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百度YY,弱弱聯合


百度YY,弱弱聯合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金璵璠蘇琦

來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上週五,百度收購歡聚集團(YY)國內業務的傳言放出後持續發酵至今。深燃從一位關注直播領域的投資人處得知,百度收購的是YY國內的內容、技術及一部分直播團隊,這一談判已接近完成,定價在30-40億美元之間。

對於這一消息,行業內有兩派聲音。一派感到意外,這兩家看上去關聯度不大的公司竟然走到了一起;另一派認為,百度借YY的技術和運營盤活自身流量,歡聚放手國內直播業務,撤退到海外市場,倒也合理,同時百度的出價也足夠大方。

實際上,隨著國內直播市場的飽和,沒有前端流量池提升轉化效率的平台都需要尋找新的出路,如孵化新的項目或是尋求合併都算是選擇,陌陌換帥、虎牙鬥魚合併就是最好的說明。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深燃,歡聚集團創始人李學凌早已萌生退意,YY這個PC時代的直播霸主,即使手握虎牙這顆遊戲直播的搖錢樹,卻依舊沒有趕上移動互聯網的紅利。如今舍虎牙、棄YY,轉向海外,或許是最現實的選擇。

在今天,看到直播的變現效率後,幾乎所有的頭部視頻平台都開展了直播業務,直播的邊界越來越模糊。 “一個認為有得打,所以接盤,一個認為沒得打,所以撤退。”上述業內人士形容。但之於買方百度而言,作為史上最大筆的收購,YY能給直播業務加分多少,與百度自身的直播業務能融合幾分,從業務和現實層面對管理層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這一點頗受質疑。

10月23日,收購消息傳出後,歡聚集團股價開盤大漲19%。昨日,歡聚集團股價繼續上漲4.64%,報收89美元。

  YY為何棄掉國內業務

“過兩天,歡聚把上市公司的名字直接改名為Bigo也說不定。”

一位長期觀察直播行業的投資人Hank對深燃表示,今年年初以為李學凌計劃在Bigo上做一些資本化的操作。 “我之前的猜測是李學凌可能想再做出一家上市公司,比如再做一次類似拆分虎牙的動作,把Bigo拆出來獨立上市;但現在看來不需要了,YY此次出售國內業務,上市公司就剩下Bigo了,沒準過幾天上市公司直接改名Bigo,目的就達到了。”

目前的消息是,以Bigo為代表的YY海外業務不在此次交易範圍內,繼續保持獨立運營。

Bigo的故事還要從2019年說起。近年來一直謀求遊戲直播以外新增長的歡聚集團,於2019年3月以14.5億美元全資收購新加坡海外視頻社交平台Bigo後,孵化了全球直播社區Bigo Live,短視頻社區Likee,以及海外即時通訊平台imo。

就財報數據而言,花重資收購的Bigo,一開始並沒有給歡聚帶來多大的回報。當月雙方合併報表,由於Bigo處於投入期,海外營銷和市場費用居高不下,從2019年第三季度至今年一季度,雖然單季度貢獻近20億元直播收入,仍無法覆蓋運營成本,導致自身持續虧損,還直接拖累了集團的整體表現。

但這一步棋李學凌必須要走,事後證明,也確實走對了。

製圖/ 深燃製圖/ 深燃

歡聚集團營收的三駕馬車是YY、虎牙、Bigo。虎牙是YY孵化出的直播平台。從歡聚集團主營的直播業務來看,2019年Q4直播服務移動端月活用戶同比增長21.5%至1.58億,國內直播用戶(YY、虎牙)仍佔歡聚直播用戶大頭,但歡聚集團中國區用戶數達1.028億規模,同比僅增長3.8%,幾乎觸到天花板。

與此同時,截至2019年Q4,其全球視頻和直播平均移動端月活躍用戶合計達到4.85億,近八成來自海外市場。其中Likee平均月活用戶同比增長208.3%至1.15億,imo月活用戶達到2.11億。

從營收結構來看,歡聚集團短板明顯,即營收嚴重依賴直播收入。依然以2019年Q4為例,歡聚集團直播收入為71.47億元人民幣,佔總營收份額的93.8%。但問題是,近年來由於國內直播業務增長放緩,流量見頂,競爭已經很難再繼續擴大整體盤量,彼此消耗不如抱團取暖。今年10月份鬥魚和虎牙的合併便是例子。

剝離虎牙後的歡聚集團,在2020年Q2財報透露出兩個關鍵信息,海外用戶在全球移動端月活躍用戶中佔比超九成,Bigo直播收入增至29.5億元,在集團直播收入中佔比首次過半,挑起大樑;YY直播收入同比增長40.1%,但YY的總付費用戶數同比下降2.2%,YY增長放緩。

如今,以陌陌、YY為代表的老牌直播平台整體增長放緩,同時直播收入和市場份額被快手、抖音這些後浪蠶食。有消息稱,現在的YY需要新流量,不少主播有跳槽的想法,前幾天虎牙官方大量挖YY頭部主播,揚言不怕違約金。

“YY已經做得很累了,狀態也大不如前了。”Hank表示。

  遲到的百度直播

百度直播起步是公認的晚。

據晚點LatePost報導,早在2018年1月,陸奇和向海龍還在百度之時,曾和沈抖一行三人一同找過李彥宏,提議做小視頻業務,但被否決了。同年年底,根據官方披露,抖音國內用戶日活突破2.5億、月活超5億,快手日活突破1.6億。

眾所周知,百度今年才發力直播業務。直播是非常高效的變現手段之一,不過Hank表示,一個大前提是,前端要有足夠大的流量供給,用於更高頻率地侵占用戶時長,然後插入直播功能,才能高效變現。

百度前端有號稱2.3億日活的手百APP,後端有獨立的短視頻APP好看視頻。 “雖然後者在量級上和抖音、快手差了一個零,但在頭條系和快手系的頭部應用以及騰訊的微視之後,好看排在前列。”Hank稱,因此直播順理成章成為百度佈局的重中之重。事實也是如此,李彥宏親自直播支持,手百先後推出知識直播、入局電商直播。

今年年中以來,百度的打法是先後找來了直播和短視頻行業的兩位“前浪”,以對抗“後浪”。

一位是原虎牙(YY遊戲直播)創始人古豐(真名為陳羅金),作為直播團隊負責人,向百度副總裁、百度App總經理平曉黎匯報。

另一位是今日頭條視頻業務發起者、原西瓜視頻負責人宋健,百度給的title是好看視頻總經理,職級上向百度集團執行副總裁沈抖匯報。

據悉,古豐加入百度時,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已經完成直播中台的搭建,而他負責組建獨立團隊;此外,百度低調收購了前字節跳動視頻業務負責人宋健和技術負責人侯明強創立的短視頻公司右劃科技(產品:V8實拍)。宋和侯入職後,對好看視頻的業務進行了重新梳理,在人群定位上主打2億社會中堅力量,向他們提供更多垂直、知識類內容。

來源/ 百度官網來源/ 百度官網

整體而言,百度直播在王超看來打法不明確,投入力度不夠大,也不夠堅決。而後浪足夠兇猛,根據研究機構CBNData的數據(截至6月份),抖音、快手已經分別成長為月活超5億、月活為4.3億的國民級應用。而至今年9月,百度直播月覆蓋用戶過億,但未公佈直播領域的核心指標用戶量、月活、付費用戶數等。

Hank判斷,“前浪”高管加入數月以來,百度內部應該還是覺得直播業務發展得太慢,莫不如找一個合理的標的,以一個相對合理的價格吃進來。百度把目光投向了直播界前浪——國內第一批直播平台的YY直播。

他告訴深燃,百度收購的是YY國內的內容、技術及國內團隊。對於百度而言,相當於彌補了直播技術、運營上的短板。

在王超看來,百度擅長的技術和直播領域的技術在精細度、用戶匹配上差別很大。目前抖音和快手分別代表兩種路線,一個是去中心化的算法,另一個是社區運營,前者有快速爆發的可能,後者需要長時間的積累,而百度在這兩方面都沒有顯現優勢。

  弱弱聯合

說回這筆收購案,外界最關心的是結局如何。

在Hank看來,判斷這次收購案是否成功有幾個標準:收入、市場份額,以及直播是不是能反向促進百度的短視頻(好看視頻)和整個內容業務的發展。

可以預判的是,YY國內業務對百度收入和利潤的提升。 “因為直播業務的利潤很高,甚至不比廣告差。”他表示。

但是如果看打賞類直播的市場份額,就比較悲觀了。

Hank透露,回看2019年,以打賞作為主要收入的直播行業市場規模為1400億左右,抖音、快手兩家加起來佔了一半,腰部三家YY、陌陌和TME(騰訊音樂娛樂)分100億-150億,剩下的是鬥魚、虎牙、映客、花椒這幾家。

而今年的直播行業愈加寡頭化。 Hank表示,抖音、快手在變得更強,在打賞類直播戰場裡將占到六成甚至更高的市場份額,腰尾部公司進一步受擠壓。 TME是個例外,前端有音樂為載體,直播業務“藏”在後端,且穩定貢獻收入。而沒有前端流量池提升轉化效率的平台(YY、陌陌、鬥魚、虎牙等)都需要尋找新的出路,孵化新的項目或是尋求合併都算是選擇。

陌陌今年第二季度帶來了史上最難堪的財報,營收和利潤下滑,月活出現負增長,儘管相較第一季度首次同比負增長後,反彈同比增長3.24%,但流量見頂已是事實。如今唐岩謝幕,新CEO王力表示將直接主導並直接負責一個戰略項目,比如熟人社交。

日前,在騰訊的撮合下,相爭了多年的鬥魚、虎牙走進了同一屋簷下,以鬥魚退市虎牙(遊戲直播)獨大暫時告一段落。

如今YY亦亮出了新選擇,從這個角度講,這是一場弱弱聯合。據媒體報導,百度選擇的是全資收購,交易價格在30億美元至40億美元之間。

來源/ 歡聚時代官網來源/ 歡聚時代官網

Hank給深燃算了一筆賬,目前歡聚集團的市值約72億美元,它現在手裡有三塊資產,刨除賣掉持有的虎牙股份,再把手裡的現金刨掉,剩下的就是YY國內業務和海外業務Bigo的價格,這兩塊業務加一起是60億美元。如果以不到40億美元的價格賣掉YY,相當於Bigo只值20億美金,YY的價格“給高了”。

2020年9月份,鬥魚和虎牙合併,在此之前騰訊從歡聚集團購買虎牙3000萬股B類普通股,總收購價為現金8.1億美元,歡聚從中套現超50億元人民幣。

即使考慮到團隊和產品的附加值,Hank依然覺得這個價格偏高。 “百度還是很大方的,不過這個價格也是李學凌能賣的原因。”他表示。

王超按照其國內國際業務的營收五五分來分析,百度收購其國內業務的價格應該是市值的一半或是略低的價格,在二三十億美金左右。

“百度能拿出這筆錢,只是從理性角度判斷,百度最好是採用股份加現金的方式。”王超表示。畢竟如果收購達成,這就是百度歷史上最大手筆的收購了。此前的記錄保持者是,2013年收購91無線,價格是19億美元。

最關鍵的是,YY國內業務之於百度的價值幾何還有待論證,尤其是對百度直播、短視頻(好看視頻)以及整個內容業務的作用力。

理論上,定位泛娛樂直播的YY以秀場直播+工會運營見長,和主打與自身搜索業務強相關的泛知識標籤的百度直播,業務契合度堪憂。

而從更實操的層面出發,YY的主力人員在廣州,百度總部在北京。 “廣州分部也不大,如果百度想要YY的團隊,就要在廣州建立研究院。”王超稱。

他進一步分析,在互聯網世界裡,收購分兩種類型,一種是為了團隊或技術收購,這種收購更多是靠譜的,相當於另一種形式的招聘,另一種收購是為了拓展新業務或在一個新的市場裡拿份額,此類多以失敗告終。

不止一位受訪者表示不看好這筆收購案。 Hank亦判斷,最後的結局大概率如大家預測的那樣,不會很好。

而這筆收購一旦達成,新一輪的直播大戰將硝煙再起,主角將變成騰訊、百度、字節跳動國內三巨頭。

應採訪對像要求,文中Hank化名。

百度YY,弱弱聯合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