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騰訊5年終收網,捕獲市值100億美元“虎鯊”


騰訊5年終收網,捕獲市值100億美元“虎鯊”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楊業擘

來源:Tech星球(ID:tech168)

10月12日晚間,鬥魚公司所在地的武漢光谷和虎牙新辦公室所在地廣州保利大都匯,都十分平靜,兩家公司的員工仍在默默上班辦公,突然一則新聞在兩家公司的聊天群中炸開:虎牙與鬥魚聯合宣布雙方已簽訂“合併協議與計劃”,騰訊佔股67.5%成為合併後公司的最大股東。

“內部沒啥大反應,畢竟這個事情心照不宣,大家都只是在等這一天來臨而已。”虎牙一位員工告訴Tech星球,二者合併的消息已經傳了很久,如今算是靴子落地。鬥魚的一位員工也提到,這件事高層肯定一直在推動,目前對基層沒什麼影響。

委實,根據公告,鬥魚和虎牙內部合併,要落實到2021年上半年結束。但在行業內外,經過總計融資300億元的燒錢大戰後,唯二的兩家上市企業鬥魚和虎牙合併,引起了廣泛關注。作為2020年TMT領域規模最大的合併案,促使遊戲直播賽道,最終形成了一家合計市值超100億美元的小巨頭,而這一新的小巨頭的出現,離不開巨頭騰訊的推動。

2018騰訊電競峰會鬥魚、虎牙、騰訊三方負責人合影2018騰訊電競峰會鬥魚、虎牙、騰訊三方負責人合影

遊戲直播對於騰訊而言,無疑是其營收1147億元(2019年財報數據)遊戲業務的重要壁壘。騰訊對於這一領域從未放低過關注,從2015年開始主動投資,到孵化,再到親自入場,最後大手筆整合市場,整整走過5年時間。

如今面對快手、B站直播興起,以及抖音伺機而動,騰訊選擇此時收網,市值100億美元的“虎鯊”能否穩固騰訊的遊戲直播賽道?

  300億遊戲直播燒錢大戰始末

2014年,脫胎於ACFun“生放送”(日語直播)版塊的鬥魚誕生,專注於遊戲直播的鬥魚,成為新生代遊戲青年眼中的“CCTV5”。擁有YY直播的歡聚時代,看到遊戲直播的熱潮後,也將YY直播更名虎牙直播,並投入大量資源扶持,市場競爭自此而起。

2014年8月,國外流媒體直播領域發生了一件大事,亞馬遜以10億美元的高價併購了遊戲直播平台Twitch,這讓國內急尋中國的Twitch在哪裡。

實際上,早於Twitch收購案,剛剛成立不久的鬥魚直播,就被紅杉資本的投資人曹曦盯上,並給這家迅猛發展的企業投資了2000萬美元。

此時,騰訊也開始注意到市場變化。為了佈局遊戲直播賽代,先是與電競團隊PLU合作,於2015年2月1日上線龍珠直播,讓龍珠直播沖在一線與鬥魚競爭。

彼時,兩家明面上大肆互挖主播,卻也在暗地裡洽談合併的可能性。然而,雙方在合併協議簽署一個多月後,合作戛然而止,傳聞是鬥魚創始人陳少傑先取消合作,後提出增加股權的新要求,令這場合併不歡而散。

不過,也有傳聞,是當時騰訊本意想投資鬥魚,但鬥魚要價太高,於是騰訊培養嫡係與鬥魚競爭。不過,“年少”的鬥魚,明白騰訊是這行業繞不過去的大樹,於是在2016年3月,鬥魚接受了騰訊領投的B輪1億美元投資。此後鬥魚的C輪15億元融資,騰訊也是領投方之一。

那幾年,陳少傑為了引入騰訊,“清退”了天使投資人奧飛娛樂的股份,甚至也拒絕過王思聰的投資意願。入局遊戲直播心切的王思聰,最終冒險做了熊貓直播,最終敗走在太過於燒錢的直播創業。

2015至2017年直播混戰的時期,鬥魚和虎牙直播一馬當先,市面上還有戰旗直播、熊貓直播、全民直播、觸手直播,以及騰訊又新推出的“親兒子”——企鵝直播苦苦追趕。

騰訊在看到鬥魚和虎牙打的難解難分,也學習了一把紅杉投資的押賽道風格,2018年3月,騰訊又以4.3以美元的資金入股虎牙,正式在斗魚和虎牙兩家中都持有股份。

2018年以後,不少直播平台生存狀況日益艱辛。率先跑出的鬥魚和虎牙,開始追逐起了遊戲直播第一股的目標。騰訊仍是兩面下注,2018年3月,虎牙獲得由騰訊作出的B輪融資,融資金額為4.616億美元。同日,鬥魚宣布,完成由騰訊獨家投資的6.3億美元的E輪融資。

騰訊為主的投資方一路護送,直至最終上市,虎牙、鬥魚和熊貓直播等平台的融資總額近300億元。回顧當年的爭搶主播大戰,導致今天兩家公司仍有主播違約糾紛。但騰訊如今主導的合併案,為二者的競爭畫上了尾號。

  100億美元的“虎鯊”難養成?

在斗魚與虎牙合併後,二者合併後的公司名稱,坊間傳言頗多,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從內部人士獲知的消息是“虎鯊”直播,鬥魚的logo是鯊魚,新名稱融合了鬥魚和虎牙的元素。本文權以“虎鯊”為名,討論合併後的公司發展前景。

虎鯊是大海中的食肉動物,也是世界上最兇猛的三種鯊魚之一。截至發稿前,鬥魚市值達到了49.78億美元,虎牙的市值達到了50.95億美元,騰訊將二者合併後收到了100億美元的“大禮包”。但這條市值高達100億美元的虎鯊卻並不容易養成,如何整合二者,擴大市場佔有率仍是難題。

騰訊5年終收網,捕獲市值100億美元“虎鯊” 2

首先是,二者合併後的管理層融合問題,至今尚不明朗。從公佈的消息看,虎牙現任CEO董榮杰和鬥魚現任CEO陳少傑將成為合併後公司的聯席CEO,陳少傑也將成為虎牙董事會第十名成員。

聯席CEO鮮有成功的案例,美團與大眾點評、58和趕集、優酷和土豆等合併案例中,最後都是一方CEO出局。新的“虎鯊”直播中,一直與騰訊資本密切的陳少傑有機會成為最終CEO人選,但2018年大力扶持王者榮耀等手游直播,從而讓虎牙移動端數據猛漲,並帶領虎牙直播成為遊戲直播第一個股的虎牙董榮傑,也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此外,騰訊還曾任命互動娛樂集團總經理黃凌東為虎牙董事會主席,效仿2016年7月整合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簡稱:TME),騰訊派出副總裁彭迦信任新的音娛集團CEO,因此黃凌東也有可能成為虎鯊CEO的人選。

其次是,業務整合難題。虎牙和鬥魚二者至今仍有一些官司未解,9月21日,鬥魚還在在官微發布致歉聲明,為此前的不實言論向虎牙直播道歉。

更別提眾多主播的跳槽違約案,例如10月10日,樂遊公司(RNG運營主體)最終敗訴給鬥魚,因前者在與合同期內,安排RNG戰隊上單選手劉志豪(ID:姿態)跑到虎牙進行直播,最終被判向鬥魚支付3000 萬元違約金;9月15日,知名主播傅某某需向鬥魚公司賠償違約金1260萬元,判罰原因也是傅某某在合同期內跑到虎牙直播。

鬥魚和虎牙互相挖主播而引起訴訟的案例,不在少數。兩家公司合併的同時,也面臨夾雜第三方群體(主播、公會)的不少官司,這是此前很多合併案中未曾有過的先例。

再者是,中小主播、公會是否會逃離的問題。在2019年3月,騰訊IEG成立了一個新部門——遊戲直播業務部,主要任務之一是減少鬥魚、虎牙、企鵝電競三者之間互挖主播的競爭,控制整體消耗。在很多中小公會看來,未來徹底合併後,沒了平台競爭的簽約費,勢必會進一步降低。

鬥魚一家公會負責人李某告訴Tech星球:“現在大家都擔心,合併後的公會政策會有什麼變動,讓中小公會生存更加艱難。”現在斗魚是扣公會流水的50%,主播12個稅務點也直接扣去。虎牙則是扣下打賞的60%,剩餘的給公會,這些扣點都比快手和B站多。

  騰訊擺下新“三國殺”棋局

對於騰訊來說,企鵝直播作價5億美元出售,整體與鬥魚/虎牙合併,效仿當年合併QQ音樂、酷我和酷狗,騰訊又打造出了新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回想2018年12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在美上市,IPO發行價為13美元,市值為213億美元,距離當時的世界流媒體巨頭Spotify,其當日232億美元的市值僅有一步之遙。

從市值表現看,無論是2018年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還是今天的“虎鯊”公司,騰訊都將完成了一場精彩的財務投資。不過從戰略角度看,騰訊的意志還有些難以琢磨。

騰訊的新文創戰略,落地在遊戲、文學、動漫、影視、音樂5塊業務的佈局,閱文集團、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就是這一戰略下誕生的上市子公司。不過,在核心的遊戲領域,騰訊在自己掌控遊戲研發與發行權後,卻對遊戲傳播渠道始終難以掌控。

過去5年的佈局中,騰訊最終花費不菲,將鬥魚和虎牙收入囊中。但直播行業的格局並未因此穩固,核心原因就是新的玩家不斷湧入,很多長短視頻平台直接切入直播賽道,並且成效顯著。

“虎鯊”在合併完成後,新的遊戲直播“三國殺”格局,將是虎鯊(合併MAU約2.35億)、快手游戲直播(MAU 2.2億)、B站直播(平台MAU 1.72億,直播版塊數據未知)。而且,這三家其實都與騰訊有很大的關係。

“虎鯊”自不必說,快手在接受騰訊投資後,始終未接受騰訊控股,不過二者合作的關係還比較融洽,2020年1月,快手拿下王者榮耀職業賽事直播版權就是明證。快手游戲直播也依靠騰訊系的版權資源支持,能夠在短視頻直播中異軍突起,反觀抖音直播則受制於騰訊遊戲版權,遲遲不見起色。

而之於B站來說,騰訊今年2月在進一步增持B站後,佔B站股份已達到18%,已經取代B站創始人陳睿成為最大股東。並且,B站直播負責人王宇陽此前是大鵝文化CEO,騰訊主導大鵝文化與小象互娛合併後,王宇陽加入B站負責直播業務,背後是否是騰訊的推動不得而知。

可以說,騰訊將游戲直播兩大巨頭整合後,又親手打造了新的遊戲直播“三國殺”格局,是為了培養“鯰魚”,還是出於其他戰略考量,也許時間會給出答案。

騰訊5年終收網,捕獲市值100億美元“虎鯊”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