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馬雲VS王健林:2020房地產仍佔大半江山互聯網輸了嗎?


馬雲VS王健林:2020房地產仍佔大半江山互聯網輸了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你獸爺

來源:獸樓處(ID:ishoulc)

原標題:牛羊下山

2012年央視舉辦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禮時,中國的互聯網公司還沒有展示出一統江湖的氣勢,房地產還是吾輩楷模。

九個年度經濟人物,只有一個半算得上互聯網公司,楊元慶算半個,馬雲算一個。而寧高寧、王健林、郁亮和宋志平等,都和房地產相關。

央企領導和地產老闆都不擅長演講。現場直播的頒獎典禮氣氛沉悶,輪到馬雲和王健林上台前,導演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前半段太沉悶了,你們都是民營企業家。

  能不能調侃一下,活躍氣氛?

兩大富豪就這樣登台,成了央視的工具人。

氣氛是從國民公公調侃馬爸爸的衣品活躍起來的。王健林說,沒想到馬雲穿這個就出來了。馬雲爭辯說,我們努力的一切都是為了做自己,我穿西裝不像自己,但穿這個像自己。

馬爸爸的衣品一直是互聯網業的泥石流。那天他穿著天藍色毛衣,白色休閒褲,再搭配一條黑黃豎條的拼接圍巾,精神小伙馬上有了村口殺馬特的感覺。

大家都知道的名場面,發生在電商辯論上。馬雲挑頭說未來電商會基本取代傳統商業,這是生活方式的變革。

旗下幾百個萬達廣場的老王翻了個白眼。他說要不咱倆打賭,如果十年後電商市場份額佔50%,他給馬雲1個億。反之亦然。

億萬觀眾面前,馬爸爸和國民公公的這梁子,算是公開結上了。

第二年的雙十一,淘寶賣了350億,創造了當時的記錄。馬雲當晚對記者說了狠話,如果2020年商業地產仍佔中國商業零售大半江山,說明我們經濟轉型沒有做好,說明我們這代人的努力,不如他們上一代人。

他說,大家記住,2020年如果王健林贏的話:

  我們這個社會就輸了,我們這代年輕人就輸了。

不知馬雲的數學是誰教的,“十年之約”本該是2022年到期的。他還拉大旗,冠上了“我們這個社會”和“我們這代年輕人”的名義,就像多年後他在外灘金融峰會上拋出來的話術,動輒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改革” 。

一個月後的雙十二,當上了2013年胡潤中國首富的老王,解釋賭局只是活躍氣氛的玩笑。他說被問煩了,億元賭局作廢吧。老王心裡應該也憋著氣,他後來挖了很多人,並拉上BAT裡另外兩個巨頭,大家一起搞電商。

很快,2020年來了。騰百萬早沒了,上半年疫情嚴重,線下哀鴻遍野。就算如此,中國電商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例,也不到三成,商業地產仍佔大半江山。

但馬爸爸說的“我們這個社會”,輸了嗎?

  1

上週,今年的胡潤中國富豪榜公佈了。

疫情衝擊了全球經濟,但中國富豪累積的財富卻又創新高。財富超過20億的企業家,比去年多了500來人,總財富比去年增加了近10萬億元人民幣。這一點也不像6億人月收入兩千元以下的國家。

看了下,榜單平均年齡是55.9歲,財富仍牢牢掌握在上一代人手中。馬雲說的對,這代年輕人的確輸了。

但“這代年輕人”裡,並不包括馬雲。

“悔創阿里”、“對錢沒有興趣”的他,今年第四次成為中國首富。去年他身家還是兩千七百億,今年增長到四千億了。這意味著過去一年,每天一覺醒來,馬首富財富就又增加了三個多小目標。

放水游戲,還是5%人賺其餘95%人錢的遊戲。經濟好,富豪能賺錢。經濟不好,他們更能賺錢。看看最近的圈錢大躍進,批量產生無數億萬富翁;而芸芸打工人能謀求的,只是一份996的福報。

房地產過去是中國最盛產富豪的行業,長期霸占富豪榜和年度經濟人物前幾名。十年前的深圳特區三十週年慶祝會上,四個上台發言的企業家裡,兩個跟地產有關——傅育寧和李超人。中央領導甚至特意抽出時間單獨會見李超人。

到了半個月前舉行的深圳特區四十週年慶祝儀式,最重頭的40年40人名單裡,已經沒有一個地產商。建築設計院的待遇,都要比干房地產的要好。上台發言的,有個是中建集團旗下的中建科工華南大區總工程師。

今年的胡潤榜上,地產業上榜人數佔比也出現歷年最大降幅。連中介老闆左暉身家都超過了房企老闆孫宏斌、盧志強、郭廣昌等人。

  這是房地產業正轉向存量市場的一個信號。

財富縮水最嚴重的開發商,是王健林。他跌出前十,下滑到第30名,財富縮水8%,是縮水程度最大的企業家之一。

  2

上週,萬達出售了芝加哥的物業項目。這是他們在海外的最後一處資產。

2012年,響應國家“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號召,老王也開始了海外買買買的步伐。他差點買出了一個中國最成功的民營國際化公司。

但2017年6月22日那天之後,他又用了三年多時間,親手拆掉自己搭建的海外帝國。

上週,有消息說萬達花了35億美元買的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已瀕臨破產。

這筆買賣,老王應該沒有虧太多。它的交易實際總價是26億美元,這其中包含AMC原有的19億美元債務,萬達實際出資6億美元及1億美元設備改造費。從2012年至今,萬達已經通過股票和股份轉讓收回了8億多美元。

還是上週,有傳言說萬達將出售武漢萬達漢街項目給北京華聯集團,用以打造華中首座SKP商城。

我問了下,目前雙方確有接觸。不過可能並非媒體說的整體轉讓,形式雙方在商議中。

從萬達城、萬達酒店到萬達海外資產,天知道老王這幾年到底經歷了什麼。到此次兜售萬達壓箱底的資產武漢漢街,老王已經退無可退了。

一場疫情,對線下實體的打擊,是難以描述的。疫情期間,萬達集團對外宣布,免除全國323個萬達廣場內的所有商戶一個月的租金及物業費,這筆費用超過40億。

所以,地產集團在萬達內部重新獲得了重視。但幾個月前,地產集團的總裁呂正韜也離職了。他的離去,非常突然。

沒人能說得清老王心底的無奈。這幾年,我們只看得到這個以前一口一個小目標、自己的錢愛怎麼投就怎麼投的他,疲於奔命,一點點解構掉自己。

上週四,許久沒在公開場合露面的老王,參加了首屆川渝民營企業家合作峰會。論壇上他不再是那個口無遮攔的王首富,他說賺慢錢、辛苦錢的時代到來了。

  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活下來才是王道。

微博底下點贊最高的一條評論是:老王瘦了,沒以前富態了。

他原計劃2020年把萬達做成一家國際化公司後,光榮退休。但連退休,馬首富都比他早。

  3

前幾天,馬首富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做了一場演講,引起了極大影響。他說的一些觀點,其實人盡皆知。

人們唯一好奇的是,為什麼是他敢說這樣的話?

不到四千字的演講,馬首富批評了傳統銀行的當舖思想,喜歡給不需要錢的企業貸款;批評了巴塞爾協議是老人俱樂部,批評了政府的監管邏輯;他說要依靠基於大數據的信用體系,為未來、為年輕人建立一個全新的金融體系。

羽扇綸巾,一竿子就把全世界這麼多年建立起來的金融體系打死了。差點就說沒有人比他更懂金融了。

馬首富一直在講船新的金融體系,但螞蟻金服最大的收入來源還是放貸。花唄算不算消費貸,借唄算不算現金貸,大家吵了很久,股市監管層現在說不算,銀行監管層就一直不說話。

放貸是人類最久遠的生意,別管是易經,還是金瓶梅,放貸的模式無非是便宜資金拿進來,加上利息放出去。唯一船新的,可能是指用戶8成以上都是“我們這代年輕人”:

  八零後和九零後。

所以馬首富最關心的還是年輕人。年輕人這個詞彙,在他的演講裡,出現了5次。聽完演講,包叔覺得備受重視。他說自從認識馬雲之後,他獲得四大成功:

  登錄成功,支付成功,借款成功,還款成功!

最有意思的話題,是他說到赤壁之戰。他說曹操把船連起來的思考,就是最早的航母思考。但是一把火讓中國一千年再也沒有人敢去想航母這個事。

  這是一個錯誤消滅一個創新。

台上的人真敢吹,台下的人真敢聽。

在演講最後,馬首富還很驕傲地提到,螞蟻金服這個有史以來全人類最大的上市,是在紐約城以外的地方定價的。

記得阿里上市第二年,馬首富就說如果能有第二次人生,他會讓他的公司保持私有化:

  當你IPO後,人生就會變得艱難。

真希望明年秋天,馬首富別又悔上螞蟻了。還有幾天時間,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馬雲的演講是在上午,下午還有一場演講,嘉賓是財政部副部長鄒佳怡。

她說要防止金融科技誘導過度金融消費,防止金融科技成為規避監管、非法套利的手段,防止金融科技助長“贏者通吃”的壟斷。她說:

  金融科技並沒有改變依靠信用、使用槓桿的金融本質。

奈何本人沒文化,聽不懂領導在講誰。

2012年的央視經濟年度人物頒獎禮上,主持人感慨馬雲跟員工談願景時很像忽悠。王健林說馬雲忽悠的功夫,比趙本山厲害多了。馬雲爭辯說,忽悠是自己不相信,讓別人相信,他是自己都相信,希望人家也相信。

馬首富還說過,我不在乎錢,我對錢沒有興趣。昨天我看到螞蟻金服的股票代碼和發行價,我相信了他說的話。

聽完馬雲的演講後,一直申購不到螞蟻股票的包叔打算叫杯奶茶外賣,消化一下剛才吃的餅。 “餓了麼”建議他開通超級吃貨卡,可以領好幾張五塊錢紅包。

包叔狠心開通了吃貨卡,然後“餓了麼”就恭喜他獲得了花唄“吃貨卡專享額度”:

  1500元。

這1500元只能在餓了麼使用。

做了三十年吃貨,包叔第一次感覺到了社會的溫暖,“我們這代年輕人”終於連吃飯也要藉款了。

馬雲VS王健林:2020房地產仍佔大半江山互聯網輸了嗎?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