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Facebook硬件夢碎背後:雄心與失意交織


Facebook硬件夢碎背後:雄心與失意交織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劉燕   編輯/Linda

  來源:AI前線(ID:ai-front)

  社交巨頭 Facebook 一直希望在硬件領域有所建樹。

  押寶硬件

  Facebook 收入的 98% 來自廣告業務。近些年,Facebook 用戶增長遇到天花板,頻陷數據隱私醜聞之中,還多次遭到反壟斷調查,過於單一的收入模式隱患凸顯,因此,在社交之外,Facebook 不斷押注硬件等新型業務,促進收入來源多元化。

  大約從 2013 年開始,Facebook 將更多目光聚焦到了消費硬件領域。 2013 年,Facebook 與 HTC 合作推出了一款定制款智能手機 HTC First 和一款 Android 桌面應用 Facebook Home。 Facebook Home 並沒有激起很大的水花,用戶反饋不佳,差評如潮,遭遇慘敗。

  這並沒有影響到它進軍硬件的決心。 2014 年,Facebook 耗資 23 億美元收購了 Oculus ,對 AR 投下重註,此舉也被視為是引領 AR/VR 產業爆發的標誌性事件。交易達成後,扎克伯格很是激動,“Facebook 有雄心建立下一個偉大的消費者平台”。

  以 Oculus 為根基,Facebook 努力推出了更多硬件設備,其中最成功的是 Portal 視頻通話設備、Gear VR 等產品。 2018 年,Facebook 推出了集成有 AI、智能攝像頭、增強現實等技術的 Portal 和 Portal+,並帶動 Q4 季度硬件設備付款和其他費用收入增長了 42%。接下來,其又擴展了 Portal TV 和 Oculus VR 耳機產品線,進一步佈局硬件。

去年9 月,Facebook 以7.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腦機接口初創公司CTRL-labs;目前Facebook 正在開發多種硬件設備,包括新的Portal 系列和流行的Oculus VR 設備、Ripley 等,而這些硬件設備都將搭載Facebook 自研的操作系統。 2019 年12 月,有外媒報導稱,為了擺脫對谷歌Android 的依賴以及更好的實現硬件夢想,Facebook 正在研發自己的操作系統,同時,它也在開發自己的定制芯片,並將在今年研發推出新設備。此外,Facebook 還為其 AR/VR 團隊新建了一個可容納四千名員工的辦公區。

  數據統計,自 FacebookAR / VR 副總裁 Boz Bosworth 上任後,公司每年硬件投入的預算都達到數十億美元。

  相較投入,Facebook 在硬件領域所收穫的回報還遠遠不能成正比。過去的 6 年來,它一直沒能交付出一款令消費者俱有強烈共鳴的爆款硬件產品,現有 Oculus 等設備的銷售額增速緩慢,對營收的貢獻微薄。

  一個神秘部門的“死亡”

  Facebook 在硬件上投入了極大心血,這就不得不提到一個神秘的部門 —  Building 8。

Building 8 曾專門負責為Facebook 研發新的硬件產品,主攻VR/AR、人工智能、腦機接口等前沿技術領域的研究,它幾乎承載了該公司在硬件領域全部的希望,其目標也是宏偉異常— ”進一步達成連接世界的宏圖偉願”。在 Facebook 內部,Building 8 是十分神秘又地位非比尋常般的存在,它常常是獲得資金支持最高的部門。

2015 年,Facebook 聘請了前Google 先進科技與計劃部門負責人、前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局長Regina Dugan 來擔任Building 8 部門的負責人,她的到來也讓外界對Facebook 的硬件計劃十分期待。扎克伯格曾在宣布 Dugan 任命消息時表示,“未來幾年,Facebook 將在這方面投入數億美元“。據了解,Dugan 領導著團隊 60 多名科學家,主要研發腦電波“讀心術”、觸摸式“交談”等多項頂尖技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任職僅 18 個月後,Dugan 卻離開了。有跡象表明,Dugan 可能在 Building 8 開展工作不太順利。該消息一度引起轟動,關鍵人物的離開又將令 Facebook 的硬件計劃何去何從?

2018 年12 月,僅成立不足2 年的Building 8 部門被剝離重組,更名為Portal,其登月項目被納入AR/VR 研究部門,部分項目被轉移到了Facebook Reality Lab(原Oculus 研究團隊),該部門的所有員工被分散安置到了公司的其他部門。

  有分析人士認為,Building 8 項目最終”流產“的核心原因之一是就硬件研發時間表上與公司的期望存在差距。當初 Dugan 制定的時間表是 2 年,而 Facebook 則希望加快進度,對於週期較長的硬件研發來說,這個期望顯然不切實際。

  在存續短暫的 2 年時間裡,Building 8 唯一拿得出手的成果是 Portal 設備,不過該產品並未引起較大的市場關注度,還曾因隱私問題被用戶指控。 IDC 統計,2018 年發布的第一代 Portal 產品僅售出了 54000 台,著實有些“可憐”。 Portal 問世時,智能音箱大戰已酣戰一載有餘,起步晚的 Portal 有些落後了。

  Building 8 的“死亡”也在很大程度上宣告了 Facebook 硬件夢碎的現實。另一方面也反映了Facebook 在硬件發展策略方面存在認識和規劃不清晰的問題,這家以社交起家的公司並不具備硬件基因,此前在硬件領域也缺乏經驗,踩“坑”也就在所難免了。

  VR/AR 會是 FB 的未來嗎?

  Facebook 還未在硬件上取得突破,競爭對手們卻已經先它一步獲得了成功。亞馬遜憑藉Echo 智能音箱和Fire TV 流媒體設備在智能家居領域佔據了主導地位,看到Echo 成功後,扎克伯格也想在智能家居上搞出點事情,不過依舊是雷聲大雨點小, Portal 智能音箱並沒有刷出什麼存在感,市場份額不足1%。

  想要在智能音箱和智能家居市場追上具有先發優勢的亞馬遜、谷歌恐怕已經為時已晚了,於是,Facebook 將在硬件領域佔據一席之地的希望寄託在了 VR/AR 上。 Facebook 認為,增強現實將是繼智能手機之後的下一個重要的計算平台。未來,AR 眼鏡將會和智能手機一樣普及,且還會在功能上有效取代它們。早在 2016 年 F8 大會上,扎克伯格宣布 Facebook 未來 10 年的戰略規劃時就將 AR/VR 列為 Facebook 未來的兩大支柱之一。

  這幾年,Facebook 在 VR/AR 領域大力投資。 2018 年,Facebook 發布了 SparkAR 軟件平台,目前已有超 10 億人使用了由 Spark AR 提供的 AR 體驗。 2019 年 3 月,Facebook 發布了 VR 一體機 Oculus Quest 及 PC VR 頭顯 Oculus RiftS,Oculus Quest 銷量火爆,剛推出一周便在多個渠道售罄,超出了公司內部的預期。同年 11 月,Facebook 收購了一家成功的小型虛擬現實遊戲工作室 Beat Games 並將其併入了 Oculus,Beat 將幫助 Oculus 開發遊戲內容的同時更好的建立 VR 內容生態系統。

  Oculus 系列產品線良好的市場反響促使全球 VR 市場的格局發生了一些變化。據調研公司Trend Force 和StaTIsta 的數據,Oculus Go、Oculus Rift 和Oculus Quest 產品推出後讓Facebook 的市場份額從19.4% 上升到28.3%,而排名第一的索尼的市場份額從2018 年的43% 滑落到2019 年的36.7%,也就是說,索尼丟掉的部分市場份額被Facebook 搶走了。另外在 PC VR 市場,Facebook 目前佔據約 50%的份額。中金公司的研報分析指出,接下來,Facebook 的 AR/VR 基於社交場景的優勢將再次得以強化,依托巨大用戶基礎促進 AR 普及,但其於工業領域的 VR 探索仍待觀察。

  在過去的幾年裡,Facebook 也一直在為將虛擬現實助推成為下一代硬件革命所需要的技術而展開深入研究,具體包括面部表情追踪、基於 AI 的凹形渲染、無線視頻傳輸等技術。數據顯示,2019 年,Facebook 被授予增強現實技術專利近千項,比 2018 年增加了 64%,是 2014 年的三倍還多。

據了解,Facebook 還正在開發兩種增強現實眼鏡,一個代號為Stella,係與雷朋母公司Luxottica 合作研發,將在未來兩年內上市;另一個代號為Orion,它是一款更先進的增強現實設備,Facebook 希望Orion 能夠取代智能手機,該設備將在2023 年至2025 年推出。

  2020 年對於 Facebook 來說是極為關鍵的一年。不久前,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 將在 2020 年在 AR 眼鏡方面取得突破性的進展。有業內人士分析,2020 年可能是 VR/AR 技術的落地應用和實際銷售的突破年,這對於 Facebook 來說,意味著更多機會。

  Facebook 迫切希望未來成為 VR/VR 硬件競賽的引領者,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還面臨著不少的挑戰。當下虛擬現實硬件仍處在起步階段,整體還處在投入期,收效還有待於時間觀察。 AR 和 VR 硬件銷售目前仍然只是 Facebook 年收入的一小部分。 2018 年,Facebook 總營收 558 億美元,硬件銷售及付款和其他費用為 8.25 億美元,佔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在 2019 年 Q3 季度會議上,扎克伯格承認,VR 和 AR 的願景比計劃的時間要長一些。今年 1 月,Facebook 科學家也表示,增強現實開始走向消費市場需要 5-10 年,他還表示,VR 眼鏡還有一些核心技術難點待攻克。

  一直以來 Facebook 飽受詬病的隱私問題也有可能引髮用戶對 Facebook 虛擬現實設備的擔憂。來自競爭對手的壓力也不容小覷,據悉,蘋果正在研發一款 VR—AR 混合頭戴式耳機,該設備將於 2022 年推出,屆時或將與 Facebook 的 Oculus Quest 展開正面競爭。

  回溯歷史,Facebook 在硬件領域可謂是屢戰屢敗,愈挫愈勇,顯然它決心已定,勢要抓住下一波硬件革命趨勢。未來 Facebook 能否在硬件領域佔據一席之地,實現硬件夢想,並轉型為一家成功的消費硬件公司,關鍵要看它在 2020 年會交出怎樣的答卷。

  參考鏈接:

  https://www.cnbc.com/2019/08/02/facebooks-flop-in-hardware-the-untold-story-of-building-8.html

  https://www.fool.com/investing/2019/12/14/2020-finally-year-ar-vr-matter-for-facebook.aspx

Facebook硬件夢碎背後:雄心與失意交織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