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張釗

來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曾在1月7日發布這樣一條微博:#你最希望哪部劇出續集#慶餘年。如今《慶餘年2》正式官宣立項,不少人來到這條微博下評論:餘年已至。

  2020年10月19日,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聯合舉辦年度發布會,會上傳出《慶餘年2》立項的消息,立刻引發了網民熱議。微博上《慶餘年2》相關話題一度衝上熱榜首位,話題閱讀量達到8億次,能看出網友對《慶餘年2》的期待。

  這部改編自貓膩同名小說的影視劇,自2019年底上映以來,熱度一直居高不下。為了凸顯重視,騰訊影業宣布以「五年三季」的模式進行影視劇開發。某種程度上,《慶餘年》的成功扭轉了「IP失靈論」。對於閱文集團而言,《慶餘年》也成為其版權變現道路上的一個範本。

  01 餘年已至

  《慶餘年》有多火,在雲合數據公佈的《2020年第一季度各平台會員內容正片有效播放》榜單中,《慶餘年》分別位列騰訊和愛奇藝平台的第二、第三名,兩大平台的有效播放量達42.15億次。巔峰時期,《慶餘年》正片有效播放市場佔有率達到51.01%。

  2019年12月2日晚間,多名網友表示騰訊視頻無法播放《慶餘年》,在點擊播放時顯示“視頻加載失敗,請稍後再試”的字樣。隨後騰訊視頻官方微博發表致歉聲明,稱「會員播放擴容,已經恢復正常。給各位看官帶來不便,小鵝在這裡賠不是。請各位隨小鵝入範府,繼續小範大人的開掛人生。」

  出現該提示一般意味著視頻網站的服務器出現崩潰,平台在線用戶過多時,服務器會負荷不了。也就是說,《慶餘年》幾乎憑藉一己之力,使騰訊視頻平台發生故障。

  除了量級上的火爆,《慶餘年》在風評上也取得不錯的成績,一貫對網劇挑剔的豆瓣也給出8.0的高分。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2

  第一季有多火熱,第二季就有多撩人心弦。

  早在《慶餘年》第一季大結局之前,關於第二季的討論就已經鋪天蓋地,在知乎上「《慶餘年》什麼時候拍第二季?」的問題瀏覽量已達到400萬,微博相關話題下也有不少討論。

  除了關心第二季開機時間,最受粉絲爭議的還屬第二季是否能湊齊原班人馬。這次《慶餘年2》正式立項的消息能引起這麼大的轟動,跟官方以「原班人馬回歸」為宣傳點有一定關係。

  在影視綜藝這一領域,粉絲對「原班人馬」十分看重。在《愛情公寓》電影版、《盜墓筆記》,甚至是在綜藝《極限挑戰》上,都曾出現因無法湊齊原班人馬,粉絲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不滿的現象。

  造成這種現像有很多原因,對於觀眾而言,好的作品能讓其沉浸其中,繼而把演員完全帶入到角色身上,而更換演員就意味著觀眾需要重新適應角色。除此之外,原班人馬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作品質量不會出現大幅度下降。

  在這次《慶餘年2》宣布原班人馬回歸後,伴隨而來的爭議就是關於第一季女主角李沁缺席的討論,雖然現在沒有明確的消息證實此事,李沁本人也沒有回复,但不少人對此表示:“如果沒有雞腿姑娘(第一季女主角劇中暱稱),就棄劇。”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3

  除了「女主角缺席」風波,《慶餘年2》還需要解決盜播問題。

  此前在2019年12月19日晚上11點左右,《慶餘年》出現全集資源洩露事故,隨後引發網友狂歡,在各平台上演了一幕求資源現象。此次盜播之後,儘管視頻平台和《慶餘年》官方盡力補救,但劇集片源早已充斥各大盜版網站,12426版權監測中心數據顯示,《慶餘年》侵權鏈接近4萬條,盜版播放預計達到5億次,面對網絡上海量的盜版資源,這次補救顯得鞭長莫及。

  直到現在,關於片源流出的源頭也沒有蓋棺定論。但無論如何,此次盜播損害了《慶餘年》幕後製作鏈條的利益,如果不能杜絕,《慶餘年2》仍有遭遇盜播的可能。

  02 從野蠻到理性

  慶餘年》的火爆程度,一定程度上扭轉了「IP失靈論」。

  2015年被視作IP元年,看到《古劍奇譚》(2014年)、《花千骨》(2015)、《老九門》(2016年)爆火,引發全民追劇熱潮,資本紛紛投身IP改編影視的道路,網絡作品改編成為業內風向標。但從2016年開始,資本卻發現大IP慢慢失靈了。拿在2016年上映的《幻城》、《九州天空城》來說,不僅在收視不及預期,口碑也不盡人意,《幻城》豆瓣評分僅3.5分。

  而到了2018年,市場上越來越多的「大IP+流量明星」劇集反響平平,不論在口碑還是播放數據上離預期都相差甚遠。雪上加霜的是,儘管行業三緘其口,但影視圈確實迎來了資本寒冬。最直觀的現象,2018年橫店的劇組從往常四五十個下降到十個左右。不少媒體把癥結歸咎於「崔永元事件」,但「崔永元事件」充其量只起到催化作用,更深層的原因在於資本不再看好影視市場。

  回到IP改編上,儘管當年大環境不佳,但仍然出現了無大IP加持下《延禧攻略》的風靡。這讓「大IP+流量明星=爆款」的公式再次遭到質疑,「IP失靈論」成為市場默認的觀點。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4

  到了2019年,先是暑期檔《陳情令》、《全職高手》、《長安十二時辰》等「大IP」劇火熱,年末的上映的《從前有座靈劍山》、《慶餘年》、 《鶴唳華亭》也再次喚醒市場對IP改編的重視。 《慶餘年》更是成為當年的爆款。自此,IP失靈的論調才開始被扭轉,而「大IP+流量明星」也逐漸變為「大IP+實力團隊」。

  可以說,IP改編從2014~2016年野蠻生長,到2017~2018年逐漸降溫,再從2019年到現在趨於理性,都是從業者在市場中摸爬滾打得出的經驗。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5

  對於「IP失靈論」,原閱文集團CEO吳文輝對此解釋道,“版權運營對整個中國市場而言都是一個比較新的領域和方向,下游產業也不夠成熟,不太適合急於求成。 ”

  但無論如何,自《慶餘年》之後,市面上的IP改編作品確實有所改善。

  在2020年上半年,全網上新的IP作品超過85部,與去年同期相比,IP作品數量增加約25部。在IP改編作品口碑上,2020上半年共有48部IP作品豆瓣評分越過及格線,及格率達到59%,和去年同期約42%的及格率相比有所進步。在爆款作品上也有所體現,上半年豆瓣評分破8分的劇集達到5部,而2019年全年破8分的IP劇集僅有4部。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6

  到了下半年,隨著《沉默的真相》、《隱秘的角落》爆火,作家紫金陳的推理小說三部曲已全部被影視化,IP改編市場依舊火熱,從這點也能看出優秀IP不缺乏市場。

  需要警惕的是,「IP失靈論」雖然得到扭轉,但不意味著「大IP+實力團隊=爆款」公式成立。拿同一時期在播的《謀局》來說,同是由紫金陳作品《高智商犯罪》改編而來,但相比於爆火的《沉默的真相》、《隱秘的角落》,《謀局》並沒有取得耀眼的成績。

  可見,IP改編雖然沒有失靈,但想要摸索出一套適用於行業的爆款公式本就不現實。

  03 三架馬車缺糧

  在10月19日三家年度發布會上,閱文集團CEO程武表示,“三家公司(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成為騰訊和閱文深度佈局影視業務、強化數字內容業務耦合的’三駕馬車’。

  想要馬車跑得快,自然缺不了糧草,「慶餘年」式的成功就是糧草,但想複製這樣的成功充滿了不確定性。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7

  在《慶餘年》播放期間,借助劇集熱度和IP聯動,原著在閱文旗下的起點讀書APP的在線閱讀人數、單書在線閱讀收入增長50倍、推薦票達352萬張,聚集超200萬粉絲,而這些原著粉絲也反哺到視頻平台。

  除此之外,《慶餘年》的成功給閱文集團帶來更多可能性。在《慶餘年》播放期間,閱文股價上漲近50%。招商證券(國際)發布研報指出,《慶餘年》改編劇成IP開發分水嶺。看好閱文集團在IP開發的領導地位以及IP改編市場的巨大潛力,維持閱文集團「買入」評級。

  截至目前,閱文集團的市值為656.19億港元,和其在2017年赴港上市當天高達929億港元的市值相比有所下滑。今年4月27日,閱文集團宣布創始人吳文輝在內的核心團隊集體離開,由程武擔任閱文CEO。面對市場對閱文集團「IP+影視」模式的質疑,程武更需要講好新故事。

  無論在吳文輝還是程武時期,閱文集團對版權業務的重視越發凸顯。

  自2014年以來,閱文集團的版權運營營收呈逐漸上升趨勢。在2019年,閱文集團運營版權及其他收入占到總收入的55.5%。在線閱讀業務增長乏力的背景下,閱文集團對版權運營業務的依賴程度逐漸上升。

  但在2020年上半年,財報顯示運營版權及其他收入為7.6億元,同比下降41.5%,可見在上半年,閱文集團的版權業務存在不小的問題。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8

  此前備受爭議的新麗傳媒也得到更多關注,在2018年8月13日被閱文集團以155億元收購後,新麗傳媒已經連續兩年未完成業績對賭。在上半年財報中,閱文集團實現總收入32.6億元,同比增長9.7%。但因新麗傳媒2020上半年收入未達預期,受到商譽減值的影響,閱文集團淨虧損33.1億元。

  對此,閱文集團在2020年半年報中解釋為,影視行業受到宏觀環境的影響,在疫情下影視行業受到了較大衝擊,新麗傳媒的影視項目整體週期變長、不確定性增加。

  關於閱文集團收購新麗傳媒的爭論一直存在,但對於擁有豐厚IP資源的閱文集團而言,通過整合新麗傳媒的影視製作能力,將旗下頭部IP系統化地改編為電視劇和電影,實現網絡文學IP改編的長遠發展,是閱文集團近些年的重要方向。

  在這次發布會上,三家一口氣公佈56部作品立項,其目的不言而喻。在三駕馬車中,對於新麗傳媒和閱文集團而言,新麗傳媒需要通過更多作品挽救自己「叫好不叫座」的聲譽,緩解業績上的壓力。閱文集團需要創造出更多的「慶餘年」向資本證明「IP+影視」道路的可行性。而對於騰訊影業而言,在今年4月接管閱文體係後,需要思考如何將閱文集團與騰訊生態更好的融合。

  因此對於閱文影視、新麗傳媒、騰訊影業而言,都需要繼續產出像《慶餘年》這樣口碑和熱度雙豐收的佳作來向資本展示拳頭。但行業本就沒有一套通用的爆款公式,三家能否再創「慶餘年」式的輝煌尚未可知。

《慶餘年》重啟,能解騰訊三駕馬車糧荒? 9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