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麒麟或成絕唱,華為永不服輸


麒麟或成絕唱,華為永不服輸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楊潔編輯| 饒霞飛

來源:燃財經(ID:chaintruth)

姍姍來遲的華為Mate 40終於亮相,這款號稱“史上最強大”的華為Mate系列手機,搭載華為首款5nm麒麟9000 SoC芯片,硬“剛”蘋果而來。

今年8月,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曾表示,麒麟芯片將在9月15日之後無法再生產。因此,Mate 40搭載的很可能是華為最後一代麒麟高端芯片,也是華為目前能夠拿得出的最強配置。日前,有消息稱,華為正在和神州數碼等收購方就出售榮耀智能手機部分業務進行談判。

然而,華為Mate 40仍然擊出了華為槍桿裡的最強子彈。在禁令實施的當下,華為選擇進行這場全球發布會,這也意味著,即使步入至艱時刻,華為消費者業務也仍然不會放棄海外市場。

在發布會的結尾,余承東承認,“華為正處在一個無比艱難的時刻”。但他表示,不管多麼困難,華為承諾將持續創新。在他背後,大屏幕上展現出一道彩虹。 “我們致力於將最佳的技術和創新帶給消費者,無論風雨還是陽光。”

麒麟或成絕唱,但華為並不服輸。

  “史上最強大”的華為Mate40

在發布會開始時,余承東特意回顧了過往。華為Mate系列已經擁有了八年曆史,陸續推出了十代Mate產品,而Mate 40作為第十代,顯然更加意義非凡。

和上半年的P40系列一樣,Mate 40也推出了“超大杯”。這次發布會共發布了四個版本的產品:Mate 40標準版、Pro版、Pro+版,以及Mate 40 RS保時捷設計版。

在價格方面,Mate 40起售價899歐元(約合人民幣7099元),Mate 40 Pro起售價1199歐元(約合人民幣9468元),Mate 40 Pro+起售價1399歐元(約合人民幣11047元) ,Mate40 RS保時捷設計版本起售價2295歐元(約合人民幣18122元)。所有手機預計11月9日在歐洲開賣。和以往一樣,歐洲價格會比國內價格要高。

圖/ 華為終端官網微博圖/ 華為終端官網微博

毫無疑問,這場發布會中的重頭戲,是Mate 40系列搭載的麒麟9000芯片。余承東表示,麒麟9000是全球首款集成5G 基帶的旗艦手機芯片,蘋果的A14則是外掛高通的5G基帶。麒麟9000上集成了153億個晶體管,比A14還要多30%。

麒麟9000採用的是“1+3+4”結構的8核CPU,包括一個3.13GHz A77大核心、三個2.54GHz A77中核心、四個2.04GHz A55小核心;華為表示,它的速度比競品旗艦SoC快10%。

圖/ 華為終端官網微博圖/ 華為終端官網微博

GPU的性能也得到了極大提升,麒麟9000集成了24核心的Mali-G78 GPU,GeekBench 跑分達到6430 分,速度比高通驍龍865+要快52%。 NPU跑分達到148008,比曉龍865+快了2.4倍。

除此之外,還有一款麒麟9000E芯片,GPU核心數降至22個,GPU採用的是1+1架構,同樣採用了5nm工藝,它將搭載在Mate40上。整體性能而言,對比麒麟990提升30%,而功耗降低25%。

“其他廠商不久前才推出第一代的5G旗艦手機,而我們已經是第三代了。”余承東在發布會上說。他表示,華為Mate 40 5G模塊優勢更加明顯,現網測試中,上行速度是其他5G手機的5倍,下行速度也達到了2倍以上。

圖/ 華為全球發布會燃財經截圖圖/ 華為全球發布會燃財經截圖

四年前,華為曾經承諾華為手機使用18個月不卡頓,現在,這個時間延長到了36個月。華為給出的數據是,使用36個月後,手機的流暢性只下降2.5%。

照相和攝影,是華為旗艦手機的標誌。華為Mate 40和Mate 40 Pro都配備了後置的四攝模組,採用5000萬像素主攝。 Mate 40 Pro包括5000萬像素的主鏡頭,1200萬像素的潛望式鏡頭,可以實現等效5X的光學變焦,2000萬像素的超廣角鏡頭。 Mate40 Pro+則擁有五顆鏡頭,包括了5000萬像素的主鏡頭,800萬像素10X潛望式光學變焦的超長焦鏡頭,2000萬像素的超廣角鏡頭和1200萬像素3X的長焦鏡頭,以及一顆ToF鏡頭,最高可實現17 倍光學變焦。

華為在Mate 40系列還首次推出了自由曲面鏡頭,配合算法優化畫面的畸形矯正能力,前後攝像頭拍照時都能有效解決畫面畸變問題。以後,即使自拍時,也不用擔心臉會變形了。值得一提的是,自由曲面鏡頭是華為的專利,所以它很有可能將只會出現在華為手機上。

華為Mate40系列搭載了全新的EMUI 11操作系統,可以實現更多的隔空操作功能,比如用戶可以通過手勢控製手機播放音樂等等。

華為的HMS生態也在繼續強化。在海外上市的Mate 40系列手機,搭載了華為自己的應用商店,推出多個全新應用,包括通用搜索引擎Petal Search、地圖應用Petal Maps,以及辦公應用HUAWEI Docs等。

充電方面,Mate40系列支持66W超級快充和50W無線充電,並且支持超低溫嚴寒條件下充電。

在4000元以上的高端機市場,華為已經站穩了腳跟,開始和蘋果分庭抗禮。但是,對於華為而言,“Mate 40系列最大的挑戰並不是蘋果,而是在美國817禁令的影響下,華為所能生產的Mate40數量。”Canalys分析師賈沫說。

  華為的至艱時刻

華為在手機芯片上,已經被卡住了脖子。

今年8月余承東曾表示,華為麒麟芯片在9月15日之後將無法再生產,因此Mate40搭載的很可能是華為最後一代麒麟高端芯片。因此,華為Mate 40的產能如何,成了外界擔心的焦點。

早在2019年5月,華為及其旗下70餘家子公司就被美國列入了“實體清單”。高通等美國公司的供貨陸續中斷,ARM公司的芯片架構授權也受到了限制。華為緊急行動起來,把握住這一年的時間窗口,從去年就開始了加班加點的備貨。有消息稱,華為曾對廣大供應商提出了“有多少,收多少”的口號,高價收購也在所不惜。據外媒報導,甚至有供應商運送還未經測試和組裝的半成品和晶圓給華為。

華為的大採購行動一直持續到了今年。這在財務數據上也得到了體現,根據華為2019年財報披露的數據,原材料同比增長65%,至585億元;整體存貨同比增長75%,至1653億元。

但是一年的時間,對華為來說還是太過於緊迫了。目前Mate 40芯片的儲備情況還不為外界所知。曾有知情人士在之前透露,華為Mate 40備貨芯片的數量大約是800萬-1000萬顆左右。華為已有的芯片儲備量,可以讓華為高端手機至少堅持到2021年年末。

在9月23日的2020年度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表示,直到9月15日,公司緊急儲備的各類芯片才入庫完畢,具體數據仍在評估中。但他同時表示,目前“地主家的餘糧”對於包括運營商基站在內的2B業務是比較充分的,但是對於以智能手機為主的2C業務,仍在積極尋找替代方案。

這也側面證實了華為“缺芯”的現狀。郭平多次坦承,美國的持續打壓給華為給經營帶來很大的壓力,求生存是公司的主線。

華為也必須要考慮,是否要降低出貨量,以保證自己的手機系列能夠延續。

麒麟或成絕唱,華為永不服輸 2

在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看來,即便Mate 40供貨量充足,中國手機市場的格局也將因為iPhone12而改變,但眼下華為最緊迫的事情,仍然是Mate 40的產能。他認為,目前還不能判斷出產量的具體變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比起計劃產能來是縮減了的,“樂觀估計大約也是在Mate 30的三分之二左右”。

華為也在推進IoT生態鏈產品方面的營銷。華為的“1+8+N”生態鏈中,除了手機,還包含了音箱、電視、手錶、耳機、平板等產品。華為消費者業務副總裁朱平曾透露,華為很多體驗店非手機產品的銷量,已經從2018年底的不到10%,提升到2019年的約50%。

也有華為產品零售商對燃財經表示,華為也在鼓勵他們銷售IoT生態鏈產品,但是店面裡這些產品的銷售額比起華為手機來,還是相差甚遠。

華為芯片告急,也影響到了其旗下的榮耀智能手機品牌。日前,據路透社報導稱,華為正在與神州數碼及其他收購方就出售其榮耀智能手機部分業務進行談判,其他競購方包括TCL和小米,但計劃出售的資產尚未確定。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有分析師對燃財經表示。華為儲備的芯片,用一顆少一顆。因此,為了保證華為旗艦機的出貨量,華為也將不得不思考如何處理與榮耀的關係。

“榮耀在華為有限的產能之下能夠獲得資源會愈加有限,雖然榮耀已經將部分重心轉向了IoT產品,但這並不能解決其長遠的發展問題。”賈沫說。

孫燕飚也分析稱,華為剝離榮耀,或許也是榮耀可以健康生存的機會。但是,這是否能夠讓榮耀採購零部件不受禁令相關的規定影響,仍然是個未知數。

那麼,高調亮相的Mate 40,將是華為芯片“絕版”前最後的高光時刻嗎? “這不可能。”孫燕飚向燃財經表示。華為已經有了自己的南泥灣計劃,在他看來,一旦華為造芯成功,只要華為自有品牌的手機在國內和海外還擁有一定的份額,就會形成類似於蘋果這樣同時擁有自有芯片和操作系統的閉環,可能只需要兩年時間就能奪回市場份額。

現在華為的問題是,它要讓未來不再被卡住脖子,那麼在現有儲備的芯片用完前,它能夠實現自給嗎?

  華為“補洞”

華為會不會倒下?至少,短期內沒有這個可能。雖然華為的手機業務快速增長,且佔比已超過一半,但通信和企業業務依然是華為營收的半壁江山。

目前,華為的基站芯片供給還是充足的,作為一家以通信設備業務起家的公司,它還可以繼續支持運轉下去。而且,余承東也曾表示,華為手機儘管售價較高,成本也非常高。因此,手機業務並不是華為的高利潤業務,其下滑或許並不會對華為的盈利造成大幅的傷害。這樣,華為就仍然有盈利和利潤,繼續支撐研發。

華為佈局的芯片不止手機的麒麟芯片,還有服務器芯片鯤鵬、AI異構芯片昇騰和5G芯片巴龍、天罡等。而隨著美國禁令的實施,華為的其他高端芯片,也可能會陷入無芯可用的境地。

2019年7月,任正非拿出了一張二戰時被打出4300多個彈孔的伊爾2戰機照片。在他看來,華為就像這架飛機,千瘡百孔,傷痕累累,仍然堅持飛行,但關鍵是要加緊“補洞”。而現在需要來補上“洞”的,就是消費者業務部門。余承東也在今年9月坦言,華為沒辦法製造芯片,在全球化過程中只做了設計,這是教訓。

華為正在努力“自救”,補上這些“洞”,儘管這需要花上更長的時間。

郭平表示,華為將繼續保持對海思的投資,不要浪費一場危機的機會。海思不僅不會被賣掉,未來華為還將加大對海思的投資,同時也會幫助前端的伙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

早前,網上曝出華為已經在內部開啟“塔山計劃”,預備建設一條完全沒有美國技術的45nm的芯片生產線,同時還在探索合作建立28nm的自主技術芯片生產線。對此,在2020年度華為全聯接大會上,郭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應稱,願意幫助可信的供應鏈增強他們的芯片製造、裝備、材料的能力,幫助他們也是幫助華為自己。

今年8月,華為消費者業務成立了顯示驅動產品業務部,專做屏幕驅動芯片,進軍屏幕行業。

華為還通過投資在半導體領域進行積極佈局。近一年內華為在這一領域的投資的公司已經超過十家,其中也包括了上游的半導體材料領域。

芯片製造領域突破的關鍵,還有光刻機。世界範圍內,掌握頂尖光刻機技術的是荷蘭ASML公司,英特爾和台積電均為其股東。掌握7nm製程的台積電可以用ASML的光刻機,輕鬆獲取蘋果A12、A13芯片,高通驍龍855與865芯片的訂單,但對於中芯國際而言,即便掌握了技術,如果沒有對應的設備,也只能承接中低端芯片加工業務。近期,也有消息稱,華為已招聘了數百位國內頂尖光刻機工藝師,從事光刻機技術研發工作。

麒麟或成絕唱,華為永不服輸 3

在谷歌操作系統對華為的授權方面,“鐵幕”早已降下。谷歌移動應用服務(GMS)被禁止在華為手機上使用後,華為手機在歐洲的銷售遭遇了下滑。根據Canalys的數據,在去年第二季度,華為在歐洲市場的市場份額為18.8%,排名第二,僅次於三星;小米市場份額為9.6%,排名第四。而今年第二季度,小米在歐洲市場的出貨量同比增長了65%,市場佔有率達到16.8%,排名第三,而華為則掉落到了第四。

華為副董事長徐直軍曾在之前接受采訪時提到,華為在海外消費市場的表現,就取決於HMS生態的建設。沒有了GMS提供的各種App服務,華為手機在海外市場同樣步履艱難。為此,華為建設了自研的HMS生態。

數千名工程師聚集到了華為松山湖園區,那裡一度夜夜燈火通明。華為內部將HMS的研發攻堅戰,稱為“松山湖會戰”。經過9個月的研發,在2020年6月底,華為HMS Core 5.0推出,完成了基本的HMS生態建設。 2020年2月,華為成立了全球生態發展部,這是在消費者業務BG旗下的二級部門,負責HMS生態建設;而榮耀V30成了首款搭載HMS服務的手機。

目前,HMS生態全球註冊開發者數達180萬,比去年開發者大會期間增長近一倍;全球集成HMS Core的應用達9.6萬個;海外精品應用上架到華為應用市場(AppGallery)的數量從去年的6000個增加到7.3萬。近日,有網友發現,最新版的騰訊QQ 8.4.10已經接入HMS。

為了不被安卓系統卡住脖子,2019年8月,華為的“備胎”鴻蒙OS也揭開了面紗,鴻蒙1​​.0在榮耀智慧屏終端落地。在今年的華為開發者大會上,鴻蒙2.0露面,並公開了上市的時間表:鴻蒙2.0還將在手錶和車機上落地,在今年12月,鴻蒙將發布手機版本;到2021年,華為手機將支持鴻蒙2.0系統,向開發者開放。

在無論是技術、設備還是材料都面臨被禁的情況下,華為“去美化”,自建系統和芯片產業鏈這條道路,極其漫長而又未知,華為能做到什麼程度還有待時間的檢驗。但無論如何,華為“自救”不會停止,一如余承東在今年華為開發者大會上的表態,“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的星光”。

  華為不服輸

不服輸,是華為老牌的“優良傳統”了。

當年華為成立的早期,通信設備市場幾乎全部被外國把持,品牌間標準也不統一,企業一旦採用某一品牌的產品,就對其產生了高度依賴性,而失去了話語權。由此,任正非決定開始研發自己的通信設備。

這款名為JK1000局用機的產品,卻幾乎敗光了華為的家底。華為自身的技術能力當時並不過硬,整個JK1000的生命週期內,銷量僅僅只有200多套,這款產品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更新,就徹底消失,不復存在。任正非虧掉了老本,連員工的工資都要打白條,甚至不得不借高利貸來維持接下來數字交換機的研發。

但是,華為仍然堅持了自主研發的決心,並且吸取了教訓,組建中央研究院,引進了ISO質量管理體系,組織團隊前往日美進行訪問學習,開始了研發系統化、規模化的歷程。據說,在JK1000的後繼機型——華為“C&C08”數字交換機動員大會上,任正非站在五樓的窗邊,平靜地說:“這次研發如果失敗了,我只有從樓上跳下去,你們還可以另謀出路。”

1993年中,華為的“萬門C&C08機”推出,橫掃了中國電信市場。

2003年1月24日,美國通信業巨頭思科宣布對華為及其子公司,就華為非法侵犯思科知識產權提起法律訴訟。思科指控華為非法抄襲、盜用包括源代碼在內的思科IOS軟件,抄襲思科擁有知識產權的文件和資料並侵犯思科其它多項專利。

華為和思科的訴訟戰爭就此拉開序幕。

麒麟或成絕唱,華為永不服輸 4

2002年時,華為在中國路由器、交換機市場的佔有率已經直逼思科。任正非提出“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準備進軍美國市場。 2002年6月,華為參加了在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電信設備展,華為數據通信產品,第一次在美國亮相。思科的質疑和訴訟,無疑是為了阻擊華為而來。

華為官方一直否認曾侵犯思科的知識產權。但華為仍然立刻停止了銷售疑似侵權的路由器,主要是Quidway路由器,這也讓當時的美國輿論一致認定華為侵權。

華為否認了思科的所有指控,並表示它此舉是為了打擊競爭對手。 2003年3月,華為和美國3Com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共同經營數據通信產品的研究開發、生產和銷售業務,為進軍國際市場鋪路。

2004年7月,華為、思科、3COM共同向美國法院提交終止訴訟的申請,法院據此簽發法令,終止了這一訴訟,全部解決了該起知識產權案件的爭議。這意味著思科今後不得再就此案提起訴訟或者就相同事由提起訴訟。

這場訴訟就此和解收場。思科狙擊了華為的市場拓展計劃,但華為在付出代價的同時也仍然獲得了國際市場的入場券。隨後,思科開始在更多的領域針對華為,雙方開始了綿延至今十幾年的纏鬥交鋒。然而,華為的全球化之路,已經勢不可擋。

在2019年,華為再次面臨艱難關口,喊出了“求生存”的口號。今年5月,郭平也再次強調,“求生存,是華為現在的主題詞。”但也正如今年5月16日,華為在微博上發布的文字:“除了勝利,我們已經無路可走。”

*題圖來源於華為全球發布會,燃財經截圖。文中部分圖源來自視覺中國。

*免責聲明:在任何情況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麒麟或成絕唱,華為永不服輸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