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李在鎔,你怎麼總被起訴?


李在鎔,你怎麼總被起訴?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賈沛霖

來源:貝克街探案官(ID:bkjtag)

  論起如今世界上最大的跨國集團,三星一定會佔有一席之地。

  這個從一窮二白建立而起,歷經三代而站在了韓國乃至世界之巔的三星集團,如今雖然仍在在多個方面控制著韓國亦或是世界上各類行業的命脈,但是在其驕傲的背影之後,來自最高層的危機陰雲一直都沒有散去。

  自從三星集團第二代掌門人李健熙數年前因病而久久未從昏迷中甦醒至今,李在鎔就經過一陣混戰後取得了三星集團實際上的掌門人控制權。但是李在鎔似乎被一陣不幸而籠罩,短短數年間,圍在他身上的官司不計其數。

  與朴槿惠勾結而被起訴,公司併購違規被起訴,登頂三星過程違法被起訴,籠罩在李在鎔身上的起訴陰雲,一直不散。

  禍起“閨蜜”

  李在鎔如今回想起來,可能最為糾結的就是朴槿惠的好閨蜜崔順實。

  朴槿惠的好好閨蜜,既讓他得到了接近總統朴槿惠的機會,又藉此而讓三星在國內得到了更多的好處。

  但是,李在鎔上任三星集團掌門人後,時長最久的牢獄之災也是來自於她。

  李在鎔作為李健熙的獨子,一直以來都備受關注,但是在他繼任三星集團掌門人的道路上,有個李富真阻礙了他。

  李在鎔費盡心思擊敗了李富真,贏得了三星集團掌門人的寶座。他原以為自己走上了康莊大道。

  但是事與願違。

  2009年,李在鎔被李健熙任命為三星集團旗下極為重要公司三星電子副社長,一年後升任為社長。彼時,他被三星電子會長李健熙認為是“年輕化管理層”的重要一環。在“年輕化”的戰略下,李健熙加速了李在鎔接手三星集團的步伐。短短幾年間,李在鎔就步入了三星集團高層。

  2016年,在李健熙病倒陷入昏迷之後,李在鎔加速進入了三星集團董事會,順理成章地掌控了三星集團。

  但是在李在鎔登頂的這一年,麻煩的漩渦也隨之來臨。

  2016年10月,當值總統朴槿惠的閨蜜崔順實“親信干政”事件被曝光,這一事件在韓國引起了極大的反響。一國總統被親信干政,這是絕不能夠忍受的。而在朴槿惠和崔順實倒台之後,李在鎔與崔順實之間的醜聞交易也隨之浮出水面。

  在朴槿惠上台後,李在鎔曾經多次向崔順實行賄。意圖通過崔順實來影響朴槿惠總統的政治決定。他希望通過行賄能夠換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物產與第一毛織這兩家三星集團旗下企業合併,從而大幅度地減少自己繼承三星集團所產生的遺產稅。

  李在鎔通過行賄崔順實,的確攀上了朴槿惠的關係。而在2014年9月,2015年7月,2016年2月,朴槿惠和李在鎔之間有過三次單獨面談。在面談中朴槿惠要求李在鎔能夠為崔順實及其自己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來換取達成李在鎔的目的。

  李在鎔這一波“好棋”,一直讓他沾沾自喜。據查實,李在鎔曾經先後向朴槿惠及崔順實提供了高達433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49億元)的賄賂金。

  這一筆賄賂金,相對於李在鎔要繼承三星集團需要繳納的遺產稅乃是九牛一毛。

  三星集團李家通過交叉持股這一方式,僅僅掌控數家子公司,即控制了整個龐大的三星集團。而最為關鍵的,即在於三星物產、三星電子、此前的​​第一毛織等企業。

  在李在鎔登頂時,三星內部即計算過,如果按照法律繳納遺產稅,李在鎔掌控的三星電子等企業價值超過11萬億韓元,而韓國遺產稅高達60%。

  由此看來,李在鎔賄賂崔順實和朴槿惠的400多億韓元,對李家大公子來說,實屬“毛毛雨”。

  但是李在鎔也因為這點“毛毛雨”而受到了懲罰。

  2017年1月16日,韓國特別檢察官就申請對李在鎔發出逮捕令。而在一個月之後的2月17日,韓國檢察院逮捕李在鎔。 2月28日對其正式提起訴訟。

  在庭審時,李在鎔甚至哭訴道:“總統強迫出資,我是受害者,誰能拒絕總統的要求?”

  但是這樣的哭訴並不能換來什麼。從4月7日到8月7日,李在鎔相關案件共計開庭53次,平均每2-3天就開庭一次。傳喚了多達59位證人,檢方甚至要求判處李在鎔12年有期徒刑。

  最終,在8月25日,法院對李在鎔做出一審判決,判處有期徒刑5年。三星大公子剛一上位,就在監獄裡待了快一年。

  “柳暗花明”

  雖然李在鎔一審獲刑5年,但是這樣的結果並不能讓雙方滿意。李在鎔方認為這一量刑過重,堅持稱無罪或者輕罪;檢方認為這和12年判刑的結果相差甚遠。於是雙方共同提出上訴。

  於是剛剛結束長達180天審判的李在鎔,又一次頻繁地站上了法庭。

  檢方此次的理由更為直接,認為法院的一審判決“錯解法理,錯誤地認知事實”,導致對李在鎔的犯罪事實認知不清。

  檢方依然要求判處李在鎔12年刑期,李在鎔方要求完全減免,否認所有犯罪嫌疑,為了達成這一目標,三星更換了所有律師。

  三星這一舉動的確收到了成效。在又一次經歷4個月的庭審長跑,2018年2月5日,李在鎔行賄案迎來了二審結案判決。首爾高等法院刑事13部宣布,判處李在鎔有期徒刑2年6個月,緩期4年執行。李在鎔被當庭釋放。

  李在鎔被捲入行賄案一年半後,終於得到了解脫。

  但是,這只是開始。

  “死灰復燃”

  李在鎔以為這一次逃脫出了判罰,但是韓國法院和檢方似乎在對他說“太天真”。

  在行賄案判罰塵埃落定一年半之後,韓國法院和檢方似乎回想起了案件細節,又開始了動作。

  2019年8月29日,韓國最高法院駁回了二審法院對三星集團繼承人李在鎔賄賂案的判決結果,將此案發回重申。

  這一決定無異于晴天霹靂。李在鎔做夢也沒想到,案子已經結束將近兩年後,還是被從故紙堆裡翻了出來。

  這一次,案件聚焦點在於對於當初李在鎔送給崔順實女兒價值80萬美元訓練馬匹,是否該認定為賄賂。以及其他相關事實是否該涵蓋入犯罪事實。

  受這一影響,李在鎔甚至出面說道:“會避免再次出現過去的錯誤”。三星彼時面臨著韓國經濟下行,三星與日本的交易受到國家關係影響等諸多嚴峻局面。

  李在鎔明顯是感覺到韓國政府如今對三星的“滿滿惡意”,文在寅所領導的韓國政府對於韓國寡頭經濟深惡痛絕。

  李在鎔因此在涉及到最高法院要求重審後,甚至宣布三星電子慣例的12月份領導層更替都暫停,以配合檢方調查,姿態擺到了最低。

  不僅如此,2020年5月,李在鎔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三星集團從此不再有世襲制。就公司經營等問題向全體國民致歉,並稱自己“沒有想法將公司的經營權繼承給子女”。

  圖注:李在鎔道歉來源:韓聯社 圖注:李在鎔道歉來源:韓聯社

  不得不說,李在鎔的“求生欲”十分強。

  但是這樣的低姿態並未換來一時的安寧。這邊最高法院的重申要求還未塵埃落定,那邊韓國檢察院又突然對李在鎔發出逮捕令,指控李在鎔涉及操縱市場和會計欺詐。

  距離李在鎔聲稱三星將不再姓李,僅僅過去了不到30天。

  但是這一次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五天后,首爾中央法院駁回了檢方的逮捕令要求,認為沒有足夠理由逮捕李在鎔。

  那一天對李在鎔來說是如同過山車。所幸他逃過了一劫。在6月底的調查審議會上,13位委員中有10位建議檢方終止調查,不提起公訴。

  李在鎔長出了一口氣,結果又被憋在了半路。

  9月1日,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正式起訴三星電子副會長、三星集團掌門人李在鎔,指控其涉嫌操縱股票、違反資本市場法和外部審計以及違反信託,從而為李在鎔接班三星集團逃避稅務。

  三年過去,李在鎔依然逃脫不了其意圖逃避巨額稅款的指控。當初為了接班三星,在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合併過程中究竟是否涉及違法,可能只有李在鎔自己知道了。

  細數在過去三年間,李在鎔收穫的“起訴書”可謂厚厚一疊。

  檢方逮著李在鎔的行賄、逃稅、欺詐等行為一直不放,而法院判決一直不讓檢方滿意,李在鎔則在登頂三星後,沒過上幾天“好日子”。

  但是肉眼可預見的是,李在鎔的被起訴之路,還會繼續走下去。

李在鎔,你怎麼總被起訴?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