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悟00000空

來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距離美國大選日11月3日只剩下十幾天時間,第二場也是最後一場美國總統辯論會於當地時間22日舉行,雙方都加足了馬力作最後的衝刺,拜登穩坐家中備戰辯論,而特朗普則橫貫美國密集拉票,完全不像大病初癒,且頻出奇招:

曝出拜登兒子“郵件門”;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要求司法部和其他美國機構詳細說明中國聯通在美國持續進行業務是否構成國家安全風險;

此前,美國政府稱正在考慮針對中國的螞蟻集團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的數字支付平台採取限制措施,理由也是“威脅數據安全”“威脅國家安全”。

數據安全成了焦點,不管是從個人角度,還是國家角度;不管是從攻擊者的角度還是被攻擊者的角度。攻擊者可能一方面竊取數據,另一方面給對手扣上“威脅數據安全”的大帽子,試圖一棍子打死。正如美國著名脫口秀主持人崔娃所說的那樣:“竊取數據是我們政府的特權,不容其他個人、公司、政府染指。”

  拜登兒子電腦“郵件門”

2020年10月14日,《紐約郵報》報導,特拉華州一家電腦維修店店主獲得了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電腦裡的資料,郵件顯示亨特·拜登曾安排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高管和自己時任副總統的父親見面。

另有郵件顯示,該公司高管請求亨特·拜登考慮一下如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來幫助公司。亨特·拜登曾在2014年加入該公司的董事會。此外,電腦裡還有亨特吸毒照片和色情視頻。

消息一出,中國人馬上想起了陳冠希,美國人馬上想起了希拉里。

2015年3月,也是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美國前國務卿、民主黨潛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被曝在擔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電子郵箱、而非官方電子郵箱與他人通信,涉嫌違反美國《聯邦檔案法》。

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大做文章,要求一查到底,聲稱希拉里“郵件門”比尼克松水門更嚴重,甚至認定她犯有叛國罪,大聲疾呼把這個女人關起來。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2

2016年7月,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的詹姆斯·科米宣布,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希拉里及其助手有意違反法律,調查結果不足以對希拉里提出訴訟。之後在距離大選投票日僅剩11天之際,又宣布重啟調查,9天后科米又宣布重啟調查沒有任何新發現,因此維持7月份的“原判”,不建議對希拉里提起任何刑事指控。

之後又重啟調查,中間有很多波折和起伏。科米本人於2017年5月被特朗普就地撤職。據《紐約時報》報導,科米是在電視上得知自己被解僱的,當時他正在洛杉磯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當他正在演講時,背後的電視屏幕上開始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導。科米被解職的原因,據說一是希拉里“郵件門”調查不力,二是特朗普通俄門調查得太起勁。

2018年6月14日,美國司法部總監察長辦公室發布報告稱,聯邦調查局原局長科米在希拉里“郵件門”調查一事上存在過失,但並無證據顯示科米存在政治偏見。

2019年10月19日,希拉里“郵件門”調查結果終於出爐,調查共涵蓋了33000封電子郵件,共有91起違反安全規定的郵件傳送,共涉及38名現任和前任國務院官員,其中一些人可能面臨紀律處分。

原來這起事件的性質只是違反紀律,嚴重程度是可能面臨處分。根本不是特朗普所說的聳人聽聞的叛國罪。如果真是嚴重的罪行,特朗普怎麼可能放過她和民主黨。早就把她真的關起來了,然而這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競選早已結束,特朗普一屆總統都快當完了,時間不能倒流。

特朗普也有一個門,是“通俄門”,民主黨指控特朗普競選團隊“通俄”,串通俄羅斯入侵民主黨電腦系統竊取信息、通過社交媒體等渠道干預美國大選。然而民主黨是在競選結束、特朗普當選之後才指控的。如果和希拉里“郵件門”一樣,也是在競選前指控,大選的結果就很難講了。

2019年3月24日,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致信國會稱,特別檢察官米勒的調查沒有發現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團隊“通俄”。 4月18日,美國司法部公佈了“通俄門”400多頁的刪減版調查報告。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3

民主黨提出異議,他們認為,這個報告刪減了最敏感的內容,共和黨人在對此案的調查中未能採訪主要證人,也沒有發出傳票獲取必要信息,他們似乎對揭露共謀行為不感興趣,只是走過場。

10月7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將公佈“通俄門”相關調查文件,還將發布希拉里“郵件門”相關細節。兩天后特朗普再次發出承諾,將很快公佈“驚人”的新文件,這些文件和米勒的“通俄門”調查相關。特朗普告訴福克斯新聞,這些文件證明了奧巴馬和希拉里曾試圖陷害他。

這些新文件不知什麼時候公開,“通俄門”顯得如此撲朔迷離,叫人難以判斷。

這次拜登兒子“郵件門”就清晰很多,比較容易判斷。

電腦維修店老闆稱,2019年4月,有個人將三台蘋果電腦拿來維修,聲稱它們被水浸壞,需要數據恢復服務。電腦上有博·拜登基金會的貼紙(注:博·拜登是亨特·拜登已去世的哥哥,博·拜登基金會是為了紀念博·拜登而設立的基金會)。

客戶留下的電話和電子郵箱是亨特·拜登的,發票抬頭開的也是亨特·拜登,金額是85美元。數據恢復後,老闆無法聯繫到客戶,隨後查看了數據,認為這些數據事關國家利益,於是複制了一份交給了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就是這樣。

然而這個故事有諸多疑點。亨特與烏克蘭的業務聯繫、吸毒這些事情早就被特朗普拿來作為攻擊拜登的武器,存著這樣機密數據的電腦怎麼會隨便拿出去修理,還是一家小維修店,不是蘋果專門的維修店或者經過授權的維修店。這家店在特拉華州,而亨特·拜登則住在洛杉磯。而且還留亨特·拜登自己的聯繫方法。修好了怎麼不及時去拿,店主怎麼會聯繫不到他。店主為什麼隨意查看客戶電腦裡的數據,還拷貝交給特朗普的私人律師。

然後聯邦調查局也獲得了這些數據。然後特朗普前顧問班農將資料給了《紐約郵報》,一說是特朗普的得力助手、前紐約市長魯迪·邱利阿尼(Rudy Giuliani)向《紐約郵報》爆的料。他聲稱自己掌握了超過11000封亨特·拜登的私人郵件,以及超過25000張照片,他不僅向《紐約郵報》提供了一封完整的郵件截圖和其他郵件的部分截圖,還提供了一些亨特·拜登和家人的照片以及私密短信、郵件。

爆料的郵件、照片、視頻可能是真的,然而它們是怎麼來的呢?分析人士認為,這些郵件、照片、視頻很可能是通過其他手段獲得後植入到電腦,然後電腦被送到維修店維修,資料被維修店老闆“發現”。也就是說,拜登兒子的電腦“郵件門”既不是陳冠希的“電腦門”,更不是希拉里的“郵件門”,性質和嚴重程度都完全不一樣。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4

現在離大選只有兩週時間了,爆料的時間是剛剛好,讓大家熱議這些郵件、照片、視頻就可以拉低拜登的支持率,等到大家回過神來琢磨這些數據是怎麼來的、懷疑背後是個真正的尼克松水門事件的時候,大選已經結束了。不可能剔除拜登兒子“郵件門”的影響,重新再投票一次。

這一招的確很高明。 《紐約時報》等各大媒體都對這個事件進行了報導,不過報導時屏蔽了《紐約郵報》放出來的郵件截圖、照片截圖,甚至連福克斯都屏蔽了。臉書和推特也選擇屏蔽這些信息。對此,臉書和推特給出解釋:無法確定郵件的來源,而且郵件出現了許多私人電話等信息,為了避免虛假信息傳播和保護隱私,決定屏蔽。有關這個事件的其它信息的傳播不受影響。

這個做法是很有道理的。當年陳冠希事件,法官判決,照片在私人之間傳播不犯法,公共傳播則犯法。電腦修理店店員史可雋被判三項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名成立,入獄8個月又15天,不允許保釋。此案中陳冠希被認定是受害者。同理,這次拜登兒子電腦“郵件門”,媒體屏蔽郵件和照片截圖是正當合理的,不然將涉嫌違法。

而且只是屏蔽這些來源和真實性無法確定的、帶有用戶個人隱私信息的郵件和照片的截圖,並不是刪除攔截有關這個事件的所有信息,除了截圖之外,信息可以自由傳播,可以自由討論。

然而這還是讓共和黨十分著急、憤怒,據報導,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表示,將於10月22日進行投票,決定是否向推特和臉書的首席執行官發出聽證傳票,要求他們解釋為什麼屏蔽拜登兒子“郵件門”中郵件截圖等信息。

特朗普對推特一直很生氣,因為推特對特朗普一向很不客氣。今年夏天推特還給特朗普的一些推文貼上了警示標誌,因為他違反了有關“選舉虛假信息、新冠病毒不實信息、煽動暴力”等平台政策。

特朗普的兩大愛好,一是愛撒謊,二是愛打官司,都很符合他極度自戀、攻擊性極強的性格(請見此前的文章《當百年不遇的總統碰上百年不遇的病毒》 )。 10月19日,美國CNN發表了題為《查證特朗普嚴重不誠實的周末:總統在三天內至少發表了66份虛假或誤導性聲明》的報導, CNN將這66條錯誤清單一併列出。

比如特朗普在競選活動中聲稱,他在河中發現了選票,因此他推斷將有5萬張選票都在河裡。這樣的斷言毫無根據。在2020年大選中沒有任何選票出現在河裡的例子,更不用說“5萬張”了。

又比如,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宣稱,“我們實施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減稅”。事實是,無論是以經通脹調整後的美元計算,還是按經濟所佔份額計算,1981年、2010年和2013年的減稅幅度都比特朗普時期更大。

扎克伯格這次又躺槍,他真的很難。 2018年4月,他因“劍橋分析公司事件”被傳訊到國會聽證,被拷問了整整兩天,被嚴厲指責沒有保護好用戶隱私,被要求對在平台上流傳的內容負起責任來。這次他“負起責任來”對內容進行監督,卻又要被傳訊。

“劍橋分析公司事件”讓臉書承擔了約50億美元的罰款。 2019年7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批准對臉書處以罰款的原因是這家社交網站對用戶個人信息處理不當。這是迄今為止美國聯邦政府對科技公司開出的最高罰單。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5

  劍橋分析公司事件

2018年3月,英國電視四台的記者裝扮成一個希望獲得政治地位的富有的斯里蘭卡家族的代表,接觸了政治諮詢公司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為了爭取這個“潛在客戶”,劍橋分析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亞歷山大·尼克斯親自出馬,介紹了該公司的全套服務以及過往的輝煌業績。

該公司暗中參與了世界各國超過200場競選,其中包括尼日利亞、肯尼亞、捷克、印度、阿根廷,幫助很多客戶成功登上權力的寶座或者達成某種政治意圖。作為樣板介紹的主要有三個大項目,一個是肯尼亞2017年總統大選,一個是脫歐公投,還有一個是特朗普2016年成功當選總統。

尼克斯稱,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所有數字競選活動全部由他們公司完成,他們為特朗普競選團隊設計了針對目標受眾的數字廣告,建立選民投票率模型,確定特朗普舉辦拉票活動的地方和形式,等等。並稱,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特朗普的當選。

在暗訪視頻中,尼克斯提到了製造對手醜聞的三大法寶——金錢、美女、錯誤信息。英國電視四台的節目播出後,引起軒然大波。儘管大家早已知道政客是不擇手段的,競選諮詢公司是為虎作倀的,然而,這個新型的競選諮詢公司利用數據分析的先進方法,了解選民偏好,掌握他們的情緒,精准設計投放競選廣告,操縱民意,直接左右選民手中的選票,讓選民淪為他們的傀儡,這是數據時代的新現象,細思極恐。

然後,人們又想起了一個更為可怕的問題,這些劍橋分析公司用的選民的個人資料數據是從哪裡來的呢?

2014年,一個名叫亞歷山大·寇根(Aleksandr Kogan)的劍橋大學心理學家和他創辦的全球科學研究公司開發了一款名為“這是你的數字生活”(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應用程序,在臉書上發布,用戶付費接受心理測試。由此收集了很多用戶個人資料數據,還利用和臉書公司協議的漏洞收集到了用戶臉書好友的個人資料數據。寇根將收集的8700萬多人的個人資料“分享”給了劍橋分析公司。個人資料數據就是這麼來的。

所有人都將臉轉向了臉書。臉書趕緊發表聲明,表示對於寇根這樣使用用戶數據完全不知情,2015年已經讓寇根刪除那款心理測試的所有數據,寇根違反了協議。 “整個公司都很憤怒,我們被騙了!”

然而,大西洋兩岸民憤難平。美國國會、歐盟議會紛紛傳訊臉書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舉行聽證會。劍橋分析事件中,約有2700萬臉書歐盟用戶的數據被不當洩露,後被用於乾預操縱脫歐公投。

2018年4月10日、11日,扎克伯格被44個美國國會議員拷問了整整兩天。場外,抗議團體蜂擁而至。他們有的帶上假髮,有的高舉抗議標語,有的穿著“修理假臉書”(Fix Fakebook) 標語的T卹。他們立起了100個扎克伯格的人形牌子,呼喊著“保護隱私”的口號。示威者表示,他們要求扎克公佈臉書虛假用戶的數量,要求禁止機器人賬號,設立提醒“假新聞”的警報,並增加新聞核查員。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6

議員約翰·闊寧(John Cornyn)質問扎克伯格:“過去我們被告知,像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這樣的平台是中性平台,擁有並運營這些平台的人們對內容不承擔任何責任。您現在同意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平台不是中性平台,需要對內容承擔一定責任嗎?”

扎克伯格回答:“我同意,我們對內容負責。” 他不無感慨地說:“我創辦臉書的時候,真的沒有意識到要對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的數據安全負責。”

這次臉書算是對內容負責了,在不確定拜登兒子郵件的來源和真實性之前進行屏蔽、限流。川粉們大呼拜登收買了臉書,然而劍橋公司事件,他們怎麼不說特朗普收買了臉書呢?

劍橋分析公司竊取數據,助力特朗普當選,導致臉書被罰50億美金,而特朗普卻穩坐總統寶座,劍橋分析公司宣布破產了事。這個結局實在有點奇怪。好比生產刀的人被重罰,而拿刀行凶的人卻逍遙法外。

數據安全成了這個時代的焦點問題。不管是一國國內社會,還是國際社會,對於這個問題的理解、立法都是滯後的,就像每次新科技的發展一樣。在這段真空期間,往往出現奇葩亂象。不得不說,特朗普對於新技術的利用是很及時的,他是第一個用社交媒體競選、辦公的美國總統,也是第一個用數據算法獲得選票、成功當選的總統。

他還把數據安全用作萬能武器,打擊他心目中的國內外敵人,製造分裂、衝突,謀求連任。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7

  數據安全是個筐,什麼都往裡裝

路透社19日報導,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於當地時間10月16日發出信函,要求司法部和其他美國機構詳細說明中國聯通在美國持續進行業務是否構成國家安全風險。

去年5月,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一致投票否決了中國移動有限公司在美國提供服務,理由是其繼續運營可能會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今年4月,美國司法部、國土安全部、國防部等政府部門以“國家安全”為由聯合向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施壓,要求撤銷其在美國的營銷許可。中國電信立即反駁這一指控。

此前,路透社8日援引彭博社報導稱,美國正在考慮針對中國的螞蟻集團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的數字支付平台限制措施,理由是“威脅數據安全”“威脅國家安全”。

數據安全、國家安全是個筐,什麼都往裡裝。數據安全已經成為特朗普政府最湊手的對內、對外鬥爭工具。為了大選連任,特朗普頻頻祭出這個殺手鐧。

2018年打壓華為,先是以違反美國伊朗禁令的理由,然而華為身正不怕影歪,並不屈服,提起訴訟,對簿公堂。這個司法程序走起來需要一段時間,特朗普政府只好改以數據安全、國家安全的理由對華為進行製裁。

華為、任正非一再解釋,華為不會也不能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打個比方來講,華為向客戶提供通訊設備,好比提供管道,管道裡跑的是油還是水,還是什麼其它液體,成分如何,是客戶的事情,提供管道的並不知道。歐美不少安全專家也出來論證,華為並不對美國或任何國家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如果有什麼隱患,也是通訊設備整個行業共有的隱患,應該大家集思廣益想辦法解決,而不是製裁封殺華為一家公司。

加拿大拘捕孟晚舟,孟晚舟律師請求加拿大政府公開她被拘捕當天的有關材料,因為有足夠理由懷疑拘捕她的程序是不公正的。如果辯方對控方“程序濫用”的指控成立,那麼引渡就得終止。然而法官裁決一部分證據可以公開,而另外一部分因涉及“國家安全”不予公開。現在的問題好比這樣:

控方:我要引渡你。

辯方:我有足夠的初始證據懷疑你“程序濫用”,請將相關證據都公開。

控方:我不能公開,因為國家安全。

辯方愕然。

司法這樣政治化,這官司還怎麼打。有關孟案,請見之前的文章《今天孟晚舟再次出庭,到底會不會被引渡? 》。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8

司法政治化是西方三權分立的大忌。國家是國家,政府是政府,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司法碰政治問題,政治用司法手段,都是大忌,因為這直接撼動了三權分立的基石。

轉移矛盾,製造假想敵人,是維持執政的不二法門。特朗普競選團隊“強烈要求”將外交政策定為今天將舉行的第二場也是最後一場辯論的議題之一,竭力迴避有關政府抗疫不力的問題。

照例來講,美國有這麼多世界頂級的病毒學、傳染病學等各個領域的專家,抗疫應該比其它國家有更大的優勢。然而,一旦政客反串專家,真正的專家就失去了作用。懂王總覺得自己比專家還專家,對專家不屑一顧,從不聽從他們的建議。此前,他限制福奇的言論,不允許他“亂說”,現在更是直接稱他是個“災難”“白痴”。福克斯新聞19日公佈了一段特朗普的錄音:“福奇是個災難,美國人對這些白痴的病毒警告感到煩死了。”

不管今天的辯論有沒有把外交政策列為議題,特朗普總是能夠找到機會大談特談拜登兒子的這個“郵件門”。拜登的策略應該是不回應郵件內容本身,而是盯著問這些個人隱私資料數據到底是怎麼被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拿到手的,質問電腦維修店老闆故事中的諸多疑點。程序公正比證據確鑿更重要。竊取數據、侵犯隱私比受賄吸毒更嚴重,這是和尼克松水門事件性質相似、而程度更嚴重的事情。

日前,英國YouGov民調公司先後在歐洲和亞太區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支持拜登,倒不是覺得拜登有多能幹,而是覺得特朗普“太可怕”。他最可怕的地方是把全世界各地具有某種特殊氣質的人都攪動起來了,這讓對二戰記憶猶新的歐洲人不寒而栗。

這次特朗普感染新冠,美國朝野都有人叫囂,“中國病毒”把我們的總統感染了,一定要讓他們負責。全美各地攻擊華人的事件急劇上升,甚至有一個日裔音樂家被當成華人打死。

有一個視頻,一個美國大叔,十分激動,一副“血債要用血債還”的架勢。而中國這邊,有一個視頻,一個大媽,聲稱特朗普感染值得舉國歡慶。任何一類人,世界各地都有對應的人群。他們的氣質契合程度遠超他們與本國其他同胞的氣質契合程度。而像視頻中美國大叔、中國大媽這種氣質的人會讓世界變得瘋狂、失控。特朗普正是那種擅於製造瘋狂失控並從中發展壯大的人。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9

  數據安全是全人類面臨的新問題

如果華為、阿里、騰訊真的能夠對美國造成嚴重的威脅,那麼特朗普政府以“國家安全”名義加以封殺也無可厚非,畢竟現在還沒有到世界大同的階段。然而“數據安全”將以何種方式、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國家安全”,這是全人類面臨的一個新問題,需要各國共同研究、共同解決。

拿著這塊牌子當政治武器到處砸人,只會讓這個世界越來越不太平,當然特朗普更關心的是能不能拉到足夠選票連任,連任後哪管洪水滔天。

正如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今日簡史》中所指出的那樣:“科技顛覆、生態崩潰、核戰爭,是當下人類面臨的三大挑戰,任何單一國家都無法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我們的當務之急是重建人類的全球認同——人類的新故事。”

在這個過程中,臉書這樣的全球化的顛覆性科技公司將面臨巨大的挑戰,特別是在總統大選的節點,特別是碰到像特朗普這樣百年不遇的總統候選人。自求多福,且行且珍惜。

作者:曾在復旦學習、任教9年;曾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供職20年。微信個人公眾號:悟00000空。

被罰50億美元的臉書在美國大選最後的衝刺中左右不是 10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