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堅果想念羅永浩


堅果想念羅永浩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金璵璠

來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沒人記得老羅嗎?”“沒有羅老師是沒靈魂的!”

  在這樣的彈幕背景下,堅果又開了一場沒有羅永浩的發布會。

  10月20日,時隔一年,頭條系旗下新石實驗室再次更新了堅果的旗艦產品堅果R2,推出了堅果手機結合Smartisan的TNT go擴展本。

  2019年初,字節跳動(以下簡稱字節)正式收購錘子科技商城、手機業務,原堅果手機團隊同樣加入字節跳動旗下,更名為新石實驗室,由前錘子科技堅果手機負責人吳德週擔任總裁。按照官方的說法,堅果手機團隊基本還是原班人馬。

  去年10月,這個團隊正式發布了併入字節後的第一​​款手機堅果Pro 3。今年,聽說堅果5G新機即將發布,有資深錘粉對此表示“要哭了”。發布會現場亦有觀眾評價,“氣氛非常活躍,現場充斥著鼓掌和’牛X’的呼喊”。

  從研發週期判斷,這一代和錘子的產品線已經沒有關係了,一部遲到的5G手機,一款TNT go擴展本(帶鍵盤的便攜12寸屏幕),能讓苦等一年的錘友滿意嗎?失去了老羅加持的堅果手機還剩多少關注度和利用價值?

  拋開產品本身不談,數碼圈人士和資深錘友的一個共識是:從前的錘子和現在的堅果,一直小眾,從未出圈。而字節這家公司,對於做手機這件事沒有情懷和執念。一年半過去,加入字節大家族的堅果過得如何,未來將如何被“改造”?深燃與多位業內人士和錘友聊了聊。

  這很錘子

  這場發布會前夕,數碼愛好者陸甲對深燃表示,“沒有一點期待”。堅果團隊當晚的表現沒有讓他失望:不論是產品還是其它角度“都沒有什麼亮點,整體中規中矩”。

  外觀和配色,對於錘友來說再熟悉不過了,手機全身上下都有堅果Pro 3系列的影子在,尤其是黑色款以及綠色款,準確的說,錘子和堅果的精華(指外觀設計/配色)都在。

堅果R2配置來源/ 堅果發布會堅果R2配置來源/ 堅果發布會

  相對於老錘子,(可能)只有兩點“創新”,一個是前置挖孔屏,一個是堅果R2的純白色。可惜的是,前者幾乎是今年主流安卓手機的標配,後者倒是讓大眾眼前一亮,直播中不少彈幕在說“要搶白色”,官方的說法是,這可能是全球唯一的純白色全面屏手機,但在數碼圈看來,純白色,這很像魅族17。

  從硬件來看,安卓旗艦機該有的配置都有了,高通驍龍865、雙模5G網絡是2020年安卓旗艦的標配,90Hz的曲面屏設計,配備第五代大猩猩玻璃,以及在安卓陣營不算快的55w快充。堆料不易,陸甲稱“看來堅果R2是拼了”。

  相機一直是錘友的痛點。抱著對新品的期待,高高在朋友圈表示“如果堅果新品的拍照攝像還和Pro 3一樣,就換子公司(指蘋果)產品主力機了”。

  大底傳感器和高像素在近兩年成了手機拍照的硬件標配,堅果R2也走了同樣路線,升級了四攝,主攝是三星1億像素傳感器,加上800萬像素長焦鏡頭、 1300萬像素超廣鏡頭及500萬像素微距攝像頭,並且支持3倍光學變焦、30倍混合變焦、全新HDR算法、8K延時攝影等功能。

  接下來是Smartisan OS,這是不少人喜歡錘子手機的原因,在這個環節,堅果分別緻敬了老羅和蘋果

  全新的8.0版在UI界面上延續了此前的簡潔風,功能應用方面,感知光影(通過方向、天氣、環境光等外接參數改變UI的擬物風格)、大爆炸、圖釘、一步功能都有進一步更新。

  在圖釘2.0部分,“做手機不掙錢,交個朋友掙錢了。”堅果手機產品經理朱海舟藉著吐槽喊話了羅老師:未來將會持續交朋友,希望和羅老師(羅永浩)的直播間達成深度合作。

  而堅果介紹的後台保鏢(監控後台開啟錄像、錄音等)功能,蘋果iOS 14已有。

  資深錘友寧昊從第一代T1手機還未面市、room剛剛發佈時就開始使用Smartisan OS了。 “我被這個系統套牢了,就只能一直使用它。 ”他告訴深燃,這個系統和普通安卓系統的使用習慣差別很大,包括膠囊在內的很多細節性應用,一旦你有了強烈的使用習慣,是很難戒掉的,只能繼續換錘子新機。

堅果R2價格表來源/ 堅果發布會堅果R2價格表來源/ 堅果發布會

  價格公佈環節,直播間的彈幕明顯多了起來。 4499元的起步價一出,“手機不錯,價格拉胯”的留言比比皆是。寧昊表示,能預見到這個價格放到市場上,一定不會被接受。事實也是如此,不止一位受訪者稱,即便是資深錘友,也很難為這信仰充值,畢竟對於大多數的實用派而言,這個價位的選擇空間太多了

  整場發布會最大的看點是升級後的TNT操作系統,以及推出首款TNT go擴展本,有線版1999元,無線版2999元。後者簡單說是一塊帶鍵盤的便攜屏幕(12寸),可以通過有線或者無線連接堅果手機,成為TNT系統擴展設備,設計類似於Surface,技術類似於蘋果的Sidecar。

TNTgo擴展本來源/ 堅果發布會TNT go擴展本來源/ 堅果發布會

  對此,陸甲的第一反應是“想不到,錘子還在發展顯示器”。最早一版的TNT在2018年推出時,羅永浩過高的讚譽與語音控制及交互等技術的不成熟形成了鮮明對比,發布會展示環節bug頻發,這才有瞭如今直播彈幕中“理解萬歲”“別吵我、不要影響我使用TNT”的梗。

  羅永浩在大眾語境裡的形象並不是單一的,比如資深產品經理判官自稱“是羅粉,但是錘黑”,與老羅神似,TNT的外部評價一樣兩級。

  觀看發布會直播的寧昊,當晚的心情跌宕起伏,他形容自己“講到TNT時,非常提振士氣”,因為這是他當晚最大的期待點。他作為一個TNT系統的重度用戶評價道,很多問題解決得非常有針對性,尤其是辦公方面的需求。

  陸甲則不看好TNT go擴展本,理由是對手都是巨頭級別的,而且價格還實惠,目前的堅果顯示器是以卵擊石。

寧昊的訂單來源/ 受訪者供圖寧昊的訂單來源/ 受訪者供圖

  整體而言,發布會雖然沒有老羅,但能看到老羅非常濃郁的影子。在寧昊眼中,不論是風格的延續,還是UI等審美的堅持上,都是錘子的延續。

  他決定真金白銀支持,在直播結束一小時後,搶到了價值8299元的Smartisan TNT大滿足套裝。

  堅果手機的剩餘價值

  “頭條來蹭發布會了”,伴隨著這樣的調侃彈幕,整場發布會的壓軸環節是剪映產品經理上台發布應用,這是抖音官方推出的一款手機視頻編輯工具。錘友方方稱,也是這個時刻,他恍惚了,“錘子已經和老羅沒了關係”。

  去年初,羅永浩賣掉了錘子手機團隊和相關知識產權,從字節手裡換了1.8億元,當然,這個研發團隊,不包括羅永浩。有不少聲音認為,錘子手機的影響力多來自創始人羅永浩,堅果的品牌價值等同於羅永浩,也就是說,羅永浩值多少錢,堅果IP就值多少錢,沒了羅永浩,堅果價值的縮水程度可想而知。事實上,字節接手這個燙手堅果的價值何在,一直爭議不斷,尤其是手機屬性的價值。

  和產品層面的兩級評價不同,不論是數碼圈人士還是資深錘友,至少達成了一致:從前的錘子和現在的堅果,一直小眾,從未出圈

  對於堅果團隊近兩次的新品發布會,判官的評價是,“在社交媒體上基本沒有被討論和提及,沒有什麼聲量”。第一手機界研究院孫燕飚提到,蘋果發布iPhone 12時,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被採訪不停,但堅果這次幾乎沒有採訪,他認為這基本上代表了媒體關注度。

  論影響力,在路甲眼中“根本就沒有”,從錘子科技誕生到現在,他沒發現哪個同行品牌主動去探討和評價過錘子科技的產品,關注者才會討論,但人數極少,多為手機圈KOL、錘粉。判官也認為,判斷一個手機品牌的價值,不能只看科技圈或發燒友的反應,還是要看實實在在的出貨量。 “當讓大家用真金白銀去投票,就無比誠實,無比直面自己的內心。”

  錘子在工業設計上的創新一直讓官方或錘友引以為傲,支持的聲音認為,雖然沒有被自己發揚光大,但其實是被其他的手機廠商在模仿中超越了,這是能證明堅果價值的。

  手機產品其實是工業設計、結構設計之間平衡的結果,以及與硬件、供應商、成本這些方面互相妥協的產物。陸甲也表示,單純講工業設計是不負責的行為,銷量和口碑更能證明一切。一位錘子前員工告訴深燃,錘子團隊強迫症般的設計需求,其實很難在關鍵技術上有建樹,自己就是因為這一點離開的,“這兩者的因果關係可以顛倒來看。”他提到。

堅果手機設計師方遲介紹logo細節來源/ 堅果發布會堅果手機設計師方遲介紹logo細節來源/ 堅果發布會

  日前,羅永浩在接受《人物》採訪時也回應稱:工業設計對手機銷售的用處沒有那麼大,特別是交互專利,很容易被對手繞過去,不像通訊協議這種硬專利是繞不過去的;至於UI設計上的提升,則對商業意義不大。

  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推測,前錘子幾代手機加起來的出貨量或不到500萬台。 “而在中國手機市場上,現在賽馬賽出來的華米OV都是上5000萬台的出貨量,出貨量不到1000萬台的手機品牌幾乎沒太大聲響,比如魅族、聯想、酷派,都歸為’其他’裡的’其他’,何況錘子。 ”

  作為一直以來的小眾品牌,錘子麵臨的阻力可想而知。判官認為大多數用戶的內心OS是“沒有必要(購買小品牌)”,因為小眾品牌的不確定性太高。多地的手機渠道商也告訴深燃,堅果手機太小眾了,根本賣不動,再加上羅永浩離開,這個品牌就很難有關注度了。

  寧昊承認這一點,使用小眾品牌手機是有風險的,嚴重級別高到擔心這個品牌隨時可能死掉。日常的問題也有,錘子應用商店裡支持TNT的應用一直以來也不多,他擔心適配的應用越來越少。

  不過令他驚喜的是,堅果團隊在當晚發布會公佈了組建TNT開發者聯盟的意向。單就這一點,就打消了他的一部分顧慮。 “對於開發者來講難度不大,對於平台來講還能兼容,用戶也能很高體驗的去使用更多不同類型的產品。”他說。

  另有一點共識是,大多數受訪者不認為字節收購錘子團隊的目的是轉型做手機。一方面,互聯網圈在手機上經歷了太多失敗,BAT都直接或間接做過手機或room,其中阿里最重,也想開發自己的鴻蒙,已經做到OS這一層,但結局我們都看到了。另一方面,業內已有共識,手機是一門性價比不高、利潤率低的生意,而且行業早已過了群雄逐鹿、新品牌輩出的年代,市場愈加集中,華米OV四大國產巨頭一直牢牢霸占大半份額。

  即便是對字節收購錘子看好的陸甲也認為,前期的堅果很難攪動國內穩固的手機市場,沒有用戶輕易去嘗試一個一向很小眾的手機品牌。但他相信,堅果的後續發展前景可期。

  字節準備怎麼消化堅果?

  字節如何謀劃堅果,可能是比堅果本身更受關注的問題。

  一派聲音認為,字節錘子手機團隊,意在謀求5G互聯網的超級入口,半路接手錘子,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風險和成本。

  孫燕飚提出的方向之一是,字節或走內容設計的路線,比如借堅果推出互聯網應用的VIP套餐。

  因為背靠字節,讓一部分人對堅果未來前景的判斷是“不會太差”。陸甲表示,此時的堅果就像字節的釣魚竿一樣,將來會源源不斷地給字節提供豐富的魚,他認為,甚至存在一種可能性,如果資金充足、技術到位,參照字節跳動現在的體量,堅果未來還有可能成為華為、榮耀、小米等主流手機品牌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這種說法建立在對字節公司的認可上,比如產品發展和邏輯的循序漸進,以及在APP分發和搜索流量上的優勢。如果照著這個脈絡尋跡,字節的確扣動了“搜索”扳機,也收購了不少相關軟件。

  但站在堅果和用戶體驗的角度看,路甲稱,字節可能只是把堅果當作一個字節系APP應用分發平台和流量搜索聚攏平台,那對於堅果而言就比較危險了。

  孫燕飚對深燃分析,方向二是,字節看上的是三屏(手機、電腦、電視)互動下手機的中樞地位,而基於前輩華為“雲手機”的發展方向,字節此時攜堅果進場可以搶先入局。

  字節更長遠的打算是,把手機作為一個做硬件的入口或是更具想像力硬件的入口,對於硬件小白字節而言,硬件到底怎麼做,能給字節的互聯網帶來怎樣的幫助,需要一個產品去試探、落地

  關於入口論,判官稱“手機/room是移動互聯網的入口”是過時的觀點。入口應該是用戶離不開,而且繞不開的,他更傾向於認為,移動互聯網沒有入口,非要說有入口,那也是超級APP。 “現在任何一個手機品牌都無法成為入口,因為可替代性太強,現在大家打開手機以後都是直奔某個應用去了,不會在手機或room層面停留過多。”他稱。

  王超亦表示,如果這樣看,抖音已經是一個互聯網入口,字節為何還要捨本逐末再做出手機設備?

  不過以上方向,目前在水面上均未看到字節有大動作。對此,一位接近字節的業內人士表示,吳德週(字節跳動新石實驗室總裁)帶領的這個硬件團隊,目前最頭疼的,也是急需去做的事情是證明團隊對字節是有價值的

吳德週開場演講來源/ 堅果發布會吳德週開場演講來源/ 堅果發布會

  上述人士坦言,因此在這一階段字節不會投入太多資源支持,也很難說團隊在字節內部有多高的地位。

  判官的看法對於堅果團隊而言可能略顯殘酷:這筆買賣對字節而言是花錢買一種可能性,是這個互聯網巨頭眾多分支領域的嘗試方向之一,暫屬實驗性質,也不會投入太多資源。 “花1.8億買一個現成的團隊,這筆錢也就是一款手機的研發加備貨的成本,對字節來說非常划算。”

  但話說回來,即便當前看不到太好的前景,判官認為,保持一定程度的更新,對於團隊和字節都是好事。

  對於堅果團隊而言,團隊能繼續做硬件,說明至少在內部還沒放棄,還希望多跑幾個產品週期。

  而身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短期來看,字節有資金有團隊,現在不用投入過多資源,就能在硬件維持一些存在感,不但可以豐富產品線,對估值也不是壞事;長期而言,因為手機是消費類電子產品裡難度最高的,一個團隊能做手機,那做其他硬件也不是問題,現在保持更新的做法可以讓團隊保持手感

  “這個團隊對於字節的意義也就到這了。”綜合來看,判官判斷,相比之下,字節做教育類硬件倒是更有可能。 “有可能進到羅老師的老本行。”錘友孫曉調侃道。

  發布會末了,音樂響起,歌詞唱起“永遠不會背棄你”,特別鳴謝名單出現“羅永浩”三個字。孫曉給深燃發來幾個字:堅果特別感謝龍哥,給我整哭了。

堅果發布會特別感謝名單來源/ 堅果發布會堅果發布會特別感謝名單來源/ 堅果發布會

  *題圖來源smartisan官網。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陸甲、高高、寧昊、孫曉為化名。

堅果想念羅永浩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