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從鄒胜龍到李金波我知道的迅雷訴前CEO的台前幕後


從鄒胜龍到李金波我知道的迅雷訴前CEO的台前幕後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左林大叔

來源:左林右狸(ID:Left-Right-007)

左林大叔今天蹭熱點八一八迅雷起訴自己前CEO的來龍去脈。

  先說觀點:

1. 這個事情充分說明迅雷的公司治理爛到大街了。過去十年,迅雷擁有一個超級豪華陣容的董事會,但卻成就了一個超級敗局。

2. 但卻是迅雷見底回升的開始,是超級亂象的徹底終結。多說一句,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各位鄰里要抄底迅雷的請各行其事,掙錢記得請大叔吃飯,虧了也別找大叔麻煩。

下面具體開八。

  

關於迅雷的早期發展故事,大叔在《沸騰十五年》中有過詳細的講述,大叔當時對迅雷評價蠻高的,當時大叔還專門就迅雷的母公司三代做了詳細的講述,張朝陽是第一代海歸的代表,李彥宏是第二代海歸的標杆,鄒胜龍是第三代海歸的翹楚。從年齡上,張朝陽1964年,李彥宏1968年,鄒胜龍1972年,年齡上相差四五歲,而各自的公司分別承擔從信息的獲取和交互(搜狐的門戶)到信息的交互和運算(百度的搜索)到信息的運算和傳輸(迅雷的下載+迅雷看看)這個需求進階,一切很完美。做個廣告,大叔的《沸騰新十年》上下卷已經開始交稿中,同期會推出《沸騰十五年》的修訂版,預計明年春節前能問世,敬請期待。

鄒胜龍鄒胜龍

鄒胜龍與李彥宏也蠻多交往的,鄒胜龍也和左林右狸頻道講述過當年李彥宏在山景城美洲銀行對面的那家星巴克請他喝咖啡的往事(那裡也是大叔在矽谷見人最多的星巴克) ;李彥宏夫婦請鄒胜龍吃飯,全場李彥宏沉默少言,但瑪麗莎滔滔不絕,讓人印象深刻;李彥宏創辦百度後也回矽谷邀請鄒胜龍加入,鄒胜龍未能前行,他向李彥宏推薦了自己美國大學校友程浩加入百度,程浩曾擔任百度企業搜索業務負責人,百度企業搜索業務裁撤後,程浩帶著林應明等一票老百度從北京來到深圳,加入迅雷,成為鄒胜龍的聯合創始人,上市後不到一年,程浩離開。程浩現在是遠望資本的創始合夥人。

迅雷也是為數不多與騰訊在客戶端領域的PK不落下風的公司,迅雷曾經與騰訊在南山科技園裡一棟樓來著(那家樓下的招商銀行據說是招行的明星網點,你懂的),只是雙方相對的辦公室門是鎖著的,各自從另外的一邊進入。鄒胜龍當年也接受沸騰十五年的採訪時就放言,即便門對門,騰訊也挖不動迅雷的人。

2010年前後盛大對迅雷有過曾經超過十億美金的收購要約,同期盛大也對YY開出略低點的條件,但都被創始人拒絕了。因為都是晨興的項目,YY和迅雷一直在比較,兩家公司本部都在廣東,也有蠻多的人才交往。不過,很長時間都是迅雷壓著YY一頭。

對標百度,PK騰訊,拒絕盛大,迅雷一度被認為是中國互聯網新生代的最重要力量。

但迅雷所有的榮光在本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來臨後以拋物線的速度下落,陳磊的羅生門是這一系列狗血的集大成者。

陳磊2017年當的CEO,2014年來的迅雷,2020年、2017年、2014年和之前的2011年,成為迅雷過去十年的四個重要時間節點。

2011年迅雷謀求上市,之前有優酷土豆在前,迅雷也想以視頻概念上市,當時迅雷看看的量超過優酷,又有迅雷客戶端流量加持,版權上引入默多克一起背書,公司還盈利,但被優酷阻擊。優酷阻擊的方式也很簡單,就是在迅雷提交招股書前夜宣布自己改變財務審計方式,之前採取分攤的方式優酷和迅雷都能盈利,但優酷這麼一改,大家都不能盈利了,於是迅雷不得不推遲自己上市計劃。

正如我們在沸騰新十年描述的:古永鏘為人謙遜,待人寬厚,出手大方,左林右狸頻道接觸優酷舊部都對古的評價很高,但阻擊迅雷上市和把曾經的手下盧同學陷入牢獄之災這些事情讓其減分良多。

被優酷阻擊後錯過金九銀十隻好第二年再排隊上市,但第二年上市參考的是去年的數據而失去想像力,估值也下來不少(和触控有些像),遠低於鄒胜龍心理預期,鄒胜龍在最後關頭選擇了放棄上市。

但這一放棄,讓迅雷元氣大傷。鄒胜龍也罕見的在媒體上進行反思,大凡在媒體上進行反思的企業基本上都會走下坡路,譬如凡客,陳年反思到後來都沒有人聽了。

同期上市未果的還有盛大文學,也就是上市未果後不久,吳文輝和侯小強鬧翻,吳文輝單飛投靠騰訊。這段故事很精彩,但因為結構的問題,大叔在《沸騰新十年》裡不斷講,不斷刪,不斷改,不斷騰挪。多說一句,雖然大家現在都說IP是網文最有價值的地方,但在對IP的重視和挖掘上,侯小強其實遠比吳文輝做得更多,也更重視。這兩人其實原本是可以好好合作的。

臨門一腳放棄上市是不是公司就會掛掉,其實不然,當下就有兩個反例,一個是京東,劉強東在迅雷同期也曾帶著陳生強本欲沖擊京東上市的,但不被資本市場認可,而後收易迅聯手騰訊即便有阿里的強力阻擊也能在2014年成功上市,最近陳生強帶著京東數科要上市,更是一段佳話。

比迅雷、盛大文學和京東晚些時候也在臨門一腳放棄上市的還有觸控,這家曾經的頭部手游公司今天孵化出來由王劼創辦的第二大遊戲引擎公司Cocos,第一大引擎正是剛剛上市的Unity,由於有Unity對標在前,江湖盛傳Cocos正在進行一輪可以比擬當時IPO級別的融資,如果落定的話,陳昊芝和Gary劉冠群這對觸控雙胖也算苦盡甘來。

  

扯遠了,回來八迅雷。迅雷臨門一腳放棄上市,背油的是迅雷的投資人們,其中最背油的是晨興。晨興是今天TOP3的基金(另兩家是紅杉和投中字節的SIG),但在七八年前,遠不如今日之呼風喚雨,更重要的是,這個時候劉芹剛剛開始獨立出來募集自己的基金(之前都是陳氏家族做LP),劉芹最成功給小米的1000萬美金投資(具體是950萬美金)也是之前陳氏家族的老晨興一半,自己獨立出來做的新基金晨興放了一半,小米上市其實最大的贏家是陳氏家族。

劉芹劉芹

迅雷的董事會還有IDG,IDG是迅雷的天使輪投資人,楊飛也是迅雷的董事會成員,迅雷的投資人還有Google和聯創策源,馮波也曾是迅雷的董事會成員。迅雷的董事會真心豪華。

不是董事但比董事還有話語權的有周鴻禕。迅雷和360的關係一直被業界議論,周鴻禕和鄒胜龍的個人交情也堪稱經典,周鴻禕來深圳身邊的保鏢都是鄒胜龍的,一次大叔去華僑城威尼斯酒店大堂去找周鴻禕,剛到大堂見一紅衣男子準確過去被兩彪形大漢攔下,一看略眼熟,想起來在迅雷辦公室見過。

不過,這些機構加在一起都不如晨興一家持有的多,晨興領投了迅雷的第二輪融資,按照劉芹對左林右狸頻道的表述,當時他們拿下了近30%的股份,和鄒胜龍持有的股份都相差不多。即便到迅雷二次上市,他們也有兩位數以上的股份。

天塌下來大個頂著,晨興成為迅雷二次上市的最大推動者,插一句,這期間還閃現過王冉的身影,幫迅雷看看賣給了春華資本。這幾天,大叔也加入了對石原姐夫以及投行人士的羨慕嫉妒恨的行列裡,在中國,如果放寬到一二級市場的話,中國的石原姐夫唯二的競爭者當是王冉,他的另一半正是三十而已翻紅的童謠小姐姐,之所以說唯二,是因為曾經在博客中國和蘭亭管過產品現在在某頂級VC做合夥人的文心娶了影后張靜初。

又八遠了,回來八迅雷,賣掉看看的同時迅雷又成功推出了會員服務,讓迅雷在廣告外有了新的增長點(話說迅雷的遊戲聯運業務做得一直不咋地,這讓外界百思不得其解,至少程浩不懂遊戲這個說法站不住腳,程浩自己講過一個段子,他在百度期間,卡座在李彥宏辦公室門口,每到中午,程浩會糾集一批不睡午覺愛玩遊戲的同事一起打紅警或CS,有天李彥宏找到程浩,輕言細語的和程浩說,能不能你們中午打遊戲的時候聲音小一些,影響自己午休來著。迅雷遊戲為什麼未成,其中也故事多多,容後再八),一番增收節流的操作下來,迅雷開始重新有上市的可能。

不過,一而再,再而三,彼竭我盈,二次上市要是不成,迅雷就基本完菜了,這個時候2014年迅雷雖然財務更健康了,但沒有啥好故事,總不能拿PC互聯網的前三大客戶端的說法強上吧,這也太Out了。

得搭上當時最流量的移動互聯網的概念,迅雷在移動互聯網上蠻多想法的,這得益出程浩同學的前瞻眼光,但迅雷的執行力一直不咋的,他們花大力氣做的手雷,並不成功,迅雷其實是可以在瀏覽器和應用商店領域有所作為,應用商店與豌豆莢(豌豆莢其實就是移動互聯網的迅雷來著)眉來眼去,甚至談起了投資,但等迅雷自己決意殺入的時候,豌豆莢都不行了,何況迅雷自己,至於瀏覽器,也本是迅雷的菜,但被360摁住。周鴻禕也提出過要買迅雷的建議,價錢一直談不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鄒胜龍自己不願意,鄒雖然不願意得罪老周,但也不願意直接受降,他還是想單獨去納斯達克敲鐘。

周鴻禕周鴻禕

鄰里會問,迅雷的股東不是有周鴻禕嗎?雷軍周鴻禕不是號稱雷州半島老死不相往來嗎?周鴻禕只是個位數的小股東,當時周鴻禕在迅雷的股份也由夫人胡歡代持。有個段子在矽谷房產中介圈子流傳:2014年前後新貴們流行在矽谷置業,在矽谷Paloalto有處房子因與喬布斯家相鄰要出售,叫價1000萬美元,被歡姐看中,歡姐自然要徵求紅衣教主的意見,紅衣教主聽完說房子好是好,但略貴,紅衣教主說這種大房子沒有什麼人買,咱應該抻一抻,等對方主動把價格降下來,歡姐覺得有理,於是也不主動回對方,等人家上鉤,但過了幾天,不見動靜,於是主動去問,才知道被一個來自中國的客人加價10%給拿下了。各位鄰里許要問是哪位江湖大佬拿下,大叔就不能細說了,關於矽谷各路大佬買房故事,可以點擊閱讀原文到左林右狸頻道的知識星球裡與我們進行討論。

江湖大佬的個人財產都由夫人打理並四處投資是江湖慣例,2018年某超級獨角獸公司上市,傑克馬的另一半張瑛買了不少親友股,但股價在最開始的一年多一直破發,被張瑛追到辦公室指著鼻子數落。

再一次八遠了,回來八迅雷。

於是,晨興幫搭線鄒胜龍找上小米,當時最紅火的移動互聯網明星公司。晨興和小米關係很硬,晨興當年是雷軍做天使期間關係最緊密的基金,接過雷軍快兩位數的項目,劉芹自己做基金雷軍和徐小平都放錢做LP。小米的第一輪投資本是晨興和啟明各放500萬美金,但啟明給了過橋後後悔放鴿子,於是,晨興給了950萬美金,另外50萬美金當時在啟明今天在GGV的童士豪自己做主把過橋轉投資並稱要是啟明不願意自己放錢進去,當然童士豪之後把這筆投資的權益轉給了啟明,童士豪蠻騎士的,要是這筆50萬美金對應的個位數股份(小米當時的估值是3000萬美金)童士豪自己持有,他應該可以自己髮長青基金了。

在童的力挺和小米的飛速發展面前,啟明後面也跟投了小米,童士豪也隨後離開啟明,走的時候鬧得併不愉快,這也是小米上市啟明為何幾乎不發聲而童士豪很高調的原因所在。

但在商言商,即便有周鴻禕的因素,以及晨興的面子,這些都只能加分,前提是迅雷對2014年的小米有價值。

2014年的小米當時發展很快,但處於到處補課的狀態,硬件上要補,軟件上也缺課很多,特別傳輸和雲端存儲方面搞不定,導致手機總是卡頓延遲,面對迅雷的求解救,兩者一拍即合,很快迅雷開出一個上百人的團隊入駐小米辦公室,與小米組成聯合攻關隊一起搞定小米在存儲和傳輸方面的問題。

迅雷能對小米有幫助決定了雷系願意對迅雷施以援手,但小米不能完全吃下迅雷(當然迅雷也不願意),所以為迅雷找到新的增長點成為雷老闆馳援迅雷的重要考量點。

雷老闆提出讓迅雷全力進入雲存儲市場,中國雲計算和雲存儲的那些玩家其實圈子不大,核心關鍵節點就那麼兩三個,一個是王堅,王堅帶了一批微軟亞研的人做阿里雲計算,但這波人基本都費了,後來有收編了從百度出來的陽震坤等技術力量,同時收購而來的萬網可以幫著賣阿里雲,一下子就立住了。有個段子,王堅之所以認定雲是方向,是微軟當時做Office版本更新,Office有幾千個功能,於是做了個統計看哪些功能要求更新的多,這個統計需要多方協同,各方合作,於是有了雲的雛形。和微軟有千絲萬縷聯繫的是雨林木風的賴霖楓,在番茄花園洪磊出事後,賴霖楓迅速收手,創辦了115網盤。

王堅外另外一個重要節點是陳大年,京東雲的何剛和UCloud的季昕華都在盛大呆過,當然還有從金山轉投過來的許式偉,他是金山快盤的締造者之一,後來創辦了七牛雲。

雷軍雷軍

雷軍和迅雷都與雲的這個圈子有所關聯:許式偉出自金山;雲存儲的重要玩家酷盤的三個創始人中兩個與迅雷都有關聯,一個是暴風影音的創始之一的顧志誠曾經在迅雷呆過兩年,另一個快車的黃明明是迅雷的死敵。前段時間和黃明明聊天,黃明明在把酷盤賣給阿里後出來做投資投的第一個項目基於雲端分享的協同產品石墨,黃明明說這是當年酷盤種下的種子。

迅雷做雲存儲也順理成章,技術上有累積,當時市場上主要的玩家是網宿,產品上不夠好,但在A股呼風喚雨,迅雷入局有大機會,這個業務也與金山雲,與小米都有協同。

但誰來領銜做雲存儲是個問題,迅雷有技術積累,有團隊,但缺一個領軍人物,迅雷裡有很多技術高手,也不乏超級PM,但云存儲這事最好有個在大公司做過,見過雲平台是咋跑的背景好的人來領銜。

恰巧這個時候,陳磊有離開騰訊的想法,陳磊清華計算機系1990年入學,之後赴美留學,在Google工作過,3Q大戰後騰訊請了很多谷歌的人從矽谷回國,陳磊也是其中之一,在騰訊期間,陳磊參與過開放平台的搭建以及騰訊雲的前期工作。不論是工作經歷還是相關背景,陳磊都很適合。

當然,關於陳磊是主動離開還是被動出走,坊間有不同的說法。

有意思的是,在2015年到來之前,阿里和騰訊這兩家公司的雲業務都經歷過一次換帥,阿里雲的總裁從王堅換成了胡曉明,騰訊雲的總裁從陳磊變成了邱躍鵬。

胡曉明胡曉明

接替王堅的胡曉明是銷售幹部出身,接替陳磊的邱躍鵬則是騰訊自己的子弟兵,2002年加入騰訊的邱躍鵬一直在騰訊的運維一線打拼。這兩個人的接班,讓阿里雲和騰訊雲的業務很快從務虛階段進入實戰階段。

胡曉明定了很高的銷售目標,然後給予一線銷售很大的權限,讓業務倒逼產品和技術,同時很明確的圍繞著當時市場的領銜者UCloud開始展開圍鼬計劃,再加上阿里上市後阿里勢能得到巨大的提升對阿里雲的帶動以及阿里雲在機場路牌等商務人士聚集地狂打廣告,這一系列的組合拳讓阿里雲業績在2015年後開始迅速起飛。

邱躍鵬則抓住直播這個風口,一方面在CDN等核心資源上大打價格戰,另一方面則是與騰訊的內容部門聯合做組合銷售,直播本身對內容的依賴較大,如此雙管齊下,騰訊雲也很快在直播以及遊戲等領域切到自己希望切割的蛋糕。

好像又八遠了,大叔這八卦的心啊,回來八迅雷。

大叔與陳磊聊天也講起雷軍秉燭夜話,徹夜談心,用疲勞戰術搞定自己加盟的這段往事。

雷軍的說服能力和江湖聲望當然是挖人的重要籌碼,但給陳磊設計的方案是關鍵所在,這個方案是陳磊過迅雷當CTO同時擔任雲存儲公司網心的CEO,這樣既能享受上市公司穩定成熟的福利待遇,同時也有創業公司的話語權和成長空間。

討論來討論去,鄒胜龍也覺得這事可行,小米加持雖然帶來雷軍的諸多影響,但雷軍提出的雲存儲的故事能讓資本市場買單,陳磊加盟擔任CTO和子公司CEO雖然分權,但便於提升公眾對迅雷的信任度和想像力,對2014年的鄒胜龍來說,他一門心思還是二次沖擊納斯達克不容有失,只要對二次上市有利的事情他都OK。

這個盡可攻退可守的方案在當時堪稱完美,但常識告訴我們,能量是守恆的,越是短時間越完美的方案放長時間來看總是會有意想不到的問題,之後果然應驗,這是後話,我們容後再八。

  

在2014-2016年期間,迅雷調性出現階段性向好,此時PC互聯網的紅利沒有徹底消失,也能支撐收入和利潤,與此同時,網心依托迅雷的技術積累和資源優勢以及分佈式的超前思路,在市場拓展上也取得不錯的成績。迅雷上下對陳磊評價這段時間也還是蠻高的,陳磊同學技術上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也見過市面,更知己知彼,他也很快把很多矽谷的做派引進到網心,諸如比如平等交心的工作氛圍,以及可以媲美騰訊的員工福利(陳磊接受左林右狸頻道採訪時強調了多次),陳磊做了一件頗有口碑的事情那就是簽下公司附近的餐廳,然後打通他們與網心門禁卡的結算體系,統一由網心買單,這樣網心的員工就可以在公司附近刷門禁卡隨意吃喝了。

不過,網心和迅雷兩家公司分而治之的問題還是突顯出來了,網心的強調平權的矽谷範和迅雷的追求效率的本土做派還是格格不入,陳磊雖然掛著迅雷的CTO,但屁股更多是坐在網心這邊,因此,特別是技術團隊的管理上,經常出現一碗水端不平的情況。

這並不是問題的關鍵,問題是2016年之後,網心遇到CDN的全民戰爭,特別是陳磊老東家騰訊雲的入局,以幾乎免費的方式殺入市場,讓整個CDN市場很快從藍海變成紅海最終死海。

與此同時,鄒胜龍押注的VRAR市場也沒有能取得預期。迅雷一下子又陷入現在已經守不住,未來看不到希望的雙重絕境中,股價也應聲開始一路下行。

此時,恰巧中概股回歸的風頭很盛,分眾360YY都紛紛回歸,鄒胜龍也提出了一個讓迅雷股東們有些方的建議,MBO回A股,但這個決議提出沒有多久,鄒胜龍就對外聲稱以身體原因辭去CEO。獵豹也有過MBO拆VIE回國上市的想法,當時也有徐鳴接替傅盛當CEO的說法,這是另一段雷老闆不讓MBO然並卵的故事,有興趣的可以到左林右狸頻道的知識星球與我們進行討論。

當時還有一種說法是程浩要回去迅雷做CEO,但此時程浩已經開始做自己的基金來這,同時老婆孩子當時在矽谷生活,沒有回來的可能。

2017年夏天接替鄒胜龍擔任CEO的正是陳磊,此舉也是當時最好的選擇,一是當時新的增長點在陳磊的網心,二是在公司治理上能夠左右手平衡,能更好的兼顧過去和現在,三是鄒胜龍還是董事長,也給創始人保留了一些顏面。

在陳磊上任CEO後不久,就發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迅雷大數據與迅雷的紛爭。這件同樣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公案坊間也有諸多報導,各位鄰里自行查閱,簡單的故事梗概是陳磊以迅雷大數據做P2P為由,要求迅雷大數據把迅雷兩個從公司名字上摘除,由此引發了一場撕逼。迅雷大數據的當事人正是迅雷主管法務多年的高級副總裁,著名的菲姐。

迅雷前CEO陳磊迅雷前CEO陳磊

這件事看上去是陳磊這樣的空降派與迅雷元老派分贓不均導致的內訌,但暴露出了陳磊不夠大氣和略失急躁的弱點,最終是作為大股東的小米出來主持大局(上市後小米和金山共同持有27.6%的股份),菲姐出局,順帶鄒胜龍不當董事長了,王川接班鄒胜龍當董事長。

王川事情多得要死,2017年後小米也陷入低谷,自顧不暇加助時產生,怎麼可能管迅雷和網心,加上深圳北京兩地千山萬水,於是迅雷就成了陳磊CEO的一言堂。

陳磊迅雷網心雙肩挑後,運氣也很快找上門,2017年後迅雷遇到了一個絕好的概念區塊鏈。區塊鏈的技術關鍵點一是雲存儲,二是分佈式計算,而這兩點都是迅雷的強項,宇宙最強也不為過。

迅雷先後推出玩客雲和鏈克等服務,並與各路開發者社區一起舉辦區塊鏈的開發者比賽和相關召集,大叔是個區塊鏈信仰者,大叔的好友朱波甚至心急的建議大叔在沸騰新十年裡就大書特書區塊鏈江湖,信仰歸信仰,但區塊鏈至今還處於基礎建設期的偏早階段,參與者更多是一個博傻遊戲,迅雷這樣的願意投入數百工程師做相關開發投入的真心不多(但即便如此,能做出來的東西還是有限),由此迅雷也戴牢了區塊鏈中國概念第一股的帽子,每逢比特幣突破新高或者國內區塊鏈政策有啥利好迅雷股票就能漲一波,至於是否真的能做出來東西,誰知道呢。

至於迅雷原有的客戶端業務,則無人問津,網心收入待遇福利都好上一大截,甚至可以對PK騰訊,迅雷客戶端業務的能人,要么離開,要么去網心。迅雷也淪落到一天彈八次窗的地步。

久而久之,迅雷就變成一家純炒概念的公司,迅雷最值錢的就是其數千名訓練有素在分佈式計算和雲存儲領域有積累的工程師團隊。

那麼問題來了,區塊鏈這麼熱的情況下,如果有人出的價錢比迅雷市值高,陳磊帶著這些工程師以及之前的源代碼集體跳槽的話,那麼,迅雷和網心會是怎樣的一地雞毛呢?

當然,這只是一種假設,但是一種蠻挑戰人性,對陳磊職業素養和口碑也有超級挑戰的假設,更重要的隨著陳磊對迅雷和網心的全面掌控,這種假設正在一步步走向現實。

幫助陳磊更好的管控公司的是東北鶴崗的董小姐,有朋友和董小姐打過交道,顏值在線,典型的東北靚妞,有成熟的遊戲規則和江湖套路,因為董小姐管著迅雷的採購,明著暗裡表示要表示表示,朋友的公司不吃這套,所以沒有做進去。

董小姐其實之前是騰訊的公關,當時在騰訊期間就與陳磊是同事,是陳磊從騰訊帶過來不多的幾個親信之一。在迅雷,董小姐一路升遷,很快升為迅雷高級副總裁,基本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迅雷董事會裡也有過質疑董小姐和陳三石的關係,不過,三石以基督徒的名義起誓說自己與董小姐只是同事關係。

不過,2019年董小姐開始請假,但依舊遙控指揮。也就是在2019年起,開始有陳磊要帶著迅雷一票人出來單獨融資的說法在小圈子裡流傳,作價10億美金,海南政府是最大的買單方。鶴崗兩農民擔任顧問的海南興金融公司大概率就是陳磊和董小姐的新平台。

  

眼見他人要高樓,這個時候李金波出現了。

李金波李金波

在左林右狸頻道接觸的諸多迅雷人看來,打造迅雷歷史最重要最成功的5.0版本的李金波當年就是拯救迅雷的白衣騎士,而這一次,李金波再次以白衣騎士的身份出現。

大叔查過,迅雷歷史也就陳磊一任CTO,而在之前最接近迅雷CTO的就是李金波,不過許是鄒胜龍覺得李金波背景不夠靚麗,於是只是給了李金波一個技術合夥人,也就是升任技術合夥人不久,李金波離開迅雷,帶著鄒胜龍給他的千分之六的迅雷股票開始走上連續創業之路。

李金波離開迅雷後並不順利,接連嘗試過多個項目,直到2014年後,李金波與字節跳動的第一任產品合夥人黃河相遇,兩個人一起合作做最右才算找到感覺。

最右這個名字來自微博評論的行話,指最經典最受好評的評論,最右也在很長時間遵循掏空微博青壯年精華討論話題的產品定位,並藉助不俗的推薦引擎系統和成熟的運營思路狂吃下沉市場帶來的用戶紅利。

最右在2017年後連續有利好,2017年上了快樂大本營,2018年下半年又遇到內涵段子下架後用戶紛紛投奔最右。不過,隨著內涵段子換名皮皮蝦復活成功,最右反而陷入了下架的悲催命運中,大叔那段時間約金波出來喝茶,金波的回答是他在與有關部門喝茶中。

解救最右和李金波的是菲姐,哪個菲姐,就是上文提到的迅雷老法務負責人的菲姐。隨著菲姐的進入,最右開始走在合規合法的康莊大道上。

最右安全後李金波終於有時間開始琢磨迅雷的事情,他對迅雷有很深的感情,反正大叔和李金波吹牛三句話就會回到迅雷上,他個人也有鄒胜龍程浩兩位合夥人保持良好的關係和緊密的互動。

李金波重組迅雷董事會,光靠創始人頂還不夠,小米和晨興作為重要股東的支持很重要。

回到陳磊這邊,檯面上陳磊雖然無功,但也無大過,後來翻出來的種種事實在當時或被陳磊矢口否認,然而在陳磊被立案調查的公告面前,小米和晨興為什麼要支持李金波成為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

這個時候還有一個關鍵人物的出現,這個人就是羅為民,晨興的投資合夥人。

羅為民也是劉芹的同學,劉芹投資迅雷後請羅為民入局,羅為民也不負劉芹所託,幫迅雷在管理和運營上提升良多,並任COO一職,在迅雷上下有著良好的口碑。

加上2019年小米又投資了最右,在羅為民的穿針引線下,羅為民和李金波設計做了一個蠻複雜的交易,一句話說不清楚,簡單的說,小米和晨興等迅雷的老股東和最右換股,最右的母公司成為迅雷的大股東,李金波由此成為迅雷的實際控制人和執行董事長,於是有了今年4月的董事會改選以及對陳磊的驅逐。

這個方案晨興樂見其成,最右畢竟更值錢;小米也覺得OK,隨著金山雲的崛起,迅雷此時與小米的戰略協同已經幾乎沒有,而最右同樣對他們價值更大。

更何況,改選完後他們已經從董事會離開了。所以,坊間關於這事雷老闆要背鍋的說法匪夷所思,這事都和雷老闆沒有關係了啊。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要以公開撕逼的方式這樣對待陳磊,大叔試著回答如下:迅雷混亂的公司治理讓迅雷的程序員們不知道到底為誰在工作,而陳磊這些年出手還是蠻大方的,頗得人心的。對於迅雷來說,需要通過對陳磊在口誅筆伐來讓當年這些親陳磊的程序員重新站隊和他們掌握的代碼能得到順利的交接。

有鄰里會問,這樣公開撕逼,迅雷股價不會崩盤嗎?大叔知道的事實是:迅雷已經跌到2億美元以下了,而迅雷本身的賬上現金和相關資產有3億美金,迅雷也已經開始回購計劃,所以,迅雷只要不退市,就不會有大問題。

至於迅雷下一步會怎麼做,迅雷股價有無翻番的可能,建議各位鄰里下一個最新版的迅雷用用,從產品上,迅雷真心進步很大。這是迅雷開始真正做事開始重新蓄勢的開始。

退一萬步講,李金波折騰這麼大動靜,總不至於不搞出個10億美金的公司吧,沒有這個基本的判斷,李金波還不如就只搞最右,最右一年多前就估值5億美金呢。

相信李金波,相信踏實做事的力量。

從鄒胜龍到李金波我知道的迅雷訴前CEO的台前幕後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