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劉亞瀾

來源:深響(ID:deep-echo)

從沸沸揚揚到靴子落地,虎牙鬥魚合體這件事行業裡已經不再有人驚奇。騰訊在遊戲直播賽道的雙保險佈局從一開始就沒有懸念,而伴隨著今日公告的釋放,關於這場“事先張揚”的合併,一些真正值得關注的焦點有了答案。

  公告顯示,虎牙將通過以股換股合併收購鬥魚所有已發行股份,若合併完成,鬥魚將成為虎牙私有全資子公司。而在執行合併協議的同時,鬥魚與騰訊簽訂了一份“重組協議”,騰訊將把其以“企鵝電競”品牌經營的遊戲直播業務以總價五億美元轉讓給鬥魚,企鵝電競將與合併後的虎牙和鬥魚整合。

而騰訊也與鬥魚CEO陳少傑簽訂了股份轉讓協議,將在合併交割日前購買其實益擁有的3,703,704股鬥魚普通股,約為3700萬鬥魚ADS。

這就明確了合併之後的主體問題,而企鵝電競的注入則更加顯示出騰訊為這場聯姻已精心規劃好了頂層設計:三大遊戲直播頭部平台獨立運營,但又形成合力,在遊戲版權資源“上游”領先的騰訊將在遊戲直播這一“下游”領域再度發力。

  合併絕非遊戲直播行業的終點,恰恰相反,合併會把遊戲直播帶到新的風雲際會之中——集中的力量更能肅清行業沈痾,及時阻止行業進入新高成本時代。同時打通遊戲生態內循環,讓遊戲直播行業的地位更上一層樓。

  過往即序章

騰訊選擇將虎牙和鬥魚合併,一方面是希望減少兩家公司之間的競爭和消耗,同時將兩家公司各自的優勢進行互補,進一步提升行業內的競爭力。

事實上,就像視頻平台砸錢買劇一樣,燒錢簽約大主播、重金購買遊戲版權與賽事轉播權是遊戲直播平台的必修課,這也讓鬥魚和虎牙都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例如最初在龍珠TV旗下主播MISS大小姐被曝出簽約費高達2000W,在合約到期後簽約虎牙,簽約價格根據報導描述屬於“電競圈頂級”;曾在虎牙旗下的英雄聯盟主播蛇哥在合約未到期時以近1500萬身價跳槽鬥魚,在與鬥魚合約未到期時又跳槽到了企鵝電競;而據「深響」了解,馮提莫與鬥魚不再續約,原因則是馮提莫提出了5000萬的新報價,相當於前一年價格的5倍。

平台顯然已經不再願意做“冤大頭”了。唯一可能出現的變數字節跳動則一向是高效轉化的風格,虎牙鬥魚合併之後,在遊戲方面佈局尚在早期的字節也不太可能會躬身入局、掀起新一輪主播和版權的爭奪戰。

如此一來,失血的水龍頭被擰緊,造血的生命力被激活。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2

  財務角度看也有一些“東邊不亮西邊亮”的時刻。比如斗魚在月活躍用戶數(MAU)一直長期領先於虎牙的情況下,在今年二季度被虎牙反超。而鬥魚和虎牙二季度歸屬於各自股東淨利潤分別為3.4億和3.51億元人民幣,虎牙領先鬥魚0.11億元人民幣;公司淨利潤率則分別為13.5%和13%,鬥魚領先虎牙0.5個百分點。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3

目前,鬥魚和虎牙的毛利率水平在近幾個季度呈現出持續提升的趨勢,目前均穩定維持在20%以上。同時,今年二季度兩家公司之間的毛利率差距縮小到0.5個百分點,為過去兩年內歷史最接近水平。在淨利潤上,無論是利潤規模還是利潤率,鬥魚和虎牙在二季度同樣非常接近。

  另外一個比較明顯的趨勢是,在目前整個行業拉新成本較高的情況下,兩家公司在付費用戶數的淨增長上都進入了相對緩慢的階段。但同時可以看到,兩家公司的單付費用戶貢獻收入(ARPPU值)仍然呈現快速增長的狀態。

這充分說明在遊戲直播行業,過去通過燒錢換增長的時代已經過去,通過對存量用戶更加精細化運營,提升投入產出比才是未來實現持續增長的趨勢——側面印證了合併此舉的“科學性”以及大勢所趨。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4

  整合非終局

跳出虎牙鬥魚來看,此舉的意義更大程度上應該放在行業的維度。

不少分析師用“形成壟斷”來評價合併的意義,但實際上,內容的江湖從來沒有徹底壟斷的故事,在這一盤大棋裡,整合只是一個氣口,而非終局。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5

  一是除了虎牙、鬥魚、企鵝電競,遊戲直播行業的新玩家們正磨刀霍霍。不過,大家一起發力,共同培育用戶習慣,做大蛋糕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跨界者快手的優勢在於流量。去年12月5日,快手ACG光合創作者大會在武漢舉行,會上快手游戲直播相關負責人宣布,截至當年11月底,快手游戲直播的日活已經達到了5100萬,比6月首次公佈的3500萬增加了1600萬。

相比起1.5億MAU上下的鬥魚與虎牙,K3之後DAU成功摸高3億的快手,在流量上還是有優勢的。雖然快手在遊戲直播的氛圍和用戶積澱上,尚不如先行者鬥魚和虎牙,但對於直播這樣以流量變現為核心的業務來說,流量就足以成為撼動平台護城河的核心原因,尤其是對中腰部主播來說有不小的吸引力。

而積極做生態建設和前向收費的B站也一直在遊戲直播領域積極佈局。

近兩年B站在直播業務上的投入相當大手筆,不但8億重金買下LOL總決賽三年獨家直播權,通過版權構建電競直播的壁壘,去年還開始簽約引入頭部主播,比如說曾經的“鬥魚一姐”馮提莫;今年又額外簽下了自家的動漫頭部主播Lex,這些在經營頭部大主播上的嘗試,打板意味明顯。

此前B站與其他幾家差距確實比較明顯,也因此今年明確加大了這方面的投入,包括引入了遊戲MCN大鵝文化原CEO王宇陽和COO王智開加入B站擔任直播事業部的負責人,多少有希望藉他們在遊戲直播領域的經驗與資源來加速發展的意思。

說到這裡,其實不難發現,未來游戲直播行業裡的主要參賽者都是“騰訊系”的玩家,虎牙鬥魚的角色是“一超”,其優勢在於:用戶更硬核、主播資源更豐富、賽事版權儲備多、技術解決方案更有針對性。快手和B站則佔據著“多強”的位置。目前,虎牙鬥魚共同佔據八成市場,快手和B站在整體用戶數量及資源各個方面具備優勢。從這一格局來看,非騰訊系的玩家已不大可能會有舒適的生存空間。

當然,跨界者的入局也正說明了這是一片價值匪淺的金礦。騰訊自然也是樂於見到更多被投平台加註遊戲直播領域的。因為遊戲直播整個行業已非常穩定的掌握在了手中,即便是有多個平台加入、佈局和行動,其作用都只能是帶動整個行業市場份額和發展潛力的提升。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6

  二是過去的行業邏輯是靠老遊戲帶動遊戲直播平台流量,現在站在騰訊這個“上游”的位置思考,自然是希望讓遊戲直播平台給新遊戲帶來流量和下載量,讓生態系統循環起來。這種微妙關係的轉換,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推手。

Twitch從2017年開始做遊戲發行,成功案例不勝枚舉,從直播到遊戲消費的場景也非常順暢。虎牙於2019年9月在東南亞、香港和台灣地區代理髮行了Remedy工作室3A大作——動作冒險類游戲《控制》。這款遊戲的發行,是虎牙在業務多元化發展的關鍵一步。加之其在電競賽事領域的持續投資,以及與遊戲發行商不斷加強的合作關係,虎牙往產業鏈上游走,把遊戲類業務生態推向新高度的想法正在落實。

而這也是新局面的第三大要點:打破遊戲直播行業“盈利模式單一”的質疑。

目前我們可以從虎牙身上看到一些趨勢,其在財務健康、運營模式高效、安全合規穩健、繼續擴大付費用戶規模的背景下,在海外市場、遊戲發行、廣告業務方面均有進展。

畢竟,遊戲直播行業最大的問題是賽道單一,天花板低,如果虎牙鬥魚在合併後進一步整合遊戲直播的資源,並基於數億活躍用戶佈局更多的內容品類,真正朝綜合性娛樂平台轉型,並與騰訊的遊戲、影視、電競等業務形成協同。

在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中高管透露,虎牙的活躍用戶中有近一半也觀看該平台上的非遊戲品類內容,而非遊戲品類內容也貢獻了直播收入的約45%。此處的想像空間值得期待。

整合非終局,過往即序章。

遊戲直播走到今天已經不是拼運氣或者單純拼資本的階段。更規範化、精細化的經營,與上游更加緊密的合作,對於未來用戶趨勢更加清晰的把握才是新篇章的奧義。

  真正的挑戰,也是從此刻才剛剛開始。

陳少傑大幅減持、鬥魚將成虎牙子公司:遊戲直播過往即序章 7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