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魅族沒有“後悔藥”


魅族沒有“後悔藥”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歪道道

來源:歪道道(ID:daotmt)

10月22日,沉寂許久的魅族社區突然變得熱鬧起來,一個個高喊著“出了大事”的帖子湧現,留守的“煤油”們奔走相告、歡呼雀躍。

引起轟動的,來自一則上午的消息。有媒體報導稱,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近日發生股東變更,變更後,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成為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的新增股東。聽聞此消息,很多“煤油”的第一反應就是阿里又投資魅族了,於是,他們一面感概阿里“爸爸”,一面滿懷希望,盼望阿里早日接手魅族。

然而,這份喜悅之情並沒持續多久,很快他們意識到這不過是阿里內部的股東變更,阿里也沒有向魅族追加任何投資。一位“煤油”無不擔憂地表示,未來如果沒有外部投資,魅族究竟還有幾年?

這個問題也有粉絲@過黃章(J. Wong),可黃章似乎好久沒有出現在論壇裡了。

  失聲的魅族社區

魅族社區存在的時間比魅族本身做手機的時間更長,早在魅族的MP3時代,黃章已經開始採用“做社區”的方式“自娛自樂”。那時的他,經常自詡“手機超級發燒友”,喜歡跟網友們在論壇上徹夜討論技術問題,且常常爭論不休。同時很多網友提出的疑難問題,也能得到他的親自解答。

2007年,iPhone發布,黃章押寶智能手機,高調宣布魅族要開發劃時代的中國手機M8。一時間,魅族論壇聚集了大量數碼發燒友,形成了魅族手機的第一批忠實擁躉。

這種粉絲運營的模式後來被友商學了去,現已頗為普遍,然而真正的開創者只有魅族。

同樣地,也唯有魅族的社區及粉絲文化,是融入到公司的“骨肉”裡,真正實現了通過用戶的直接反饋來改良產品。據不完全統計,從2003年到2009年,黃章發布了近6000個貼子,魅族甚至以誰逛論壇多,了解用戶需求多,作為員工KPI的考核內容。

可是,如今魅族似乎正在摒棄魅族社區。

今年1月16日,魅族曾發生股權變更,有11家股東從魅族公司退出,其中包括創始人黃章。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人都在猜測黃章是否會淡出魅族,過了三天,他才在魅族社區姍姍來遲,僅說了“一句自己會與魅族同在”。而這距上一次黃章出現在魅族論壇,已時隔半年之久。

魅族沒有“後悔藥” 2

靈魂人物不再活躍,更何況他人。社區裡到處都是“煤油”們對魅族手機提出的問題和建議,卻鮮有魅族高管出來回應,偶爾得到答案,也越來越官方。一位粉絲寫道,魅族的路可能走不了多遠了,系統bug和信號令人堪憂,而且很多問題這麼多年了,依然沒有改過來。

交流、討論繼而推動產品改良,魅族社區存在的最大價值逐漸消失,而某種意義上,它曾作為人才“發掘地”的存在感也不復存在。

當初,李楠以筆名“KKK”撰文,其撰寫的《iPhone 可有設計哲學? 》一文,偶然被轉到了魅族社區中,被黃章讀到。黃章遂邀請李楠加入魅族,李楠從此成為了魅族的中堅力量;魅族前營銷總監華海良最初的職務,也不過是魅族的論壇版主,由於版主當得好,被黃章一步步提拔,最後成了營銷總監。

可惜美談終究沒能成為美談。在魅族的大事記中,包括為魅族帶來無上榮耀的Flyme系統的UI設計總監、為MX2帶來巨量銷售的營銷總監等人,在混亂的內部治理和爭鬥中先後辭職。好不容易等到黃章歸來,卻是大將出走、情誼散盡。

或許,對黃章來講,現在的魅族社區只是一個僅剩社交功能的平台罷了。

  “小廠”魅族:挖角、裁員、離職…

2019年,一位知名數碼博主放出了一張截圖,內容顯示,魅族的一名員工透露OPPO、vivo等公司用兩倍的年薪挖走了他們Flyme至少2/3的人。當時的魅族工程師洪漢生跳出來反駁,稱“老曹回來了、高爺回來了、張指導也回來了、濤哥也要回來了,我們會用心做好系統不負大家的期望”。

洪漢生未必不知道風暴即將來臨。 2018年年底,楊顏的離職已經讓Flyme幾乎停滯,李楠和黃章之間的矛盾越發明顯,出走創業似乎是遲早的事,而伴隨著高層動盪,整個公司員工都處於一種搖擺不定的狀態。

果不其然,李楠離職後,魅族的“離職潮”和“裁員潮”開始發酵,不少媒體爭相報導,魅族裁員近30%之多,而且大部分線下門店都將關閉,一個省最多留五六家門店。

從2017年的4300餘人到2018年的3000餘人,再到2019年其人數僅為1694人,再優化500餘人,魅族整個公司剩下的不過千人。通過企查查等平台,我們也查詢到魅族的基本信息中,員工規模為900-999人。

在這期間,洪漢生選擇了跳槽,去了OPPO。

魅族沒有“後悔藥” 3

這一幕其實似曾相識,一個公司衰落,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留不住人,近兩年除了百度,恐怕就數魅族了。魅族“三劍客”相繼離開後,黃章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人取代他們,直至今年年初,有消息稱,Flyme前負責人楊顏將回歸魅族,“煤油”們一片歡呼。

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重新回到魅族。當初黃章批評李楠“費財”,不少魅族員工為其“打抱不平”,他們中的一些人跳槽到oppo後感慨,“去了OPPO之後,經常在公司內部網站看到高層的各種反思…我覺得魅族最缺的就是這種,自上而下的反思文化。一出了問題就是別人不行,從高層到下面都是這樣…”。

員工流失已然成了魅族的心病,回到上文中粉絲在魅族社區得不到回應的問題,其實問題無法改善和解決的關鍵,就在於沒有人。比如舊機型升級安卓底層,Flyme越來越沒有特色等等,洪漢生曾回答,OV用2倍年薪挖走了我們至少2/3的人,團隊還在重建。

言外之意,想要迎合粉絲的反饋進行產品改良,前提是有充足的人力。如果沒有,又何談產品改良?

5月份,魅族高管萬志強發了一條微博,抱怨某廠定向挖走魅族某些崗位的員工,就連應屆生也開出三倍甚至五倍的工資挖走,並斥責“你們是蚊子嗎?”言語中多是無奈和悲憤。

  供應鏈成為硬傷

2019年,傳言已久的珠海國資委的資金正式進入魅族,而在此之前,魅族一向鮮有外部資金支持,與阿里的關係也是不咸不淡。國資委入股,不僅為魅族緩解了去年虧損的壓力,更關鍵的是,這透露出一個信號:魅族對珠海來講不可或缺。

但是,一個品牌的邊緣化不是外部力量可以阻止的,尤其是對於手機品牌,被用戶和市場遺忘,才是生死關頭。

深圳華強北路萬商電器城一樓,這裡曾經坐落著魅族在深圳最大的店,從2009年魅族在深圳開設了全國第一家專賣店開始,6年的時間裡,這樣的魅族線下店最多時有2700家。然而去年,深圳那家最大的魅族專賣店,被改成了華為專賣店,店員透露,深圳已經沒幾家魅族專賣店了。

魅族也消失在華強北數以千計的手機商販面前。問起賣不賣魅族手機,絕大多數商販都回答沒有,只有兩三家店主稱,目前沒有現貨,如果真的想買可以去調貨。他們還坦言,近一年內都很少見有顧客買過這個牌子的手機。

大規模砍掉線下渠道,讓魅族的品牌存在感越來越弱,而線上同樣一言難盡。根據京東數據顯示,魅族17共獲3.4萬評價,其中差評400+,好評率92%;魅族17 Pro獲得2.3萬評價,其中差評200+,好評率93%。作為一款旗艦機,這個數字在主流廠商面前似乎不值一提。

然而,一個更加無奈的事實是,魅族17系列越發暴露了魅族在供應鏈上的劣勢。舉個例子,為什麼魅族17系列會不支持OIS​​光學防抖? IMX686的光學防抖模組需要專門定制,魅族去年找了好幾個工廠打磨,但被告知需要四五個月,會嚴重影響到魅族17的量產。

時間拖這麼長,無非還是供應商要先滿足大廠需求,再考慮小廠。

在魅族身上,這已經形成一種惡性循環:沒有足夠的銷售量和訂單,在供應鏈中就沒有足夠的話語權,而當一些配件的產能無法及時供應,會導致產品在配置上低於其他廠商,對用戶的吸引力大為降低,最後終將作用於銷量的持續減少。

對魅族而言,除非出現產品的創新性突破,否則供應鏈的劣勢,將阻礙魅族在任何方向的突圍。以前“煤油”們認為還是有希望的,因為黃章回來了,然而現在他們更期待阿里能接盤。

諾基亞、金立、聯想、HTC…這些被主流拋之腦後的手機品牌,或許還存在著,但遊走於生死邊緣。魅族究竟離他們有多遠?當它賴以生存的粉絲文化、員工及話語權漸漸消逝,這段距離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當年,魅族從MP3轉向智能機時,踩對了時代的節奏,開啟了一個時代,成為最被看好的國貨之光,甚至被寄予了成為國產“蘋果”的期待。但隨著國產手機領域群雄並起,帶頭人魅族卻一步步滑向寂靜無聲。

這不免讓人唏噓。

風起於青萍之末,止於草莽之間。回顧這個過程,病灶的形成清晰可見,可惜魅族沒有後悔藥。

魅族沒有“後悔藥”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