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熊貓資本李論:七問疫情對創業創新的影響


題圖:熊貓資本創始合夥人 李論題圖:熊貓資本創始合夥人 李論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來源:捕手志

  作者:李論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蔓延,有越來越多的創業者與投資人開始思考它會對創業創新會產生哪些具體影響?這段時間也有一些業內人士在努力回答這個問題,但能讓人眼前一亮的不多。此次,熊貓資本創始合夥人李論結合對市場的一手觀察思考,給出了一些較為理性的回答,相信會對你有所啟發。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生,是大家不願意看到的,我們由衷地祈禱此次疫情能盡快過去,大家都能平安!

毫無疑問,此次疫情對創業創新行業都造成了很大影響,我們也看到,很多消費型企業都沒有充足的現金流,這些壞的影響已經發生了,大家也討論很多了,所以我此次受邀撰文想更多聊一些積極影響。接下來我會從七個問題具體展開。

  第一問:此次疫情是否會像Sars一樣推動互聯網行業的發展?

  最近,我看到網上很多聲音說,這次疫情會像當年Sars一樣推動互聯網創業和中國創新的改變。甚至有人類比,如果沒有當年的Sars,就沒有後來的京東、淘寶等,就不會有電商的大發展。

  另外,我也看到有文章盤點此次疫情帶來的十大變化,比如線上購物加速替代線下購物,新型醫療加速替代傳統醫療等。

  實際上,無論是2003年電商的發展,還是今天線上和線下持續融合的趨勢,這些跟有沒有突發疫情的到來都沒有直接關係。比如,把最近說十大變化里的‘武漢’、‘肺炎’等字眼去掉,這些趨勢和變化依然存在。

當年電商的發展,是因為當時互聯網發展到一個節點,無論是技術本身,還是應用場景,物流、在線支付等各種條件的成熟,都催生了電商的大發展,這是創新帶來的變革,Sars既沒有加速,也沒有減速。

  同樣,此次疫情也很難說在推動中國創業和創新變革中起到什麼決定性作用。

  第二問:這次疫情可能會給創業市場帶來哪些影響?

  我覺得主要有幾個方面:

  首先,推進整個社會更深層次地思考,比如在政府層面的管理合理性,宏觀環境的變化,可能會對創業的宏觀環境有一些積極利好。我非常願意相信,這次在抗擊疫情過程中暴露出來的管理問題,會引起高層反思,最終會帶來進一步改變。一旦宏觀治理環境改善後,這對於創新型企業是歷史性機遇。

  其次,對國人的價值觀會有一些觸動和改變,可能會觸發人們重新思考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比如怎麼看待財富等等,這可能直接會給整個社會的消費能力和消費結構帶來一些變化。

  就拿買房來說,過去消費的GDP佔比一直是落後於房地產和其他主流行業的。我們一直在預測,未來消費的GDP佔比會提升。但這個提升過程是比較緩慢的。雖然國家一直在調控房地產行業,但只要中國人一直願意去買房,把買房作為最重要的投資手段,那消費的GDP佔比就一直是會緩慢爬坡。但如果老百姓發自內心的有一些價值觀的變化,就會釋放一些購買力出來。

  最後,促進廣大的創業者和投資人重新思考什麼是正向良性的增長。我們也看到很多靠巨額融資經營,砸錢獲客保證增長的公司,過往一遇到類似的重大疫情或者其他天災人禍,在這些極端情況下都沒辦法持續保持增長。於此同時,融資環境又越發惡劣,那些比較激進的,通過砸錢擴張的公司此時會遇到更大困難。

  2019年因為資本寒冬本身創業環境就不好,越來越多的公司已經回歸理性,回歸現金流管理與良性增長。此次疫情,我認為會進一步推動更多創業企業去思考良性增長。

  第三問:疫情背後有哪些創業創新的機會?

  首先,對於一些基於生活細節和習慣的創新模式會產生比較多的影響。

  國人對於公共設施、衛生的要求沒那麼高,我們也能體會到日本在垃圾分類上做得特別好。

  這次疫情會不會促使國人的生活習慣發生一些變化?比如洗手的頻次提升,Sars之前已經教育過國人一次,這次疫情再次教育之後,人們的飲食習慣會不會有些改變?比如不吃不明野味活物,餐桌上實行分餐製等。文明程度和行為會不會有一些改變?比如在日本、台灣、香港等國家和地區,自己咳嗽就主動帶上口罩,盡量不傳染他人。

  如果這些習慣延續下去,同時伴隨著文明程度的提高,這裡面會有新的創業機會。比如,圍繞民眾生活細節的變化,會有好的微創新機會,好的產品與服務機會。

  其次,讓國人重新認識中醫藥的作用,健康養生類公司會有新的生機。

  我們也很看好基於中醫藥相關領域的創業機會。此次疫情中,武漢和上海等地在治療確診患者的過程中,以中醫藥或中西醫結合方式治癒了部分患者。疫情也讓很多人意識到提升免疫力,日常生活中的健康養生等需要加強。可以預見,無論是過去被很多人曲解的中醫藥相關的行業,還是日常保健養生的相關創業,都能藉此有新的生機。

  最後,面向中小微企業金融領域的機會。

  最近大家探討較多的機會,比如在線辦公等,我感覺它不是因為疫情帶來的機會,在線辦公會不會有大發展,來自於技術條件的成熟,畢竟疫情是一時的。同樣,VR的機會也是來自於技術和產品的進步,也不是因為疫情。

  但在疫情發生後,面向中小微企業的金融公司是真有機會的。這次疫情,衝擊最大的是中小微企業。國家層面和各個省市自治區也陸續出台相關的扶持政策,主要針對中小微企業的貸款、扶持、稅收優惠措施等。這些政策的落實中,那些用科技手段進行賦能的公司會成主要受益方。

  第四問:這次疫情會不會促使線上和線下更加分化?

  很多人認為,這次的疫情會促使線上和線下更加分化,越來越線上化,對此我持相反觀點。之前我有個觀點,2019年開始線上和線下的產品和服務正在構建新的平衡,會有越來越多的融合。

  疫情期間,大家天天都在線上消遣和消費,這次疫情不會促使線上化,疫情過後反倒能發現線下服務的體驗會更好。我相信等到可以出門了,因為大家憋得太久出門肯定要去線下消費,如此線下消費肯定反彈,反彈就意味著機會。人們也會感受到純線上無法完全解決問題,線下體驗與消費場景更好,不會是一邊倒向線上了。

  比如,我們的被投公司寵物家被政府定義為社區服務相關的行業,和便利店一樣在疫情期間可以正常營業,當前,預約單量只增不減。所以,我認為只要你的業務真的是剛需,所受的影響不會特別大。

  第五問:那些理應有機會但沒有抓住機會的情形和原因是什麼?

  按說直播、社交、電商、到家服務等在疫情期間都應該有機會,實際上並不是這樣。

  很多送上門的創業機會和紅利,有些創業者也未必抓住了,畢竟所有的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我們從被投公司的經歷也能看到,疫情來了特別考驗團隊的功力和快速反應能力。危機真是團隊的試金石,團隊的戰鬥力能不能快速調整,下一步的戰略規劃和管理現金流的能力等要能快速跟上來。

  舉個例子,疫情當下,一線城市的很多用戶遇到買菜難的問題。這種情況可以理解,線下菜場沒法去,那線上買菜平台應該會迎來爆發,而我從這段時間的觀察來看,線上買菜平台一直是售罄的狀態,而線下菜場、大超市的產品很充沛。很多新零售、生鮮公司等創新平台並沒有抓住這次理應爆發的機會,最核心的原因是,他們的供應鏈沒有傳統企業的供應鏈那麼紮實。

  我的觀察是,很多新的消費公司一向靠高昂的運營成本、補貼等來提供相對更好的服務,但沒有紮實功力和供應鏈能力的話,長期來看會有非常大的挑戰。

  第六問:餐飲行業是不是此次疫情的重災區?

  因為疫情大家不能聚集性消費,所以餐飲業確實受到了影響。但如果說餐飲業因為疫情整個面臨崩潰的局面,有些危言聳聽。可能確實有些餐飲品牌會因為自身業務和外界因素出現大問題,但餐飲業作為最剛需的行業,難言會因此崩潰。

如果我們從各種企業的成本構成和因為疫情停業或不能正常開展工作實際損失來看,餐飲業不是損失最嚴重的,那些依照勞動法正常給員工繳納五險一金的公司,尤其是小微企業的損失可能更大。

我們從用工製度的不同來看,餐飲業大多是彈性用工製,除了少數已經IPO或者準備IPO的餐飲公司會做合規繳納員工的五險一金之外,大多數餐飲公司為員工繳納的社保等等都沒有那麼多。

最近我們調研的一些餐飲企業,在疫情來臨後,他們和一些員工商量類似’停薪留職’的解決方案,這些員工又無法如期返回大城市工作,所以在接受不工作不拿工資的方案時相對爽快。但小微企業的員工都是按照《勞動法》籤的合同,疫情期間也不能隨意裁員,公司的支出只增不減。

  除去員工成本,餐飲企業最大的支出是房租。針對這塊損失,比如萬達、華潤等地產公司也也出台了部分減免了餐飲企業的房租舉措,受益的部分企業也有一部分止損。

  還有一塊損失是因春節期間年夜飯收入,以及為了春節餐飲所做的生鮮備貨。年夜飯這塊,除了管控比較嚴格的上海等一線城市,退訂率比較高,其他地方年夜飯的履約率還好。生鮮庫存這塊,目前我們看到很多餐廳也陸續擺攤出庫存,加之一線城市的用戶也遭遇了買菜困難,正好也幫忙消化庫存。另外,很多餐廳用外賣業務彌補堂食業務的損失,總體損失也在減少。

  我們從自己被投公司的情況來看,快餐式餐飲因疫情受到的衝擊沒有體驗式餐飲如海底撈等品牌大。一個原因是快餐更剛需,又是單人消費形態,所以疫情后應該可以在各種業態內最快恢復。另一個,因為關店的原因,快餐企業可以售賣自有品牌的半成品,順應疫情期間的消費者需求,條件許可可以開店後可以馬上接入外賣業務。

  所以餐飲類企業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會是那些已經IPO,或者為IPO剛剛完成合規但尚未IPO,員工成本無法降低的企業。大量的沒有上市規劃的中小餐飲企業,受到疫情的衝擊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大。

  我預計,那些高標準化、工業化的連鎖快餐企業,短期看疫情帶來的風險可控,疫情結束後可以迅速恢復。另外,疫情后消費者對餐飲消費的安全要求會更高, 品牌連鎖的快餐型消費機會會更大。

  第七問:如何總結這次疫情給創業創新行業帶來的改變?

最大的改變是創業者心態的改變,結合2019年的資本寒冬讓投資人和創業者更加理解現金流的本質,理解什麼是商業的本質,去驕去躁,重視商業模式的良性增長和真正的用戶價值。

  當然不僅對創業人士,此次疫情也會讓普通民眾會習慣互聯網監督,可能會倒逼一些政治生態的優化。疫情也讓全國上下認清現狀,不要因為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就翹尾巴,我們仍需要繼續埋頭苦幹。

熊貓資本李論:七問疫情對創業創新的影響 1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