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強敵環伺後哈囉“亂開車”


強敵環伺後哈囉“亂開車”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顏宇

來源:真心編輯部(ID:huchensia)

引起人注意的一條被稱作“美團單車被扔河道案”的社會新聞。

今年6月底,媒體曾報導成都錦和路的河道邊上一夜之間,被扔棄了上百輛共享單車,有的甚至被直接扔進了河裡。不少共享單車被丟棄在河邊,有的坐墊、車輪和踏板已遭破壞,而就在不遠處的河道中,還能夠看見有單車從水中露出來。

美團單車工作人員從後台大數據發現部分車輛數據異常,在沒有被正常開鎖騎行的情況下被移動到了河邊。被惡意丟棄的單車有94輛,河邊單車“橫屍遍野”。

9月30日,媒體報導稱,這起上百輛美團單車被扔河道案告破。嫌疑人系哈囉單車員工,最終被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處以行政拘留7天的處罰。

  不要亂搬車

如果再往前梳理,就會發現,成都的單車案既不是個例,又好像不僅僅是個個人行為。

今年4月的一個清晨,哈囉在杭州上演了一場“無間道”,其工作人員悄悄地運走了美團的單車。此事還鬧上了浙江衛視,視頻里美團工作人員氣憤的指責道:你這是偷。

哈囉一方苦口婆心的解釋,我們和美團有合作,所以是在幫忙。美團立馬否認,還發現了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自己的車經常被運到人少的偏遠地區。

成都單車案的同樣一幕在不同的城市都上演過。一般面對媒體時候,哈囉給出的答复通常是,某員工為了追求個人業績,去開展針對競品單車的惡意破壞,但追溯起來,會發現,這些案例都不能僅僅歸咎為員工的個人責任。

哈囉的官方公眾號“哈囉助力車”裡,經常會發布一些針對單車運營、企業策略類的分析文章。在這些文章了裡,清晰且堅定地呈現了哈囉在在單車運營上的手段、策略。

其中一條叫做“降維攻擊,多維度推進,多層次參與”的理論下面列出了詳細的操作手冊:

1、打擊競對最佳時間是投放前一星期

2、提前多渠道了解競對入場時間

3、雷霆一擊,快速出手,乘勝追擊

緊隨其後,還有更具體的操作指示:市長熱線連續不間斷反應,辦事處反應擾民和安全等情況,快速搶占有利熱點不給競對留空間。

△哈囉官方微信公眾號上關於如何競爭的文章△哈囉官方微信公眾號上關於如何競爭的文章

跟隨這個線索,我們以“共享單車市長熱線”為關鍵詞搜索到了一些新聞。合肥蜀山區交警稱,“我們交警部門和市長熱線平均每天都能接到3、4通投訴共享單車亂停亂放、擠占道路的投訴電話。”

其實,經過ofo、摩拜時期的野蠻生長,現在的單車企業已經非常注重單車的運營。亂停亂放、擠占道路的情況已經非常少見,我們現在走在路上也經常能夠遇到定期運營單車的工作人員。

這種情況下,連續不間斷撥打市長熱線,是不是一種對公共資源的浪費?可能有人覺得打市長熱線不誇張,但誇張的是通過連續佔用市長熱線、交警隊和辦事處等政府機構的公共資源,為企業不正當競爭牟利的行為,更誇張的是這還被當做哈囉單車的運營方針。

共享單車是一個重資產、重運營的生意,如果單車被搬運、打亂投放秩序,那這家公司就相當於被切斷了運營的“毛細血管”。

褚軼群為記者解釋過,“ 具體到實操,點位的選取,車輛密度投放的計算,每開一個城市都會拿到這個城市大量各種各樣的數據來計算這個城市合理的投放數量是多少,這樣的一些判斷,然後我們整個運維的體系,組織體系的構建和BOS端產品上的功能。”

深知地面運營重要性的哈囉,在打擊競爭對手的力度上,似乎曾未猶豫。

這是一種怎樣的企業價值觀?都2020年了,企業競爭還搞魔幻現實主義?

  哈囉著急了?

當然,通過運營打擊競對還不是哈囉經驗的全部。在同一篇公號文章中,他們還提到另外四條競爭策略:

出錢,慰問相關部門和一線人員;

出人,我方出派人手參與行動;

出力,出策略講危害,提建議;

搶占,利用時間差精準搶占熱點;

“出錢,慰問相關部門和一線人員”,總結一下就是搞好政府關係。

搞好政府關係的案例是哈囉與洛陽市政府的“合作”。洛陽市政府以共享單車停放混亂,應急不到位,管理漏洞多為理由,通知只允許一家單車企業在本地投放。

3月9日,在歷史上享負盛名的十三朝古都洛陽,公佈了共享單車招標的結果:哈囉中標,青桔、美團需在規定時間撤出。洛陽市政府為了管理共享單車煞費苦心,在招標文件裡就要求企業每月要給環衛工人一筆補貼。

中標的哈囉很大氣,願意給洛陽市1萬多環衛工人50萬元補貼。但據公佈出來的信息顯示,青桔給出的補貼是翻倍的105萬元。對於這一結果,《河南商報》記者在文章裡感慨道:有意思。

按照洛陽市政府的邏輯,有問題,就解決問題——治理,監督,違反法規的,該處罰處罰,嚴重的可以依法註銷、取締。共享單車停放不規範,政府部門可以依法管理,罰款、約談。只留下一家企業,是政府懶政,還是像哈囉所說的,“慰問了相關部門”?

政府關係,在哈囉的戰略裡也是重要的環節。在官方發布的另一篇文章中,他們提到,“搶用戶不如抱大腿”,“要擁抱政府媒體互動新常態,服務好本地政府媒體更有錢途”。

一個專注共享經濟的互聯網企業,喊出了“用戶不如大腿”的口號,是另一個讓人無法正視的價值觀。

關於如何搞好政府關係、如何精準打擊競對的策略上,哈囉顯然有很多見解。在”哈囉助力車“這個公號,可以看到一系列”亂開車“的歷史。

共享單車在經歷摩拜、ofo的更新換代之後,美團、滴滴和哈囉形成了穩定的競爭格局;面對強敵,哈囉著急了。

美團在8月最新財報中稱,美團今年第二季度投入了近30萬輛電單車,未來將進一步加大投入。王興也在財報會議上提到,共享電單車對美團有長遠的戰略意義,因為它有更高效的平均周轉率,有更好的單位經濟效益,有短期盈利的可能和巨大的市場機遇。

在早些,今年4月,滴滴出行CEO程維宣布,未來3年內要實現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國內全出行滲透率8%,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在這個目標下,電單車是青桔今年的重點方向之一,而青桔也在4月宣布拿到超過10億美元大額融資。

美團和滴滴青桔高調進場、佈局電單車,大有5年前共享單車興起時群雄逐鹿的架勢。

但作為較早在市場投放電單車的哈囉是如何回應巨頭入局的?哈囉出行單車事業部總經理褚軼群在一次採訪中回應道:“我們期望這個行業能夠吸取共享單車前期發展的經驗教訓。如果過度無序投放,不充分考慮城市的單位人口密度、GDP水平、出行距離、人口分佈情況,會傷害行業在政府和城市中的形象。”

這不是對待競爭對手該有的氣度。

很多分析師認為巨頭投共享單車,只是簡單的戰略佈局。比如,阿里投哈囉是為了推廣支付工具;美團收摩拜是需要高頻流量入口;滴滴佈局青桔是為了完善生態。

強敵環伺後哈囉“亂開車” 2

兩項數據能表明,這個看法忽略了共享單車行業的發展潛力。 2019年,中國共享單車市場規模237億元,用戶規模3.8億人。

短短四年,這個行業市場規模翻了20倍,用戶量也從0.3億人高速增長到3.8億人。再加上新技術電單車的成熟,這個行業還將進入又一輪高速發展。據艾媒諮詢預測,五年後,共享電單車的市場份額會達到200億元。

但再好的行業,也需要遵守遊戲規則的玩家。不然今天你搬我的車,明天我清你的車,這種惡意競爭只會自己毀掉自己。

強敵環伺後哈囉“亂開車”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