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華米OV,各渡各的劫


華米OV,各渡各的劫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李閃閃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華為現在處於非常艱難的時刻。”

10月22日晚,在華為Mate40系列全球線上發布會現場,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提到了華為的現狀,他表示,“我們正在經歷美國政府的第三輪禁令,這一禁令極不公正,導致我們處境艱難。”

在這場發布會的一個月前,美國開始對華為芯片實施全面斷供,受此影響,目前庫存大約能撐半年的麒麟9000或成絕版。此後,華為還將面臨缺貨、斷供的風險,這無疑將是一次殘酷的打擊。

這種艱難也讓這場發布會備受期待,頗有背水一戰之態,被很多網友稱為“最後的絕唱”。

華為Mate40系列全球線上發布會現場,圖源華為官網華為Mate40系列全球線上發布會現場,圖源華為官網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已經不只是一場發布會,而是寄託了用戶對華為的期待,他們渴望看到一個風雨中屹立不倒的形象,事實上,Mate40系列也的確帶來了驚喜。

關於這款新機的測評我們不再贅述,從預售被一搶而空的情況可以看出,華為Mate40系列的銷售成績應該不會差。

華為Mate40 Pro,圖源華為官網華為Mate40 Pro,圖源華為官網

但需要注意的是,危機依然存在,華為還在渡劫。

而國內其他手機玩家,情況也並不樂觀,小米、OPPO、vivo等代表性的手機廠商,如今的境況似乎都難以與曾經的高光時刻相比擬,他們面臨著各自不同的困境。

當下,手機行業整體局勢並不明朗。今年以來,全球包括中國手機市場的出貨量下滑嚴重,在疫情和手機新機發布會減少或推遲的影響下,幾個品牌前三季度的成績並不理想,整體需求的下降給各大廠商帶來挑戰。

在2020年最後一個季度,隨著重磅機型的發布,以及市場復甦的態勢之下,各大手機廠商將進行一場惡戰。

面對各自的困境,華米OV將如何求變?

  1

  華為渡劫

漲價,是華為近日來的關鍵詞。

物以稀為貴,搭載“絕唱”麒麟990芯片的Mate30的渠道價格水漲船高,官網、電商平台優惠不再,二手平台的漲幅也非常明顯。

據二手平台轉轉發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手機行情報告》顯示,華為Mate30 128G的4G和5G版本、華為Mate30 Pro 128G 4G的漲幅均已超過10%,普遍漲價300元以上。其中,99新華為Mate30 128G 5G版本9月底報價為3838元,較6月底的價格上漲了12.92%。

這一價格的上漲給經銷商帶來了壓力。拿貨價高、利潤空間被壓縮,成了眾多中小經銷商近期的現狀,也導致不少經銷商放棄華為,轉戰其他品牌。

華為線下店,圖源網絡華為線下店,圖源網絡

讓經銷商獲利,這曾是華為在線下渠道快速鋪開的致勝法寶。在此之前,華為在國內線下銷售情況可謂“一騎絕塵”。芯片斷供的危機之前,即便海外市場受阻,華為也通過國內市場保持著銷量。

受疫情影響,今年上半年全球手機出貨量下跌18.2%的情況下,華為公佈了2020年上半年經營業績,銷售收入達到了4540億元,幾乎是小米兩年來的收入之和。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在接受連線Insight採訪時曾提到,“整個2019年,華為給線下渠道的毛利空間非常大,過去一年針對經銷商,華為在批發價和零售價之間的差價大概在18%,OPPO、vivo在13%左右,小米則要更低,大概在7%左右。”

但目前,這一優勢正在面臨失去的風險,當前的情況,可能會對華為的線下銷售帶來打擊。

此外,當芯片備貨用完之後,便會給華為的高端機帶來巨大的挑戰,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也曾提到:“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生產,華為沒有辦法生產,中國企業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只做了設計,這也是教訓。”

當下擺在眼前的危機,是華為該如何渡過危機?

近日,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發布了一份研報,即《華為面對美國禁令對策之預測與潛在影響分析》。文中稱,分析師們認為,華為應對美國製裁,很有可能會出售榮耀手機業務。

的確,在庫存有限的情況下,棄車保帥之策可以優先供應華為,保住主要業務,也能一定程度上緩解榮耀的芯片危機。

華為榮耀X10系列,圖源榮耀官網華為榮耀X10系列,圖源榮耀官網

但是這一說法後來遭到了華為內部人士的否認。據《深網》報導,一位接近榮耀總裁趙明的人士稱,九月中旬,趙明曾在內部否認榮耀將被出售。但對此,華為和榮耀官方均未置評。

9月23日,華為全聯接大會2020期間,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等高管接受了媒體的採訪並回應有關華為近況的問題。郭平表示,華為現有的芯片庫存,對於To B業務比較充分。但手機芯片消耗量太大,華為每年要消耗幾億枚,目前還在尋找解決辦法,美國供應商也在積極向美國政府尋求許可。

另一方案是購買高通芯片。郭平表示,在目前芯片供應短缺的情況下,如果高通能夠拿到供貨許可,華為很樂意在手機中使用高通芯片。但是高通能否向華為出售芯片還是未知數。

“不斷打壓封鎖中國企業,逼著中國企業自己搞芯片,反而會使中國研製出自己的芯片,實現自給自足。”近日,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曾表示。

對華為來說,在高壓之下也是一次快速進步的機會,但當下的困境還需要盡快找到解決方案。

  2

  華為的困境是各家的機會嗎?

從小米、OV們爭先囤貨,“生產計劃翻倍”的情況看,它們的確在試圖爭奪華為的市場份額。

近日,據日本媒體報導,多家日本電子零部件製造商透露,小米、OPPO、vivo等國內手機廠商發布大量囤貨訂單。一位日本大型電子零件製造商員工還表示,“9月底訂單已經創下歷史新高,一些製造商還打算將明年的生產計劃翻倍。”

通過囤積零部件,來預防美國將禁令擴大之後的影響,也能通過加大生產計劃,來爭奪華為的市場份額。

多家手機廠商仍在擴大產量的情況下,華為的出貨量則有可能下降。

今年9月,據韓媒TheElec報導,華為計劃在2021年生產約5000萬台智能手機,這將比該公司2020年的預期出貨量下降74%。

報導稱,知情人士表示,華為與韓國分包商分享了這個2021年的目標。華為在2019年出貨了2.4億部智能手機,預計今年的出貨量為1.9億部,比2019年減少20%。

孫燕飚告訴連線Insight,“華為的困局,將不單單是給小米,OPPO和vivo帶來機會,其實也給了蘋果,三星帶來了機會。”在他看來,如果將這個機會來進行排名的話,最大利好的應該是蘋果、小米,然後是OPPO和vivo。

小米、OV或許正需要這樣的機會,因為它們也各自面臨著困境。

小米度過了2015年之前的高速增長期之後,便在2016年迎來了全年手機銷量大跌超36%的“生死線”,被OV超越,雖然經過努力,這個坎目前看似已經跨過去,但是小米的瓶頸依然存在。

這一瓶頸與OPPO、vivo面臨的瓶頸有些相似之處,那便是對高端市場進軍得併不順利。

小米10至尊紀念版,圖源小米官網小米10至尊紀念版,圖源小米官網

今年年初,在小米10發布之時,能夠看出小米進軍高端市場的野心,但是,高端機市場的競爭激烈,小米想要突破必須要拿出過硬的產品。

“在突圍的路上的核心關鍵,是手機產品質量的提升,過去華為之所以在高端機市場可以死磕蘋果,關鍵原因是,他有一條自己的手機生產線,高端機在這個手機生產線跑出來,最終到富士康去複制實現。”在孫燕飚看來,小米此前之所以強調生產線,其實並不是所有手機都要自己來生產,而意在高端機的核心要把握在自己手裡。

今年9月底,小米董事長兼CEO雷軍曾對外表示,“反思小米對製造業重視程度是不夠的。”並提到經過三年努力,小米智能工廠如今已經落成投產,第二階段希望做千萬台級別的超高端智能手機生產線。

小米董事長兼CEO雷軍,圖源網絡小米董事長兼CEO雷軍,圖源網絡

而OPPO方面,前OPPO副總裁、全球營銷總裁沈義人寄予厚望的Reno系列沒能為OPPO開拓高端市場,市場表現不佳。

在這種情況下,小米和OV呈你追我趕之勢,地位並不穩定。

市場調研機構IDC和Canalys日前公佈的2020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數據顯示,OPPO長期佔據的第五位已經被vivo取代,而自己則被歸入了“其他”之列。在中國市場,OPPO 2019年的出貨量下滑也高達20.4%,市場份額也從第二位跌至第三位。

vivo依靠低線產品守住了銷量。但是在新的市場變局之下,還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各家都在自救求變。

OPPO在今年一季度掉出全球手機出貨量前五之後,開始走上了痛定思痛,快刀變革之路。今年開始,OPPO開始進行頻繁的高層變動和產品線策略調整。

管理層上,4月8日,劉波升任OPPO中國區總裁,其深耕供應鍊和IOT領域,同月,沈義人卸任全球營銷總裁併告病假,劉列上任,其是最初打造Find系列的元老級人物。緊接著,9月,劉作虎擔任歐加控股的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歐加旗下產品規劃與體驗,並兼任一加CEO。

產品線上,Find系列回歸,OPPO副總裁吳強宣告其將堅持常態化更新、OPPO Ace系列的產品線被砍,據《深網》報導,OPPO在渠道建設上也開始做出變革,在經歷過“產品為王”、“渠道為王”、“顧客為王”的時代後,OPPO再次深入渠道,推動“服務為王”。

圖源OPPO官網圖源OPPO官網

OPPO之外,小米也進入空降高管、頻繁的人事變動之中,推進變革。

過去一年,華為回歸國內加大線下市場力度,2019年,華為在國內的智能手機發貨量同比增長35%,銷售了1.42億台。而在此影響下,小米成了市場份額下滑最嚴重的廠商,據Trustdata對於2019年中國的智能手機市場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小米手機市場份額已經跌出前五名,以7.8%的佔比排在第六位。

vivo在今年則是“廣撒網、釣大魚”的策略,佈局多重產品線,一面鞏固中低線產品,一面進軍高端。

這條變革之路的不確定性,也預示著,手機行業已經告別了以往高速增長的局面,未來誰能坐穩江湖地位,仍是未知數。

  3

  機會與下一個十年

華為的芯片危機給國內手機廠商提了個醒:必須要加快造芯進度。

孫燕飚告訴連線Insight:“華為帶來的啟發是,國內手機廠商還是要擁有自己的芯片,擁有芯片,才擁有核心競爭力。沒有核心競爭力,美國也不會大舉對華為開刀,但另一方面,也正是這種核心競爭力的具備,使華為具有長期生命力。”

但是造芯並不是一件易事。

如今深陷困境的華為,在造芯領域已屬國內手機廠商的領先地位。在這條路上,華為已經走了28年。 1991年,華為集成電路設計中心就成立了,這是海思的前身,而目前,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已經是國內目前唯一能做到自研、量產,並落地到手機的企業。

當危機真正來臨時,核心技術變得更加重要。因此,今年開始,小米、OV也開始加大了造芯的投入,在這一領域的競爭,是挑戰,也是機會。

小米開始推進澎湃系列芯片的研發進度,與此同時加速在芯片領域公司的投資佈局,今年以來,旗下小米產業基金已經至少投資了17家芯片領域公司;OPPO在今年2月發布了“馬里亞納”計劃,即將在未來3年內投入500億用來造芯;而vivo在通過聯合芯片廠商研發芯片的方式涉足。

芯片將成為未來手機領域的核心,在轟轟烈烈的造芯運動之外,各家也在進行從內而外的自我變革。

今年的手機市場是充滿變數的一年,全球手機銷量疲軟,再加之疫情導致銷量下降,市場何時能恢復如以往,仍是未知。

近日,中國信通院發布的9月國內手機市場報告顯示,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2333.4萬部,較去年同期下降35.6%;1-9月,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累計2.26億部,按年下降21.5%。孫燕飚強調,“在市場環境不好的情形下,接下來手機廠商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不形成手機庫存,即做多少賣多少。”

華米OV,各渡各的劫 2

在手機行業的上一個十年,是充滿變數的十年。

那是成長中的國產手機廠商與蘋果、三星、索尼等外資企業對抗的時代,經過聯想、中興等前輩的沒落之後,小米、魅族等後起之秀崛起,以華為為代表的高端機開始走上台前,佔據重要的市場地位。

十年間,很多手機的名字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中,亦有很多新品牌走進千家萬戶。

孫燕飚告訴連線Insight,手機行業仍然充滿變化,未來手機對硬件的要求會越來越低,現在是手機性能過剩的一個時代,“未來兩三年還是會充滿變數,還是會有新進入者。 ”

新的變局正在醞釀。手機行業的下一個​​十年,新的市場格局將如何排列?

華米OV,各渡各的劫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