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陸金所赴美IPO:“P2P一哥”轉型了鐮刀還在嗎?


陸金所赴美IPO:“P2P一哥”轉型了鐮刀還在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小熊貓

來源:易簡財經(ID:ejfinance)

褪去“P2P一哥”光環後的陸金所,還能給資本市場講述怎樣的故事?

  曾經的P2P一哥陸金所,也要赴美上市了

10月8日,陸金所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說明書,申請在紐交所上市,代碼為”LU”。

承銷商團隊相當豪華,包括高盛、美銀、瑞銀、匯豐和平安證券(香港)等。

業績也很靚麗,2017年至2019年,陸金所總收入分別為278.2億元、405.0億元和478.3億元,年化複合增長率達31.1%;淨利潤分別為60.3億元、135.8億元和133.2億元,年化複合增長率達48.65%。

2020年上半年,陸金所總收入為256.8億元,淨利潤為72.7億元,淨利率為28.3%。

募資方面,雖然陸金所並未對外披露招股規模,但外界推測,其IPO募集資金或將達到20-30億美元,有望成為美股市場最大的金融科技IPO。

然而,資本市場更關注的,不是過去取得的“輝煌”,而是這些成績能否持續,陸金所未來還有什麼故事可講,有多大的想像空間等。

  撕掉“P2P”標籤的陸金所,還剩下什麼?

陸金所,創立於2011年。

過去,其曾因“中國平安的親兒子”、“P2P一哥”兩大標籤,風光無限。

2015年第三季度,陸金所的P2P業務規模,超越美國網貸鼻祖LendingClub,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P2P平台,備受資本寵愛。

2015年至2019年,陸金所完成三輪股權融資,萊恩資本、摩根大通、麥格理集團等明星投行均在列,IPO前其估值已達380億美元。

如今,這一核心業務,正在被清空。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年底,陸金所將P2P業務拆離,由旗下平台陸金服負責。

2017年至2019年,陸金所網貸存量資產,分別為3364億元、1869億元、1033億元,佔客戶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72.9%、50.6%、29.8%。

截至2020年上半年,陸金所網貸存量資產規模僅剩478億元,佔比12.8%。

兩年半時間,陸金所將自家網貸業務規模,降低了85.8%。

在招股書中,陸金所稱,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其不再為投資者提供B2C產品,並在2019年8月停止提供對等產品,最遲到2022年P2P資產全部清退完畢。

那麼,撕掉P2P這一標籤的陸金所,還剩下什麼?沒了“全星球最大的網貸平台”這個定位,陸金所還能給華爾街講述怎樣的故事?

  披著金融科技外衣的放貸公司

平安給陸金所貼了一個新的標籤,金融科技。

在招股書上,陸金所將其定位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型個人金融服務平台,主要為個人、小企業主和工薪階層提供貸款,並為中產階級和富裕人群提供量身定制的財富管理解決方案。

其主要業務有2大塊,零售​​信貸和財富管理。其中,零售信貸由平安普惠提供,財富管理由陸金所平台實現。

零售信貸,包括對借款人進行信用評估、提供技術援助、還款提醒、貸款數據管理、收款服務等。簡單來說就是撮合貸款達成,並幫助出資方提高放款後的管理效率。財富管理,則是向中產及富裕投資人推薦理財產品。

說白了,就是放貸+賣理財。

有業內人士指出,其實零售信貸和P2P本質上是差不多的,最大的區別就是資金來源不同,零售信貸的資金來源是機構。

值得注意的是,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陸金所零售信貸帶來收入207.54億元,同比增長9.1%,佔總收入的80.8%。

而財富管理業務貢獻的收入才6.99億元,同比大幅下降了53.15%,佔總收入比重僅為2.7%。並且,財富管理的交易服務費里,還有40.5%來自存量網貸產品。

也就是說,雖然陸金所白紙黑字寫的是2大塊業務,實際上就是一條腿走路,披著金融科技的外衣,其實換湯不換藥,說到底還是一家放貸公司。

有意思的是,市面上還有不少聲音,將陸金所對標螞蟻金服、京東數科。

雖然三者同為金融科技獨角獸,在研發的投入以及自主創新能力,卻相差甚遠。

今年上半年,螞蟻集團的研發費用為57.20億元,同比增長22.77%,同期京東數科技術支出達16.19億元,而陸金所研發費用為8.49億元,同比還下降了1.74%。

  還有高利貸隱患和捆綁銷售之嫌

雖然從業績數據來看,陸金所的盈利能力相當硬核,但是僅靠放貸業務單腿行走,其面臨的政策風險,還是大了點。

小編在聚投訴網站上輸入“陸金所”進行搜索,發現用戶投訴的關鍵詞,大多集中在“高額保險費用”、“服務費”、“擔保費”、“不合理費用”、“高利貸”等。

陸金所赴美IPO:“P2P一哥”轉型了鐮刀還在嗎? 2

根據最高法劃定的年化利率紅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

第三方機構提供的資金年化利率,或在紅線以內,但通過陸金所貸款的時候,平台還會收取服務費,搭售保險,左加一點右加一點,其綜合年化利率,就開始在紅線的邊緣徘徊了。

以肖女士為例,網簽20萬,分36期,每月還9684.24元,還了30期後肖女士才發現還款含有服務費和保險費,每月服務費2060元,保險費是1320元,總計需還34.86萬元,年化利率超過24%。

陸金所赴美IPO:“P2P一哥”轉型了鐮刀還在嗎? 2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8月20日,最高法發布最新修訂規定了,民間借貸的司法保護利率上限為四倍同期LPR限額。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佈,2020年9月1年期LPR為3.85%,5年期以上LPR為4.65%。以上LPR在下一次發布LPR之前有效。以此計算,相較24%和36%,年化利率大幅度下調。

陸金所的擦邊球,需要更加謹慎了。

此外,還有幾位律師人士告訴小編,保險合同和借款合同,完全就是兩個不相關的法律行為,搭售保險等費用,相當於變相要藉款人在利息之外額外承擔融資成本,可能涉嫌捆綁銷售,九民紀要第51條裡面有個關鍵,就是這些服務費、諮詢費、顧問費等是否合理。不過,具體還要看雙方簽訂的協議。

九民會議紀要第51條變相利息的認定: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中,借款人認為金融機構以服務費、諮詢費、顧問費、管理費等為名變相收取利息,金融機構或者由其指定的人收取的相關費用不合理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提供服務的實際情況確定借款人應否支付或者酌減相關費用。

  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在美跌破1美元

更重要的是,陸金所精心為自己包裝的“金融科技”這個故事,在華爾街也並不新鮮。

有數據顯示,2015年以來,在美上市的互聯網金融企業達到了15家。在國內網貸行業即將落下帷幕的情況下,轉型金融科技成為這些互金公司的共同選擇。

然而,就目前來看,這並沒有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可。

宜人金科(原名:宜人貸),從17年的高點53.08美元,一路暴跌,跌到現在僅3美元一股;

信也科技(原名:拍拍貸),也從17年的13.19美元,跌至如今的不到2美元一股;

還有品鈦、簡普科技、小贏科技等多家公司,更是跌破1美元,處於退市的邊緣。

此外,受國際關係等宏觀環境,及中概股在美遭遇信任危機和嚴監管等多重因素影響,自去年11月以來,阿里、京東等多家企業都選擇回港回A。

根據Wind數據,今年1-9月,赴美上市的中概股數量為30家,截至10月7日,其中有13家公司收盤跌破了發行價。

由此來看,陸金所面臨的上市環境,並不樂觀,再疊加互金中概股先頭部隊股價的下跌和市值的縮水,市場恐怕對陸金所上市後的股價表現,難有太大的想像空間。

陸金所赴美IPO:“P2P一哥”轉型了鐮刀還在嗎?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