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極兔“被封殺”的真相:蹭網失敗、燒錢見底、難熬雙11


圖源紅星新聞圖源紅星新聞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川川

來源:鋅財經(ID:xincaijing)

  雙11臨近,最先暗流湧動的是快遞行業。

  一周前,韻達內網發布《關於全網禁止代理極兔業務的通知》,宣布正式封殺極兔速遞。實際上,在此之前,申通、圓通早已發布類似通知。一時間,“極兔遭通達系封殺”的消息衝上熱搜和話題榜。

  其中,“通達系惡意排他競爭”的評論不在少數。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鋅財經聯繫到了一家位於廣州的通達系網店負責人王川,試圖求證網上的信息是否真實。王川表示:極兔方面的人確實找過他,希望他的網店可以在雙11期間代收發快遞,並給予一定的回報。當然,王川拒絕了極兔方面的要求。

  王川說:“就像在麥當勞的店裡賣不出德克士的炸雞,OPPO的代理商也不能賣小米手機一樣,作為加盟製網點,他和快遞總部之間都是有協議的。這是商業規則,沒有什麼’惡意封殺’一說。

  據鋅財經了解,全國各地通達系各個網點的加盟商遇到此類情況的並不在少數。當然,極兔試圖在雙11期間“蹭網”的想法,基本上遭到了拒絕。在各個平台的發酵下,才有了“極兔被封殺”的消息。

  從今年3月進軍中國市場以來,這也是極兔遇到的第一次雙11。四處“蹭網”之下,實際上是極兔依然無法紮根中國市場的無奈,能否渡過第一個雙11,也是一個未知數。

  戰略失誤,低估了中國市場的複雜度

  極兔速遞前幾年一直主打東南亞市場。

  2015年8月在印尼成立後,僅用了兩年的時間就拿下了印尼快遞行業的一把手位置。站穩東南亞市場後,極兔也在謀劃著中國市場,直到今年3月,正式進軍中國市場。

  至於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進入,其背後的資本也值得玩味。

  眾所周知,極兔和拼多多一直有著“曖昧”關係。根據國信證券研報的數據顯示,截止今年8月份,極兔的日均快遞業務量已經超過700萬件,其中大部分來自於拼多多。

段永平段永平

  除了和拼多多一直“曖昧”之外,極兔速遞也同屬段永平的OPPO系。而段永平也是拼多多的投資人。極兔速遞的早期創始團隊和投資均來自OPPO,甚至創始人李傑從1998年畢業後,就加入了步步高。在段永平手下打拼10年,還升任OPPO蘇皖地區總經理。 2014年,李傑還被段永平調往印尼,負責東南亞市場。

  憑藉OPPO手機在在印尼全境的暢銷,李傑順勢成立了極兔。在兩年時間內,就成了東南亞快遞市場最大的一匹“黑馬”。

  站穩東南亞市場後,2019年底,李傑及其背後的兩位大佬也開始覬覦中國市場。

  去年年底,極兔通過投資控股了上海龍邦速運,獲取了中國市場的快遞經營資質。在經過了半年的準備後,今年3月份,正式加入中國快遞市場與通達系、順豐系角逐。

  相比於東南亞市場,中國的快遞市場更為複雜、更具專業性,以及更激烈的競爭度。

  複雜之處在於,中國市場巨大,且配送範圍遼闊。這實際上也是,為什麼極兔速遞會到處求“蹭網”的重要原因。

  在人口基數巨大、幅員遼闊、全民網購的背景下,各地市場的人口集中度卻不一樣。因此,對中國市場的快遞企業而言,應該在哪個地方佈點是一件需要長期驗證的事。並且,自身定位的不同,這張網的密度和寬度都不一樣。

極兔“被封殺”的真相:蹭網失敗、燒錢見底、難熬雙11 1

  以全民網購的電商件來說,在一些偏遠地區,順豐有很大的概率放棄掉,但通達系卻能觸及。背後的原因不難理解,於偏遠地區來說,用戶群體也基本不會選擇價格相對較高的順豐,但又存在不小的網購需求,因此,性價比相對較高的通達係就有了生存的空間。

  目前,中國快遞企業經過了近20年的沖刷,才有了現在的主流格局。雖然,現在大眾感知較強的是以通達系、順豐係為主的快遞企業,但實際上,和美國、日本等國家相比,中國物流企業的集中度並不算高。美國和日本的快遞集中度是頭部三家市場佔有率超過90%,而中國快遞有上百家之多,頭部8家公司的市場佔有率才勉強超出80%。

  依托發達的電商體系,中國物流確實是一個令人眼紅的大市場,但這並不意味新的資本可以輕易進入分得一杯羹。哪怕是京東物流背靠京東,在中國市場深耕了多年,也沒有可以輕易盈利。

  因此,即便背靠OV系和拼多多的極兔,想要取巧型的攫取市場,幾乎是不可能的。

  資本燒不出網點

  依托拼多多,在單量上,極兔確實並沒有那麼缺。

  如果在平時,依托段永平系擅長“營銷”、“補貼”的資本手段,尚能滿足配送的基本需求。但到了雙11,沒有紮實的根基根本難以運營,甚至會造成物流體系的崩盤。

  低價,確實是搶占客戶的不二法門。直到今天為止,極兔依然採取每單一元多的低價吸引商家,每天的虧損額高達上千萬元。補貼終端、打價格戰是極兔迅速搶占市場的重要方式。據行業內部人士透露,以跨省快遞單價計算,極兔的價格普遍比通達系最低價要低2到3元。

  極兔的單量確實是資本的助力下快速上升,但卻依然無法在短時間內織起自己的物流網絡。和大部分快遞企業一樣,極兔網點的主要擴張方式依然是加盟。建設一個極兔速遞的集包點大部分的費用需要加盟商自己承擔。如果不建,加盟商就要額外付出每單0.5元的服務費。但對現在的極兔來說,依然無法保證穩定的單量,一旦加盟商建了網點,單量卻無法保證,就會造成成本的空耗。

  並且,對大部分用戶來說,一般件選擇通達系、高端件選擇順豐,依然是主流的選擇。極兔的野蠻生長之下,極兔的用戶口碑也是一地雞毛。

  除了價格之外,網點、口碑,一直是快遞企業能否生存下去的重要參考維度。如果說,價格可以通過資本的助力來拉低,那後兩者是資本難以買來的東西。

  極兔想要“蹭網”,走出一條華容道的行為,被業內集體“封殺”也在情理之中。

  極兔無朋友

  在外界看來,極兔一直被視為拼多多的“密友”。依托拼多多,極兔拿到了大量的單子。但在拼多多整個電商體系內,大部分的訂單依然由通達系配送。

  從這點上看,雖然國內的電商平台戰火紛飛,但在物流體系上,倒也沒有哪家是站隊的。如果真有站隊,那通達係也就不會給拼多多派件了。

  雙11在即,即便是深耕快遞市場二十幾年的通達系、順豐、京東,都在積極備戰,最大程度上保證自家物流體系的服務質量。但對眼下的極兔來說,作為一家快遞企業,卻在中國最大的購物狂歡節裡,被行業撇在一邊,想必也急了。因此,不惜踩在了商業競爭的紅線上。

  今年的雙11,一定程度上,對極兔來說,是一次生死考驗。和拼多多的“曖昧”關係下,是需要為拼多多做好雙11的物流服務。從根本上來講,物流的最終的選擇權是在商家和用戶手上,平台也只不過是引導而已。

  國內電商平台和物流公司綁定最緊密的是京東商城,但要知道,這是京東集團早在2007年就開始自建物流,才打造起來的。並且,順豐、京東眾郵都開始搶占加盟快遞市場。極兔想要憑藉財大氣粗、旁門左道,來搶占中國快遞市場,勢必會遭到抵制。

  對殺入中國市場半年有餘的極兔來說,今年雙11是第一次生死考驗。即便是過了,也不過是拿到一張門票,正式進場之後要直接與通達系、順豐系、京東係等這些在市場深耕了近20年的快遞企業。

  此前的半年裡,極兔尚能憑藉段氏資本維持運作,但雙11即將到來,包裹爆發在即,對商家和市場來說,大概率不會選擇一家沒有完整物流網點、沒有可控服務的快遞企業的。

  說到底,在中國做快遞,早已過了入場的時機。極兔想要討一杯羹,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應採訪者要求,王川為化名)

極兔“被封殺”的真相:蹭網失敗、燒錢見底、難熬雙11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