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中年陌陌重回青春期,需要霸總“王老闆”


中年陌陌重回青春期,需要霸總“王老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李可樂

來源:略大參考(ID:hyzibenlun)

  近些年,圍繞社交創業,這家公司還在持續探索創新產品,從不同角度開始拓展自身的邊界。

去創始人化,是大多想要長期健康發展的企業,都會選擇邁出的關鍵一步。往遠了說,有馬雲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逍遙子張勇接任,往近了說,是更年輕的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將CEO一職交棒CTO陳磊。

此外,京東、字節跳動等公司也陸續進行了CEO迭代。 “急流勇退”的創始人們,或轉型更高層面的方向把控,或為企業更大的可能性,總之,健康狀況趨良是最核心的訴求。

陌陌也在其列。

10月24日,陌陌宣布,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王力接力唐岩出任CEO一職,任命於11月1日正式生效,唐岩將繼續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

王力在隨後的全員信中寫道,移動互聯網像青少年一樣自生增長的幸運十年已經過去,我們要面對一個屬於中年人的新時代。在這一過程中,他將在陌陌的市場競爭和戰略佈局中,尋找見縫插針的機會。

陌陌成立近十年,上市已經六年。在一眾互聯網科技公司中,亦稱得上“人至中年”,企業通病,難免些許“中年危機”,正如王力在公開信中所說,陌陌的商業模式也有不健康的地方,過去的高速發展也帶來一些收入結構和業務生態方面的隱患。

而這次的權力交接背後,體現的正是陌陌突圍“中年”。

  1

為什麼是王力?

在唐岩口中,是“沒有人比王力更勝任領導陌陌的工作”的人——王力在陌陌擔任總裁及首席運營官的經驗,及其在公司近十年的職業生涯,使他成為新任首席執行官的最佳人選。

王力說,“參與創辦這家公司已經快十年了,我始終可以坦然地說:作為公司的分母,我從來沒有喪失掉職業的態度;作為公司的分子,我從來沒有丟失掉創業的精神”。

圖:王力圖:王力

這位1983年出生的山西人,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管理學本科畢業後,遠赴內蒙,成為了一名“服務西部”志願者。他曾與羅永浩共事,並以“王老闆”的ID活躍於牛博網多年。

王力與唐岩相識於網易。

2011年6月,還在負責微博產品的王力,接受唐岩邀請,以合夥人身份加入陌陌,成為這家初創公司的6號員工,此後幾年,他歷經運營總監、COO、總裁等多個職位,見證了陌陌成長、壯大的全過程。正如他在公開信中所說,“幾乎經歷了公司裡所有的頭銜和職能”。

之於外界的印象,個性是他和唐岩共同的特色,比如在一眾互聯網科技公司的高管中,少有地喜歡直抒胸臆。

2013年6月,陌陌上線表情商城及會員服務,正式開啟商業化探索,外界秉持懷疑態度,有媒體認為,陌陌商業化錯過最佳時間,而同時有觀點“陌陌商業化為時過早”。時任運營總監的王力在微博調侃:“到底該聽誰的啊?求好心人指點!”

唐岩緊跟:“辯證地看,說的都有道理。”

在針對CEO一職交接的公開信中,王力說,我和唐岩共事多年,性格經歷各不相同,但卻有一點相似,就是我們都很在意人生的寬度,不過他更嚮往行業的寬度,我更喜歡職業的寬度。

“基於這一點差異,我們有了新的分工——唐岩會出於創始人對開疆拓土的興奮,探索集團業務新的領域和邊界;我會基於合夥人對深耕細作的興趣,推動集團業務健康穩定持續的增長。”

的確,拋開對外時的標籤是“個性化”,對內的王力,拿出的是實力。

2018年4月,王力開始擔任陌陌總裁,全面參與公司業務及運營管理。而就那之前的兩個月,陌陌剛剛完成了史上最重要的交易——以7.7億美元收購社交產品探探。

探探和陌陌在產品形式、用戶結構和公司文化等方面不盡相同,整合兩家公司並非易事。更重要的是,這筆吞併的意義在於,為陌陌尋找新的增長引擎。

從結果上看,當時的高層很好地完成了這一任務。

探探在接入陌陌體係後,實現了高速增長。單季度營收從2018年二季度的0.3億元,提升至今年二季度的5.2億元,兩年漲了近15倍。

來源:「略大參考」整理陌陌歷年財報來源:「略大參考」整理陌陌歷年財報

在探探優異的表現下,陌陌整體業績也實現穩定提升,2018年全年營收達到134.1億元,淨利潤34.5億元。 2019年營收進一步增至170.2億元,淨利潤為44.9億元。

王力擔任總裁時期,公司的優異表現,才是唐岩可以放心交棒的根本原因。

  2

縱觀陌陌的發展過程,在很多個節點,王力都發揮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譬如陌陌轉型直播。

長期以來,作為陌生人社交的頭部產品,陌陌的商業化以增值服務和遊戲變現為主,但這是QQ、微信等騰訊系社交產品所擅長的領域。陌陌急需全新的商業模式,以避開企鵝的鋒芒。

微信是一個相對封閉,有社交關係可以裂變的生態。用戶往往以線下關係作為基礎,加了好友後,再通過朋友圈關係進行裂變。但陌陌不同,平台上的用戶並沒有線下關係的支撐,不可能像其他產品可以進行大數據分析。

對於當時新業績增長點的探索,陌陌可以說是“摸著石頭過河”。

與微信的封閉相對,王力提出了「開放式的社交平台」的概念。

“如果把微信比作一個有蓋的寫字樓,陌陌就是一個暴露在天空底下的公共場所。用戶的大多數時間肯定都在室內,所以寫字樓的密度和黏性必然很高,但是人總要外出去到公共場所的,總會遇到擦肩而過的人,有可能搭訕,也有可能沉默,但是無論如何,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2016年,王力在一次採訪中如此表示。

不過,「開放式的社交平台」的後續挑戰接踵而來:隨著陌陌平台用戶規模越來越多,其社交達成的效率越來越低。

2015、2016年,wifi、4G網絡以及大屏手機的普及為視頻直播的大面積推廣奠定了基礎,陌陌找到了機遇——團隊將提升社交效率的賭注壓在了視頻上。

本質上,視頻是將社交體驗從靜態升級為動態,令交流場中的雙方視角一致,讓交流效率最大化。王力相信,用戶不可能每隔幾天就去換個頭像或簽名,但拍攝實時的狀態視頻反映現在的生活,是幾乎沒有門檻的勞動。

2015年9月,陌陌現場上線,3個月後,紅人直播正式開通,緊接著,2016年4月,全民直播的時代來臨。

中年陌陌重回青春期,需要霸總“王老闆” 2

事實證明,產品視頻化的押注是一次正確的選擇,它將陌陌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2015年第三季度,陌陌直播業務營收只有21.2萬美元,僅佔總收入的0.6%,但在之後的幾個季度,該業務營收佔比迅速提升。

2017年第一季度,直播收入已經達到2.1億美元,是15年3季度的1000倍,營收佔比也迅速提升至80.1%,成為陌陌收入的最大來源。陌陌股價也由此從2015年的十幾美元上漲至2017年的40美元左右。

來源:「略大參考」整理陌陌歷年財報來源:「略大參考」整理陌陌歷年財報

而在直播行業井噴式爆發的同時,也就是2015年前後,大量直播企業通過燒錢獲取市場份額,有意思的是,陌陌的直播業務卻一如既往地保持了盈利。

核心原因便是,直播始終作為陌陌原有社交生態的一個強力補充,這使得他們克製冷靜,沒有大手筆簽約主播吸引新用戶,而是靠增加現有存量用戶的停留時長取勝。

王力始終是直播業務的擁護和推行者。初期,陌陌內部對於是否加大直播業務的投入一直存在爭議,因其訪問量並不高。王力堅信,傳遞信息的介質,從文字到圖片,語音到視頻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這和陌陌這樣的社交平台有非常高的契合度,這條路,必須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3

票子、身子與孩子。

作為新人CEO,王力即將“深耕細作”的是上述三大問題。具體闡釋開來,“票子”代表陌陌的持續盈利能力,“身子”代表這家公司的商業模式健康與否,而“孩子”則是對未來的預期,創新業務的探索。

如王力所說,“我們的商業模式也有不健康的地方”。對於陌陌而言,最直觀的弱點體現在用戶疲軟,以及轉型瓶頸。

中年陌陌重回青春期,需要霸總“王老闆” 3

根據陌陌第二季度財務報告,這家公司今年6月活躍用戶規模為1.115億,較去年同期的1.135億已呈下降趨勢。而受疫情影響,往常過度依賴的直播服務收入在二季度出現了高達16%的下滑,這也意味著,陌陌需要重新尋找商業化路徑增長點。

對於一家成熟的企業來說,短期波折並不是定性結局的主導因素,王力顯然明白這個道理。 “我們面臨的所有不健康都是可逆的,我們需要的只是不諱疾忌醫,積極面對和解決。”

王老闆有底氣。

正如這家公司的一貫勢頭,目前,陌陌在陌生人社交市場佔據絕對優勢。雖然整體規模下滑,但陌陌依然是這一賽道僅有的月活過億的玩家。相比之下,其他競爭對手大多在千萬用戶規模。

探探與陌陌的融合,正在給予這家公司更大的想像力。

根據陌陌二季度財報,除卻付費會員這項主力收入外,今年一季度開始,探探團隊開始試水直播業務,並且取得了606萬元的成績。本季度,探探直播收入達到1.9億元,環比增幅超過3000%。

陌陌不算一家缺錢的公司。公司目前的現金儲備超過150億元,上半年經營現金流淨值13.5億元。 2季度的用戶增長也已經擺脫了疫情的影響,開始回暖。

而近些年,圍繞社交創業,這家公司還在持續探索創新產品,去年先後上線了瞧瞧、Cue、赫茲、MEET等多款產品,今年的芒西、對眼、對對、陌多多又從不同角度開始拓展自身的邊界。

中年人比年輕人跑得還快的機率並不算大,但勝出的因素最為直接,它的財富、地位與經驗,是來自過往拼搏中,逐步積累起的豐厚資本。

從這一點上說,陌陌和王力,足夠無所畏懼。

中年陌陌重回青春期,需要霸總“王老闆”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