式。

所以,當下螞蟻科技的合理估值,應該在2000億美元上下。 IPO估值起步就高出50%,對於二級市場的投資者來說,希望只有一個:螞蟻的賺錢能力必須越來越強。

  4、兒子跟老子比

上市的本質是通過釋放未來增長空間來獲得資產定價。有沒有增長潛力、有沒有成長空間決定了股票的價格走勢。

從2000年阿里拿到孫正義的投資到2014年上市,估值漲了2500倍;從阿里上市到今年股價最高點,市值漲了3倍多。

2013年,阿里淨利潤和今年螞蟻的淨利大致相當,都是200億人民幣左右,所以馬爸爸對於膝下親兒子們的IPO定價非常在意,就是價格盡可能地高。

但是,過去6年的阿里所有經歷的成長環境是螞蟻所不能比的。 2014年阿里年度活躍消費者是2.3億,今年已經達到7.4億(與阿里市值增長倍數很一致),與支付寶的活躍用戶基本相當。

這就意味著,從用戶增量上來看,螞蟻很難再重複阿里所享受到的時代紅利。不可能14億人民人人都用支付寶、人人都還花唄。所以,接下來螞蟻的成長潛力不是來自於新增用戶,而是在現有用戶的基礎上持續賺錢。

怎麼賺?目前微貸業務是螞蟻最主要的利潤來源,核心就是花唄,即在銀行與用戶之間賺取利差。上週外灘金融峰會大佬們針對金融風險展開了一場火力十足的闡述,有人說風險很大,馬老師則是重新定義了風險。作為一個商業模式,花唄的風險在於,政策的口子是越放越開還是越收越緊?這也是未來螞蟻科技在二級市場最大的不確定性。

螞蟻還是被高估了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