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疫情之下,移動支付的社會價值正在凸顯


疫情之下,移動支付的社會價值正在凸顯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付一夫

來源:一夫當觀(ID:ifseetw)

  眼下,新冠疫情仍在全球快速蔓延。

  在美國,自9月中旬以來,幾乎每天的新增確診病例數量都在4萬以上,如今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800萬;而在歐洲,幾乎所有歐洲國家的疫情形勢都再度惡化,法國、英國、德國、西班牙、意大利的當日新增確診病例數量都達到了幾千甚至上萬,所有人擔心的第二波疫情似乎已經拉開序幕。

  然而,中國卻不在其中。除了肉眼可見的國民經濟回暖之外,我們幾天前還剛剛經歷了一場中秋國慶小長假,8天假期內全國共接待國內游客6.37億人次,實現國內旅遊收入4665.6億元,這與歐美地區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中國經濟在全球範圍內的“一枝獨秀”之勢,想必會讓其他國家無比羨慕。

  防疫生產兩不誤,發達國家沒有做到,為什麼我們就做到了呢?在很多人看來,國家超強的社會動員組織能力和執行能力必然是居功至偉,不過很多人都忽略了另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移動支付發揮的關鍵作用,主要體現在如下兩個方面:

  其一,極大地減少了病毒傳播風險,保障經濟順利重啟。

  眾所周知,支付是一切交易行為的最底層支持,從生產、分配到交換、消費,幾乎所有的經濟活動都離不開支付,它堪稱是經濟社會平穩運行的根基,若是這個根基的任何環節出了問題,勢必會產生一系列負面影響,這在此次疫情期間體現得尤為明顯。

  舉例說明。根據澳大利亞疾病預防中心的最新研究發現,在室溫(20攝氏度、68華氏度)下,新冠病毒可以在鈔票、玻璃等表面存活28天;考慮到現金流通的銀行ATM機等都是人們最可能頻繁接觸的玻璃表面,而且可能不會經常清潔,有傳播新冠病毒的風險;研究人員還表示,在新冠病毒大規模爆發前,中國就曾對紙幣進行消毒,這也進一步表明了當時的確存在對紙幣傳播的擔憂。

  比起現金支付,使用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移動支付工具顯然就要“衛生”得多了:只需拿出手機動動手指,掃碼後再輸入密碼,即可在線上或者線下完成所有的支付流程,完全不受時間和空間所限,既繞開了有可能成為病毒間接傳播源的紙幣,防止疫情通過一張張經過轉手的鈔票而擴散,又有效地避免了人們在線下的大規模聚集,還方便了廣大消費者對於生活物資的獲得與相關業務的辦理,以及企業與企業之間的各種業務資金往來,繼而保障經濟的順利重啟。

  事實上,在疫情的衝擊之下,其他國家也都逐漸開始意識到了移動支付的價值,歐盟、非洲國家、新加坡、日本等地都紛紛在疫情期間採取相應措施,鼓勵和推廣移動支付,就連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Michael Spence也在公開場合承認了西方國家在使用數字化工具防疫方面做得不夠到位,並聲稱“疫情會加速美國朝移動支付方向轉型”。相比之下,我國在移動支付領域早已領先全球,這也給支付寶等國內支付巨頭們出海佈局提供了契機。

  其二,助力發放消費券,提振消費市場。

  在我國經濟復甦的過程中,“消費券”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很多城市都曾用發放消費券的辦法來提振消費。理論上講,消費券是一種較好的短期刺激手段,相當於是政府或企業向民眾轉移購買力,能通過“槓桿效應”在短期內迅速提升居民的邊際消費傾向,刺激相關領域消費的複蘇,進而帶動企業生產經營好轉,緩解經濟運行壓力;比起直接發錢,發放消費券更能用於消費而不是儲蓄起來,刺激效果更明顯。

  值得注意的是,移動支付在消費券的發放過程中同樣起到了關鍵作用。例如,今年疫情以來,全國超過170個地方政府在支付寶平台向民眾發放電子消費券,用戶只需通過手機下載登錄綁卡後,即可在線上領取消費券,這比傳統的紙質消費券效率更高,成本也更低。一份來自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與螞蟻集團研究院的研究結果顯示,每發放1元消費券能帶動3.5元的新增消費。形容移動支付是拉動消費、刺激經濟回暖的一支奇兵,並不為過。

  而這一切之所以能夠實現,其根本在於我國已經擁有成熟完備的移動支付體系,這是其他任何國家都無可比擬的巨大優勢,也是國內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同步推進過程中,不容忽視的一個重要“法寶”。

  移動支付,從來都不僅僅是支付。除了傳統意義上的清算支付、融通資金、渠道便捷、防控風險等功能屬性之外,如今移動支付的社會價值也在日益彰顯,其意義甚至遠遠超出支付本身

  這一點,理應被所有人看到。

疫情之下,移動支付的社會價值正在凸顯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